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尘封往事(一)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4:06 字数:3499 阅读进度:199/355

娘亲,在他第一次毒发便离开为他寻找解毒之法,然后便再也不曾相见的娘亲。[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79xs.-

他们说,娘亲生下妹妹便难产而死,他深信不疑,因为知晓爹爹与娘亲的情感,若非是不在了,娘亲怎么舍得离开爹爹。

可是,从来不曾想到,娘亲会一直沉睡在这冰冷之地。

晨晨,亦晨,在他的生命里出现的只有他的娘亲,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娘亲……

静静地,没有言语,只是握紧了双手,告诉自己,这是真实的。

逸老在一旁看着‘药’离筠,看着冰‘床’上的亦晨,满满的都是欣慰。

终于,‘药’离筠抬起头,从自己娘亲身上收回视线,转眸看向逸老,他需要知道情况。

天启,爹爹****守在娘亲的陵墓前,显然,爹爹对这一切并不知晓,而能给他答案的,只有自己的师父,逸老。

见‘药’离筠收拾好情绪,逸老轻叹一声,开始与他讲述那段尘封的往事……

楚家是炼‘药’世家,在那片区域有着极其崇高的地位。

这家有着一位小姐,这位小姐有着妖孽般的炼‘药’天赋,倍受大家的宠爱,俨然就是整个家族的小公主。

这位小公主渐渐长大,出落的也愈发的标志,上‘门’求亲的人也越来越多。

小公主对自己的亲事并不热衷,她只为一心炼‘药’,为了避开虐那些烦人的追求者,她一人离开家族入世历练。

入世历练,研究‘药’理,可是,当不期然遇到那人时,她才知道一一

原来,这世间,让她痴‘迷’的不仅仅是炼‘药’。

原来,那个人,他的欢笑会让她开心,他的蹙眉会让她难过,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让她魂牵梦绕。(WWW.upu.cc好看的小说

有他相伴的日子,即使不炼‘药’,也是欢快的,只要看到他,便会觉得前所未有的满足。

她知道了,这就是爱情,她爱他。

迫不及待的要带他回去,回到家族,希望能够永远与他在一起。

然而,回去后她才知道,在她离开的这段时间里,家族竟然没经过她的同意便将她许可人家,只等她回来嫁过去。

她如何能够答应,她爱的是他,要嫁也只会嫁给他。

可是,素日里宠着她的族人突然之间都变得陌生起来,他们一起‘逼’着她嫁给她不喜欢的人。

那时,单纯的她才真正的明白,原来,所谓宠爱,宠的不过是她妖孽般的炼‘药’天赋,爱的不过是她为家族带来的利益。

别人的态度她不在意,但是她如何能不在意自己爹爹娘亲的态度?

她亦知道,不管别人如何反对,只要爹爹主张取消姻亲便可,爹爹是家主,爹爹的话谁敢不听?

可是,她满心期待的去找爹爹时,得到的答案却是,为了家族,她必须得嫁。

爹爹说,为她选的姻亲对象是城主的儿子,她嫁过去,无论是于她,还是于家族,都是最好的选择。

爹爹说,她喜欢的男人一无所有,根本就配不上她,若是她执意不嫁,他便杀了她所爱的男人。

爹爹还说,还说了什么她都听不到了,她只是笑,疯狂的笑,笑的爹爹恼羞成怒,将她关了起来。

被关了起来,她所爱的男人还不知被家族怎样的对待。

她被囚在自己的房间里,任何人不准探望,也没有人去探望。

她仍然在笑,却是笑出了眼泪,什么最受宠爱的小公主,什么他们最疼爱的宝贝,假的,假的,都是假的。

就连最为尊敬的爹爹也是假的,在爹爹的眼中,她这个‘女’儿的幸福只是用来巩固他家主地位的垫脚石。

她心碎心伤,却不敢多作反抗,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爱人在他们手里,她怕他们伤了他。

直到有一天,她的贴身婢‘女’小烟来找她,偷偷告诉她,她的族人竟然在用她的爱人试‘药’。

试‘药’,她无法想象那般封神俊朗,飘逸潇洒的他会遭受如此对待。

第一次,真真切切的对这个家族生了恨意。

那是他的爱人啊,是只要稍微蹙下眉头就会让她心疼不已的爱人啊,而他们,他们竟然敢如此伤他!

她继续笑,清脆如铃的笑声传响在整个楚家的上空,却是让人‘毛’骨悚然。

她说:你们不是最看重我的天赋吗?那我便让你们看看我的天赋究竟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她的声音伴着笑声在空中传响,那里面的狠戾与恨意让所有人心惊,等家主带人到了她所居住的小院,却见她早已冲出房‘门’,正巧笑嫣然的站在院中等着他们。

素日里可爱美丽的笑容,此时却是让人惊颤,不敢直视。

“晨儿,休得胡闹!”这是他的家主爹爹在囚禁她数日之后对她所说的第一句话。

胡闹吗?那就让她闹个够!

