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还不动手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54 字数:3491 阅读进度:188/355

开打?‘药’离筠顿时有种扭头就走的冲动,这两人要不要跟小孩子一样,正经事不做在这干耗着,他们耗着也就算了,还不让他走!

这七日,他们能够坚持下去,可是他却是有些受不了了!

七日时间,滴米未进,他的实力还没有到断绝五谷的地步啊!师父啊,您宠徒弟可是难道忘了徒儿需要吃饭的吗?

这一刻,‘药’离筠是前所未有的怀念着君洛姬,若是君洛姬在,一定不会他这般的束手无策。(棉花糖小说网 Www.upu.cc 提供Txt免费下载),最新章节访问:.。

“不是要打吗?怎么还不动手?我正好回来看场好戏!”

听着这突然响起的带着戏谑的声音,‘药’离筠几乎要立即朝那飞身而来的紫‘色’身影扑过去了,救星啊!

从来没有觉得君洛姬是如此的可爱,来的如此的及时。

与沐子言一起,君洛姬停在‘药’离筠面前,无视‘药’离筠那闪着光芒的眼神,转眸双手环‘胸’,一副看戏的姿态看着那正面面相觑的两人。

“老远就听到你们说打,现在我来这么久了,要观众我们几个也够了吧?当然,若是不够,我可以勉为其难地把学院所有人都拉来,我想他们应当都是十分高兴与我来看这场戏的,毕竟学院院长与威望崇高的逸老之间的战斗啊,这若是看了,一定是受益颇深的!”

“……”‘药’离筠与沐子言都十分无语地看着君洛姬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药’离筠俊美的容颜都要扭曲了,他本想着这家伙来了是充当救星的角‘色’的,却是不想,这缺德鬼还嫌不够‘乱’,竟然还添材加火起来了。

另一边,院长与逸老两人仍然是面面相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哪里还有之前的争锋相对?

“怎么还不打?难不成真的要我去喊人?”君洛姬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两人,眸中更是漾满了笑意,能不笑吗?刚刚从火岩九死一生的回来,还未到自己的第二峰呢,就遇到了这样一场好戏!

“我尊敬的院长大人,你是不是该管管了?”逸老笑了,现在君洛姬来了,该是轮到他看戏了……逸老显然忘了,君洛姬正在等着他与院长之间的大戏呢!

“管什么管!”院长瞪眼“我这不肖徒弟说的对,你不是要打吗?怎么还不动手,我徒弟还等着看戏呢!”他宁愿再与逸老在这大眼瞪小眼的瞪个十天半个月,也不愿去招惹自己的那个不肖徒弟。upu.cc[UPU小说网]

“要当戏子,你自己去当,老子才没那个功夫陪你玩呢!”逸老扭头,跟院长打,他找虐啊,之前话是说了,可说了并不代表他一定做!

“什么当戏子,你话……”

“师父啊!你徒弟我去了火岩九死一生跑回来,你不关心也就算了,现在徒弟我想看戏了,你还在那磨磨唧唧的废话半天,这让我不得不再次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我怎么怎么就选了你做师父呢?”君洛姬出口打断了院长的话,以一副很嫌弃的样子看着院长。

“明明是我选你做徒弟才是我人生最大的失误!”矛头终于从逸老转向了君洛姬。

“连徒弟一点小小的要求都满足不了,我肯当你的徒弟就已经不错了!”

“你什么要求我满足不了了!”

“看戏!”

“你见过有那个徒弟要看自己师父的戏的?”

“见过,就是你徒弟我,自然还有娘娘腔!”

……

‘药’离筠:“……”他什么都没说好吗?

一旁的逸老看着院长被君洛姬气的脸红脖子粗,不由笑了,再看看安静站在一边的‘药’离筠,真是越看越满意,还是他的徒弟省心,若是招了君洛姬这么一个徒弟,他绝对是要少活多少年的!

看着那两人在那吵的欢,沐子言嘴角‘抽’啊‘抽’,原本不是逸老与院长要打架吗?君洛姬不是要看戏的吗?怎么现在看起来,倒是更像是君洛姬与院长要打架,而逸老则成了看戏的了。

不过,这逸老与院长之前是怎么回事?‘药’离筠怎么不拦着?

这么想着,沐子言便轻声询问着‘药’离筠。

面对着沐子言的询问,‘药’离筠只能无奈一笑,然后轻声与她讲着事情的前后经过……

听完‘药’离筠所说,沐子言是彻底的无语了,现在最主要的不是应该去找时夕年吗?

还有,沐子言万分纠结的看着‘药’离筠,‘药’离筠当真以为时夕年的离开完全是因为君洛姬啊?不由心底为君洛姬默哀!

