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曼珠沙华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58 字数:4679 阅读进度:195/355

当君洛姬话出口发觉逸老的反应后,愣了愣,他知道逸老在找双生曼珠沙华,却是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wwW.upu.cc无弹窗广告)。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Щ.。

“怎么了?”一旁原本饶有兴致看着三人的时夕年,此时看着逸老的反应,也愣住了,小声的问君洛姬。

君洛姬摇头,他也不知道啊,若是知道逸老会有这么大反应,他肯定不会随便说出来的。

不仅时夕年与君洛姬,就连‘药’离筠,也没想到逸老会如此的反应。

“师父!”‘药’离筠再次开口,他能够感觉到自己师父此时‘激’动却又忐忑的心情。

君洛姬也察觉到了,知晓逸老此时是‘激’动的,可是又怕他没有双生曼珠沙华,怕自己会空欢喜一场。

抿了抿‘唇’,君洛姬开口“逸老,我一会便将你要的送到东峰!”真正意识到双生曼珠沙华对逸老的重要‘性’,若是早知道,他一回来便一定会将东西拿来‘交’到逸老手中,但是,现在也不晚,不是吗?

虽然,‘药’离筠还未将还魂丹给他,但是,他原本的目的本就不在还魂丹,与他和‘药’离筠的关系来说,就算‘药’离筠什么都不给他,他亦是会将双生曼珠沙华给逸老,而同样的,就算他什么都没有,他要的,‘药’离筠也会想方设法的给他。

对逸老的话语好似某种保证,他一定会将双生曼珠沙华亲手送到逸老手中的。

“你,你真的有!”逸老终于出声,转身看着君洛姬,双‘唇’颤抖,满是‘激’动。

“逸老,我这就去取!”不说有没有,他只能尽快将东西送到逸老面前,让逸老安心。

君洛姬头也不回的离开,他要去取双生曼珠沙华。

“师父,我们先回去吧,他很快就会送来的!”‘药’离筠出声,搀扶着逸老,让他回东峰。

时夕年也起身扶着逸老的另一只手开口“对啊,逸老,我们先回去,等君洛姬将东西取来,他既然说了,定然不会是假的!”

逸老无意识的点头,任由两人搀扶着往东峰而去,他的脑海中只剩下那双生曼珠沙华,还有,还有那冰‘床’上一直静静躺着的人,终于,真的可以醒来了吗?

**

君洛姬取双生曼珠沙华并未去第二峰,也未去主峰,而是直接离开了云天学院去往云海域。

到了云海域,很快便联系到君未央,并未与君未央多言,直接让君未央带他去找落倾雪。

当在客栈中找到落倾雪,君洛姬还未开口,落倾雪却是凉凉的瞥了他一眼“终于舍得来见我了?”

“我要双生曼珠沙华!”不理会落倾雪的废话,直接开口说出自己此行的目的,双生曼珠沙华是南越珍藏的国宝,但是却在落倾雪这个南越太子身上。

“没有!”落倾雪拒绝的干脆,且不说这双生曼珠沙华是他南越国宝,自是要好好保存,就他前段时间火烧琴乐楼后让琴乐出面一下,君洛姬都不愿意,他可是很记仇的人!

“我急需!”君洛姬敛了眉,若是以往,他自会与落倾雪纠缠一番的,但是现在,他没有那个时间。upu.cc[UPU小说网]听到双生曼珠沙华后,逸老的情绪很不稳定,他必须要快点将东西带回去。

“你急需是你的事情,与我无关!”落倾雪一袭红衣,容颜妖娆,慢条斯理地喝着手中的茶。

“主子!”君洛姬正要再次开口,一道惊喜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落倾雪与君洛姬同时扭头去看。

当看到君未央带着君未清进来时,君洛姬笑了,君未央终于学聪明了。

相对君洛姬的开心,落倾雪却是难‘色’十分难看,他的小东西进来的第一眼竟然不是看他!不仅是第一眼,是从进‘门’开始视线便一直黏在了君洛姬身上,完全是忽视了他的存在!

“主子,未清终于又看到你了!”君未清欢快地跑到君洛姬面前,双眸微红,自从主子从南越离开后,他便再也没有见到过主子了。

余光瞥见落倾雪越来越难看的容颜,君洛姬笑的邪魅万分“未清,主子今日来接你回去,以后再也不让你离开了好不好?”

