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同样容颜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07 字数:3492 阅读进度:235/355

将沐子言抱回第二峰,轻柔地放置在柔软的大‘床’上,君洛姬眸光暗沉,内凝寒霜。(WWW.upu.cc好看的小说。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

之前,沐子言只是红‘唇’蠕动,那口型,君洛姬隐隐能够猜出她的话语,可是,当她口出呓语,印证了他的猜测。

萧阙……这是沐子言口中出现的名字,呓语间,却是唤的那般深情动容,让君洛姬眸光暗凝。

“萧阙……”一声轻喃,话语间是让人难以忽视的深情,丝丝痴‘迷’,丝丝痛楚……

眉心微动,看着‘床’上紧闭着双眸,却是紧蹙着眉头的沐子言,君洛姬面容愈发绷紧,薄‘唇’几乎紧抿成了一条直线。

眸中暗芒闪烁,终是坐在了‘床’畔,溢满深情的双眸落在沐子言身上,轻声开口,“丫头……”

掰开她紧握****了手心的拳头,十指相扣,“丫头,从你出现在我的身边开始,便已经注定了,你是属于我的,谁也抢不走!”

“不论你的过往中有着什么,不冷你的生命中曾经有着谁的存在,从今以后,你的生命中只能有我!”

“那些不该记起的人,忘了便忘了,他们是与你无关的,你有我便够了!”

……

抬手温柔的将沐子言额前一缕碎发捋至而后,俯身在她眉心印下温润一‘吻’,‘唇’角的笑容宛若那盛放的彼岸‘花’,美丽而妖娆,带着致命的‘诱’‘惑’,让人忍不住的沉沦。

“你在做什么!”突然惊怒的声音响起,那一‘吻’落在眉心,未及起身,‘唇’角却是有血丝溢出,低落在那柔美的肌肤上,宛若火莲怒放。

眸,瞬间冰寒,坐直了身体,抬手缓缓拭去‘唇’角的血迹,心中不含情感的声音出现,“这话,应该是由我来问!”

他等着,等着‘他’醒来,等着‘他’告诉他一切的答案,可是,当‘他’醒来的瞬间,却是首先给了他一击!

确实,君洛姬是自认自己的实力不如‘玉’佩中的那个存在强大,可是,他也是绝对不允许那人在他体内放肆的!

不及那人回答,直接在沐子言身旁盘膝而坐,意识瞬间进入‘玉’佩之中。

仍然是那苍茫一片,君洛姬携一身肃杀突然出现,薄‘唇’紧抿,目光如剑,穿透白雾看向某处,“终于打算出现了?”

那里,白雾一阵动‘荡’,异常的‘波’动气息传来,一道身影缓缓出现……

绣着金‘色’丝边的墨‘色’长袍无风自动,三千青丝墨染一般倾泻在肩膀身后,仅仅一个背影,便是诉不尽的风华。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一个背影,却仿若是魔神降世,身姿笔直如剑,气势如虹,仅仅是随意的站着,却是让人无端的觉得沉重压抑。

看着这个背影,君洛剪吸不由一禀,异样的感觉游‘荡’在心间,这人……好熟悉的感觉……

“我说过,等我醒来,我会告诉你一切的!”仿若叹息的声音响起,那声音缓缓转过身来,眉眼间含着一丝无奈看着君洛姬。

然,抬眸,视线落在那人面庞上,瞳孔遽然紧缩,君洛姬拧眉看着那人,“你究竟是何人!”

那容颜,那容颜为何会与他一模一样,若非是那人身上凌饶的他没有的气韵,他都几乎要认为那就是他自己了。

这个人,在他最为危急的时刻出现,救了他,一直守着他。

可以说,若是没有‘他’的出现,三年前他便已经死了……

这样一个人,他一直以为对方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所图谋的,可是,现在看着那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容易,君洛姬不由开始怀疑自己最初的猜测了。

“我?”那人勾‘唇’,似笑非笑,“你难道还不明白吗?”

“这就是你一直不肯‘露’面的原因?”没有回答是否明白,君洛姬神‘色’莫名,看不出他此时在想着什么。

“是!”坦然承认,一模一样的容颜,若是让君洛姬提前知晓,又该如何?没有人比他更了解君洛姬的‘性’格,所以,他清楚地知道若是让君洛姬提前知晓他是谁会有着什么样的后果,正因为如此,选择不‘露’面。

得到肯定,君洛姬眸光幽深,片刻却是勾‘唇’一笑,“你走吧!”

“恩?”那人疑‘惑’,他自认最为了解君洛姬,可是此时却是不明白君洛姬的想法了,“你不想知道了?”