沐子言身边,君洛姬与院长你一句我一句,他倒是很成功的让院长忘了原本的初衷,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这个不肖徒弟的身上了……

不过,当听完‘药’离筠与沐子言所讲的事情的前后经过,君洛姬顿时被噎住了,深深地觉得自己这次挑师父的刺挑错了,他也觉得‘药’离筠是该骂的!

所以……

“停,老家伙,我刚回来没力气跟你吵!”君洛姬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然后瞥了一眼仍然怒目等着自己的师父,凉凉开口“还有点脑子就该去快点把你那宝贝孙‘女’找回来,然后呢,再回来乖乖跟我‘交’代你趁我不在又跑哪里勾搭了一个孙‘女’回来!”

“什么叫勾搭!那本来就是我孙‘女’,只不过以前她不在学院,你没见过而已!”院长真是觉得对自己这个不肖徒弟是越来越满意了,看看人家逸蓝的多听话,面对他这个院长的命令,仍然只是听师父的在这站了七日都不去寻时夕年,他真是为那丫头不值,真是越想越生气。

“行,我说错了,不是你勾搭,是我勾搭行了吧!”见院长再次瞪圆了双眸,君洛姬急忙再次出声“无论是谁勾搭的,总归是你孙‘女’,你现在是不是该将人找回来呢?”

“谁气走的谁去找!”院长负气一般的将头扭到一边,根本没有亲自去找人的打算。

“缺德鬼,你就快点去找人吧!”‘药’离筠此刻心中真的是担心着时夕年,但是师父又不让他离开,现在连院长都开口了说是谁气走的就是谁找,显然是君洛姬了,所以,便立即催促着君洛姬。

然而……

“你还好意思开口,把人气走了在这站了七八天都不知道去找人,现在还敢让我的徒弟去帮你找人,你……”现在‘药’离筠安静就好,只要‘药’离筠一开口,院长便如被踩了尾巴的老虎,忍不住的发威。

“你什么你,人是筠儿气走的吗?你那小丫头片子自己没有,遇到一点挫折就耍小脾气一个跑了让我们这么多人为她担心,要我说,还是不回来的好!”总之,只要‘药’离筠一被骂,逸老就淡定不了了,开口间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说的是什么了。

“师父!”‘药’离筠皱眉,觉得自己的师父说的有点过分了,而且,他觉得那天的时夕年有些不正常,绝对不会仅仅因为君洛姬的离开就拒绝,而且“师父,时夕年不是会随便耍脾气的人,她离开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

那天的时夕年,就仿若被全世界抛弃一般,她的话语尤响在耳际――

‘可是,我还是晚了!或许,我真的该放弃了,这份感情,我早已累了!可是,每当要放弃,便如丢了生命一般,我割舍不掉。’

‘为什么,你究竟有哪点好,我为什么为什么就忘不掉你!’

……

这根本不似对君洛姬的感情,‘药’离筠的眉头越皱越紧,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

一旁逸老在‘药’离筠出口后也意识到了自己说的确实有些过分,他与院长之间怎么说都不为过,可是时夕年毕竟只是一个小丫头,而且时夕年对自己徒弟怎样他也确实看在眼里,他确实不该那般说她……顿时禁了声。

院长此时已经对逸老发不出脾气了,听着‘药’离筠的话,忍不住想笑,却又气的咬牙切齿。‘药’离筠明明早已将时夕年放在了心里,了解她,关心她,可是却从未看清时夕年对他的感情。那个丫头,曾经被伤的太狠了,如今能够重新拾得勇气跑来了,现在又伤心而走,他都不知道该怎样说‘药’离筠好了。

毕竟,‘药’离筠现在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是很无辜的,他又能说什么,又该怎么说?

院长,现在脾气很暴躁,心,很焦躁!

且不说院长现在暴躁了,连君洛姬此时都十分无奈地看着‘药’离筠,心中忍不住嘀咕着:明明是你自己伤了人家的心,把人家给气走了,怎么把错都推到我的头上了?

心中嘀咕,君洛姬却并未打算说破,对时夕年他毕竟还不了解,这两人的事情他更是不清楚,所以不能贸然‘插’手。

此时,见院长与逸老好不容易都消停下来了,君洛姬只能无奈地开口“学院‘血狱’选拔就要开始了,丫头不能离开便留在这里,我与娘娘腔一起出去寻人!”想了想,君洛姬继续补充到“丫头我可‘交’给你们两个老家伙了,等我回来,你们若是敢让她少了一根汗‘毛’,我的手段,你们是知道的!”

这威胁,当真是明目张胆,放眼整个云天学院,能够如此威胁院长与逸老的,除了君洛姬,却是再也没有第二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