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有信心吗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4:12 字数:3448 阅读进度:211/355

心中虽然想着,逸老却是并未说出口“既然你也不回去了,至少也要通知下他们,好让他们早作调整!”不过,明日就是血狱选拔了,而且只剩下那两个人,还能怎样调整?

“我会告诉时夕年的!”以前时夕年曾经给了他一个两人即使遥远距离也能够联系的东西,不过他一直都没有用过,因为一直都不曾主动去联系她,现在却是可以派上用场。(wwW.upu.cc无弹窗广告).访问:.。

听‘药’离筠此言,逸老也不再多说什么,此刻,他眼中最重要的只有躺在冰‘床’上的楚亦晨。

看了一眼楚亦晨,‘药’离筠利用以前时夕年给他的东西传了消息给时夕年,而后便守在楚亦晨的‘床’边,而逸老则开始准备使用双生曼珠沙华的事宜。

云天学院内,时夕年接收到‘药’离筠的消息,先是震惊,她以为,她永远都不会用这个她留下的传音筒接收到‘药’离筠的消息呢。

可是,当听清传来的消息的内容时,时夕年极度无语的‘抽’搐着‘唇’角,额头忍不住滑下三道黑线。

这是什么情况,当真以为她好欺负啊!院长不在,一个个都给她罢工起来了!

而后时夕年又忍不住想要翱了,就算他们都罢工了又怎样,她总不能强制‘性’把他们拉来吧?更不能如对待风长老那般威胁他们吧?

这一刻,时夕年忍不住有点后悔了,后悔当初将风长老给排除在外了,那个人,虽然小动作‘挺’多的,可是总也还算是个人物啊!

时夕年的翱吸引来了隔壁的沐子言,进屋看着时夕年几乎要抓狂的模样,沐子言忍不住笑了“夕年,你这是怎么了?”这些日子的相处,两人也算是熟识了。

“言言,我能不能也罢工?”时夕年脸上的明媚笑容消失,化作了一片愁云惨淡,翱着扑进沐子言的怀中。

沐子言身子微僵,对君洛姬的亲近已经习惯,可是对于别人突然的靠近还是难免有些僵硬,不过,僵硬也只是瞬间,很快便勾了‘唇’角,抬手放在扑在怀中装死的某人的肩上“怎么,是谁罢工了?不过不管谁罢工,你可不能,院长爷爷可是把学院都‘交’给你了的!”

“我不要!”时夕年继续翱“爷爷一定是故意的,我就主要靠着逸老与‘药’离筠了,可是这两人竟然同时都给我罢工,我孤立无援了啊!”

“逸老与‘药’离筠为什么罢工啊?”沐子言疑‘惑’“不过,即使他们不在,不是还有君洛姬吗?你也不是孤立无援!”

“谁知道那两人突然‘抽’什么风!”可怜兮兮地从沐子言怀中抬起头,看向她的身后,时夕年话语幽幽“你说的君洛姬,是你身后的这某位吗?你问问他有没有能力让我不孤立无援?”

沐子言转身,看着跟着她进来的君洛姬,不语,她记起了,当初院长离开时,可是提名点姓了,让君洛姬不准参加血狱的!

相对于沐子言的默然不语,君洛姬却是对着时夕年挑眉邪魅一笑“为什么没有能力?你若是也罢工了,自然有我们大家都陪着,还会是孤立无援吗?”

沐子言看着君洛姬极度的无语,他这是出的什么主意?这是安慰人吗?

让沐子言更加无语的却是时夕年在听了君洛姬的话后,没眼扬起,一拍掌“你也是这么想啊,看牢我的决定并没有错,我宣布了,我也要罢工!”

“……”沐子言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这是要干嘛?血狱选拔不是学院最为严格的选拔吗?

“反正爷爷说了,这学院就送给我玩了,我这就去发布命令,天字班的学员不许参与此次选拔,内院人员只能从地字班与人字班选出,越弱越好,这样实力相对的人玩起来才有意思,不然实力相差太悬殊了还怎么玩?”说完,时夕年便风一样的冲了出去。[UPU小说网upu.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看着她的背影,君洛姬眸中一亮,好似对时夕年所说的很干兴趣,而沐子言却是撇嘴,她都忍不住要开始怀疑时夕年是不是故意要给她放水了。

不过,选弱的吗?沐子晴刚刚进入学院,算起来应该算是弱的吧,若是沐子晴能够被选中,她想这血狱选拔会有跟多的乐趣的,而她,也会更加的期待的。

“丫头,有信心吗?”收回看向时夕年离去方向的目光,君洛姬带着暖意的眸子转向沐子言。

“我能说没有吗?”沐子言眨眼,血狱的残酷她自是听到的不止一次,她还真的没有足够的信心。

“有忆白在,你还敢说没有信心!”轻敲着沐子言的额头,君洛姬笑的满是宠溺。

“是啊,主子,忆白一定会帮助主子的!”自从出了火岩,便一直以手镯形态缠在沐子言手腕的忆白很合时宜的开口。

“小白白,你现在跟我相同的实力,我若是不行,再加一个你能行?”沐子言撇嘴,这小白白究竟是谁的契约伙伴?怎么总是更听君洛姬的话?

