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那些记忆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09 字数:3468 阅读进度:240/355

又是一阵沉默,或许,连君墨也没有想到,那原本魂飞魄散的人会那么执着的留下一抹执念,只为看他安然吧。(WWW.upu.cc好看的小说-79-

沐子言没有再多言,就算多说了什么又如何,凝泪那最后一丝执念已经消散。

不过,如凝泪口中所说,她的真身已毁,便是真正的魂飞魄散了,现在君墨又如何说让君洛姬去找人,找人除了找凝泪,沐子言不做他想。

现在见君墨沉默,沐子言也不去打断,对凝泪,她总是有着一种异样的感觉,总会不自觉的多予一丝关注,虽然,知道凝泪的人太少太少……

此时,君墨被沐子言引了思绪,君洛姬一直沉眸不知在想着什么,沐子言眸含疑‘惑’,却也是沉默。

直到,君墨突然开口。

“她有与你说过什么吗?”这个她,自然是指凝泪。

“她说,”沐子言斟酌了一下用词,瞥了君洛姬一眼,而后继续开口,“她让我找另一个拥有相同‘玉’佩的人!”她并未说出凝泪说的保护,因为她已经怀疑另一块‘玉’佩就在君洛姬手中了。

‘玉’佩原本是属于凝泪与君墨,现在凝泪的‘玉’佩在她的手中,而她在‘玉’佩中见到了凝泪的执念,显然,君墨这缕残魂必是待在另一块‘玉’佩中的,而之前,君洛姬说过,君墨是待在他的‘玉’佩中的,结果不言而喻。

听到沐子言的话,君墨神‘色’变了又变,终是将目光转向君洛姬,“或许你说的对,但是,无论前世今生,我们始终都只是一个人,了这些之后,仍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我……也不能做什么了!”

言罢,君墨手中突然‘射’出一束异样的白光没入君洛姬的眉心,手指白光连接眉心,仿若是在两人之间架起了一座沟通的桥梁。

闭上双眸,君洛姬并未排斥,反而是坦然打开自己的意识海,任其进入。

有些东西总要去了解的,有些疑‘惑’,总要去解开的。

一边的沐子言安静地看着两人,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于黑暗中行走,渐渐前面有红光闪烁,不由加快了步伐。

入目,是一片火焰般红‘色’的‘花’海,仿若是用血液涂染而成,美丽而妖娆。

并不知这是什么‘花’,视线也不曾在‘花’海中停留,只是被‘花’海中央那红袖舞动的倩影给吸引。upu.cc[UPU小说]

一步一涟漪,一舞一倾华。

云袖舞动,倩影飘逸,芳华丛生,墨发却是如丝纠缠在心脏,有着麻麻的疼痛。

这道身影,正是他梦中见过,却总是看不清容颜的身影。

此时,那‘女’子正背对着他而舞,这一次,他又是否能看清她的容颜?

有着一丝急迫,却又有着畏惧迟疑,抬步缓缓迈向‘花’海,走近那‘女’子。

还未等他靠近,那‘女’子却是云袖往身后一甩,一个转身,面部已经转向了他。

抬起的步伐僵在了原地,一抹怪异划过心间,薄‘唇’紧抿,却仍是步步靠近。

怎会是她?这容颜,若是他没有看错,便是沐子言再大一些的容颜吧?

可是……不可能,面对沐子言他不曾有着丝毫感觉,即使是在睡梦中遇到这‘女’子,他也能清楚地感觉到异样的心绪‘波’动,若是沐子言,他怎会一丝感觉也没有。

难道……是她?眸中闪过疑‘惑’,没有忘记那记忆中的容颜,与沐子言幼时一模一样的容颜,若是她长大了,也该是这般吧!

是了,幼时他不相信任何人,却是独独遇到她是,莫名的觉得亲近,没有缘由的相信……她,言儿,难道就是凝泪?

若是说两人之间,哪个更有可能是凝泪,他更倾向于言儿……可是,言儿,他寻找了这么多年,却是从未找到。

君洛姬不知道,他眼中的沐子言,其实是沐子晴,而真正拥有如此容颜的人,则是他身边的那个叫做梓言的丫头,至于他一直口中心中的那个言儿究竟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看着那美丽的倩影,脚步不受控制般往前走去,一点点靠近,终于,在触手可及的地方,抬手,想要触碰那容颜,却是只能看到那美丽的身影一点点消失。

