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溟之威力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8:04 字数:3486 阅读进度:229/355

在沐子言他们都止不住的为溟担忧,甚至忍不住的想要上前,帮溟分担哪怕是一丝的压力时,溟却是轻轻抬手制止了他们想要上前的动作。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最新章节访问:.。

溟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抬手,却是出奇的让沐子言他们原本紧提的心瞬间放下。

立于溟的身后,微静了心,此时才意识到。

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击,溟的神‘色’却是始终不曾有丝毫的变动,就仿若这样的攻击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是小儿科,不曾入他的眼一般。

而且,环视四周,周围的树木都在这攻击的威压下弯了躯干,有的甚至折断。

可是,他们立于溟的身后却是万分的轻松,丝毫压力也不曾察觉。

毫不怀疑,是溟帮他们抵挡了所有的威压。

当下,心中更加安定。

溟,或许实力比他们所想象的还要强大!

虽然安定,可是,看着那扑面而来的强大能量‘波’动,还是忍不住的屏住了呼吸。

眼见,那攻击就要落在溟的身上。

君未清忍不住惊呼出声,楼沁颜亦是抬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嘴,压住了溢在喉间的惊呼,沐子言紧要着‘唇’瓣,忍不住拽紧了自己的衣袖,虽然相信,可是眼见攻击袭身,溟却是仍然无丝毫的动作,他们如何能够不担忧?

倒是落倾雪,虽然眸中暗含沉重,神‘色’却是相对较于轻松。他,终归是要比沐子言他们理智一些,落倾雪清楚的知道,溟不是会托大之人,攻击都要到了眼前还没有丝毫动作,溟一定是有着自己的打算的!

而此时,在沐子言他们万分担忧只是,溟神‘色’平静的看着那在瞳孔中渐渐放大的攻击,终于动了。

只见他眉心微动,‘唇’角微垂,倾泻一丝冷意,右手却是迅速抬起,虚空一握。

就是这一握,却是让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眸,大张着嘴,满眸的不可置信。

只见,原本奔龙般的能量攻击在溟这么看似随意的一握下,突然静止,就如时空定个一般,停在了溟的面前。

缓缓抬眸,冷寂的目光扫过目瞪口呆的众人“‘交’出所有令牌,否则,死!”

死字落,五指成爪,虚空用力。UPU小说网WWW.upu.cc

蓝‘色’深浅不一的庞大能量,瞬间成了实体一般,在众人不可置信的注视下,一片片的碎裂,散开,消失……

所有人都惊恐地看着溟,这还是人吗?

参加血狱选拔可是有着年龄限制,不能超过二十五岁,二十五岁拥有着天级初阶的修为已经堪称逆天,可是,溟所表现的实力,远远超过了天级初阶!

就算是妖孽,在不到二十五岁的年龄,也不该有如此实力吧!

就这般,轻描淡写,便解决了几十个地级修者合力一击?所有人都觉得是自己幻觉了!

就连此时站在溟身后的沐子言他们,都是惊的半天反应不过来。落倾雪也是感觉仿若有惊雷从天空降落。

溟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落倾雪之前虽然猜测溟可能有能力应对这攻击,却是不曾想过会是这般的轻而易举。

根本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没有给大家更多时间去接收这个难以接受的事实,溟手臂再次垂至身畔,一袭黑袍,面容冷厉,冷寂的目光直视左恒他们,没有说话,但是,那无形之中释放出的气势,却是让人心惊。

所有人不自觉的额头冒出冷汗,终于惊醒过来。

没有多做思量,陆续有人急急忙忙的扔出自己身上剩下的少量令牌,而后头也不回的离去。

笑话?这样的实力,除非是真的不要命了,不然谁还傻着与其对抗?

令牌是重要,但相比于小命,自然是‘性’命是更加重要的。纵然失了此次机会,他们还年轻,还有下次机会,但是命若是没了,便是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人会认为溟所说的不‘交’令牌便会死的话是假的,那个人,是不会开玩笑的!

有人带头,原本还有些不知所措的人,也立即选择跟着离开。

很快,沐子言他们对面就只剩下左恒罗旭那几个沐子言他们的老熟人了。

看着那几人竟然那么有勇气的还站在那里,沐子言他们忍不住挑眉。

这几人究竟是有多恨他们?明眼人都知道,此时最该做的是立即离去,逃命才是最重要的,可是这几人却是站在那里不动,难道他们是认为,即使没有了帮手,自己也有能力对抗溟?是谁给他们如此自信的!

