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拼死相战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4:24 字数:3345 阅读进度:222/355

虽说落倾雪与楼沁颜已经受伤,但是若是现在三人对上罗旭,三人还是有着一定的自信的。upu.cc[UPU小说],最新章节访问:.。

但是,铃月的受伤刺‘激’到了左恒,所以,在罗旭与沐子言他们纠缠时,左恒竟是又派了两人去协助罗旭。

两个地级中阶,突然的加入让三人压力倍增,本来还勉强能够维持局面,可是这么一来,三人直接处于被打压的一方。

看着三人渐渐支撑不住的局面,左恒‘唇’角笑容冰冷而嗜血,眸光扫过一直安静呆在下面安静看着空中的落倾雪他们的君未清。

左恒自是一眼便能看出君未清是没有丝毫修为的,当下眸中闪现森寒的杀意,抬手对着身后的人示意,顿时有一人向君未清走去。

那一人是他们中最弱的那个地级初阶修为的人,可是,就算是他们修为最弱的,也不是君未清能够对付的!

看着那人朝自己走来,君未清脸‘色’有些发白,但是,他却并未有着其他反应。

他知道,若是让落倾雪发现他的情况肯定会分心,现在落倾雪自己就危险,他又怎能让落倾雪为他再分心呢!

其实,纵然君未清不说,落倾雪此时也已经发现了这边的情况。

虽然自己面对的压力也是非常的大,但是,落倾雪时刻都会多留一份注意力在君未清的身上。

所以,此刻见有人向君未清走去,落倾雪顿时一惊,极力想要摆脱罗旭三人的攻击去相助君未清。

可是,罗旭三人又岂是那么容易摆脱的?落倾雪他们本就是处于弱势,在他因为君未清而干扰了心神时,对面的攻击更是铺天盖地而来。

面对如此攻击,眼见地面上那一人已经走到君未清的面前,只是那人见君未清没有丝毫修为,便抱着猫捉老鼠般的游戏心理并未立即动手。

那人虽还未动手,落倾雪却已经是心急如焚,他宁愿自己遭受所有的伤害,也不想君未清有一丝的痛苦。

当下咬了咬牙,无视迎面而来的攻击,直接转身,往君未清而去!

眼见那些攻击就要落在落倾雪的后背上,沐子言与楼沁颜眼神一个‘交’错,顿时,楼沁颜一人阻下了原本沐子言与她的两人应对的攻击,而靠近落倾雪的沐子言则闪身到了落倾雪的身后,挡住了攻击。(wwW.upu.cc无弹窗广告)

原本三人应对起来就艰难的攻击,突然被两个人承接,根本就是吧沐子言与楼沁颜能够应对的。

尤其是沐子言,她本身只有地级初阶的修为,面对落倾雪地级中阶应对起来就困难的攻击,沐子言根本就是无力抵挡,她完全就是用自己的身体为落倾雪抵挡住了这一攻击。

为落倾雪抵挡,沐子言早已做好了心里准备,总之她的身体伤势能够瞬间恢复,受了伤也没什么。

可是,落倾雪他们却不知道她的这一特点,当落倾雪察觉到身后的状况,不由身形一僵,他是担心君未清,可是,若是让沐子言为他而怎样,他绝对是不愿意的。

身形瞬间的停顿,立即转身,只来的急接住倒飞而来的沐子言。

抱着沐子言一个璇身落地,楼沁颜紧跟一侧,也是受了不小的伤。

“忆白!”落倾雪正着急想要看看沐子言伤的如何,却听她开口叫着忆白!

“主子,忆白在!”突然响起的声音让所有人惊诧,不由都停止了进攻,转眸看向君未清身前突然出现的‘女’子,白衣飘飘,却是眉眼妖娆,媚态横身。

除了沐子言与那黑衣男子,所有人都是惊讶地看着忆白,不明白她是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

尤其是君未清,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顿时被惊了一下,他离的最近,却也不知道忆白是怎么出现的,在她声音响起时人突然就出现了。

在其他人惊诧的一瞬间,沐子言却是笑了,忍住‘胸’口的疼痛,从落倾雪怀中下来“有忆白在,君未清不会有事的!”那人是地级初阶的修为,忆白也是地级初阶,而且,忆白身为蛇王,就算是同等级,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看向忆白,明白了沐子言的意思,当下暂时放了心,可是……垂眸看向沐子言,看到她‘唇’角的血迹,想到之前那猛烈的攻击,不由担心“你怎么样?”

