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以为爱情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55 字数:4544 阅读进度:189/355

君洛姬这般计划着,然而,他的话刚落,没人去在意他那‘威胁’,院长却是已经吼了起来“找什么找,都这么多天了往哪找?”

就是这么多天还没回来,所以才要找好不好,院长这是什么逻辑?

君洛姬决定忽视自己这个是不是‘抽’风的师父,与沐子言‘交’代几句便要与‘药’离筠直接出去找人,然而……

“行了,她若有意躲着,就算她现在在你们身边站着你们也找不到她,都回去吧!”院长好像已经发够了脾气,语气有些无力,他也想找那个丫头回来啊,那个傻丫头,她的守望他一直看在眼中,真心为她心疼。(www.upu.ccUPU小说).访问:.。

院长摆手让大家散去,可是,没有一个人动。

站在他们身边,他们也找不到?时夕年的实力真的又那么高?君洛姬用怀疑的眼神看着院长,觉得自己的师父说话越来越不着边了。

院长自然发觉了君洛姬的怀疑,不由黑着脸,没好气的开口“你不用怀疑,我说那丫头能做到就能做到,她拥有着独特的时空之力,能够开辟空间,她若想离开,可以随时划破虚空到另一个空间,若是她不愿意回来,谁也别想找到她!”

这……时空之力,开辟空间,划破虚空……这是时夕年能够做到的?其他几人,甚至连逸老都无法将这几个词语那个笑起来灿烂若暖阳般的‘女’子联系到一起。

不过,每每看到她的笑容,的确有一种让人淌洋在时光的河流之中,让人分外舒服的感觉,难道这种感觉就是来自于她的时空之力?

那丫头看起来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吧,就算是天才中的天才,也不会拥有这般的实力吧!

没有理会众人仍然的怀疑,院长想到时夕年此时或许正待在哪个时空中伤心着,就忍不住嘀咕“一声不吭的就跑了,就算去玩,也把我老人家带着啊!伤心了,竟然连我这个爷爷都不要了,真是白疼了!”

听到院长的嘀咕,众人意识到,院长并未说谎,院长也没必要与他们说谎。

“院长,你的意思是,若是时夕年她不愿意回来,我们便永远都见不到她了?”‘药’离筠好一会才消化了院长的话,他与时夕年也算是熟悉了,可是却是不知道她竟然拥有这种能力。

可是,一想到时夕年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药’离筠便有了一种如鲠在喉的感觉,分外的不舒服,心中好似在忐忑着什么。

“是啊,她若不愿意回来,谁也没有办法,不过我看她这次是真的伤了心了,连我这个爷爷都不要了,就算是离开,也该打声招呼啊,连我都不曾打招呼,她怕是不打算回来了!”院长轻叹,目光意味深长的扫过‘药’离筠瞬间有些黯然的面庞。

他知道时夕年这一次能够回来已经‘花’费了她所有的勇气,再一次离开,怕是真的死了心,不会再回来了吧。

那个丫头,被伤的太深,一次又一次,纵然再坚强执着,也会有累的时候。UPU小说网upu.cc

‘药’离筠此时已经听不到周围其他的声音了,脑海中只有那句‘她怕是不打算回来了’。

‘药’离筠想到了时夕年离开那日,她的心伤,她的决绝,眸中的死寂绝望……那种感觉,仿若,她真的是打算离开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抬眸看着君洛姬,‘药’离筠薄‘唇’动了动,想要说什么,却是没有说出口。

察觉到‘药’离筠的目光,君洛姬撇嘴“不要看我,她离开不愿意回来,绝对不会是因为我!”

君洛姬此刻真想撬开这个人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明明是很担心人家,明明已经把人家放进了心里,却最终还是让人家伤心离去。

唔,他绝对不会让他家丫头弃他而去的!

君洛姬突然愣住了,他刚刚想了什么?他想,绝对不会让丫头弃他而去,这……君洛姬被自己给吓到了。

他想到丫头,一定是记忆中的那个笨丫头,绝对不是自己身边站的这个丫头,不是的!

