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组队进入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4:20 字数:4436 阅读进度:215/355

在几位老者震惊时,其他所有人,包括原本的学院之人与那些参加选拔的人都是万分的震惊。upu.cc[UPU小说网]-.79xs.-

听这声音,他们已经听出了是之前时夕年的声音,就是刚刚打开结界,因闭合结界而吐血的‘女’子,现在不知在何处开口,对这几位老者竟似命令,而这几位老者不仅没有表现出丝毫的不满,反而是满脸的肃然尊崇。

学院内的成员虽然在前不久知晓时夕年的身份,却是以为她凭借的只不过是院长孙‘女’的身份,之前关闭结界不就吐血了吗?可实现现在,却是震撼无比,不知身在何处传音而来,而且能够让诸位学院的元老级人物信服,这是何等实力?

而那些不知道实习年身份的参加血狱选拔的人,都忍不住的猜疑,那个美丽明媚的‘女’子究竟是何等身份……

将其他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几位老者对视一眼,之前开口讲诉规则的那位老者再次开口“通道如今已经开启,大家有序进入,进入之后,血狱选拔算是正是开始,以后去留,就看你们大家的了!”

说完,几位老者让开,那圆形通道完全显‘露’在大家的眼前。

那通道一个无底‘洞’黑‘洞’,一时间,竟是没有一人敢上前。

“走不走?”落倾雪挑眉看着沐子言与她身边的那个‘女’孩,做事,还要先抢占先机才是!

“为何不走!”沐子言回以轻笑,若是连这通道都不敢踏入,他们还不如直接回去睡觉!

两人决定了,这个四人的小队伍自然是没有人反对,君未清自然是落倾雪说什么便是什么,而那个‘女’孩,一副沐子言说什么就是什么的姿态。

既然都没有意见,当下,落倾雪带着君未清率先往那黑‘洞’而去,沐子言看着身边的‘女’孩一眼,两人一起飞身而起,跟在落倾雪的身后。

有了他们的带头,其他人都沉不住气了,身后陆续有人往那通道而去,毕竟来参加血狱选拔的,都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年少轻狂,又怎会真的被一个小小的通道就给吓住。

刚刚踏进通道,沐子言便觉得自己仿若瞬间踏入了时空隧道一般,转瞬便踏入了另一个空间。

当脚步落定,看着四周的丛林山石,沐子言眨眼,这里与外面普通的山林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区别啊,为什么还要通过通道进来?

“这里好安静!”君未清跟在落倾雪的身边,好奇地打量着四周,一般丛林不时的会有各种兽类的叫声,而这里却是安静的几乎连他们的脚步声都要听的清清楚楚。

“这里是云天学院专‘门’为血狱选拔准备的场地,这里看起来与外界的山林一样,但是里面却是不会有任何的危险,因为除了参加血狱选拔的人,这里再也没有其他任何的生命体,所以十分的安静!”那个黄衣‘女’孩小声开口,说话间一直低着头,连看君未清一眼都不敢。UPU小说网www.upu.cc

“你懂的好多啊!”扔开落倾雪,君未清跑到黄衣‘女’孩的面前感叹着。

看着君未清一脸叹服的模样看着那‘女’孩,落倾雪顿时满脸黑线,一把扯过他“我们快点离开进入林中,在这里,等他们都进来,我们很快就会成为被围攻的对象!”

几人点头,赞同落倾雪的话,如他们这一队全是别人不要的队员,很容易就被别人当成猎物。

他们是第一个进来,其实可以守在这入口处,等着下一队人进入给其措手不及,然而,他们不敢轻易冒那个险。

很快大家都会进来,在入口处争夺,完全就将自己暴‘露’在大家的视野中,在这里战斗,无论是输赢,都不是明智的选择。

很快进入了林中找了一个地方隐匿了身形,四人停下来,刚刚组队,彼此都还不了解,应对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一切状况,自然是先要计划一番的。

