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首次战役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4:22 字数:4471 阅读进度:218/355

听到落倾雪的问题,楼沁颜微皱了一下眉头,偏头咬‘唇’陷入思考,好似她之前对其他人有的只是分析,却并未思考过如何应对这些人。UPU小说网upu.cc。wщw.更新好快。

沐子言他们也不催促,那五人虽然发现了异常,却也只能看着自己撞过几次头的大树发愣,还不明白好好的路怎么会撞头呢,明明看着什么阻碍物也没有啊!

既然那几个人不必担忧,他们也不急,倒不如乘机想想办法,研究一下对策,好更好的取胜敌方而又减少己方损伤。

“我,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最终,楼沁颜苦苦思索一番后低头红着脸小声开口,好似很是内疚。

她是能够看穿别人,能够在很短的时间里将许多人分析透彻,可是,却是无法利用自己的分析,所以,她一直认为自己很没用,她仅仅会这些分析有什么用呢?就算知道再多又如何,她永远是别人眼中最没用的那个……

沐子言他们并未注意到楼沁颜异样的情绪,他们只当她又是如之前许多次一般害羞了,当下叫她没有主意,也没多想。

“既然他们反应迟钝……”落倾雪轻言,思索着“那我们可以直接进攻,趁着他们反应迟钝的瞬间,我们将其打压!”

“不行!”楼沁颜抬头,早已经习惯了,所以能够很快的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他们在别的事情上反应是迟钝,但是你看他们现在的样子,从发现异样,到不明白怎么回事,反应仍然迟钝,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意识到有敌人了,那瞬间拿起武器,开始提防谨慎的模样,利索而果断,我想这正是他们敢来参加血狱选拔的原因,因为战斗中的他们绝对是反应敏捷的!所以,硬攻虽然我们会胜,但绝对不会是最好的办法!”

自己不会政策策略,但是对于别人提出的,她却是能够利用自己的分析给出建议,评出好坏。

“利用阵法,增加他们的内心恐惧度,让他们先自‘乱’阵脚,而后攻其不备,如何?”看着阵法中绷紧了神经,握紧武器,小心翼翼看着四周的那五人,沐子言开口。

她记得君洛姬曾与她提过,有时候,适当的偷袭是减少伤亡,提高胜利希望的最好方法,沐子言可不认为在血狱选拔中不适合偷袭,在这里,只要你有手段尽管用,偷袭又如何,只要成功了,那便是胜者。

“好主意!不过,既然我们已经布下阵法,若是能够直接用阵法解决他们岂不更好?”落倾雪‘唇’角扯出一抹妖冶的笑容,转眸看向正研究阵形的君未清“清,既然是‘迷’阵,你能不能再次调整阵法,蛊‘惑’他们,让他们自己相互打斗?”

落倾雪话落,众人眸瞬间亮了,这确实是个好主意,若是让那五人能够自相残杀,之后他们尽管捡取战利品便是,而且,先在外面观察对方的战斗,了解对方出招方式,他们应对起来也会更加的容易。UPU小说网www.upu.cc

“我试试!”君未清丢下一句,又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开始摆‘弄’他的阵法。

沐子言他们看着君未清,忍不住想着,这样虽然或许能够减少他们自身的损伤,可终究还是太费时了,偶尔用一次还可以,不能长用,此时他们在这里悠闲,林子深处怕是已经打的不可开‘交’了!

“好了!”伴随着君未清惊喜声音的响起,沐子言他们便发现阵法中原本只是紧惕看着四周的五人突然动了起来,握紧手中的武器开始向自己的同伴打动攻击。

看着那几人凶狠的模样,沐子言他们忍不住疑‘惑’,不知‘迷’阵中那几人看到的自己的对手又是什么样的,周围的环境又是如何!

不过,无论如何,他们现在只管看戏便成!

