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金色钥匙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11 字数:3391 阅读进度:244/355

一时间,三人都是沉默,溟心中也觉得自己不该站在这里,他本不该参与这些事情的,可是,看着时夕年,他却是迈不开离去的步伐。[UPU小说网upu.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79xs.-

最终,却是时夕年笑着开口,“都站在这里干什么,我们还是进去吧,明天血狱选拔的第二阶段,大家都要准备一番才是!”

说着,便很自然地挽着溟的手臂要往殿内走去,只是,刚转身,却又顿了步伐,回头笑看着‘药’离筠,“你是留下来还是离开?”

“留下来!”不假思索地回答,事实上他本该回去的,娘亲还未醒来,他离开也未曾与师傅打招呼,可是,此刻,却是莫名的想要留下来。

有些诧异,不过时夕年并未多想,笑了一下,便与溟一起抬步往殿内走去。

“他是为你留下来的,为什么要让他误会?他是在意你的!”溟的声音想在脑海,时夕年‘唇’角笑容加深,并未回话。

她确实能够感觉到‘药’离筠的在意,可是,在意并不是喜欢。以前,他还记得她时,就是十分在意她的,可是,那份在意也不过是因为她是他喜欢的人的好友,如今,他的在意也不过是,把她当作了……妹妹。

妹妹,这或许是她追逐得来的最好结局吧。

没有得到时夕年的回应,溟冷寂的眸中微微有了‘波’动,他能够感觉到,时夕年还是喜欢着‘药’离筠的,可是……

扭头看着时夕年的侧颜,溟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个‘女’孩不适合忧伤,她是阳光下的‘精’灵,没有任何人舍得去伤害。可是,这终究是他的觉得,他知道,那个人已经将这个明媚‘女’子的心伤的千疮百孔。

前方,时夕年与溟先一步跨进殿内,而跟在他们身后的‘药’离筠,看着那相携的两道身影,竟是觉得刺眼,默默移开了视线……

当三人的身影一同进入殿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他们。

瞥到时夕年与溟表现的亲密,所有人又都移开了视线。

“溟,学院的一层藏宝阁里有没有找到什么宝贝?”落倾雪挑了挑眉,他才不管这些人什么关系呢,之前溟一个人拿出那么多的令牌,得到了进入学院藏宝阁一层的特权,并且特许能够带出五件东西。upu.cc[UPU小说]

“溟?”院长突然笑眯眯的开口,“我想我藏宝阁中应该没有什么让你看得上眼的吧?”面容慈祥,院长心中却是在嘀咕着,让溟在学院的藏宝阁中找宝贝?别说是一层了,就算是整个藏宝阁都让他翻个遍,不见得能够找到让溟满意的宝物!所以,他藏宝阁又节省了五件好东西了……院长焉能心情不好?虽然时夕年与‘药’离筠之间的事情让他有点小小的郁闷,但是,年轻人的事情与他什么关系。

“确实没有!”溟坦言,那些东西与他来说都是毫无用处的。

院长满意的点头,而后说,“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老人家就不参合了!”言罢,身形瞬间在众人面前消失不见。

院长走路,落倾雪的叫声也响了起来,“你什么都没带出来!”落倾雪咬牙切齿,就算他是看不上,可也总有些有用的东西吧?那些令牌可是他们辛辛苦苦得来的,就这么‘浪’费了!

“带了啊!”溟有些诧异地看着愤怒地落倾雪,疑‘惑’开口,“不是说可以带五件东西出来吗?那些东西虽然我看不上,但对于现在的你们来说还是有些用处的!”

“噗!”溟话落,时夕年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连均君洛姬也忍不住的‘抽’搐了‘唇’角。

两人可都看出来了,院长之前高兴离开就是想着溟是看不上藏宝阁中的东西,所以一件也不屑于取,却是没想到溟会给别人带。

落倾雪他们可不明白时夕年是在笑什么,听溟说带了适合他们的东西,立即双眸放光地看着他,就连一直低着头的楼沁颜也抬眸期待地看着溟,显然,虽然溟自己看不上藏宝阁中的东西,对其他人却是极具吸引力的。

“这飞星箭应该适合你!”拿出一个巴掌大的齿轮状东西递给落倾雪。

落倾雪接过来,看着躺在自己手掌的小小的,漆黑如墨的东西,有些不解,这么小的东西是什么?适合他的?

仔细看着,飞星箭?这怎么也不像是箭啊!该不会是那个面瘫脸随便拿个东西糊‘弄’他吧?

心中哼唧着,却没忘记继续研究自己手中的小东西,指腹摩擦着那尖锐的齿轮,突然眸中一亮,惊喜地看向溟,“这是暗器?”