她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的家主爹爹,眼‘波’流转,娇俏动人,只是那眸底隐藏着的是一片森然,她说“爹爹,你说,只要‘女’儿乖乖的,你便不会为难轩,整日呆在房间中,不吵,不闹,我真的很乖的呀,可是爹爹为什么说话不算话呢?”

她的声音很轻,很淡,就仿若是一个普通‘女’儿对自己爹爹不守承诺委屈的控诉。

可是,楚家主却是变了‘色’,这样的‘女’儿让他竟觉得莫名的心颤,他这才认识到,自己好似真的不曾真正认识自己的‘女’儿,印象中的‘女’儿温柔可爱,看着他的目光中永远都是崇敬与依赖,可是此时‘女’儿虽然笑着,那眸中的寒光却是让人不敢忽视。

“爹爹,说谎的人要遭受惩罚的哦!”她笑,视线一一扫过对面那些熟悉的容颜,‘唇’角勾起,冰冷的弧度。

“晨儿,快回房去,再闹可别怪为父不客气了!”楚家主‘阴’狠着面容,在这么多人面前,怎能被自己的的‘女’儿给吓住!

不客气?心头止不住的一酸,若是对她客气了,有怎会‘逼’她嫁给自己不爱的人,又怎会心狠的用她的爱人去试‘药’?

强忍住将要流出的泪水,她高傲的仰着头“不知楚家主要如何不客气?”

“放肆!我是你爹!”

“爹?你若是现在能够将轩安然带到我的面前,我便承认你是我爹爹!”

“你马上就要成为城主少夫人,又怎么能还对别的男人念念不忘?爹爹帮你断了这份念想,免得日后为家族带来祸患!那个废物,能够成为我楚家试‘药’的对象,应该是他的荣幸!”楚家主怒,若非是少城主十分看重她这个‘女’儿,他早就出手教训了!

“好一个断了这份念想,好一个是他的荣幸!”她看着对面这个自己叫了十多年父亲的男人,满眸哀伤,果然,他们真的用轩来试‘药’了“楚家主,谢谢你断了我对楚家的最后一丝念想,从今日起,我楚亦晨与楚家再无半点关系!”

听到她的话,却是轮到楚家主笑了“晨儿,你果然还是小孩子心‘性’,你难道以为断了与家族的关系便能不嫁了?别说你本就是我‘女’儿了,就算你只是楚家的一个仆人,只要被少城主看中了,我就算是绑也将你绑去!”只要能够讨得少城主的欢心,他的家主地位就是谁也动不了了!

“哦!是吗?”明明告诉自己了不必在意,为何还是会想要哭“听说那个少城主好像很是喜欢我,若是我告诉他,让我心甘情愿嫁给他的条件便是让你楚家主下位,甚至是灭掉整个楚家,不知他会不会答应?”

“你敢!”楚家主怒喝,连周围其他楚家人也都是一片惊慌,他们没有想到楚亦晨会有如此的想法,如此的决绝,他们清楚的知道,少城主是真心的喜欢楚亦晨,若是楚亦晨真的提出这样的条件,难保少城主不会答应!

“我敢不敢,楚家主心中应该很清楚吧,我若想做的事,没人能拦得住,说起来,我如此‘性’格还是大家宠出来的人,真是感谢大家啊!”眼眶酸涩,‘唇’角笑容却是完美无缺。

“楚亦晨,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楚家是你的家,是你从小长大的地方,而我是你的爹,你的身体里流着我的血,这是永远改变不了的事实!你若真的那样做了,便是不忠不孝,为世人所不耻!”楚家主自然知道以楚亦晨的‘性’格,说的出,便做的到,可是,他手中还有着她的把柄,这一刻,楚家主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去想,眼前的人是他的‘女’儿,而并不是他的仇人。

“好一个不忠不孝!昔日我以流你之血为荣,今日却是以之为耻!今日我楚亦晨就要做这不忠不孝之人!”楚亦晨眉眼冷凝,看着眼前昔日崇拜的父亲,就仿若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你的血,今日我便还给你!从今以后,我楚亦晨与楚家恩断义绝,再不往来!”

楚亦晨话语坚决,抬手间,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匕首,她一刀刀划在自己的身上,双眸只是直视着对面的一群楚家人,看着他们震惊的表情,不觉疼痛般,一刀一刀划下,眼都不眨一下。

血,渐渐染红了素‘色’衣衫,流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