当然,在一切开始之前,肯定是免不了先一番自我介绍,让彼此之间能够互相了解,这样在战斗中才能更加的默契配合。

“落倾雪,修为地级中阶,擅长……”

“扑通!”突然而来的声音打断了落倾雪的自我介绍。

“你怎么啦?”那黄衣‘女’孩弯下身子看着跌倒在地的沐子言,担忧的询问。

狠狠咬了一口地面上青嫩的草叶,一边咀嚼,一边口齿不清的开口“没事,这草太嫩了,地面太滑了!”所以就是一不小心滑了一跤。

那黄衣‘女’孩楞了一下,好似没有想到会得到沐子言这般回答,转而抿‘唇’含蓄一笑“快点起来吧!”

“这,这草能让人摔倒?”君未清询问地看着落倾雪,他这丝毫修为没有的都走着好好的,难道这个红衣‘女’孩也是没有修为吗?

对于君未清的疑‘惑’,落倾雪没有回答,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恨恨吐出口中被她嚼烂的草,爬起来跑到一边距离他有一定距离的大树旁。

看着三人疑‘惑’看向她的视线,沐子言咧了咧嘴,在几人‘抽’搐的神情中伸手抱住了身旁的大树“抱着,免得又滑到了,别管我,你们继续!”

那黄衣‘女’孩看着沐子言惊讶地张了张嘴,转而掩‘唇’轻笑起来,而君未清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沐子言,心中想着要不要这样夸张?

落倾雪,落倾雪看着沐子言眼神环顾着四周,就是不看他,好看的丹凤眼微微眯起,薄‘唇’微启,‘唇’角弧度上扬“梓言?”听到他的名字如此反应,除了这个名字的主人,他不过他想,因为,他知道参加此次选拔的也只有这么一个人!

“啊!你说什么,不是你的自我介绍吗?梓言是什么?”沐子言左右言他,心中‘欲’哭无泪,君洛姬不是让她提防着这个人吗?怎么凑到一起了?她还没做好心里准备啊!

心中翱不已,暗恨自己太笨,眼前之人来晚了,能让时夕年故意拖延时间,一定是有着原因的,这原因不就是在君洛姬身上吗?一定是君洛姬见这人还未到才让时夕年别急着关闭结界的,呜,她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见沐子言如此模样,落倾雪‘唇’角的弧度更大了,双手环‘胸’,整好以暇地看着她“梓言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人的名字,难道姑娘不知道?”

你丫的才不是什么东西,你全家都不是东西,沐子言翻着白眼,却是傻笑“你刚刚的自我介绍还没完呢,你擅长什么?”

“我擅长……”落倾雪拉长了声音,看着沐子言松了一口气的模样,有些好笑,他没有想到那家伙的‘女’人竟然如此好玩“我擅长玩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梓言姑娘想不想领教一下呢?”

再次一个趔趄,若不是扶着树,沐子言真的又要倒下了。君洛姬不是告诉她,让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吗?怎么这人打的与君洛姬是相同的主意啊!

“谢谢,你这本领还是让别人领教吧,我们现在是队友,是同一条战线上的!”领教,她没听错的话,这个落倾雪好像是地级中阶的实力,她地级初阶领教不起啊!

“梓言姑娘这是承认自己的身份了吗?”落倾雪挑眉,想知道君洛姬对这个小丫头说了他的什么坏话,有必要听到他的名字,一个地级初阶修为的人竟然直接摔倒在地上,还啃草!

“咳咳,我确实叫梓言,地级初阶修为,我也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她战斗的太少,即使去火岩试炼,也只是与那些兽类战斗,与人类作战好似还没有过,所以真的不知自己擅长什么,只是不知她这瞬间能够伤口愈合的本领算不算一种擅长……

听着沐子言的自我介绍,落倾雪轻笑,这丫头真是越看越可爱,却是被君洛姬那家伙给祸害了,真是可惜。

“你真的是主子的‘女’人?”听到沐子言的承认,君未清突然惊叫起来,‘激’动地看着沐子言。君未央曾经与落倾雪提到沐子言时,他也在一边,所以知道主子的‘女’人叫梓言。

看了君未清一眼,想到君洛姬曾经与她说过,只要拿捏住落倾雪身边的那个少年就不用惧怕落倾雪了,当下眸亮了,松开抱着树干的手,笑眯眯地走向君未清“若是没错的话,我应该就是你口中主子的‘女’人,你是君未清?”

