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遭遇劲敌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4:22 字数:3361 阅读进度:219/355

“我们被锁定了!”楼沁颜皱着眉头开口,停了前进的脚步。(WWW.upu.cc好看的小说.访问:.。

正在前行的几人亦是立即顿住步伐,转眸看向楼沁颜,这些日子中,他们已经明白了,一般情况下,楼沁颜是不会主动说话的,但是,她只要一主动开口,他们必须得重视。

“很棘手?”落倾雪跟着皱眉询问,这段时间以来,或者说是从进入这里以来,他们这个队伍一定都是被不同的人盯着的。

可是,对于那些人,来多少,他们就毫不客气的收多少,渐渐的,那些人终于不再是看到他们就冲上来,相反却是要避开!

所以,在他们要避开那几个不能招惹的队伍,而那些他们能够轻易战胜的队伍则是远远的避开他们的情况下,寻找‘猎物’是愈发的艰难。

本想今日在楼沁颜的指导下寻找那些与他们实力相差不多的队伍较量较量的,哪知还未找到目标,楼沁颜却是说他们成了别人的目标了!

几人都知道,他们队伍的名声已经打出去了,眼下一般队伍已经不敢轻易来招惹他们了,就算偶尔有想碰碰运气来招惹的,也不会让楼沁颜特别出声提醒。

显然,来者或许不是他们目前能够应对的!

“避!”楼沁颜涨红了小脸,眉眼间有了一丝焦急,这是沐子言他们相处的这段时间来第一次见到楼沁颜‘露’出如此神‘色’。

当下,几人没有丝毫犹豫,跟着楼沁颜快速往前变换不同的路线离开,就算有心中有疑问,却也不会怀疑楼沁颜说的话,既然楼沁颜直接就要避,看来他们遇到的是楼沁颜之前提到的四个队伍中的其中一个了,只是不知是哪一个?

关于那四个队伍,这段时日他们也早有耳闻,那四队所过之处,绝对是如狂风过境,什么也不留下,他们所在的区域,其他选手几乎没有遗漏的全被扫‘荡’一遍。

而且,也不知是有意或者无意,那四队人未曾有一次彼此遇到,他们显然已经成了这第一阶段中的霸主!

还好,他们有着楼沁颜,所以总能及时的避开,远离他们所在的区域,可是这次,看楼沁颜的模样,难道他们是闯入了某一队的区域之中?

没有丝毫犹豫的跟着楼沁颜跑了一段距离,突然楼沁颜再次停下,好看的眉头皱的更紧了。[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准备战斗!对方两个地级高阶,三个地级中阶,一个地级初阶!”看着落倾雪与沐子言也皱起眉头,红‘唇’却是再次轻启,一字一顿“一个天级初阶!”

“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前面所说的五个人已经让他们觉得有些喘不过气了,觉得万分棘手,可是这一个天级初阶?

要不要这么倒霉,不遇上就算了,一遇上竟然就是在楼沁颜的排名中位于第一的,就算是第二三四,他们总也有把握拼上一拼,就算实在拼不过,大不了跑,可是这个被楼沁颜放在榜首的队伍?

要知道,只要达到天级,与地级根本就不是一个概念的存在了!一个天级若是拼尽全力,能够灭掉五个地级,高阶!

他们四人,最强的也只是地级中阶,不用其他几人了,就是那一个天级的也能完全灭杀他们了!、

被天级高手锁定,避开?怎么可能,所以只能准备战斗了!可是,战斗,他们拿什么去跟别人斗啊!

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这段时日太顺利了,他们差点都要忽视血狱的残酷‘性’了!

沐子言握紧了拳头,就算她唤出忆白,他们也是只有两个地级中阶,两个初阶,仍然是没有丝毫的胜算!

“清,一会一定要站在我的身后,不许到处‘乱’跑!”此时,落倾雪也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他最担心的还是君未清的安危。

看到落倾雪与楼沁颜严肃的模样,君未清轻轻点头,他帮不上忙,只能尽力不让雪为他而分心。

此时,沐子言还未察觉到对方的存在,突然,她的眉心一动,自从离开火岩后一直很安静仿若陷入沉睡的忆白突然动了动。

垂眸看着自己手腕上蠕动的小红蛇,沐子言心中轻唤“忆白?”

“主子,有种让我很不安的气息在靠近!”忆白的声音沾了莫名的恐慌。

沐子言心中一震,忆白作为蛇王,虽然在与她契约后收敛的脾气,可是本身的高傲还是在的,现在竟然只感受到对方的气息就会让她恐慌?那会是怎样的存在。

“你可知道那是什么?”沐子言在心底询问。

“不知道,他过于强大,那属于我们兽类上位者血脉的威压,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离开火岩后,忆白的确是在沉睡,那日受伤,后又在那温润白光下恢复,离开火岩,拜托无尽岁月的禁锢,突然放松亦不知所措,所以便陷入了沉睡。

只是,那突然出现的气息,惊醒了沉睡的她!