在君未清‘迷’阵的蛊‘惑’下,那原本是队友的五人此时却如有着深仇大恨般打的不可开‘交’,战斗毫不留情,渐渐几人都受了伤。

几人身在‘迷’阵之中,却是不忘令牌,他们以为自己对战的是别人,出手自是不加留情。

眼见几人都受了不清的伤,落倾雪觉的时机也差不多了,便开口道“清,恢复成正常的‘迷’阵,让他们看清自己战斗的人是谁!”

没有丝毫犹豫,君未清立即又改变了阵法,顿时,那‘迷’阵中的几位,所有的攻击即刻收回,都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对手,原本的陌生人突然变成了自己的同伴!

这是怎么回事?这次反应却是不再迟钝,几人相互搀扶着靠近,背对背谨慎看着四周。

“谁!有胆就出来一战,这样藏头‘露’尾,暗算别人算什么!”之前看起来似乎是领队的那个男子对着虚空开口,他们认识到敌人就隐在他们的四周正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我什么都不算!但是我知道,你们若是不‘交’出令牌,我手中的剑是十分不乐意的,万一一不小心做出什么可别怪我了!”并没有出去,落倾雪轻飘飘的声音却是一丝不漏地传入他们的耳中。

“连面都不敢‘露’,还妄想要我们手中的令牌,阁下也未免太自信了吧!”那人心中惊惧,面上却是一片狠厉之‘色’,能来此处的,又岂是容易屈服之人?

“有没有太自信,我是不知,但是我自信的却是,之前我若不是突然发了那么一下的善心,现在你们还在做什么,就不用我提醒了吧!”落倾雪不慌不忙,云淡风轻的看着那几人,继续开口“几位也都是明智之人,若是当然现在‘交’出令牌,我也自是不会为难你们,以你们的实力,想要再去抢夺其他令牌也并不困难!你们手中的令牌我是要定了,‘交’与不‘交’,我有没有那个本事,你们的下场会是如何,自己掂量!”

听了落倾雪的话,那几人神‘色’一阵变幻,却是不再言语。

眼角微勾,妖娆的面庞上尽显妖冶之‘色’,落倾雪一袭红衣,缓步踏入‘迷’阵之中,沐子言与楼沁颜跟在他的身边,而君未清则是在外控制着‘迷’阵。

当三人出现在那五人的面前,那五人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们,一起惊呼“竟然是你们?”

“怎么,很是意外吗?”落倾雪挑眉,‘唇’角微勾,丝丝属于地级中阶的威压直‘逼’几人而去。

在落倾雪威压散发而出时,楼沁颜抬眸快速看了他一眼,而后低头,只是,身上同样属于地级中阶的威压出现,虽然她的威压没有入落倾雪般直‘逼’那几人而去,却是让他们感知到了。

顿时,那几人脸上的狠戾不再,神‘色’变换,变得难看无比。

他们有五人,一个地级中阶,四个地级初阶,实力自是不弱。若是在踏入‘迷’阵之前,看到落倾雪与楼沁颜地级中阶的实力,一定不会有丝毫的畏惧。

可是,现在,他们一个个都已经受了不轻的伤,若是再战,且不说不敌,就算沐子言他们只是抢走他们的令牌,不会伤及他们的‘性’命,可是他们若是再受伤,便是再无能力去抢夺别人的令牌,所以,眼下该如何取舍……

五人对视一眼,最终那个领队者苦笑“你们隐藏的好深!”他们想到了许多人,却是未曾想到会是这几人。

对于他的话,落倾雪挑眉,不置可否。他自然明白此话的意思,之前在外面,组队时,他们几人是被排斥的,楼沁颜在那些人眼中柔柔弱弱,他们又怎会想到会有着地级中阶的修为?至于沐子言,那单纯无害的人皮面具下,她看起来就如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邻家小妹妹,在那些人眼中,自然不是适合参加血狱的,所以也是被排次的……

所以,当看到他们四人组队,其他人早已在心中暗自将他们作为最容易对付的目标。

显然,眼前这五人,同样有着这般想法,所以才在看到是他们时如此吃惊。

“我们将令牌给你们,你们真的愿意放我们离开?”那人又开口,毕竟在血狱中,牺牲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有许多人,为了减少竞争对手,直接就将比自己弱的对手斩杀。

“我们的目标只是令牌!难道我们看着就像坏人吗?”落倾雪轻笑,得到令牌还要杀这些人,他才不会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斩杀比自己弱的对手?在落倾雪看来,那是傻子才会做的行为,既然比自己弱,又不会对自己产生威胁,留着,万一下次不小心遇到,或许又会多几块令牌,何乐而不为呢?