说完,不等溟回答,却是又有些疑‘惑’地看向溟,“你怎么知道我会使用暗器?”事实上,暗器是他最为拿手的,但是,他一般从不轻易展‘露’,在溟面前更是从未使用过,溟又是如何知道的?

没有回答落倾雪的询问,溟手中又出现了一个小小的黑‘色’旗帜,递给君未清,“这是阵帆,可以收集多种阵法,你平时可是布些阵法放在这里,迎敌时直接拿出便可使用!”

君未清惊喜,他没想到自己也会有东西,而且,还是阵帆!要知道他没有修为,只会布阵,可是布阵一般都是需要时间的,敌人又岂会给自己时间去布阵?而这阵帆解决了他的问题。拿着阵帆,君未清开心不已,“谢谢你!”

溟‘唇’角冷硬的直线微微柔化,尤其是注意到落倾雪眸中愈加浓郁的疑‘惑’时,冷寂的眸中漾起一丝笑意,他如何会不知落倾雪最擅长什么武器?这家伙原本使用的本命武器‘星魂耀’还是他送的呢,只是‘星魂耀’现在还在封印状态,正好看到了‘飞星箭’,就先让这家伙凑合着用吧。

转身,看向楼沁颜,“这是和‘玉’,带着它能让你更加亲近自然,利于你通灵之体的修炼!”

递给楼沁颜一块通体碧‘色’的‘玉’佩后,溟转向了沐子言。

想向沐子言靠近时,却又估计着什么,看了君洛姬一眼,仿若不知该如何开口。

见此,君洛姬不由挑了挑眉,“怎么,我很可怕?”心中略微好笑,原本,他确实因为溟对沐子言的独特有些不舒服,可是,现在他倒是觉得,该觉得不舒服的是娘娘腔,而并不是他。

“没有,”溟愣了一下,而后有些不自在的转头,想了一下,又将头转向了沐子言,“这是我给你选的!”

只见溟手中一把金‘色’的钥匙,当溟拿出这把钥匙时,周围的空气仿若都变得圣洁起来。

当看到那钥匙,君洛姬与落倾雪同时皱了眉,时夕年愣了一下,而后一把抢过他手中的钥匙,眸中有了真真切切的怒意,“你疯了!”

或许没有想到时夕年的反应会是这般‘激’烈,溟一时有些愣愣地看着那生气的容颜,不知该作何反应。

“拿出来!”时夕年再一次怒声开口,溟才反应过来,下意思的将刚刚拿钥匙的手往身后缩去,可是却被时夕年一把抓住,不由分说的拉到自己面前。

“你……”当看清溟掌心的情况,时夕年更是觉得心中有着一团无名怒火在燃烧,抬眸怒视着他,“你是脑袋被‘门’挤了还是怎么了?什么东西都敢碰,你以为你是谁啊!”

此时,众人都看清了溟手心的状况,只见那整个手心都被腐蚀,血‘肉’翻卷,且,明眼可见,一道道金‘色’丝线从掌心开始向他的经脉蔓延。

这是那钥匙造成的?众人震惊!

而此时,再次被时夕年一通吼的溟,张了张嘴,却是咧开嘴笑了,“没事,我能控制住的!”

溟不开口还好,开口后时夕年更是觉得气不打一处来,实在是气急了,却是笑了起来,讽刺地看着溟,“你能控制住,你试试看啊,你知道那是什么吗,你若是能够控制住,我不拦你,你现在就可以出去把萧阙给杀了!”

察觉到时夕年是真的生气了,溟眉心微凝,时夕年这话是什么意思?当下,不再犹豫,调动魔力开始想要排除在手臂上蔓延的金‘色’能量,可是……溟惊愕了,他以为,以他的实力,一把小小的钥匙能量而已,他应该能够控制住的,可是眼下的事实却是,他的魔力根本无法抵抗那看似细弱的力量。

注意到溟脸上的诧异,时夕年冷哼一声,拉着他的手掌与自己相对,然后,众人便见到原本还在溟手臂上蔓延的金‘色’能量丝线迅速消退,最终消失。

能量消失了,掌心处留下的伤口却是可怖,不过片刻,整个手掌几乎都要腐烂。

众人看着溟的手掌皱紧了眉头,那钥匙究竟是什么,溟的实力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没顾得解答众人的疑‘惑’,时夕年看着溟的手掌,转向了‘药’离筠。

从进来开始,‘药’离筠便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尤其是看到时夕年刚刚对溟的紧张模样,只觉得有什么梗在喉间,分外的难受。

此时,注意到时夕年看过来的目光,视线淡淡瞥过溟受伤的手掌,如仙的容颜上瞬间又仿若被陇上了一层烟雾,淡淡的,让人看不出他在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