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心动而已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06 字数:3527 阅读进度:233/355

第二日,下午便是宣布血狱选拔第二阶段内容的时候。upu.cc[UPU小说网].访问:.。

上午,却是验收第一阶段成果的时候。

众人集聚在广场,与以往血狱选拔不同的是,众多参选者大都是一派死气沉沉的模样!

若是以往,必定是一半欢喜一半忧愁,而今日这般景象却是万分的怪异了!

虽为怪异,那负责验收的老者却依旧按部就班的宣布上‘交’令牌。

对号入座,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上‘交’令牌的位置。

可是,在大家的翘首以待中,那些参选者竟是只有几人陆陆续续的‘交’出一些零散的令牌,其他人则是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模样。

能够拿出令牌的竟是笼统不过十多人!众人震惊了,本是打算留下近一半的人,现在这样又该怎样算?

那老者眯着‘精’明的双眼看着那为数不多的零零散散的令牌,朗声开口,“还有谁手中令牌未曾上‘交’,一刻钟之内不上‘交’,便被视为自动放弃!”

大部分令牌都还未出现,看场中参选者大致都在这里了,那那些令牌有在何处?不难想象那些令牌定是集中在少数人手中。

老者心中暗自点头,看来今年的血狱选拔,也能得出几个不错的苗子。

老者话落,有人惊奇,有人期待。

正常情况下有了令牌自是迫不及待上‘交’,可是,竟是有人将令牌握在自己手中?一刻钟过后便是自动放弃,在第一阶段中得到令牌之后选择放弃?除非那人脑子有问题!

等待!

可是当时间一点点流失,那拥有剩余令牌的人仍未出现,人群中开始出现了猜疑。

一百多人参加第一阶段的选拔,现在出来的虽然没有进去的多,可也不算少,这次第一阶段的伤亡还算正常。

可是,这些出来的人手中竟然没有足数令牌,难道剩下的令牌随着那些不曾出来的人而消失了?显然,是不可能的。

如此,那些令牌又会去了哪里?

随着时间的流失,原本还气定神闲的老者此时也无法再保持淡定了。

时间不多了,若是拥有剩下令牌的人还不出现,那可真的算是弃权了!拥有大量令牌的人弃权,这自然不是他想要见到的。

想着,便不由提气再次开口,“可还有谁要上‘交’令牌?”

开口间,老者微提了心,时间真的不多了,若是时间过去,就算剩下拥有令牌的人最后出现了,也是无法再进入下一阶段的。[UPU小说网upu.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不过,让他高兴的是,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这里!”

扭头看去,却见那人缓步走来,红衣妖娆,眉眼夺目,毫不畏惧地对上他的视线,并且对他晃了晃手中的令牌。

这人,他识得,血狱选拔开始那天,由于一时无法关闭结界,这人侥幸进来的。

眸光一转,果然在那人身旁看见了那个青衫少年,正是那两人。

只是,一块令牌,何意?

没有多想,视线很快便转向了一边,神态恭谨,“君座!”

“恩!”淡淡应声,君洛姬目不斜视,越过众人,走到高台处坐下。

他的身后,四个人,在大家的目瞪口呆中,一人拿着一块令牌上前放在原定上‘交’他们自己令牌的位置上。

“这……”老者看着沐子言他们‘交’了令牌便神‘色’悠然地进入那些参选者之中,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当看到落倾雪几人,尤其看到他们是跟在君洛姬身边时,老者便心下肯定,那大部分令牌定是在这四人手中,可是,现在怎么就是一人一块?剩下的令牌呢?

犹豫了一下,老者还是转向了君洛姬,询问着开口,“君座,这还缺少打量令牌啊,可如何是好?”老者知晓,君洛姬一定是知晓剩下的令牌在何人手中,第二峰监控室他们这些学员高层是知晓的。

从沐子言身上收回视线,懒懒掀起眼皮看着老者,薄‘唇’微启,“急什么!”

