第269章 忆白之怒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24 字数:3356 阅读进度:269/355

恨她?沐子言愣了一下,转而却是忍不住想笑。(wwW.upu.cc无弹窗广告).访问:.。

可是,终是没有笑出声,她想,若是那时她不去接近沐子晴,这一切或许就不会发生了吧!

可是,真的会吗?沐子晴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若真的是盯上了她,无论她怎样做,怕都是逃脱不得吧!

其实,她们两人似乎根本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就如现在,她仍然不明白沐子晴为何会恨她!

那种恨,从嘴里说出,感觉却是并不比自己的恨少啊!

不过,这样岂不更好?有恨,说明沐子晴风光的外表下并不一定就比她好,不是吗?

正好,她们都恨着彼此,她不知道沐子晴为何会恨她,如今也是无需知道了,至少现在,沐子晴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恨她,不是吗?

抬眸看着沐子晴,眸光清寒:“你恨她,她又何尝不恨你!”

“她如何又何须你多言!”一声冷哼,衣袖一甩,竟是又是一道攻击发出,再次将沐子言击倒在地。

沐子晴欺身而上,蹲在沐子言的面前,冷眼看着她,“你这般的关心于她,当真是让我不安呢!其实,有时候我会觉得你就是她,既然如此,我曾经想用在她身上而未来得及用的,今日便用在你身上吧,也算是了了我的心愿不是?”

耳边的话语未曾听清,沐子言只是看着近在咫尺的沐子晴,脑袋轰鸣。

场景是多么的相似?在那十年中,沐子晴多少次将自己踢倒再地,让自己匍匐在她的面前?她以为,以为今生都不会再发生这般事情了,可是现在,现在她却是连动弹的力气都没了……

抿了抿‘唇’,忍不住闭上了眸,难道,十个经年,她仍然逃脱不掉命运吗?她注定便敌不过沐子晴吗?若真如此,她此番的苟延残喘又是为何,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看着,你这张小脸也是极美的,或许也会有人喜欢的!”耳边的声音好似从地狱传来,面颊上突然冰冷的触感惊的沐子言腾然睁眸,便看见了沐子晴手握一把‘精’巧的小刀贴在她的面颊上,似乎真在比划着什么。

心中不由一禀,恍然间又回到了那时,那利刃一下下划在面庞上,疼痛窒息。(WWW.upu.cc好看的小说

忍不住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一动间,就觉面颊上突然传来一阵疼痛。

“哎呀,不好意思,失手了!”看着沐子言柔嫩的小脸上突然多了一道伤痕,血液顿时涌出染红面颊,沐子晴满含惊讶与歉然,‘唇’角的笑容却是掩不住的开心。

没有听到沐子晴说的是什么,沐子言只是感觉到面颊上的疼痛与冰冷,只觉整个整个人都仿若陷入冰天雪地之中,甚至连灵魂都颤抖起来。

又是不见天日地地牢,又是那般的绝望无力,每一刃划在面庞都是绝望,那时最初的疼痛,最初的绝望,是她人生转变的开端……

“怎么,害怕了?”感觉到沐子言的颤抖,沐子晴忍不住再次拿着刀剑在沐子言另一边尚显完好的面颊上轻轻划了一下!

面颊上再一次的疼痛,加上沐子晴那被仇恨刻入骨血的声音,沐子言却是突然惊醒过来。

咬紧了牙关,沐子言恶狠狠地瞪着沐子晴,这是第二次,第二次沐子晴将刀刃伸向她的面庞。

原本面容就已经被毁,如今沐子晴再毁的也不过就是一张人皮面具,可是,她又有何惧?只是,沐子晴此番行为,却是勾起了她心中最为恐惧,也最为仇恨的事情。

这一刻,仇恨驱使,竟是仿若忘记了全身的疼痛,再次站了起来。

看着沐子言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沐子晴倒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略带玩味地看着她,以看戏一般的姿态。

如今,在沐子晴心中,沐子言早已成了她的掌中之物,断然是逃脱不得的,所以,她也不担心沐子言还能折腾出什么,倒是更想看看沐子言还能坚持多久了。

而相对于沐子晴的志得意满,沐子言却是冷静了下来,眼下她显然不是沐子晴的对手,若是再拖下去,对她绝对没有好处。

而且,她能够感觉到忆白与溟烬就快赶到了,只要她能坚持到忆白与溟烬的到来,今日就还有希望。

所以,眼下她要做的并不是惹怒沐子晴,至少不能让忆白他们来之前沐子晴就对她下杀手,而看沐子晴此时的模样,似乎是并没有要立即杀了她的打算。

沐子言知道沐子晴的心思,不过是想折磨她罢了!不过,她又何惧这短暂的折磨?

