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尘封往事(三)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4:07 字数:4648 阅读进度:201/355

扑在沐聆轩怀中,感受着那让她安心的气息,楚亦晨放任自己哭着。(www.upu.cc棉、花‘糖’小‘说’).访问:.。

就算,就算她什么都没有了,至少还有这个怀抱可以给她依赖,给她哭泣,他永远都不会推开她,她知道的。

沐聆轩听着怀中楚亦晨的哭声,温柔的眸中满满的都是心疼,他的亦晨,应该纯真欢快的笑着,而不是此时这般的伤心,这般的让他心疼,是他连累了亦晨。

任楚亦晨在怀中发泄般的哭着,温厚有力的手掌轻轻地拍着她瘦弱的肩膀,一遍遍呢喃般的唤着她的名字“亦晨,亦晨……”

轻唤着,体内毒‘药’相互冲击,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唇’角,滴滴黑‘色’的血液滴落在楚亦晨身后的衣衫上,他却是恍若未觉,满心满眼都是怀中的‘女’子,那是他放在心尖上的珍宝,护着,宠着,却不想面对她如此伤痛,他却只能给她一个颤抖的怀抱,只能一遍遍无力地唤着她,却是什么也做不了。

沐聆轩觉得自己无用,可是,对于楚亦晨来说,拥有这样一个怀抱,却是已经拥有了全世界,这一刻,她是这般的幸福。

两人相拥着,周围,包括楚家主的楚家人现在那里,看着他们,面面相觑,却是不敢有丝毫多余的动作。

有血咒在,楚亦晨要对付他们,不过是抬手之间,心念一动。所以,纵然楚亦晨哭的再如何撕心裂肺,楚亦晨此时再如何的虚弱,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在众人注视下,这个拥抱仿若跨越世纪那么长,沐聆轩笑着安抚着怀中的楚亦晨,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此时与其说是他抱着楚亦晨,倒不如说他在楚亦晨的支撑下站着。

终于,楚亦晨也察觉到了沐聆轩的不对劲,他全身的重量都要压在她身上一般,哭泣微顿,瞬间惊慌。

急忙从沐聆轩怀中抬头,当触及他那青紫‘交’加的容颜,急急忙忙扣住他的手腕去查探。

该死!她竟然忘了他们拿他试‘药’,他身上有毒!

楚亦晨从来都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小公主,即使是出去历练,也很快就遇到了沐聆轩,他甚至比楚家还要宠她,从来未曾如今日这般真正独自面对事情,而且对象还是她原本以为十分宠爱她的家人。

所以,在见到沐聆轩的那刻,所有故作坚强的伪装全部退却,所有的委屈与酸楚涌上心间,在他面前,已经习惯了如一个孩子般被宠着,呵护着。因为,无论发生什么,无论风雨再大,他总会毫不畏惧的挡在她的前方,她只需要做个乖巧的‘女’孩便可。

所以,看到他的那一刻,习惯‘性’的依赖,忘记了这是在自己的家族里,忘记了沐聆轩也在为她而受制于人,忘记了沐聆轩以前的强大,为她遮风挡雨,是在那片小小的区域,在这里,沐聆轩已经没有了能力为她遮挡更多的风雨。

楚亦晨清醒过来,意识到此时还不是她可以任意发泄委屈的时候。

当手触及沐聆轩的脉搏,探知他体内的情况,刚刚止住的泪水忍不住再次汹涌而出。[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cc]这个傻瓜,体内毒‘药’相冲,明明自己早已痛苦不堪,站立不稳,却一声不吭,只是放纵着任由她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他们怎能这样对他?他明明是那般的清韵尔雅,那般的淡洁傲岸,可是,他们却是让他如此狼狈!

双眸通红,满满的都是对他的心疼,对自己的埋怨。

“亦晨,别哭,我没事!”看到楚亦晨再次流泪,沐聆轩急忙手忙脚‘乱’地去擦拭着她的泪水,丝毫没有注意到开口间自己‘唇’角涌出的血液,满眼满心都是楚亦晨,她的哭泣让他心疼,那种疼痛让他已经忽视了身上的其他痛苦。

“闭嘴,到底是我懂还是你懂!”朝他吼着,眼泪却是怎么擦都擦不完一般,这个傻瓜,大傻瓜,这个时候了还想着安慰她,他怎么就不为他自己多想一点,他不知道这样让她更心疼啊,坏家伙,让她流泪!