心,不可抑制的疼痛,就仿若是失去了生命中最为珍贵的东西。

身后,有异动传来,转身,却看见一小团红影蜷缩在‘花’丛中。

红‘色’的裙纱,红‘色’的‘花’海,若是不注意,那小小的一团很容易被忽视。

即使只是看着,也能感觉到周围弥漫的忧伤气息。

她是不开心了?紧蹙了眉头,视线转向她身后的不远处。

墨袍张扬,薄‘唇’紧抿,看着那小小一团的目光却是怜惜而无奈,那眸底隐藏的是深深的情谊。

那是……君墨……

突然反应过来,他所见的是君墨的一些记忆,他能看见他们,可是,他们却是看不见他。

一幕幕翻转,转换,越看,心越是沉痛。

那般明媚张扬的‘女’子,可是,眉宇间总会绫绕着抹不去的忧伤。

所有的记忆仿若都定格在这一片血‘色’‘花’海。

在这里,他们相遇。

在这里,君墨爱上凝泪。

在这里,有着他们的欢笑,有着他们的忧伤。

这里,是他们的记忆。

只是,在这里,他看到的更多的却是君墨的深情与无奈,凝泪的忧伤与无助。

那的确是一个值得怜惜与呵护的‘女’子,可是,君墨无言的陪伴却是让君洛姬忍不住怀疑了。

那真的会是他的前世吗?若是他,爱了,便不会放手,既然别人已经伤害了她,那便把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让任何人也伤不到,碰不得!自己喜欢的‘女’人,自然是要自己去追求。

君墨那无言的守护,是什么?爱的大度?爱的纵容?笑话那是蠢!

大度?他的大度造成的只是两个人的悲伤!

若是君墨真的是他的前世,他真的不想承认!

在君洛姬暗自嘀咕间,原本一直不变的血‘色’‘花’海突然消散,再转眼,便已置身于寒风呼啸的冰原之中。

在冰原中,他第一次看到沐子言在睡梦中看到的画面,那雪地上跌倒又爬起的身影,那相扶前行的两人,还有……那独一无二,五彩晶莹的泪珠。

心口绞痛,所看的记忆虽然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记忆感觉来的‘激’烈,可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那种绝望忧伤,看着凝泪消散时的苦痛,都在一点点蚕食着他的神经。

若是有来生,我绝对不会再放手……君洛姬终于知道自己今生会如此执着的原因,爱了,便绝对不会放手……这正是失去凝泪而得到的教训……可是,他宁愿永远也学不会这般,只愿凝泪能够好好的。

“我给你看到的只是一部分,你必须尽快找回所有的记忆,找到凝泪,回去!”

“相信自己的感觉,凝泪,你不会忘记的,凭着感觉找到她,唤醒她。”

“记住,那个丫头,你对她的不会是爱,之所以会对她如此,只因她有着凝泪的‘玉’佩,利用她,让她去感知,你可以更快的找回凝泪。”

“你的时间不多了,你真正的身份是魔界魔尊,你离开的太久,若是再耽搁,很容易引起三界的动‘荡’。”

“记住,找到凝泪,寻回记忆,回去!”

一声声郑重有力的声音在脑海中想起,君洛姬却是呆呆地在自己的意识海中,不做任何回应。

突然知晓的这一切,与他来说,实在是过于突兀,他一时根本是难以消化。

找凝泪?看到这一切之后,他确实无法再做到无动于衷,那个人,他一定要找到。

魔界魔尊,呵,这竟会是他的身份。

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对丫头的感情,只是因为凝泪,只是因为那块‘玉’佩?

呵呵,若是连自己的情感究竟是什么都分不清,他也不用再做其他的了。

他对丫头的情感究竟怎样,他自己最为清楚,无论什么都无法动摇,即使是……凝泪!

确实,现在知晓了凝泪,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对凝泪的特殊情感,可是,这又如何?那已经是过去了,如今,他明确知晓自己要的是谁!

丫头……正想着时,突然察觉到沐子言的惊呼,便急忙退出了意识海。

睁眼看,第一眼却是被对面的君墨给吸引了主意。

虽然仅仅是一缕残魂,但是作为魔尊的君墨本身实力是十分强大的,这一缕残魂看清来与实体并无丝毫异处。

可是,此刻,宛若实体的君墨身形却是渐渐变得透明,消散……终是化作了一片虚无。

君洛姬不知此时自己是怎样的感觉,这种看着自己消散的感觉实在是过于怪异。

君洛姬知道,这一缕残魂消散之后,除非他能够找回君墨的记忆,否则,君墨便是从这个世上完全消失了。

投胎转世,若是没了记忆,便是完完全全的一个新的生命体。

为了寻找凝泪,作为魔尊的他宁愿舍弃一切,转生而来,那是的他,一定是爱惨了凝泪吧……可是如今……

看着一旁的沐子言,君洛姬一时心绪也有些难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