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君墨尊主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07 字数:3432 阅读进度:236/355

只是疑‘惑’地看着那熟悉却又陌生的背影,沐子言并未开口。[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79-

“我问你,你是否喜欢君洛姬?”不曾回头,话语却是吐‘露’,他这与君洛姬一模一样的容易,如今能够在君洛姬面前显‘露’,在别人面前却是不行。

“你是谁?”没有回答男子的问题,淡却了心底的疼痛,沐子言起身,由于是意识体,那原本属于她的绝‘色’容颜展现绝世芳华。

没有回头,所以不曾将那容颜看入眼中,所以,便犯下了他此生最大的错误,“不必管我是谁,你只需认清自己的身份,君洛姬心中另有其人,不是你能够肖想的!”

男子话语冷厉,沐子言一愣,而后展颜轻笑,“我是否是喜欢君洛姬,他心中又是否是另有其人,这是我与君洛姬之间的事情,阁下未免管的太宽了!”

言罢,直接转身,不知这里是何处,她要离开了,对于这个突然冒出的男人,她不感兴趣。

呵,身份?肖想?她一直都清楚自己的身份,所以不敢有丝毫的肖想。动心,不是由她能够控制的,但是她可以选择将其埋藏。

君洛姬心中另有其人?不可否认,听到这话时心中是疼痛的,可是,却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因为,君洛姬心中有着那么一个人,她一直都是知道的,不单单是她知道,沐子晴,‘药’离筠都知道,她从未想过去挣什么,甚至从未想到让君洛姬发现自己这份情感,因为她不想给他造成困扰,虽然她不确定以自己的身份,自己的情感能否给他造成困扰……

这份不该存在的情感,终究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知晓,也不需要谁的置喙。

察觉到沐子言的转身离去,那男子突然转身,眉宇间闪现一丝戾气。

若是正常情况下,别说一个沐子言了,就算是天下有千千万万的‘女’子喜欢君洛姬,他也不会管,因为,他知道,只有那一人才会挑动君洛姬的心弦,才是君洛姬存在的意义,其他人,根本不会入君洛姬的眼,所以,将沐子言送到君洛姬身边,他从来都不曾担心。

可是,现在他却是不知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君洛姬竟然会对这个丫头动了心!这怎么可以!、

他想要查探原因,可是,他的时间不多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

因为清楚的了解君洛姬是怎样的‘性’格,所以,在君洛姬那里,他并未多言,所以,选择了在这里找突破口。

看着沐子言的背影,红衣潋滟,几乎要与记忆中的身影重合,可是,她终究不是……

不再犹豫,对着沐子言的背影缓缓抬起了手掌。

独特的紫‘色’魔力凌饶于掌,瞬息却是脱掌而去,没入沐子言的身体。

一声闷哼传来,抬手捂着‘胸’口的位置,踉跄着单膝跪地,看着那落在冰原上血滴,一滴滴,如妖莲绽放……

眉头紧蹙,心脏处是空的,只有一块‘玉’佩,可是那疼痛却是难以忽视。

沐子言并未注意到身后男子的动作,所以只以为是自身的问题,直到身后不含情感的声音传来……

“你因仇恨而生,便是不需这情感,既然是我赠与你的,如今便也收回,从今以后,你便只是他的武器,记住你曾经的话,我为你续命,你便成为我的武器,而我,就是他……”

听到这声音,沐子言强忍心脏处传来的疼痛,转身,却是只来及看到那渐渐消散的模样容颜。

看到这一幕,沐子言愣住了,甚至连‘胸’口的疼痛都忘记。

君墨……

这样的场景她见过,曾经睡梦中,曾经在她‘胸’口出的‘玉’佩中,她都见过。

见过凝泪这般消散在自己眼前,一次又一次,见过君墨这般消散,墨袍无痕,心痛难禁。

君墨……会是他吗?

可是,听他的话语,她知道他就是尊主,许久未曾出现的尊主……这两人,会是同一人吗?

再次抬手抚着‘胸’口位置,那里……有什么在流逝,她能够明确感觉到,也知道那是什么。

一直都知道,丢了心脏,便是丢了情感,可是,却从未真正体会到,现在却是明白,原来是因为他。

因为她对君洛姬动了不该有的情感,所以便毫不犹豫的收了这份馈赠吗?若是如此,她宁愿最初便没有这份馈赠。

若是,早些便不曾拥有情感,那便不会对君洛姬动情吧,那也便不会如现在这般的难受,难受的想要窒息。

那种感觉,就仿若是生命在从身体中剥离,她无力制止……

想扯动‘唇’角,却是那般的无力。

尊主……君墨……呵呵,她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同一个人,可是,他凭什么就这般强制‘性’的剥离她的情感,连征得她的同意都不曾!

