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他说恭喜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11 字数:3469 阅读进度:243/355

它正在劈你的永生契约者……这句话让君洛姬愣了又愣,好一会才明白过来。[UPU小说网upu.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

君洛姬并未忘记在‘火岩’中发生的事情,自然也未曾忘记忆白曾与他说过的话。

别人都能够契约,但是他不能,因为他的身上存在着永生契约,永生永世都只能有那么一个契约伙伴。

可是,这个契约伙伴他却是从未见过。

之前,也未曾对这么一个契约伙伴感兴趣,但是现在,知晓了自己前世是魔界魔尊,突然想知道这魔尊的契约伙伴究竟是何方神圣了,尤其还知道对方正在承担本该属于他的天火劫……

当下不再犹豫,看着院长,“在哪里?”

“放心,你的天火劫在他眼中根本就不算什么,一个照面,他便直接灭了天火劫,根本不会有什么事情!”院长还在叹息,他是真的想看着家伙遭雷劈啊,多么得之不易的机会,竟然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它溜走了……

“老家伙,别给我装!我问的不是他有没有事,我是问他在哪里!”君洛姬斜眼看着院长,他就不信这老家伙真的不明白他的意思!他现在是对那个永生契约者感兴趣,而不是去关心对方是怎样遭受他的天火劫的!既然是他的永生契约者,为他承担一下小小的天火劫还用他担心?

“别想着见他,除非你记忆恢复,身份亦恢复,否则,我是不会告诉你他在哪里的!当然,你若能够自己发现我也没意见!”虽然有许多事情他并不在意,但是,有些规则还是不要破坏的好!

听了院长的话,不光是君洛姬,连沐子言都无语了。

等君洛姬恢复了记忆,自然会知晓了自己的永生契约者是谁了,又岂会还需要院长告诉?至于若是君洛姬能够提前发现了,院长就算有意见又怎样?

不过……君洛姬微微扫了一眼院长十分不正经的老脸,再一次的怀疑这老家伙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先是一眼看出他仙级八阶的修为,再是现在。就连他自己也可是才知道自己上一世的身份,可显然,院长是早就知晓,不然也不会说出他恢复记忆恢复身份的话。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

君洛姬此时真想知道,这世上究竟还有什么事情能够瞒过这老家伙!

就在君洛姬心中嘀咕时,一道明媚的声音响起,时夕年眉眼轻扬,含笑打量着君洛姬,“恭喜啊,竟然直接到了仙级八阶!”

闻言,君洛姬顿时目光一沉,又是一个一眼看出他修为的人,而直到现在,他自己却是尚不明确知晓仙级八阶的修为究竟是什么概念。

看来,时夕年亦是知晓他的身份……

君洛姬眉心暗拧,却是突然察觉到一道十分炙热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

抬眼看去,却是对上溟溢满‘激’动之‘色’的眸!当下,心下疑‘惑’,看着溟的目光,带了打量之‘色’。

突然,时夕年却是往前一步,挡了他的视线,“你这么看我家溟是什么意思?我都说过了,溟不会对你的丫头有什么想法的!”时夕年瞪着双眸不满地看着君洛姬,心中冷哼,这世上任何一人都有可能对沐子言有想法,却唯独溟绝对不会!

或许,这也是她选择他的原因吧……

“你的?”直接忽视时夕年话语中的意思,君洛姬挑眉看她,时夕年之前对‘药’离筠的感情并不似作假。

“对,就是我的!”微仰着头,转身主动挽起溟的手臂,却是在无人注意的地方,掐着溟的手臂,心中无语,早就提醒过了,这家伙还是表现的如此明显,那眸中毫不掩饰的‘激’动兴奋之‘色’,任谁看了也会怀疑啊!

手臂传来的细微疼痛终于让溟反应了过来,急忙隐去眸中的神‘色’,恢复冷寂。只是,收了‘激’动,却更加清晰地感觉到身边人身上的幽香,当下耳根处微红。

这次,君洛姬没有什么表示了,只是看着她身后,‘唇’角笑容不明。

院长此时同样扫了一眼时夕年的身后,心底一声轻叹,看着时夕年的目光满是怜惜。

“他就是那个人吗?”淡然如月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即使不曾回头,时夕年也知道身后是谁,那声音,那气息,即使是闭着眼睛也能清晰的分辨。

身躯瞬间僵直,而后又放松,‘唇’角挂着与往常无异的笑容,转身,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是笑着询问,“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注视着时夕年脸上灿烂美丽的笑容,‘药’离筠一阵沉默,只是盯着她不语。

他怎么就回来了呢?天地异变,就仿若是突然间的时空颠倒,想到她拥有时空之力,心中便止不住的担忧,连与师父打声招呼都不曾,就匆匆忙忙赶回来了。到主峰,未曾看到她,便立即赶到了这里,然后就听到了那句‘就是我的!’,那般的坚定,毫不迟疑。

