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终于找到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10-12 16:47:58 字数:3596 阅读进度:223/355

现在,左恒是什么都不管了,他只想快点解决沐子言他们。[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79-

可是,眼下的情况,若是只靠他们这些人,显然还是需要纠缠一段时间的。

至于左恒自己,恩,若是让人知道他们为了对付这样一个小队伍,竟然连队长都出动了,这若是让其他队伍,尤其是另外三个队伍知道了该怎么想?

所以,综合考虑下,左恒还是打算让那个最不合群的黑衣男子溟来解决。

纵然心中不喜欢溟,左恒也是不得不承认若是溟能够出手,一定能很快解决问题,溟的实力毋须置疑!

而据左恒这些日子对溟的了解,唯一能够让他出动的只有令牌。

所以,左恒宁愿放弃沐子言他们的令牌,只望溟能快点解决沐子言他们。

这四个人,只有三个拥有战斗力,却是让他们损伤如此之重,不可容忍。

而此时,听到左恒的令牌条件,溟终于将目光投向半空中‘交’战的六人。

神‘色’依旧是古井无‘波’,身形却是如利剑一般拔地而起。

衣袂翻飞,空中气流仿若也随那衣袂而动,似若加快流动,又若时空静止,让人无端的觉的压制而恐慌。

仿若是察觉到溟的气息,罗旭三人挡开沐子言他们反抗‘性’的攻击,竟是直接退让到一边。

罗旭他们退让,沐子言他们并未追击,因为,他们已经感觉到了来自溟的巨大的仿若无可抵抗的压迫。

三人一起转眸看向溟,却是止不住的瞳孔紧缩。

溟的速度极快,气势如虹,已经锁定了最靠近边缘的楼沁颜为目标。

此时,楼沁颜苍白着小脸,瞳孔中溟的身影急剧放大。

溟的锁定,她无力抵抗,能做的,只是无力地看着溟的攻击来临,就仿到死神降临。[UPU小说网upu.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纵然是恐慌,在这一刻也变得那么苍白无力,恐慌的情感也不会遗留太久。

她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吗?楼沁颜忍不住闭上了眸,如此也好,她终究是不被欢迎的,是被排斥的,若是真的这样死了,边不会再碍他们的眼了吧!

只是,唯一贪念的便是这几日与落倾雪他们的相处,这几日,无论何时,对她有的只是全然的信任,他们把她当队友,当朋友,从来都不曾嫌弃过她,而且还鼓励她,夸奖她……

离开之前,能够拥有这样一段平凡却真实的生活,她真的满足了!

一抹恬静的笑容如百合‘花’悄然绽放在那清纯雅致的小脸上,美丽,仿若散发着‘迷’人芳香。

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可是,为何死亡未来,身后却传来痛呼,身前又是谁痛哭的呻‘吟’?脸上喷溅的温热液体又是什么?

抬手擦拭着脸上仍残留余温的液体,楼沁颜神情有些呆滞地睁开眼,看着自己的手心,红‘唇’微动,却是颤抖。

红‘色’,如火莲盛开般的妖娆而美丽,却是如火焰一般灼伤了掌心,灼红了眼眶。

“梓言!”

“主子!”

“‘女’主子!”

异口同声的声音响起,她已经分不清究竟是谁在说话了。

泪,渐渐模糊了视线,隐隐的只有那人怀中的一团红衣,火焰般跳跃,却是映衬出那红衣似火的‘女’子更加惨白的无一丝血‘色’的面庞。

‘唇’角的血液小溪般流淌,那‘女’子美丽可爱的面容却是痛苦的扭曲着。

是梓言吗?不是,这般狼狈模样的人怎会是这些日子与她朝夕相处,处处关照她的梓言。

不是的,一定是她看错了,明明那黑衣男子的攻击是向她的,梓言怎会突然冲出来挡在她身前呢,她看错了,眼‘花’了而已。

看错了,泪却是不可抑制的话落,想要往前,脚步却是被定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不仅是楼沁颜,就连此时想要冲向沐子言的落倾雪,忆白与君未清,都仿若被定住了身影,动弹不得,只能目眦‘欲’裂地看着沐子言‘抽’搐着身子,鲜血不要钱般从口中溢出。

所有人都被禁止,甚至连左恒罗旭他们,甚至连这整片时空都在静止。

沐子言并不知此时周围的变化,她只觉浑身如散了架般的疼痛着,痛的她想要叫,却是叫不出。

她之前见溟来势迅猛,楼沁颜根本闪避不开,所以,毫不犹豫的挡在了楼沁颜的身前。

总之,她就算是受了再重的伤,也很快能够恢复,并无什么大碍。

可是,当这异样的撕心裂肺般的伤痛来袭,她却只能悲哀的想,自己的恢复能力关键时刻不灵了!