急什么!三个字,却是让老者瞬间心定,也就是说,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其余的令牌会出现。

相信着君洛姬,这个于学院来说独特的存在,不是他能够违逆的存在。

沉默着退在一边,静静等待。

在这剩下不多的时间里,君洛姬的目光始终放在沐子言身上,神情若有所思,可是沐子言的心思却是移到了别处,根本不曾注意到君洛姬的目光。

昨日时夕年与溟突然来了那么一出,当真让大家诧异,沐子言本想问清楚是怎么回事呢,可是君洛姬却是突然将她带走了。

回到第二峰,沐子言也终于了解了君洛姬与落倾雪这两人之间的关系,对自己之前因君洛姬的话而担忧落倾雪会对她怎样之事也是分外无语。

所以,对于那一会仿若有生死大仇,相互敌对,一会又惺惺相惜,俨然一队狐朋狗友的两人,沐子言直接选择了忽视。

从第一阶段结束回到第二峰后,未曾发现‘药’离筠的身影,沐子言终于注意到‘药’离筠的消失。

在她参加选拔那一日,‘药’离筠未曾出现,沐子言虽疑‘惑’,却也未曾放在心上,只当‘药’离筠是在东峰有事耽搁了。

可是,若说她参加时‘药’离筠不在,倒也没觉得什么,但她已经回来了还不见‘药’离筠的身影,这就奇怪了。

‘药’离筠对自己的在意,沐子言清楚地知道,若说是‘药’离筠根本不关心她才不出现,显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那便只有一个原因,‘药’离筠定是有事耽搁了!

询问了君洛姬,确实得到了如此答案,可是,具体是何事,就连君洛姬也不清楚。

君洛姬只告诉她,是‘药’离筠传消息给时夕年,说是有事耽搁,学院血狱选拔他不出面了。

虽然没有说明,君洛姬却说,他猜测定是与那双生曼珠沙华有关的,而且,‘药’离筠此时一定是与逸老在一起的,有逸老在,他们根本不需要对‘药’离筠有什么担心。

虽然这般说着,可是,‘药’离筠离开的太过突然,还是免不了的担心,那日‘药’离筠倒在她的眼前的场景,永远是她心中的恐慌。

想着,既然‘药’离筠传了消息给时夕年,或许时夕年知道的会更多一点,便等着时夕年来询问。

可是,此时时夕年还未来。

而且,溟也未来,不难想到,那两人此时必是在一起,那两人之前必是熟识的,可究竟是什么关系?

沐子言并未多想,因为,她与君洛姬一般,都知晓着时夕年心中的那个人是谁,说放下,可是放下真的有那么的容易?

若情感真的能够说放下便放下,她便不会一次次的想着逃离,却又止不住的一次次靠近君洛姬了,那个她实际上的主子,名义上的男人……

眸底划过一丝浅笑,她是该满足的吧!之前一次次的想着逃离,而选拔这段时间真的分离,却是想的透彻。

她,沐子言,被姐姐扒皮剔骨挖心,早已注定了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便是注定了无心无情。

无心无情,可是,不知为何,自从遇到‘药’离筠开口,而后相遇君洛姬,她从未感觉到自己情感真正的完全流逝,不仅不是情感的流逝,反而让她学会了太多,也懂得了太多。

让她……对不该动心的人动了心,让她拥有了不该有的情感。

不该,是不该,可是那又如何?动心也好,有情也罢,也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她并未想着怎样,从未有着一天忘却,她是为复仇而生的!

情感降临,从来不受谁的控制,但是,她至少还是能够控制住自己的理智的。

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她,未曾报仇,未曾揭开沐子晴的真面目之前,她永远都只能是生活在暗夜之下的梓言,永远也不会是真正的沐子言!

所以,在她眼中,能有如今的陪伴已经是足够,她并不想打扰到谁。

不过,也正是因为动了心,所以明白情感的不可控制‘性’,所以相信时夕年不会那般轻易就放下了‘药’离筠。

所以,便更加的对时夕年与溟之间的关系感到疑‘惑’,昨日时夕年对溟的亲昵,委实怪异了些。

时间过得很快,原本剩下的时间便已经是不多,在沐子言一边理着自己的思绪,一边的等待中,溟与时夕年终于是姗姗来迟的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中。

只是,这两人并非是单独出现,他们的身边还有两人,正是院长与萧阙。

萧阙是谁,大家不认识。

但是,仅仅院长一人,便足以引起轰动了。

院长,在学院中是最为神秘的存在,虽然鲜少出现,却是许多人见过的。至少,在场的众多长者与导师是认识他的。

当下,看到院长的出现,许多人立即站起,满面‘激’动,“院长!”

院长,纵然是他们这些人也是很难见到一面的,今日院长为何会突然出现?

那些认识院长的人心中有着疑问,不认识的听到惊呼声,也都是‘激’动,毕竟是传说中的院长,见一面是多么的‘激’动!

察觉到众人的反应,悠闲坐在椅子上的君洛姬‘唇’角挑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果真是身份不小啊,竟然能够让老家伙亲自出面,看来,他并没有猜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