君墨,魔界魔尊,那般高高在上,对凝泪的感情让她动容。

用情至深,明情之苦,却是这般罔顾她人感受,不顾她人深情!

君洛姬,出其不意的进入她的心里,本想小心珍藏,却又悄然间流逝,她连反抗的机会都不曾有。

苦涩一笑,不属于她的,终于不会属于她。

生活在地狱中的人又怎能祈求感受那阳光的明媚?仇恨,才是她的使命……

凝泪……突然又想到那个美的让人不敢‘逼’视的‘女’子,若是,她早些知道尊主就是君墨,凝泪是不是就不会选择散去自己最后一丝执念?

直到现在,她仍然不明白,凝泪无尽的岁月都已经坚持下去了,为何会突然放弃。

现在,看到了尊主,莫名的坚信那就是魔尊君墨,是凝泪等待了无尽岁月,只为看一眼他是否安然的人,是凝泪愿意用生命去守护的人。

可是,凝泪为他而流泪,用自己的生命救了君墨,为何君墨也会只剩下一缕魂魄?

是的,魂魄,不同于第一次幻魔森林里的相见,这一次,沐子言清楚地感觉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尊主只是一缕魂魄,而且还是残缺不全的魂魄!

不同于凝泪的逝去,君墨为魔界魔尊,一界之主,若是君墨真的出事,便是整个世界的动‘荡’,更会是人间浩劫。

可是,在人界历史中,却并未出现过什么过大的浩劫,君墨,这一缕残魂又是为何而现?

是为凝泪吗?他是在找凝泪!

没有丝毫怀疑的坚信这个答案。

但,从凝泪的诉述中,沐子言知晓,凝泪本体便是虚无之泪,她用自己的眼泪,用自己的泪光真身救了君墨,便会魂飞魄散,世间再难寻得其身影。

也正是如此,自己的‘玉’佩中存在的只是凝泪的一抹执念,连残魂都不是,因为凝泪所有的魂魄都消散,再也寻觅不得。

这点,凝泪知晓,也告知了她。沐子言相信,君墨不会不知道,既然知晓,又来此寻觅什么?

君墨为何又会只剩下一缕残魂?在凝泪逝去后,神界与魔界究竟又发生了什么?

曾经答应过凝泪,要找到另一个拥有‘玉’佩的人守护他,满足那人的一切要求。可是,如今她还未寻得那拥有‘玉’佩之人,却是意外的遇到了君墨,那个凝泪心心念着的男子。

曾在心底默默发誓,她要wie凝泪去看一眼君墨是否安然,如今看到了,又是怎样的结果呢?

凝泪是否也通过她的双眼看到了君墨?抬手抚着自己的‘胸’口,那里有着‘玉’佩,而凝泪的最后一缕执念便是在那里消散。

若是,凝泪真的知晓了纵然自己付出了生命,君墨也只剩下一缕残魂,一定会是难过的吧。

那个‘女’子,每一份爱都来的炽烈而醇香,无论是对神君,还是对君墨。

只是,那个‘女’子每一份付出的感情都是让人怜惜的,为神君,她义无反顾的付出所有的炙情,却不曾得到一眼回眸,幡然醒悟,却是为时已晚,那个值得她去爱,她想要回头去爱的人终是等不到了。

一份用尽了情,一份耗尽了命,凝泪,莫凝泪,一生只留下一滴泪,可是心中又曾流过多少泪水?是否也曾在心底任大雨滂沱?

勾‘唇’一笑,沐子言仰望天空,这个时候她竟还会想这些有的没的。

不过,之所以想起,是因为她与凝泪一般,一般的不能流泪吧。

尽管,知晓此时自己珍惜的东西正在流逝,尽管,已经难过的不能自己,可是,眼泪却是干涸。

生而无泪,可是,谁又知晓她有时也是多么渴望能够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君洛姬……从今以后,只为主仆!

斩断情缘,从今日起,她梓言,只是君洛姬的下属,是属于君洛姬的武器,一生一世。

仇恨刻骨,从今日起,她沐子言,要从新寻回自己,揭开沐子晴的面具,势要报仇雪恨。

还有,那未尽的承诺,曾答应,为爹爹寻回哥哥,曾答应,为凝泪寻找另一个拥有‘玉’佩之人。

从今以后……从今以后……君洛姬,只是君洛姬,再无其他意义!

从今以后,情感绝缘,无心无情,心脏是空缺,情感是虚无,她,回归最初的梓言,那个为仇恨而生的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