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尘封往事(九)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4:10 字数:3406 阅读进度:207/355

得到楚亦蓝的保证,坐在‘床’上的楚家主松了一口气,却是没敢再多言,而那守卫却是开始向楚亦蓝讲述那天所发生的事情。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79-

守卫讲的很详细,把他所看到的,所听到的,都讲给楚亦蓝听。

在那守卫的叙述下,楚亦蓝衣袖下的双手不由再次握紧,仿佛指尖嵌入手心的疼痛能缓解心脏中那撕裂般的痛苦。

十五刀,每一刃划在她的身上,落在耳中,却是划在他的心上,‘抽’搐的疼痛。

那个会窝在他怀中糯软地唤着他哥哥的小‘女’孩,却是已经成长的如此坚毅,却也是决绝的让人心疼。

沐聆轩,那个男子,是值得小妹去守护的吧。五毒于一体,会有着怎样的疼痛,看未解毒之前的楚家主便能知晓。

可是,在见到小妹时,沐聆轩却是完全忘了自己的疼痛,眼中心中都只有小妹,直至他昏‘迷’的前一刻,还念着小妹,让小妹好好活下去,他是以为自己身上的毒无解,必死无疑了吧!

那个男子,对小妹的爱不爱自己少,莫名的觉得欣慰,他就说小妹的眼光不会差的。

他相信,小妹也是爱惨了沐聆轩,所以才会为沐聆轩彻底与这个家决裂,楚家,这些人,千不该万不该,便是不该拿沐聆轩试‘药’。

当他们将‘药’下在沐聆轩身上的那刻,便是注定了他们的下场不会好过。小妹的爱真而纯,是容不得任何人伤害的,即使是她的父母也不行,更何况是并未真正把她当做‘女’儿的父母?

当得知楚家主他们下在沐聆轩身上的毒被小妹尽数返回,下在楚家主几人身上时,楚亦蓝忍不住想要笑了,他的小妹虽受尽宠爱,却从来不是温室里的‘花’朵,已经长大了,能够独当一面了。

楚家主他们的下场,完全就是他们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只是,当听到楚夫人告诉楚亦晨,他并非是离开,而是早已身亡时,楚亦晨连续吐了两口血跌坐在地时,楚亦蓝忍不住仰天一声怒吼,一掌挥出,打在楚家主所坐的‘床’上。

瞬间,原本结实奢华的大‘床’支离破碎,化作了一地废屑。(WWW.upu.cc好看的小说

而原本坐在‘床’上的楚家主此时以极为狼狈的姿态趴在一堆废屑中,匆忙爬起来,却是生不起丝毫的怒火。

看着怒发冲冠,双目通红的楚亦蓝,有的只是惊惧,来自内心深处的惧怕。

刚刚那一掌,若是落在他的身上,此时他怕是已经去阎王爷那里报道了!

楚家主是彻底胆寒了,眼前的少年是他的儿子,可是,就是这个他在心里从未承认过的儿子,此时抬手间却是能够取得他的‘性’命。

双目赤红地看了楚家主一眼,楚亦蓝咬牙忍住冲出去将楚夫人给挫骨扬灰的冲动,沉着声音开口“继续!”他要继续听下去,要知道楚家对小妹的伤害究竟达到何等程度,他要全部还回去!

此时,楚亦蓝中午知道了前几日的疼痛来自何处,若是**的受伤他是感知不到的,是那来自灵魂深处痛苦的悲鸣通过那最深层的联系传递给他。

原来,伤小妹最深的不是别人,而是他自己,他该早日回来找小妹的,可是……双目赤红,是压抑的痛苦,是悔恨与无能为力。

他们,他们竟然用他来伤害小妹!不可饶恕!

强忍着痛苦与冲动,继续听下去,当得知楚亦晨对楚夫人所做时,楚亦蓝忍不住仰天大笑,笑着,泪水却是从眼角滑落,不够,远远不够!

纵然再如何伤他,他都可以不在乎,可是,利用他来伤害晨晨,便是不可饶恕,他一定要让楚夫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什么才叫作后悔也来不及!