“真的吗?”君未清雀跃,君洛姬与他而言,是主子,却更是亲人,他自然是万分希望跟在君洛姬身边的,这一刻的高兴,让他忘记了某人。

“君洛姬,拿着你的东西给我滚!”看到君未清雀跃的模样,落倾雪的脸‘色’要有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这小东西,一直以来,他用好吃的好喝的,哄着,供着,可是君洛姬一出现,自己竟然就完全被抛之脑后了,怎能不怒!

伸手接过落倾雪扔过来的盒子,君洛姬也不打开查探,只是勾着‘唇’角看着君未清“未清,你先继续呆在这家伙身边,我在学院里等着你们!”

“你到底滚不滚!”落倾雪压着嗓子怒吼,他现在一刻也不想看到君洛姬,看到君未清对君洛姬依赖的神情,他就忍不住有要杀人的冲动。

“未央,我们走!”不用落倾雪撵人,得到自己想要的,君洛姬自然是会立即离开的。

担心的看了自己的弟弟一眼,君未央终是跟着君洛姬离去。

不舍地看着君洛姬他们离去的背影,君未清回头气恼的看着落倾雪“雪,你怎么能……唔……”

君未清瞪大了双眸看着正‘吻’着自己的落倾雪,他察觉到了落倾雪的怒气,可是,落倾雪赶走了主子,他的怒气都还没发呢,落倾雪声什么气?

落倾雪原本是满腔怒火的,可是当‘吻’上他的双‘唇’,看着那正瞪着他的清澈双眸,所有的怒火瞬间被浇灭,化作了万分柔情。

“小家伙,我会让你知道忽视我的惩罚的!”口齿‘交’缠间,直接拦腰抱起君未清往里间走去。

“唔……唔……”君未清紧张的摇头,想要开口,却是被某人找到机会……

**

“主子,未清他……”君未清还是担心君未清,毕竟那是他弟弟啊,离开时落倾雪的面‘色’几乎可以用‘阴’云密布来形容了。

“放心吧,那个妖孽,就算是伤了他自己,也舍不得伤未清分毫的!”君洛姬语气至笃,落倾雪对君未清的感情究竟有多深,他不知道,但是,却是敢确定,若是谁敢伤了君未清分毫,落倾雪绝对会找人拼命。

听到君洛姬如此说,君未央终于微微放了心,毕竟,这些日子落倾雪对君未清怎样,他还是看在眼里的,可以说,除了某些特定的情况下,君未清要往西,落倾雪绝对不会往东,君未清要往南,落倾雪绝对不会往北!

两人不再言语,君洛姬快速往东峰赶去。

当到达东峰,却见逸老一直站在外面等他,足以见逸老的急迫。

没有多余的话,君洛姬直接将手中的盒子递给逸老。

伸手接过,逸老却不敢立即去打开,他怕打开后仍然是失望。

“师父,打开看看吧!”‘药’离筠轻声开口,鼓励着,对你君洛姬,他还是相信的。

‘药’离筠并未主动去帮逸老打开盒子,他知道,这个盒子,逸老一定会自己去打开的。

抬眸看着自己的徒儿,双眸紧紧盯着‘药’离筠谪仙般的容颜,仿若想要从他身上看到某个人的影子,最终却是一声轻叹,抬手打开了手中的盒子。

很简单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朵已经枯萎的‘花’朵。

一朵‘花’,只有一根‘花’径,但奇怪的是这根‘花’径顶端却是有着两朵相依相靠,宛若共生的‘花’苞。

但是,就是这样一朵枯萎的‘花’朵,却是让逸老泪流满面。

逸老这一流泪,旁边的‘药’离筠与时夕年顿时慌了,难道这不是双生曼珠沙华?而君洛姬却是笑了,这是双生曼珠沙华,他确信无疑,因为是‘他’曾经告诉他的,对于‘他’的话,他毫不怀疑。