伤势,没有如以往般瞬间恢复,反而是急剧恶化着……

风,吹过,空中流云飘逸,四周林木飒飒作响。

感叹着云朵的洁白,眸,却是渐渐闭上。这伤痛过于迅猛而‘激’烈,她难以承受,终于陷入了昏‘迷’。

昏‘迷’前,沐子言只觉的这抱着自己的人的怀抱坚实却冰冷。

垂眸看着自己怀中完全陷入昏‘迷’的沐子言,溟古井无‘波’的神‘色’终于有了变动,那死水般平静的眸缓缓迸发出异样的光泽。

抬手,冰冷的指尖拭去沐子言‘唇’角的血迹,溟将指腹上沾染的血迹放在鼻尖轻嗅。

眸中那异样的情绪愈加的明显,那眸,竟是瞬间如繁空中的星辰般璀璨惊人。

冰冷的‘唇’角微微扯开一抹弧度,宛若冰川融化。

风,撩起额前的碎发,那苍龙的印记夺目而威严。

“终于,找到了!”有些嘶哑的声音从口中吐‘露’,仿若有着道不出的喜悦与欣慰。

终于,找到了!仿若是跨过了千万年的寻找,历尽千山万水,寻寻觅觅,终于在某处寻觅到一丝印记,那冰冷的心仿若遇到了阳光,变的柔软。

看着沐子言紧皱的眉头,因为痛苦而扭曲的小脸,溟抱着她小心翼翼的落在地面。

手掌放在她的额际,却是仿若有痛苦在从沐子言的体内‘抽’离。

原本扭曲的面庞变的平和,眉心渐渐舒展,一切伤痛在额头那略显冰凉的手掌下渐渐消除,呼吸缓慢而平稳,仿若是陷入了沉睡,安宁而美好。

小心翼翼的抱着她,仿若是在抱着时间最珍贵的东西,眸中有着尊崇之‘色’。

‘唇’角带着柔软,抱着沐子言,凝视她良久,神情间好似陷入了某种回忆,‘唇’角的弧度慢慢扩大,仿若冰山融化,展现他独特的风采。

溟的变化落倾雪左恒他们都看在眼里,两队人眸中涌现的都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这是什么情况?落倾雪他们不解,看溟之前来势凶猛,举手间仿若就能将他们毁灭的样子,分明是来者不善啊!

可是前一刻打伤了人,后一刻却是小心翼翼地护着,宛若手捧珍宝,那般的小心翼翼。

尤其是左恒他们,几乎想要抬手‘揉’‘揉’眼睛看看自己是不是幻觉了,可惜他们却是仿若被下了定身咒一般无法动弹。

这真的是他们所认识的溟吗?

当初组队时,是罗旭主动邀请的溟,他们看不透溟的修为,但看溟的样子应当是不错的,便不曾反对。

从加入队伍开始,溟一直都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从始至终,只有在他们询问姓名时,他冷着声音吐了一个‘溟’字,便是再也没有开口。

纵然作为队友,溟对他们仍然是不假辞‘色’,除了会在争夺令牌时必要出手,其他时候都只是跟在队伍中如一个隐形人般存在。隐形人,可是任谁也无法真正忽视他的存在,就如无论走到哪里,他总是第一个吸引所有人的视线。

总之,左恒他们印象中的溟是冷酷而疏离的,绝对不是现在这样抱着一个被他打伤的‘女’孩‘露’出如此笑容,欣慰而喜悦。

其他人的震惊不可置信,溟不是没发现,不过他却是丝毫不在意。

静静从沐子言身上移开目光,抬眸间,‘唇’角的弧度消失,那眸又恢复成了古井无‘波’般的冷寂。

瞬间,他又恢复成了大家所熟悉的那个溟,冷漠而疏离。

冷寂的目光在楼沁颜、落倾雪、君未清、忆白身上一一扫过,最终又回到楼沁颜的身上。

沐子言为楼沁颜奋不顾身的挡下他的一击,溟记的清楚。

而且,之前沐子言为落倾雪挡下攻击,他虽然未看,却也知晓。

这些人对沐子言很重要,这是溟得出的结论。

在溟心中下了这么一个结论之后,落倾雪他们便觉的自己能动了。

能动了,楼沁颜、落倾雪、忆白,都立即想都没想的往溟冲去。

无论溟是多么的强大,他们无力抵抗,无论溟是打着怎样的主意,与他们来说,最在意的只是那一个人如何,那一次次用血‘肉’之躯为他们抵挡攻击,那看起来还没长大的小丫头。

三人一起冲向溟,就算是拼尽一切,也要把沐子言从溟的怀中抢回来,那是他们的梓言,她因他们而受伤昏‘迷’,那他们怎么能只因为敌人强大就抛弃她呢?

正如他们之前所说,他们是个队伍,是个整体,缺一不可!

而忆白,来自与溟身上的气息威严于她来说,几乎让她的灵魂都要颤抖,可是,此刻,她是什么都不管了,主子在哪,她便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