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冰蛟溟烬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15 字数:3479 阅读进度:251/355

忆白话出,冰蛟身形一颤,差点从高空直接坠地。[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最新章节访问:.。

瞪大着瞳眸看着忆白,一时竟是不知该如何回话。

以它来说,自然是不甘屈于一个人类之下的,不然也不会在沐子言开口时发怒,可是现在……虽然他丝毫不将沐子言放在眼中,但是眼前的蛇尊是它得罪不起的啊!

尤其是在看见忆白竟然能够如此轻易的化作人形,冰蛟根本不敢升起死哈反抗的心里,可是,不反抗,就这样跟着一个人类,这么多年的努力全部白费,它也是极为不愿意的。

一时,便愣在那里了,不知该如何回答。

见此,沐子言眸光微冷,就想让忆白作罢。虽然,在忆白的提醒下,她确实有着收了这冰蛟的打算,可是,她也不想真的惹怒的冰蛟。

此时这冰蛟尚不知晓忆白的实际修i为已经因她而压制到了地级,根本不是冰蛟的对手,若是真的对起手来,被那冰蛟看出端锐,她们可真的走不掉的。

至少,现在这冰蛟对忆白还是忌惮的,若是她们只是要离开,这冰蛟一定不会再阻拦的。

在忆白与冰蛟对话这段时间沐子言已经冷静下来,在报仇之前,她不能随意便将自己置身险境,不单单是险境,因为她已经意识到了若是动手,她们必败无疑!

沐子言心中正想着让忆白作罢时,忆白却是见那冰蛟竟然还在迟疑,顿时来了脾气。

本来忆白的脾气就不小,只是在沐子言面前收敛了,现在见一个小小的冰蛟就敢如此不听自己的话,哪里还能忍受?

“本尊的主子看上你是你的荣幸,怎么,你竟然还敢不愿意?”想到自己曾经苦苦求着沐子言要留下,现在这冰蛟如此轻易便能留在主子身边竟然还不愿意!当真是不知好歹,若非是要从这冰蛟手中得到清‘露’灵芝水,她才不会轻易让别人来到沐子言的身边呢!

至于说不敢跟冰蛟动手?笑话!纵然她如今修为不过地级,又岂会真的怕了这小小的冰蛟?她身为蛇尊,在妖兽一届,早已是至高的存在,单单是血脉的威压就不是这冰蛟能够承受的!

忆白此番话落,眸光已经泛冷,周身的气势开始攀升,并且,开始唤醒体内一丝的血脉威严……

在那一丝的血脉威严出现的瞬间,半空中的蛟龙顿时身形一颤,竟是直直往地面坠落,匍匐在地。(WWW.upu.cc好看的小说

却是,冰蛟心中隐隐生了丝反抗,可是,这丝反抗在感受到这丝威严后,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

匍匐在地,铜铃巨眸中此时已经没有了丝毫戾气,剩下的只是对忆白的恐惧,它低估了这血脉的威压之力,直到真正亲身感受到才开始觉得害怕……

见冰蛟如此,沐子言原本要阻止的话语在心间悄然消散,若有所思的看着忆白,或许,她对忆白的了解还是太少……

感受到沐子言的目光,忆白顿时扬起‘唇’角,扭头眨着水眸看着沐子言,“主子,忆白是不是很厉害?”

那模样,完全就是期待夸奖的孩童一般,哪里还有一丝之前面对冰蛟的威严?

沐子言忍不住有些好笑,扯了扯‘唇’角,那笑容却并未显‘露’,只是看了忆白一眼,又将目光转向了那冰蛟。

没有得到想要的夸奖,忆白不由撇了撇嘴,不过也并不难过,沐子言如今已经是无心无情,她也是清楚的,所以,于她来说,此时能够看到沐子言对她扯开‘唇’角,其实已经是不错的了。

见沐子言又将目光转向了冰蛟,忆白也再次扭过了头,只是此时模样依旧是面对沐子言时的可爱娇俏,没有一丝杀伤力的模样,嘟了嘟红‘唇’,只是有些不满地看着冰蛟,“还不快与主子契约!”

“是!”冰蛟不敢再犹豫,立即开始与沐子言签订契约,虽然此时忆白的模样看起来没有丝毫的杀伤力,它却是没有忘记自己之前感受到的那丝威压。

见冰蛟已经开始与沐子言签订契约,忆白满意地点了点头,退让一边,她也不怕冰蛟会在契约过程中耍什么手段,沐子言尚能将她的平等契约给压制到主仆契约,又怎会惧一只小小冰蛟的手段?