被楚亦晨一吼,沐聆轩却是勾‘唇’笑了,他的亦晨,这才是他的亦晨,眉眼间有着生气与活力的亦晨。

沐聆轩的笑容让楚亦晨泪水流的更汹涌了,抬手胡‘乱’地擦着自己的泪水,楚亦晨扭头轻哼“笑的真难看!”

沐聆轩神‘色’一僵,转而更加笑的欢愉,身在疼痛,心却是幸福。

遇到亦晨,爱上亦晨,是他此生最大的幸福,就算这一刻死亡,他也是开心的。

他是何其幸运,能够得到亦晨的爱,真的是死而无憾了啊!

一声轻叹,再次拥她入怀“亦晨,好好的……活下去……我爱你……”

忍着身上伤口处传来的疼痛,楚亦晨站的笔直,扶着已经陷入昏‘迷’的沐聆轩,抬手擦干眼泪。

眼泪,是脆弱的标志,在自己的爱人面前,她允许自己脆弱。

但是,当爱人已经看不见,面对着敌人,继续流泪,得到的只会是鄙视与嘲笑。

沐聆轩看不到,就算她的眼泪再多,也没人心疼了!

所以,纵然再如何难受,她也不允许自己再流一滴泪!

拿出一粒‘药’丸放入沐聆轩的口中,护住他的心脉,楚亦晨这才抬眸看向沐家主他们。

是这些人害的她的轩如此,她岂能放过?

‘唇’角勾起,似笑非笑的弧度,却是看的楚家所有人心惊胆颤。

她的目光那么凉,那么冷,不含一丝情感,看着他们就仿死人一般。

“尸毒!”楚亦晨的目光落在楚家主身上,红‘唇’为启,轻轻吐出两字,却是让楚家主僵了身子。

不管楚家主反应如何,目光轻轻移动,落在楚家主右边一位老者身上“噬心锁!”

‘唇’角弧度慢慢扩大,转向另一人“晚丧蔓毒!”

目光再次移动,‘唇’角笑容美丽,心却是在滴血“墨绝心魂毒!”

一时间整个庭院,甚至是整个楚家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只有楚亦晨幽灵般森寒的声音浅浅淡淡的传入每个人耳中,让他们呼吸都不敢太重,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被她给注意到了,尤其是被她目光扫过的几人,几乎是肝胆‘欲’裂,面‘色’惨白。

这里人平日里在楚家都是德高望重的存在,今日却是在他们的一个后辈的目光下惊惧恐慌,因为在那目光中他们感觉到了死亡!

目光再次从那几人身上一一扫过,而后缓缓转向她的小院入口处。

那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位身着华丽服装的美丽‘妇’人。

冷冷地看着那‘妇’人,红‘唇’微动,声音却是如在寒冰中浸泡过的一般,一字一顿。

“情!‘花’!绝!”

吐出这三个字,仿若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心疼的‘抽’搐。

情‘花’绝!她的轩竟然中了情‘花’绝毒,他们是想轩忘了她吗?可是,她与轩的爱早已跨越了一切,刻进了灵魂深处,就算是他们自己都无法剔除,更别说这小小的情‘花’绝毒了!

她爱他,究竟有多爱她自己都无法去衡量,她以为,至少她的爱比他要多一点,因为她会在看到他蹙眉就忍不住的心疼啊,她是那样的爱他啊!

可是,直到知道他体内有情‘花’绝毒的那一刻,她才明白,明白他比自己究竟有多深!

虽然,她知道他们的爱一定不会受情‘花’绝的控制,可是,情‘花’绝的毒也是不容忽视的,应该是会有影响的。

可是,刚刚她的轩,一如既往的眼中只有她,丝毫不曾受情‘花’绝的影响,这就是她的轩啊,爱她爱的忘了自己的轩,她如何不心疼,如何不爱?

他说,好好活下去,他说,爱她。这个傻瓜,他就这么的不相信她,若是没有他的世界,她怎么能好好活下去?他爱她,她也同样深深的爱着他啊,生死与共,他们的誓言,他忘了吗?