就是我的……目光从时夕年脸上移开,转到溟的身上,细细打量着,就是这个人吗?这个人让时夕年放下一切高傲,那般的伤心……时夕年真的是爱惨了这个人吧,纵然曾经伤的那般深刻,此时仍然是选择了原谅,笑的明媚。

不知为何,心底竟是隐隐生了妒忌,这妒忌来的莫名,让‘药’离筠心中不由有些烦躁起来。

眉心微皱,如仙的容颜仿若是被笼罩了一层烟雾,让人看不清神‘色’。

对于‘药’离筠的沉默,时夕年笑容不变,再次开口,“怎么,才离开几天就不认识了吗?还需要一个个都细细打量一番?”‘精’灵般的眉眼间宛若跳动着华光,美的眩目。

‘药’离筠看着那如‘花’笑靥微微恍惚,第一次发现,这个总是受他嫌弃,在他身边叽叽喳喳的小丫头竟然是这般的美丽,美的……让人不敢直视。

微微移开目光,神‘色’恢复正常,浅淡而无‘波’,薄‘唇’轻启,“恭喜!”

恭喜!两字吐‘露’,‘药’离筠不知自己是何等心境,直是觉得心头的烦躁更甚。

恭喜!两字入耳,君洛姬与院长都同时变‘色’,立即将目光转向时夕年。

而时夕年,在听到那两字时,微愣了愣,转瞬却是笑了,微微扬起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唇’角轻轻扬起,烟‘波’水‘色’轻漾,朱‘唇’启合,“谢谢!”他在恭喜,恭喜她与别的男人,她是该回谢的是吗?

突然,一只厚实的大掌覆上眼帘,温暖却又带着清凉的气息,脑海中响起含着担忧的声音,“想哭就哭,别忍着!”

忍着?‘唇’角的笑容一窒,转而柔软,抬手拉下覆在眼帘上的大掌,转眸对上溟满含担忧的目光,就那般回握着他的手。

她没有忍,她曾说过,再也不会为他流泪了,真的不会了!

看着时夕年握着自己的手,溟眸中染了惊愕之‘色’。在身后声音响起时,他便清楚地察觉到时夕年身躯的僵硬,在那人说出恭喜时,他能够感觉到时夕年挽着他手臂的力气加重。

还是在意着吧,那般明媚张扬的‘女’子,何时会这般的隐忍了呢?是真的被伤的太深了吧!心底,是止不住的联系,回握着时夕年的手微微用力,仿若是在告诉她,有我在!

看了一眼三人,君洛姬想周围看戏莫名的落倾雪几人示意一眼,而后便与院长沐子言他们一起悄悄转身退回了殿内。

有些东西,需要自己去理清,想明白,不是别人能够干预的。

殿外,‘药’离筠看着两人相握的手,对视的目光,明明是那么美的画面,他却是觉得刺目。

衣袖下的拳头不由的紧握,指甲嵌入手心有着麻麻的疼痛,仿若这样就能缓解心底那涩涩的疼。

“月是吧?时夕年,我一直把她当……”心中莫名的再次疼痛,手掌紧握的力气再次加大,“当妹妹,以前过去的就算了,以后若是你再敢欺负她分毫,我这个做兄长的,绝不轻饶!”

本想说,你曾经那般的让她伤心,又怎还有资格站在她的面前,又怎配给她幸福?可是,当触及时夕年那明媚的笑容,‘药’离筠硬生生的转换了话语,有月的存在,她才会永远笑的这般的明媚吧,他想留住她如此笑容。

月?溟愣了愣,转而反应过来,明白‘药’离筠是将自己当成了那个时夕年曾经上天入地无悔追逐的月,当下心头起了一股无名怒火,眸中染了怒意,跨前一步,就要开口,但是,时夕年却是扯住了他的衣袖。

“我就先谢谢你这个哥哥了,我相信,溟不会让我伤心的!”时夕年巧笑嫣然,眉眼洋溢着喜悦之‘色’,开口保证着。

两个男人都注视着她明媚的笑容,眸中是相同的怜惜神‘色’。

溟看着时夕年,心中微痛,她还是爱着他的吧,月,那是她心中永远也抹不去的纯‘色’,他知道。此刻,若是可以,他真想将‘药’离筠给骂醒,知道月,却是不知道那个月就是他自己!让她爱至深,伤至痛的那个人,永远都只有月。

而‘药’离筠,看着时夕年的笑容,眸中怜惜,心头却是莫名的苦涩。她究竟是有多在意那个月,被伤过之后,还能够这般的信任着……真是傻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