楚亦蓝的笑声传响在整个楚家上空,那么的愤怒,又那么的悲伤。

外面所有楚家人面面相觑,前几日,是楚亦晨这般的笑声,而后整个楚家的重要人物几乎全废,今日,又是这般的笑声,有愤怒,有悲伤,楚家又会遭遇什么……

笑声仍在持续,笑的所有人惊慌,楚亦蓝未觉,只是笑着,陷入了无尽的痛苦悲伤之中,他的晨晨,他一心想要呵护宠爱的晨晨……

“逸!”仿若有仙音从空中降落,‘插’入这笑声中,顿时,笑声如被生生掐断一般,戛然而止。

抿了‘唇’,没再看楚家主一眼,楚亦蓝身形一闪,便出了房‘门’,立于主院的上空,目光看向那天际的尽头。

不单单是楚亦蓝,下方所有楚家人都仰头看着那个方向,因为那道声音就是从那里传来。

在大家的注视中,一道美丽的倩影缓缓出现在视线中。

她一步便是一仗,一步步在半空中仿若踩着旋梯般靠近。

走的近了,才看清,‘女’子身上火红‘色’的衣裳竟是一袭美丽的嫁衣。

娥眉淡扫,眼‘波’婉转灵动,口若朱丹轻含,浅浅妆容,‘精’美绝伦。

一头墨‘色’长发被用心挽起,额间一直展翅‘欲’飞的红‘色’蝴蝶栩栩如生,更是衬的‘女’子宛若从天而降的蝴蝶仙子。

她的身后跟着两名身姿如剑的男子,似若守护。

‘女’子身着嫁衣的那一天是她一身中最美的那一天,而眼前的‘女’子本就美丽绝伦,在这一身‘精’美的火红‘色’嫁衣下,更是美的惊心动魄,看的下方众人满眼痴‘迷’。

‘女’子扭头与身后两名男子轻说着什么,而后便见那两名男子停在半空,不再前行,而‘女’子却仍然一步步的靠近。

楚亦蓝看着‘女’子,眸中闪现一抹惊‘艳’,转而却是化作了歉然“蝶儿,对不起!”

‘女’子降落在楚家上空,与楚亦蓝面对面,‘唇’角扯出一抹美丽的笑容,却带着淡淡忧伤“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这三个字!”

“我说过的,如果有一天你想起来了,后悔了,想离开了,与我说,我不会阻拦,你不信我吗?”‘唇’角笑容美丽,努力淡化那一抹哀伤,一直都担心着,他记忆恢复的那刻,便是他舍她而去之时,这一刻,果然到来。

“蝶儿,我……”楚亦蓝想要解释,可是,张口却不知该如何去说,纵然他有着万千理由,对蝶儿,终究是亏欠。

当初他被丢在山中,恰巧蝶儿的父亲路过,发觉他还有一丝气息,便将他带了回去救治。

他醒来了,由于额头受伤,所有的记忆全无,他不知道自己是谁,来自何处。

蝶儿的父亲,也就是他现在的义父说,他能活下来完全是因为毅力的支撑,他有着放心不下之人或事。因为他意识不清醒时口中好似出现了一个‘逸’字,以后他便以逸的身份在那里生活下来。

之后自然是寻找过记忆,却是徒劳无获,终于放弃,安心跟着义父,后与蝶儿相爱。

他以为,一生就这样过去,可是,就在他与蝶儿要成亲的前一日,突然的疼痛打开了他的记忆,意识到晨晨有危险,想都没想就离开,日夜兼程来到了楚家。

看着蝶儿的一身嫁衣,他有的只是无尽的亏欠。

看到楚亦蓝眸中的歉然,心中疼痛,蝶儿却并未表现出来,垂眉看着下方楚家众人“是这些人惹了你伤心?”之前楚亦蓝那饱含愤怒与悲伤的笑声,她听的真切。

亦是垂眉看着下方楚家人,转而楚亦蓝抬眸坚定地看着蝶儿,眸中的情意毫不掩饰“蝶儿,等我,等我解决了这里的事情,我把你想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我会与你回去,继续我们的婚礼!”

静静地看着楚亦蓝,看着他眸中的情意,抿‘唇’一笑“好!”说完便悄然后退,又回到那空中两位男子的身前。

她想知道的是他的心中是否有她,以前,一直担忧在被他遗忘的记忆里,他已经有了喜欢的‘女’子,所以醒来后便不再要她。可是,此刻看着他眸中不变的情意,她知道,她是幸福的。

所以,虽然他在新婚前一日独自离开,新婚之****一人在喜堂上等待,面对众人嘲笑,有着委屈,但是现在,一切都不重要,只要他心中有她便够了。

见蝶儿退让开,再次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楚亦蓝缓缓落下。

此时,房间中的楚家主已经被那两个贴身守卫搀扶着出来,在蝶儿出现的瞬间,天地间的威压比楚亦蓝出现时更甚,他只能出来看看情况。

此时,楚亦蓝沉着双眸看着楚家主,再无一丝面对蝶儿时的情意,瞳眸里有的只是无尽的杀意。

那杀意让楚家主心惊,退到远处的蝶儿亦是蹙眉,她的逸一直都很温和,究竟发生什么让他的情绪如此不受控制。

“大少爷,您之前答应过属下,不会再伤害家主!”一旁的守卫壮着胆子开口。

大少爷?蝶儿的眉头皱的更了,这就是逸以前的家?为何她在这里感觉到的只有逸的愤怒与悲伤?

蝶儿只想多了解一些楚亦蓝,而此时楚亦蓝对着那守卫勾‘唇’一笑“我是说过,我不伤楚家主,可是……”眉眼皆厉地看着楚家主“我却并未说,不伤他楚青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