沐子言皱眉沉思,属于兽类上位者血脉的威压?兽类?在这里的只有参加血狱选拔的人,根本不会出现兽类,当然,有一种情况除外,就如忆白,是别人的契约伙伴,如此便可进入。

想到楼沁颜所说的那锁定着他们正在靠近的一群人,难道让忆白惧怕的存在就是那一队人中某人的契约兽吗?若是真的是如此……沐子言的脸‘色’更难看了。

“他们来了!”落倾雪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纵然心中千回百转,知晓自己定是不敌,但是首先第一步,气势上总不能输的过于难看了。

随着落倾雪的话落,四人目光都看向前方,那渐渐出现在视野中的几人。

“你们怎么不跑了?刚觉得你们有意思呢,居然就这么停下来了,唉,真没劲!”来人一共有七人,一字排开,此时那站在最中央的一位白衣男子摇头叹气地开口,仿若对沐子言他们很不满意,那高高在上的姿态当真是可恼至极,可是,沐子言他们也知道此时不是冲动的时候。

直接忽视那说话之人,沐子言他们几乎不约而同的同时将目光转向那站在最左边的一人。

那人一身黑‘色’劲装,面容刚毅,浑身却透着一股冷厉之‘色’,有着生人勿进之感。

他眸光古井无‘波’,只是平静地看着自己前面的土地,未曾看沐子言他们一眼。

有风吹过,掠起他额前长长的碎发,‘露’出左边额头处一条宛若飞天的墨‘色’苍龙,霸气而凌厉。

他的背后背着一把用黑布包裹的长剑似的武器,只‘露’出一截黑‘色’的剑柄,但是,单单看那剑柄,就让人住不住的心惊,急忙移开了视线,仿若在那一瞬间已经被那剑给吸引了心魂。

这就是那个天级初阶的高手!沐子言几人心中同时肯定。

这个人,应该是孤僻的,他站在最左边,而且不似其他人之间站立只肩并肩的,他却是距离他右边的人有着几步的距离。

“主子,那让我恐慌的气息就是从这人身上散发的!”忆白颤抖的声音再次响起,若非是沐子言是她的主子她需要出声提醒,此时,她绝对是不敢开口吐‘露’一个字的。

忆白刚刚话落,沐子言却是察觉那黑衣男子突然抬眸,目光竟若有若无的扫过她的手腕,顿时,她觉得自己手腕上的忆白突然急剧收紧,那力道,几乎要将她的手腕给捏断!

“忆白!”沐子言在心中急忙轻喝,希望忆白能够清醒过来,刚刚那男子一眼,她竟然感觉到了忆白仿若心魂俱颤!

手腕的力道渐渐恢复正常,可是忆白的声音却是未曾再响起。

见沐子言他们不理自己,竟然只是看着那个冷冰冰的家伙,那个之前开口的白衣男子眸中顿时闪现‘阴’狠之‘色’。

察觉到男子神‘色’的变化,他身边右边那位青衣男子突然目光化作利剑一般看向沐子言他们“哪里来的不知礼数的东西,我们队长与你说话呢,没有听见啊!聋了还是哑了?”

“哪里来的乌鸦,真聒噪!”落倾雪不耐烦的开口,还一边抬起手,微偏着头,用小手指抠着耳朵,仿若刚刚听到了什么污染他耳朵的东西!

看着落倾雪的动作,顿时,那青衣男子脸‘色’变的难看无比,‘阴’狠着声音开口“你说什么!”他是地级高阶的修为,除了队长,还有那个冷冰冰的家伙,谁人敢对他如此?

“唔,原来是一只耳朵有‘毛’病的乌鸦啊!难怪如此聒噪了!”落倾雪撇嘴,神态倨傲丝毫不弱于那个队长。

看着那青衣男子几乎要扭曲额容颜,沐子言楼沁颜甚至连君未清,都忍不住的咧嘴笑了起来。

确实,他们的实力是远远不如对方,可是,这两人的话语实在是太气人了!总之是来者不善,既然已经知道打不过了,干嘛还要给对方好脸‘色’,讨的他人欢笑自己受气啊!

血狱选拔,输赢还不是常事?令牌丢了就丢了,大不了一无所有了,重头再来,这几人仗着自己的实力强悍就如此的看不起别人,修为再高,也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