恨她?沐子言愣了一下,转而却是忍不住想笑。

可是,终是没有笑出声,她想,若是那时她不去接近沐子晴,这一切或许就不会发生了吧!

可是,真的会吗?沐子晴为了目的不择手段,若真的是盯上了她,无论她怎样做,怕都是逃脱不得吧!

其实,她们两人似乎根本就不是同一世界的人,就如现在,她仍然不明白沐子晴为何会恨她!

那种恨,从嘴里说出,感觉却是并不比自己的恨少啊!

不过,这样岂不更好?有恨,说明沐子晴风光的外表下并不一定就比她好,不是吗?

正好,她们都恨着彼此,她不知道沐子晴为何会恨她,如今也是无需知道了,至少现在,沐子晴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恨她,不是吗?

抬眸看着沐子晴,眸光清寒:“你恨她,她又何尝不恨你!”

“她如何又何须你多言!”一声冷哼,衣袖一甩,竟是又是一道攻击发出,再次将沐子言击倒在地。

沐子晴欺身而上,蹲在沐子言的面前,冷眼看着她,“你这般的关心于她,当真是让我不安呢!其实,有时候我会觉得你就是她,既然如此,我曾经想用在她身上而未来得及用的,今日便用在你身上吧,也算是了了我的心愿不是?”

耳边的话语未曾听清,沐子言只是看着近在咫尺的沐子晴,脑袋轰鸣。

场景是多么的相似?在那十年中,沐子晴多少次将自己踢倒再地,让自己匍匐在她的面前?她以为,以为今生都不会再发生这般事情了,可是现在,现在她却是连动弹的力气都没了……

抿了抿‘唇’,忍不住闭上了眸,难道,十个经年,她仍然逃脱不掉命运吗?她注定便敌不过沐子晴吗?若真如此,她此番的苟延残喘又是为何,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看着,你这张小脸也是极美的,或许也会有人喜欢的!”耳边的声音好似从地狱传来,面颊上突然冰冷的触感惊的沐子言腾然睁眸,便看见了沐子晴手握一把‘精’巧的小刀贴在她的面颊上,似乎真在比划着什么。

心中不由一禀,恍然间又回到了那时,那利刃一下下划在面庞上,疼痛窒息。

忍不住再次吐出一口鲜血,一动间,就觉面颊上突然传来一阵疼痛。

“哎呀,不好意思,失手了!”看着沐子言柔嫩的小脸上突然多了一道伤痕,血液顿时涌出染红面颊,沐子晴满含惊讶与歉然,‘唇’角的笑容却是掩不住的开心。

没有听到沐子晴说的是什么,沐子言只是感觉到面颊上的疼痛与冰冷,只觉整个整个人都仿若陷入冰天雪地之中,甚至连灵魂都颤抖起来。

又是不见天日地地牢,又是那般的绝望无力,每一刃划在面庞都是绝望,那时最初的疼痛,最初的绝望,是她人生转变的开端……

“怎么,害怕了?”感觉到沐子言的颤抖,沐子晴忍不住再次拿着刀剑在沐子言另一边尚显完好的面颊上轻轻划了一下!

面颊上再一次的疼痛,加上沐子晴那被仇恨刻入骨血的声音,沐子言却是突然惊醒过来。

咬紧了牙关,沐子言恶狠狠地瞪着沐子晴,这是第二次,第二次沐子晴将刀刃伸向她的面庞。

原本面容就已经被毁,如今沐子晴再毁的也不过就是一张人皮面具,可是,她又有何惧?只是,沐子晴此番行为,却是勾起了她心中最为恐惧,也最为仇恨的事情。

这一刻,仇恨驱使,竟是仿若忘记了全身的疼痛,再次站了起来。

看着沐子言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沐子晴倒也没有其他动作,只是略带玩味地看着她,以看戏一般的姿态。

如今,在沐子晴心中,沐子言早已成了她的掌中之物,断然是逃脱不得的,所以,她也不担心沐子言还能折腾出什么,倒是更想看看沐子言还能坚持多久了。

而相对于沐子晴的志得意满,沐子言却是冷静了下来,眼下她显然不是沐子晴的对手,若是再拖下去,对她绝对没有好处。

而且,她能够感觉到忆白与溟烬就快赶到了,只要她能坚持到忆白与溟烬的到来,今日就还有希望。

所以,眼下她要做的并不是惹怒沐子晴,至少不能让忆白他们来之前沐子晴就对她下杀手,而看沐子晴此时的模样,似乎是并没有要立即杀了她的打算。

沐子言知道沐子晴的心思,不过是想折磨她罢了!不过,她又何惧这短暂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