“我们可以‘交’出令牌,但是,我们现在有五个令牌,你们有三个人,我们应该‘交’给说好呢?”隐去眸底的一抹狡诈,那男子十分诚恳模样的开口。

听到他此言,落倾雪忍不住再次笑了起来,当真不是老实的人啊!

“这个倒不用你们担心,如何分配,我们自己会处理,你们只需‘交’出令牌离开便可,提醒一下,我们耐心有限,再等一会,想离开可就不是如现在这样容易了!”既然想要离间他们?就算他们真的被离间了,分配令牌出现了分歧,也要先将令牌拿到手再说啊!

自己的计谋失败,那男子与同伴对视一眼,最终还是无奈的将令牌‘交’了出来,现在才刚刚开始,他们还有的是机会,没必要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还要逞强!

得到令牌,君未清收了‘迷’阵,便任那几人离去了。

看着自己手中的五块令牌,落倾雪挑眉看着沐子言与楼沁颜“你们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就不怕我把这些令牌据为己有?”

“别说你不会这么做,就算你真的这么做了,我们也不会有意见,毕竟这五块令牌我们什么都没有做,是你与君未清得到的!”沐子言开口,若是因为令牌分配就产生分歧,他们这个队伍也不用再继续下去了。

同样,楼沁颜也与沐子言持相同的态度,这只是他们的第一次收获而已,不过,想了想,楼沁颜开口道“我们是不是该把令牌分散存放,若是放在同一个人身上,若是一人发生意外,我们便是一无所有了!”

楼沁颜的话让大家点头“落倾雪与楼沁颜,你两修为最高,将令牌放在你两那里相对较为安全!”说着沐子言将自己身上原本属于她自己的那块令牌拿出来。

“不行!”楼沁颜摇头,将自己身上的一块令牌也拿了出来,却是递给沐子言“正是因为我与落倾雪修为最高,所以令牌放在我们这里才最不安全!”

“楼沁颜说的对,我们既然修为高,若是遇到无法抵抗的,对方一定是首先将注意力放在我们的身上,若是我们不敌,令牌会全部丢失!”落倾雪点头,赞同着楼沁颜的话,虽然楼沁颜之前已经与他们分析了对手的情况,给他们的排名定位并不差,但是,在这血狱选拔中,什么都有可能发生,而且,那前面还有四个见了要绕道走的队伍,若是绕不开呢?

“你们那不能放,难道要放在我与‘女’主子这里啊?‘女’主子那里还行,我肯定是不能拿的!”君未清开口,他本就没有修为,若是将令牌放在他那里,绝对是不行的。

沐子言不说话,对于这声‘女’主子,她还是有点不适应啊!

落倾雪却是点头,若是将令牌放在君未清那里显然也是不合适的,君未清没有修为,令牌放在他那里,无疑是将君未清推入危险之中。

“这样吧,将令牌分为两份,一份放在落倾雪手上,一份梓言拿着,如何?”楼沁颜做下决定“而且,若真是遇到了难以抵抗的存在,就算是分开,也不一定是有用的,我们也没必要为这个问题而纠结!”

当下,便就这么决定了,刚刚得到的五块令牌,再加上他们原本拥有的四块,他们一共有九块令牌了。

九块令牌分为两份,一份五块,一份四块,落倾雪拿着五块,沐子言拿四块,首战告捷,而且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是个好征兆。

几人再合计一番,便开始向林子深处进发了,现在,他们是落在最外围的,总不能落大部队太久了,不然那些容易对付的都被抢了,剩下的可就难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