紧咬着红‘唇’,她冷冷地看着那面‘色’瞬间惨白,受了惊吓般后退几步的‘妇’人,无视那以前让她雀跃的呼唤。

晨儿?若是在今日之前,在知道轩重情‘花’绝之前,对她,她或许还会留一丝情意,可是,这情‘花’绝没有断绝轩对她的情感,却是成功让她对这个楚家再无一丝留恋。

大哥,早在几年前就脱离这个家了!那时她还埋怨大哥的绝情,此刻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她只恨,恨自己没有像大哥那般早日明白,透,她又怎会将轩带入这火坑之中?

有着这样的父亲母亲,这个家,不要也罢!

目光再次转回到楚家主身上,‘唇’角的弧度却是再难勾起“五毒合于一身,绝!无解!”

呵呵~他们是炼‘药’世家,应当是施恩救人,可是,他们却是将毒‘药’都用在了轩的身上。

五种毒‘药’,每一种,他们目前都未曾寻得解毒之法,他们是故意要害死她的轩啊!

“楚亦晨,既然知道无解,就别再做无谓的挣扎,放弃他,嫁给少城主,你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今日之事我会既往不咎,以后你还是整个家族最宠爱的小公主!”可怜楚家主此时还未认清形式,他以为沐聆轩死了,楚亦晨情感遍无处寄托了,便会选择少城主了!

“呵呵~”真的,死心了,不会妄想这个人还会有一点作为父亲的良知,听到他的话,再不会有任何感觉,有的,只是庆幸,她终于认清了这个人的面目,绝对不会再被骗了!

“楚家主,想做梦,就回去睡,现在,梦应该醒了吧?还是说,楚家主记‘性’真的如此不好?我好像说过的,轩若是出事,我会让整个楚家陪葬的!”

“晨儿,我的噬心锁已经研制出解‘药’了,我,我这就为他解毒!”或许是楚亦晨的话戾气实在太重,又或许是那眸中毫不掩饰的杀意惊惧了他,楚家主右边的那位老者,惨白着脸‘色’,急急忙忙的开口,想让楚亦晨放过自己。

有了带头,另外又有两人开口“我的晚丧蔓毒解‘药’也快出来了!”

“我的墨绝心魂毒解‘药’今晚就能研制出来为这位公子解毒!”

“哦!是吗?”楚亦晨挑眉,似笑非笑,心情好像还不错,目光轻轻在楚家主与那位‘妇’人身上扫过“那不知楚家主的尸毒与家主夫人的情‘花’绝可有了解‘药’?五毒解‘药’可是缺一不可啊!”

听了楚亦晨的话,另外刚刚神情有些放松的三人顿时又满面紧张的看着楚家主与家主夫人,他们怕楚亦晨因这两人毒‘药’的无解而连累他们,他们可不想早死!

在大家的注视下,楚家主面上带了一丝‘阴’狠之‘色’“尸毒无解!”

楚家主看着楚亦晨的目光隐隐带着恨意,今日楚亦晨所举,让他家主的颜面完全扫地。他不信楚亦晨真的敢把他怎么样,再怎么说,他也是她的爹爹,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就算她流尽身上的血又如何?既然她如此在意那个男人,他便明确的告诉她,那个男人必死无疑,他就是要看着她心痛!

楚家主显然还没意识到,身上流的血或许仍在,但若是心中的牵绊彻底断了,有血也无情,在楚亦晨的心里,早已没了他这个父亲!

看着楚家主含着恨意的目光,楚亦晨心中冷笑,她尚未说恨,他倒是先恨起来了!这样的人,她以前怎么就瞎了眼以为他是天下最好的父亲?

是想要告诉她,轩没得救了,所以想要看到她伤心‘欲’绝的表情,想要打击报复她吗?

可是,他们都说她有着妖孽般的天赋,既然是妖孽,又怎会如此容易被报复?

冷笑着,楚亦晨将目光转向另一边的‘妇’人,却是并未开口,那目光,如看陌生人一般。

对上楚亦晨冰冷的视线,‘妇’人蠕动着双‘唇’,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身形却是摇摇‘欲’坠,显然,她的情‘花’绝目前也是没有解‘药’的。

见楚亦晨的目光愈发的冷厉,那‘妇’人红了眼眶“晨儿,我是娘亲啊!你爹也是为你好的!”

娘亲?从今天起,她没有爹爹,没有娘亲,他们早就被他们自己给杀死了!

冷冷地勾起‘唇’角,楚亦晨一声轻叹,目光似黯然“五毒解‘药’缺一不可,既然还差两种……”眉眼瞬间冷厉“那便用你们自己的身体去试‘药’,继续研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