这下,她终于不用怕落倾雪了,不过,她为什么要怕他?沐子言眨眼,最终得出一个结论,都怪君洛姬!若非君洛姬与她说落倾雪是个难对付的人,她也不会早早的在心中把落倾雪定义为一个可怕的存在,所以在听到这个名字时就忍不住想逃……

落倾雪看着沐子言好似突然不怕自己了,还抬步靠近,微挑了眉,勾了‘唇’角,的确如她所说,现在他们是同伴,他还是不要斗她了的好!

而此时,君未清听到沐子言的承认,高兴地笑了,他终于见到‘女’主子了!“‘女’主子好!我就是君未清,主子曾经与你提到过我吗?”

‘女’主子?沐子言觉得自己脚跟发软,靠近君未清的步伐怎么也抬不起了,最终只能扯出一抹难看的笑容“是的,他提到过你!”让我利用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玩你身边那个男人……

“这位姑娘呢?”落倾雪拉住想要冲向沐子言的君未清,开口询问着那黄衣‘女’子,心中却是万分的不爽,君未清只要一听到与君洛姬有关的,就完全把他给忘在一边,这个‘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我,我叫楼沁颜,”黄衣‘女’子,也就是楼沁颜抿‘唇’清浅的如莲的一笑“我也是地级中阶的修为,我没有什么擅长的,但是我会给大家疗伤,还能给大家做饭,我还能……”皱着好看的眉头苦苦思索自己还能做什么,可是最终却是无力发现自己不能做什么了,只能极为小声的开口“我只能做这些了!”

楼沁颜开口间有些小心翼翼,生怕自己没有什么能力让沐子言他们嫌弃,她可是好不容易找到这个队伍的,她不想离开啊!

看着楼沁颜担忧的模样,沐子言无语了,地级中阶的修为,竟然还如此没自信,那她是不是该找个地缝钻进去,不要出来见人了?

“我们四个人,两个地级中阶,一个地级初阶,清没有修为,但是他‘精’通阵法,我们的实力也并不算弱!”落倾雪看着几人,继续开口“只要我们刻意避开那些实力较为强大的队伍,完成第一阶段的任务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有三个队伍比较强大,尤其是其中有一个队伍中有着一个天级初阶修为的人,虽然刚刚突破天级,还不稳定,但也远远不是我们能够抵抗的。”楼沁颜皱了皱小巧的鼻子,偏头思考了一下继续开口“除了这三个队伍,另外还有一个队伍中有着一个用毒高手,我们也不能招惹,这四个队伍,我们见到了必须要远远避开,至于其他的,虽然也有实力不错的,但我们也不是不可以一战。”

“但是,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去寻找他们,因为其他队伍好像许多都已经将我们列为了第一个对象,所以,我们只需等他们自己送上来就好!”

说完了,楼沁颜抬眸看着沐子言三人,当看到三人都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是,当下脸又红了,急忙低了头“我,我说错了吗?”她只是把她看到的想到的说出来而已,想着大家需要合作,不该隐瞒的……

“不是,楼沁颜,是你说的太好了,实在让我们太惊讶了,你说的这些我们都没有注意到!”沐子言轻叹,这楼沁颜究竟是如何养成如此‘性’格的,竟是如此害羞,不过她在讲诉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时,那瞳眸中散发的自信光芒却是足以惊‘艳’所有人。

“我,我只是随便说说!”看着落倾雪与君未清都随着沐子言的话点头,楼沁颜的脸顿时更红了,不过那模样当真是可爱,沐子言又冒出了要咬一口那红红如苹果般的面颊的冲动,不过她可真不敢,若是将这样一个宝贝给吓跑了,她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