“……”某条小蛇无语凝噎,默默蹲墙角思过去,她又哪里惹了主子不高兴了?主子一不高兴就会以极其怪异的调调叫她小白白。

“呵呵……”看着沐子言无意识撇嘴的模样,君洛姬心情愉悦,当心中确定了有某个人后,她的一举一动都是动人的,都是会让他开心的。

“你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越来越觉得让忆白跟着我是个错误的决定!”继续撇嘴,她倒是觉得忆白更适合于君洛姬契约,不过可惜,君洛姬有着永生契约在身,无法契约!

“丫头,现在我们讨论的不是忆白的问题,而是血狱选拔,你别故意岔开话题,难道是真的没有自信?”他还真的担心血狱选拔的残酷会伤害到他的丫头,但是,若要进入学院,这一关,她必须自己走过。

“我不会给你丢脸的!”沐子言坚定地看着君洛姬,曾经君洛所经历的血狱选拔,已经成了学院中传说般的存在,她做不到他那个地步,但却也绝对不会让自己失败!

看着沐子言坚定的眸,君洛姬微愣,而后笑看着她“既然是我的‘女’人,自然是不弱的!”

沐子言瞪眼,这是什么逻辑?而且,她并不是他的‘女’人,只是他的下属,仅此而已,他的‘女’人,只会是他心中那个人。

“对了,丫头,参加选拔时,你若是遇到一个叫做落倾雪的妖孽,在不将其赶出选拔范围的前提下,帮我狠狠地整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君洛姬可没有忘记之前他找落倾雪要双生曼珠沙华时那人的态度,他早就说过,他可是小人,而且是很记仇的小人!

“啊!”沐子言惊讶了,这什么人又惹到君洛姬了?若真的是惹到了,不是该将其‘逼’入死地吗?怎么还留有余地?当然,最重要的是,她若是能够成功通过选拔进入学院就已经不错了,还让她去玩别人,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她虽然没有看低自己,可君洛姬实在太高看她了!

没有管沐子言的惊讶,君洛姬继续开口“当然,你也要时刻提防着那个家伙,若是我没有猜错,他此刻也一定是在想着怎么整你,而他,并不是好对付的主!”想着,对沐子言不由投去同情的目光,那个妖孽,就算是他,除非是必要,否则也不想对上。

“……”沐子言‘欲’哭无泪,君洛姬那是什么眼神?同情她?她根本连那落倾雪是谁都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盯上她?一定是因为君洛姬的!想着,看着君洛姬的目光不由带了幽怨与控诉。

看着沐子言的眼神,君洛姬不由乐了,丫头此时的表情好好玩!

不过,该提醒的可不能忘了“落倾雪身边还有一人……”

“你不会是让我一个去应对他们两个吧?”听到还有一个,沐子言顿时想要炸‘毛’了,急忙打断君洛姬的话,一个就够了,若是两个,她已经能够预料到,自己绝对会死的很惨很惨,毕竟不是都能得到君洛姬的‘不好对付’的评价的。

君洛济笑地看着一脸苦大仇深地看着他的沐子言,眉头扬起“我是想说,他身边还有一个基本上没有战斗力的人,而那个人正是落倾雪的软肋,只要你能够拿捏住这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君未清,有这个人在手,他才不怕他的丫头会吃亏,落倾雪,有什么招尽管放。

“……”沐子言决定,以后千万不要得罪眼前这个人,连人家软肋都找到了,还说不好对付,果真是‘阴’险。

“还有,他那软肋叫做君未清,你若是告诉他,你是我的‘女’子,我想未清他应该是会对你唯命是从的!”‘唇’角的笑容沾了邪意,落倾雪,敢跟我玩,有本事你就别爱上未清啊!本座这就叫做,打蛇打七寸,一打一个准,让你有苦也难言!

君未清,君未央,沐子言觉得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看着眼前笑的邪恶的男人,再次告诉自己,以后,坚决,绝对不能得罪这个人!

另一边,落倾雪忍不住打了个打喷嚏,‘揉’了‘揉’鼻尖,落倾雪喃喃自语“肯定又是君洛姬那家伙在打什么坏主意!最好别有让我抓到你的‘女’人的那一天!”显然,对于君洛姬能够拿捏君未清欺负自己,落倾雪不是一点两点的嫉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