对于逸老此时泪流满面,他更认为这是‘激’动的泪水。

“双生曼珠沙华……”逸老呢喃,抬手小心翼翼地抚着盒子中枯萎的‘花’朵,泪眼朦胧的看着‘花’径顶端的那两个‘花’苞。

“师父!”‘药’离筠轻声唤道,这朵‘花’对师傅而言究竟是有着怎样的意义,师傅从来都不曾与他提起过。

流着泪,却是笑着,逸老抬眸看着‘药’离筠,目光那么深,那么沉,那深深的疼爱,那仿若能够穿越时空的目光,让‘药’离筠顿时有着一种窒息的感觉。

师傅从来都不曾用这样的目光看过他,就仿若是在透过他看另一个人,‘药’离筠直觉师父手中的双生曼珠沙华一定是与自己有关的。

“筠儿,我终于找到了!”这么多年,一直在找,本以为已经无望,现在它却是真实的在自己的手中。

‘药’离筠笑,没有开口,他知道,此时师父的心情是‘激’动的,是喜悦的,他不用问太多,该他知道的,师父一定会告诉他,

“彼岸‘花’!”一旁的时夕年好奇地探头看着盒子中的东西,看清后却是突然一声惊呼,她一直好奇他们口中的双生曼珠沙华是什么东西,现在一看,却发现是彼岸‘花’。

时夕年疑‘惑’,彼岸‘花’不是生长在冥界的忘川两岸吗?怎么会在人界出现!而且,还是一朵如此奇怪的彼岸‘花’。

彼岸‘花’,有‘花’无叶,有叶无‘花’,‘花’叶不相生,这盒子中的确实是彼岸‘花’,有‘花’无叶,可是,为什么会有两个‘花’苞,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彼岸‘花’。

彼岸‘花’,时夕年的惊呼落入每个人的耳中,‘药’离筠与逸老都疑‘惑’的看向她。

彼岸‘花’的传说,他们听到的并不少,但是一直以为那只是传说中的存在,而曼珠沙华又怎么会是彼岸‘花’呢?

察觉到两人目光中的怀疑,时夕年撇嘴“彼岸‘花’,生于忘川两岸,‘花’叶永不相见!”她只是简单说一下,并未多说。

然而……‘药’离筠与逸老回头,那神‘色’就是根本不将她的话当回事。

时夕年撇嘴,却也懒得与他们计较。

时夕年不知道的是,她说的,逸老与‘药’离筠早就听过了,而且那传说中描绘的彼岸‘花’比时夕年说的还要详尽,两人只是以为时夕年小‘女’孩儿将传说当真了。

这盒子中的‘花’虽然是有‘花’无叶,可是,在他们眼中,只会是曼珠沙华,又怎真的是传说中才存在的彼岸‘花’呢。

逸老小心翼翼的收起那双生曼珠沙华,逸老转身正要向君洛姬‘药’离筠道谢,却发现君洛姬的状态有些不对劲。

同时,时夕年与‘药’离筠也发现了君洛姬的异常。

“缺德鬼?”‘药’离筠出声,看着眉头紧皱的君洛姬。

“嗯?”君洛姬懒懒抬着眼神看着‘药’离筠,然后转身直接离开“没事就离开吧,我先回去了!”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身后三人面面相觑,他这是怎么了?

“可能是一天没有看到他的丫头,要回去看看他的丫头干什么了吧!”时夕年打趣道,说话时,目光若有若无的扫过逸老手中的盒子。

时夕年这么一打趣,逸老便也没有多想,倒是‘药’离筠隐隐觉得不对劲。

“好了,既然没事,筠儿,你来,我去带你见一个人,这么多年了,我终于敢带你去见她了!”得到双生曼珠沙华逸老很是开心,拉着‘药’离筠就走,转而想到什么有转身看着时夕年“昔年丫头,血狱选拔都‘交’给你了,我最近一段时间要闭关炼‘药’没时间来照看了!”

说完,也不管时夕年的反应如何,直接拉着‘药’离筠就走了。

时夕年看着那两人离去的背影,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还真的把整个学院的事情都‘交’给她?她可是真的没有经验的啊!

院长走了,执法长老直接被她给排除了,她可就指望着逸老了,可是现在逸老竟然也开溜了,他们难道真的不怕她会把云天学院给玩没了?

不过,逸老会带‘药’离筠去见谁呢?在跟着‘药’离筠的这三年里,对逸老她并没觉得什么异常,可是,在君洛姬提出双手曼陀罗‘花’那刻开始,逸老就开始不对劲了,炼‘药’?是得到双生曼陀罗‘花’妖炼‘药’吗?是给谁炼‘药’?

想着,时夕年忍不住笑了起来,其实,她又何必去思考这些,这些都是与她无关的。

‘唇’角勾起明媚的笑容,时夕年亦是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