可是,君洛姬心中却是已经清楚的知道,他刚刚所想的丫头究竟是哪个丫头,那是在想到‘药’离筠与时夕年时,根本就没有多作思考就出现在脑海中的对比,那一刻,他脑海中是身边的这个满心仇恨的丫头,没有错。

认清了这一点,曾经所有的不解疑‘惑’顿时消失。

他关心她,呵护她,早已不再单单是因为‘玉’佩的牵连。

在沐府时,当看到她落水,便忘掉一切跳进水中,抱起她。

在她自称‘言儿’时,满心期待的希冀着她就是那个他苦寻多年的丫头。

在死阵时,想都没有,用自己的后背为她抵挡蛇群……

原来,不知何时开始,她已经悄悄入住了他的心。

可是,他的心不是早已给了十年前的那个笨丫头了吗,怎么会在不知不觉间就将这个丫头给放进去了呢?

他以为,他会一直等着,寻着他的言儿……可是,这一刻,他却是清楚地认识到自己已经变了心,那颗原本刻满了笨丫头的心脏中已经换了主人。

他对那个笨丫头,仍然是执着着的,他从未怀疑过自己对她的感情。

可是,现在,再一次认清了自己的心,他知道了,这么多年,他所寻的不过是一个虚无的希望,那颗心,早已空缺,自从身边来了这个丫头后,那份空缺才渐渐被填满。

薄‘唇’微抿,他不是会逃避之人,既然认清了自己的心,他自当知道该怎么做。

他的感情,曾经坚持着,他一度以为那就是爱情,可是这一刻,当真正认清,却是突然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爱情。

那便是,想着她,护着她,守着她,陪着她……

也是这一刻,才真正的明白,原来,他曾经所以为的爱情,不过是心底贪恋着那份小小的,纯真的,不掺任何杂质的温暖。

是啊,那么小的他们,又怎会懂得什么是爱情,所不舍的,不过是那份美好的,不愿忘记的记忆。

“怎么一个个都傻了!”看着身边陷入呆愣的两个人,沐子言不由疑‘惑’出声,若说‘药’离筠是因为一时接受不了时夕年不会回来这件事她倒是能够理解,可是君洛姬是怎么回事?突然之间神‘色’就变幻莫测,一会喜悦一会纠结的,看的她也跟着郁闷了。

听到沐子言的话,君洛姬微微翘起了‘唇’角,转眸看着沐子言染着郁闷之‘色’的小脸,目光已然变了质。

沐子言正疑‘惑’君洛姬看着自己也不说话是怎么了呢,耳边却突然想起了院长的声音“丫头,过来,到院长爷爷这里来!”

立即抛掉对君洛姬的疑‘惑’,跑向院长,自从那日在第二峰院长将泪笛‘交’给她之后,她便已经真心将院长当成了自己的爷爷。

君洛姬看着沐子言头也不回的跑了,顿时承接了沐子言前一刻的郁闷,他刚刚才认清了自己对丫头的情感,可是下一刻丫头便从自己身边被叫跑了。

想着,便狠狠剜了自己那正对着丫头笑眯眯的师父一眼,这笔账,他记下了!

院长此时可不管自己的徒弟如何,看着跑到自己面前,十分乖巧的沐子言,眉眼间皆是笑意,又哪里还有一丝之前的暴躁?

“看来丫头这次试炼得到好东西了呢!”院长目光轻轻扫过沐子言的手腕,那里,红‘色’的‘手镯’很是漂亮。

沐子言抬起自己的手腕,惊讶于院长的探知力,却是笑着开口“这是忆白,我的契约伙伴!”

“嗯,小丫头,现在夕年那丫头一声不吭的走了,院长爷爷一人实在孤单,以后你便陪着院长爷爷好不好?”对于忆白,院长却是并无什么兴趣,他更感兴趣的是让这个小丫头陪着他,眸中有着期待之‘色’,他是真心的希望沐子言能够陪在他的身边。

沐子言却是被院长着突然的要求给惊住了,转瞬却是点了头。

她的确很喜欢院长,与她来说,这整个云天学院都是陌生的,在哪里并没有关心,她要的是强大然后找沐子晴报仇。

至于君洛姬,君洛姬是她的主子,可是她实在是过于依赖他了,所以,她正好现在可是离开他一段时间,戒掉这份不该有的依赖。

见沐子言点头,院长自是开心的,转而却是有些疑‘惑’的询问“你舍得那臭小子?”这丫头对那臭小子的维护他可是看在眼里。

沐子言笑着上前亲昵地挽着院长的手臂,脆生开口“院长爷爷,我又没走远,有什么舍不得的,而且,现在夕年姐姐不在,我就乘机多占些院长爷爷的宠爱了!”