所以,忆白是万千个放心。

转了转眸子,看着一旁早已呆傻了的楼沁颜不由轻笑,伸出‘玉’掌在楼沁颜面前晃了晃,“喂,有没有人啊?”这人不知此时已经神游何处了……

“啊!”忆白的呼唤让楼沁颜不由一惊,轻呼出声,当定眸看着眼前的忆白,小脸顿时泛白,忍不住后退几步。

“怎么?我很可怕吗?”见楼沁颜如此反应,忆白撇了撇嘴,极为委屈地看着她。

“我……我……”楼沁颜一时结巴了,眼神闪躲,不知该放往何处。

“扑哧!”见楼沁颜这般模样,忆白忍不住笑了起来,知晓楼沁颜素来脸皮薄,也不再逗‘弄’她,于是便转了眸看望那正在进行契约的沐子言与冰蛟。

见忆白终于移开了视线,楼沁颜忍不住轻舒了一口气。

看了一眼沐子言与冰蛟,然后再小心翼翼地看着忆白。

忆白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队伍中,她们只知道忆白唤沐子言为主子,也想到了忆白或许是沐子言的契约兽,可是,却不知道忆白的本体是什么。

当看到那血蛇时,虽然惊讶,却是没想太多,直到那体型庞大的血蛇变成了忆白……那时她已经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尤其当看到那冰蛟竟是仅仅因为忆白的几句话就与沐子言契约时,她真的傻了。

当冰蛟出现开始,她就以为自己今天一定是凶多吉少了,想着或许接下来会有一场血战,可是,千想万想,却是不曾想到,会是这般,冰蛟不仅没有与她们动手,反而马上就要成为她们的助力……这,这真的让人一时难以接受。

一直以来,她们以为忆白修为不过地级,与沐子言一样,也没有想太多,却是不想忆白竟然有着如此能耐……蛇尊,这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在楼沁颜心思千回百转间,冰蛟与沐子言的契约也已经就要成功。

注意力渐渐放在了沐子言与冰蛟的身上,无论忆白是何等身份,会怎样,又不是敌人,她又何须思虑太多?忆白的强大对他们来说只会是好事。

在一人一蛇的注视下,冰蛟与沐子言的契约已经成功。

只见沐子言神‘色’如常,缓步退回到忆白的身边,而那体型庞大的冰蛟却是突然翻飞于空,上下翻腾。

见此忆白不由挑了挑眉,竟然也是要突破了。

此时忆白忍不住再次感叹,真是不知道自己的主子究竟是什么人,只要与其契约修为必定会突破。

不过,看着那冰蛟,忆白心中忍不住又有一丝的幸灾乐祸,纵然此时突破了又如何,一会还不是照样被压到地级?此时忆白忍不住想要看这冰蛟在知晓自己日后很长一段时间自己的修为都是在被压制状态时的表情……想来该是十分‘精’彩的吧。

在三人的注视下,那冰蛟在空中腾飞,气息流动,好一会才平息下来。

当冰蛟停在半空,铜铃巨眸看了沐子言一会,突然身形一闪,已然变成一俊美男子利于几人面前。

男子身着银‘色’锦袍,瞳眸竟是银‘色’,面容俊朗如‘玉’,发丝同样是银‘色’……

看着眼前的男子,沐子言神‘色’微微恍惚,不由想到了‘药’离筠。那人银‘色’发丝长及脚踝,容颜如仙,这世上怕是没有任何一男子能够与之相比吧。

“溟烬拜见主子!”冰蛟所化的男子单膝跪地,恭敬地向沐子言行李。

听到声音,沐子言回神,眼前的男子虽然有着与‘药’离筠相同的发丝,可是却与‘药’离筠天差地别,‘药’离筠是朗朗如月不可攀拟的人物,温润淡雅,而眼前的溟烬却是宛若寒冰,虽然此时那银‘色’瞳眸中有着‘激’动之‘色’,‘唇’角也是勾起,但是他给人的感觉只是冰冷的,完全不同于‘药’离筠的温和。

抿了抿红‘唇’,看着溟烬,点头,“以后不必行这些虚礼!”她要的是助力,对于这些却并不是在意的。

“是!”溟烬起身,转向忆白,正要开口说什么,然忆白却是先一步有了动作。

只见忆白看着溟烬,不停地绕着他转圈圈,上下打量着。

饶是溟烬足够淡定,此时脸‘色’的神情也开始尴尬僵硬了……

“蛇……蛇尊!”银‘色’瞳眸中有着疑‘惑’,溟烬有些苦恼地抬手挠了挠自己的头顶,模样呆萌,他不知道忆白这般打量他是为何,心中略有紧张。

“你竟然一举化形了!”在沐子言他们都被忆白行为给转‘迷’糊了时,忆白却是突然仰天长叹,满脸不忿。

听到忆白此言,溟烬再次挠头,看向沐子言,眸底是掩不住的‘激’动,“溟烬谢过主子!”

挑了挑眉,沐子言没有说话,其实她也不太懂当初忆白一定要跟着她的原因,所以也太明白溟烬此时的谢是从何而来……不过想起当初忆白签订契约前后的态度与现在溟烬签订契约前后的不同,隐约能够猜测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