“我没事!”沐子言目光微微扫过那个黑衣男子,而后又落在自己对面的罗旭身上。

她遭受之前的一击,自是受伤不轻,可是,除了感受到受伤的疼痛,她很快便恢复了。

但是,有了之前在君洛姬一脚下与在火岩中受伤无法恢复的两次经历,沐子言现在对自己的恢复能力也没有再如以前那般的盲目相信了。

现在,她估量着,若是她的恢复能力仍然是有效的,在他们几人合力拼死的情况下战胜这几人也不是全无肯可能,当然,前提还是那个拥有着天级修为的黑衣男子能够一直保持沉默冷酷的造型不动……

眼下,既然那黑衣男子还没动,他们先解决了眼下之急才好,被忆白突然的出现给惊到,可是转瞬所有人又都反应过来。

看出忆白不过是地级初阶的修为,左恒冷笑,心中早已做下决定,眼前几人一个不留!

再次的进攻开始,沐子言仍然站在落倾雪的前面,她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她看出落倾雪已经受了不轻的伤。

之前罗旭他们所有的攻击,大部分都是被落倾雪与楼沁颜承担,楼沁颜看起来倒是还好,但是落倾雪的伤势却是已经一眼就能够看出,既然她现在能够恢复的能力还未消失,沐子言便想着要为落倾雪多承担一些压力。

原本落倾雪还以为沐子言是在硬撑,可是看着沐子言身形笔直的挡在他的面前,发现她除了吐了一口血之外好似真的没有受什么重伤,落倾雪忍不住有些怀疑罗旭是不是不忍心对沐子言出手了!

不过,沐子言好似没有受伤,这一停下来,落倾雪却是发觉自己的伤势却是十分严重,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

若是继续下去,不难猜想,他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可是,纵然受伤再如何的严重,战斗还在继续,若是不想死,他必须继续咬牙坚持~!

直接加入战斗,既然下方的君未清那里已经不需要担忧,他便也无了后顾之忧!

仿若突然成了笼中困兽,三人自然要拼尽全力去挣脱,仿若体内所有的潜能都被‘激’发,加上沐子言根本不顾自己的受伤,手中的链鞭又适合长距离的攻击,就如一条游蛇一般游走在众人之间,不时给罗旭三人带去不大却也不小的伤害。

上方,在沐子言他们宛若不怕死,奋力反击,而罗旭他们有所顾忌,害怕自己受了重伤的情况下,竟是有隐隐扳回了局面,虽未处于劣势,却也拥有着反击能力。

而下方,那个地级初阶修者在左恒的命令下已经开始与忆白相战。

虽都是地级初阶的修为,以忆白蛇王的身份,兽类的‘肉’体,根本无需将一个普通的地级初阶修者放在眼中。

可是,此时忆白却是仿若在顾忌着什么,一边阻拦着那人伤害君未清,一边却又不敢对那人下狠手。

显然,忆白是在惧怕那黑衣人身上让她不安的气息。

那种气息,是属于他们兽类的王者,若非是有沐子言的命令,忆白绝对会安安分分化作小蛇缠在沐子言的手腕上,连气都不敢多喘!

眼下左恒抱着重伤昏‘迷’的铃月,看着一直都让他满意的对手此时竟然一时半刻还拿不下这样小小的四个人,顿时沉了眸。

尤其是铃月作为地级高阶,竟然还重伤至昏‘迷’,若是这消息传出去,对于他们这个队伍的名声绝对有着巨大影响,尤其是他这个队长,会被议论为安排不力!

想到此处,不由更加的烦躁,没了耐心,转眸看向一旁一直静立的黑衣男子。

虽然万分不愿,可是皱了皱眉,还是开了口“溟,你去帮一下他们吧!”

对于左恒的话,那被唤作溟的黑衣男子却仿若未闻一般,仍然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神都没有丝毫的‘波’动。

他就仿若沉入了自己的世界,完全将自己与其他人隔绝开,冷漠而疏远。

见溟如此反应,左恒垂眸隐去眸底的那抹‘阴’毒之‘色’,话语中仿若带了丝无奈“现在铃月受伤严重,罗旭他们眼看一时也难以解决对手,若是在此耽误了太多时间,我们会少了许多得到其他人手中令牌的机会。”

令牌,这是近期左恒发现的唯一能够引起溟的情绪‘波’动的东西!

果然,这次在左恒话落后,溟终于动了,不过却只是抬眸轻扫了他一眼。

就那一眼,却是让左恒如坠冰窖,通体生寒!那古井无‘波’的眸,宛若万年玄冰,仿若能够将人的灵魂都给冻结!

咬了咬牙,左恒开口“解决了他们,他们手中的令牌全部都是你的,我们一块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