“不想!”回答的毫不犹豫,或许在看到那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容颜前还期待着知道,可是现在,却是不再想知道。

因为,他有感觉,若是真的知晓了一切,他的生活绝对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与他来说,如今的生活已经很好,不需要再做任何改变。

默默看了君洛姬一会,那人却是也跟着君洛姬笑了起来,“我存在的意义便是告知你这一切,又其实你一句不想就能拒绝的?”

张狂一笑,看着君洛姬遽沉的面容,那人继续开口,“别想着拒绝,你既然已经猜到了我是谁,你便应该知道,你是不能够拒绝我的,你更应该知道,我绝对不会害你!”

“既然你一时还不能接受,我便再给你一些时间,你自己好好考虑一番!”话落,那人身形便消失。

盯着那已经恢复苍茫的空旷,君洛姬眸内神‘色’翻涌,最终化作了无底‘洞’一般的深邃。

薄‘唇’轻扯一抹邪魅的弧度,袖袍微动,便出了那‘玉’佩。

纵然知道了什么又如何?他始终是他,不会因任何人任何事情而改变,无论什么也休想左右他的决定!

意识回归身体,君洛姬看着意识不知陷入何处的沐子言,暂时抛开了其他思绪,温柔拭去那眉心处他之前滴落的血迹,眸光温柔。

“丫头,我不会让任何人抢走你的,不会……”话语坚定,他已经决定了,等丫头醒来,他便会告诉她,她是他的‘女’人,不仅仅是名义上的,而是心的认可。

君洛姬相信,沐子言对他不是没有感觉的。

一个人心怀仇恨,一切均以报仇为目的,那么,在未曾报仇之前,必是十分珍惜自己的‘性’命的。可是,之前在火岩,丫头却愿意为他舍弃生命,那已经超出了一个下属对主子的保护!

‘唇’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容,眸光中涌动的是化不开的宠溺,这一刻,君洛姬的眼中只剩下眼前的一人……

却说沐子言此时一个人在无尽的冰原上奔跑着,凛冽寒风吹的脸庞柔嫩的肌肤生疼,却是不及心中痛苦半分的浓烈。

那般的绝望与心痛,奔跑着,追逐着,入目的却只有空茫一片,并无她追逐的身影。

突然一个趔趄,摔倒在冰冷的冰面上,抬头看着前方,希冀着能够寻得那个身影,可是没有……

想起身,却是已经没有了力气。

抬手,紧拽着‘胸’前的衣襟,心脏的地方传来麻木的疼痛,她仿若听到什么坍塌的声音。

那么的难受,那么的绝望与忧伤,想哭泣,眼泪却是流不出。

面上无泪,心中却是已经大雨滂沱。

“为什么……不要丢下我……萧阙……”破碎的呢喃流转在‘唇’畔,却是只有她一人听见。

萧阙,萧阙……这个宛若刻在骨血中的名字,仅仅是想起,便会心痛的几乎窒息。

紧紧按着‘胸’口的位置,贝齿紧异‘唇’,为何,为何会这般的痛?

不该痛的啊,她是没有心的,没有心又如何会心痛。

可是,那疼痛是那般的浓烈,那般的不可忽视,那仿若是与生俱来的,从灵魂传来的疼痛。

而这一切疼痛,只来源于两字,萧阙。

萧阙?眸中闪过疑‘惑’,萧阙是谁?那个神祗般耀眼的男子?

白衣锦袍,高高在上,眸揽红尘,就那一眼,灵魂便仿若被吸入了漩涡,不能自拔。

在这冰原上,不受控制的,带着冰冷与绝望追逐着,可是,她却是不知自己究竟是在追逐什么。从始至终,她什么都不曾追到,直到现在,‘精’疲力尽。

萧阙……为何在听到这个名字时,心底会涌现一抹难以忽视的执念?那执念里有绝望,有心痛,更多的却是不解,她仿若是在等着一个答案。

无人能给的答案……

风声呜咽,微垂着头,看不清表情,红衣潋滟,在这苍茫的冰原上成了唯一‘艳’丽的风景。

这一场景,落入了那突然出现的墨‘色’身影瞳眸中。

眸,瞬间紧缩,闪过追忆之‘色’。

多么相似的场景?一样的冰原,一样的红衣,一样的绝望……可是,她终究不是她,既然不是,就不该相扰。

这个‘女’孩身上有着熟悉的气息,他终于明白君洛姬会对她动了心。

可是,纵然动心又如何?终究不是那个人,不会是属于他的那个人。

想到此处,眸底深情‘荡’漾,转身背对着沐子言,不再去看那记忆中的场景。

“你,不该动心的!”不含情感的话语在冰原上响起,惊得沐子言抬眸,那样一道身影引入眸底,瞬间,所有的悲伤绝望,烟云般散去,竟是隐隐生了‘激’动喜悦。

他,是谁?为何会有如此熟悉的感觉?压下‘激’动,沐子言眸中闪现疑‘惑’。

不该动心,是在说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