当然,挑眉,沐子言他们却还是忍不住想笑。

以他们的眼力,自然是看出了不对劲。

左恒他们虽然站着不动,可是,那眸中的惊恐之‘色’可是毫不掩饰,那般恐惧的模样,显然不是有勇气要挑战溟的。、

如此一来,他们不离开,不难猜测原因,那便是他们离开不了。

害怕的挪不动步伐了?否定这一可能,左恒他们实力在这些人中绝对是顶尖的存在,当然,是在不对上溟的前提下。

既然不是害怕的挪不动了,那只有一个可能了想走,而走不掉!

落倾雪笑看着溟,却是没想到溟也会有如此腹黑的时候。

左恒他们会独独留下,除了溟所为,他们不做他想。

确实,此时左恒几人几乎是肝胆‘欲’裂。

在溟随手捏碎他们攻击的瞬间,左恒几人便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劲,立即便想离开。

原本以为,这么多人在,他们几人乘‘乱’离开时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是,当要走时,却发现脚步仿若被钉在了原地,根本难以移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其他人反应过来离开。

他们也想开口让别人带他们离开,可是,张不开嘴,而且,此时又还有谁会顾及到他们?

冷冷扫视了左恒他们一眼,溟随手一招,周围被那些人扔下散落的令牌便飞至落倾雪的面前。

没有说话,溟推开一步,让至一边,该他做的他已经做了,剩下的,便不是他的事情了。

落倾雪挑眉看着自己面前的令牌,再瞥了面无表情的溟一眼,最终轻笑一声,收了令牌。

只是,收完令牌,抬眸间,转向左恒他们时,那妖娆的面庞上又哪里还有一丝笑意?

眸中闪现冷意,一声轻哼,衣袖轻扫,灵力如剑,倾泻而出。

这几人,他没必要再在其身上‘浪’费功夫!

若非是之前一时错误的决定,放走了左恒他们,又岂会有今日之危难?

今日,若是溟不是如此强势,自己等人又会如何?

不用多做思考,没有丝毫犹豫,都不是心慈手软之人,一次的教训已是足够,这样的人,留不得!

灵力如剑,在左恒几人惊恐的目光中,穿心而过。

当那几人倒在血泊之中,在场的人神‘色’没有丝毫变动。

血狱选拔的残酷正是如此,这便是竞争,左恒几人千不该万不该,便是不该先一步对他们生了杀意!

血狱选拔虽然残酷,但是对沐子言几人而言,这几人是他们真正下杀手的第一批人,若非是左恒等人的行为,一再突破底线,或许,还能留其‘性’命!

当然,他们最不该是,没有抓住溟这张王牌。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落倾雪抬步上前,搜刮了左恒几人再次得到的几块不多的令牌,而后不看身后,开始往出口处走去。

如今他们的令牌已经足够了,没必要再去多抢了。

最重要的是,因为左恒他们这次集结的围攻,落倾雪他们意识到了一个一直被忽略的问题。

这才是血狱选拔的第一阶段,后面几个阶段是什么,谁也不知道,若真是搜刮了全部的令牌,得罪了所有参选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虽然无惧,但也绝对不会好过!

为了日后着想,几人决定,还是给其他人留些生路吧,说不定日后还要依靠他们呢!

距离第一阶段结束,也不过是还剩下一日的时间,几人便先到出口处等着。

这第一阶段的选拔,这几位无疑是最大的胜者。

一共一百四十多块令牌,单单是这几人身上就有着八十八块!

这还不止,见大家都拿出了令牌再盘点,一直沉默的溟却是又突然拿出了二十四块令牌!

看着溟拿出的令牌,沐子言他们目瞪口呆!

溟是怎么做到的?要知道当初左恒他们其他人合起来也不过是三十多块令牌!

只能感叹,强者的世界宛若玄幻!

不过,无论如何,几人已经有了一百一十二块令牌了!

在场几人,除了忆白是沐子言的契约伙伴,不需要,还剩下五人。

一百一十二块令牌分为五份,一人二十二块还多出两块,只是在分的时候,溟突然来了一句“不需要!”

几人看怪物一般看着溟,不需要?最初接触是,他们可是发现溟很是在意令牌的!而且,不要令牌,怎么通关第一阶段?

“令牌集中在同一人手中,相对于分散来,能换取更多更好的东西,到时我们可以直接分奖品!”溟开口,进一步解释自己的意思,几人才明白,他的不需要,不是他自己不需要令牌,而是说不需要把令牌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