“你这丫头!”院长大笑,很是开怀“就算夕年那丫头在,爷爷又少了对你的宠爱了?”

“那可不一定,夕年姐姐那么惹人爱,难说爷爷会不会偏心!”沐子言吐着舌,抱着院长的手臂调皮开口。

顿时,院长更是开怀了“你这丫头真调皮,走,爷爷给你看好东西,让你看看爷爷是否偏心了!”

“老家伙,你要拐走我的‘女’人经过我的同意了吗?”君洛姬带着冷意的声音传来,一张俊脸更是‘阴’沉无比,该死的,他刚刚认清自己的心,这老家伙竟然就要把他的丫头给抢走。

“什么你的丫头,这明明是我的孙‘女’,而且丫头她自己都已经答应了,你有什么资格不答应!”院长现在心情很好,沐子言选择跟着他让他很开心,哼,让这臭小子总是跟他作对,现在他就在这臭小子面前带走他的‘女’人,看他又如何!

“要你的孙‘女’自己去找去,”君洛姬懒懒瞥了院长一眼,然后转眸看着沐子言“丫头,别忘了你是我的‘女’人!”

“君洛姬,我只是陪院长爷爷一段时间而已,而且还有不久就要血狱选拔了,我还可以跟着院长爷爷多加学习!”沐子言笑看着君洛姬,然而心中却是苦涩着,她真的不能再对他继续依赖下去了,她必须学会控制自己。

“跟着我你照样能够学习!”君洛稼了脸,这丫头真的是打定主意要去院长那里了,他并不是不愿意她去陪院长,但是,他担心的是她只是故意想要避开他。

敏感如君洛姬,又如何察觉不到沐子言的变化?虽然她可以隐藏,但是自从经历死阵之后,她便开始有意疏远他了。

“你小子废话真多,跟着你学,你还是我徒弟呢,我孙‘女’我自己教,丫头,我们走!”说着院长也不管君洛姬了,直接带着沐子言往主峰而去。

沐子言抿了抿‘唇’,回眸看了君洛姬一眼,却是什么都没说。

看着那两人离去的身影,君洛姬咬牙,转瞬却是勾‘唇’笑了,去了主峰又如何,丫头能去他又不是不能去!他是院长的徒弟,去主峰天经地义!

既然已经认清了自己的心,他自然是要好好守着他的丫头的。

笑着,君洛姬转眸就要与‘药’离筠打个招呼然后追上沐子言的,可是,当回眸注意到‘药’离筠的神‘色’,君洛姬不由被吓到了。

‘药’离筠什么时候都是淡然的,顶多偶尔会有着惊愕无奈的神‘色’显现,但是此时这般模样却是他未曾见过的。

此时的‘药’离筠脸上竟然出现了失落之‘色’,甚至带着淡淡的忧伤。

君洛姬转眸看向一旁的逸老,却见逸老只是无奈地看着‘药’离筠,并无其他表示,不由有些兴味地挑起了眉。

正常情况下,以逸老对‘药’离筠的宠爱,看到‘药’离筠这般,早就跑上来一番询问关心了,这时却是远远的看着,不正常啊!

不过,很快君洛姬便知道了这份不正常出现在哪里。

看来,这全世界都知道了时夕年对‘药’离筠的感情,而唯独这个当事人却是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既然不知道,而且对时夕年也无情,还让人家伤心离开,现在又这般的失落模样却是为何?

君洛姬勾‘唇’,抬手拍了拍‘药’离筠的肩膀“想去找她就去找吧,也许,她并未如那老家伙所说的进入其他时空,只是跑到外面去放松心情了呢!”他自是能看出‘药’离筠心中是记挂着时夕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