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奇葩蛇王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46 字数:4710 阅读进度:172/355

察觉到君洛姬的异常,沐子言不由跟随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透过那被她用链鞭‘抽’起的尘沙看去,却是并未发现什么异常。UPU小说网www.upu.cc.访问:.。

但是,沐子言知道,君洛姬绝对不会无故如此的。

“是沙尘暴!”君洛姬沉着脸,在沙漠中最怕遇到这东西,可是那远处正席卷而来的正是沙尘暴!

不再犹豫,君洛姬牵着沐子言往一边走去,沙尘暴能鼻则避,他们需要绕道走。

然而,当君洛姬踏出两步后,再次顿住了步伐,回眸看着那急速靠近的沙尘暴,神‘色’难看到极致。

不给沐子言反应的机会,直接揽着她的腰,飞身而起。

可是,死阵,死地无生,当他们刚至半空,那些消失的带着翅膀的赤‘玉’金冠蛇再次出现。

现在,两人并不惧怕此蛇的毒‘性’,但是,有了这蛇的阻拦,两人的速度毕竟会减慢,这样,身后的沙尘暴必然会追上来。

身后,是席卷而来的沙尘暴。

天上,是阻拦他们前进的铺天盖地的赤‘玉’金冠蛇。

地下,而地下,君洛姬神‘色’暗沉无比,地下除了他们一直所站的两步范围内,其他地方都被那从地底而来的赤‘玉’金冠蛇给掏空了,变成了流沙地域,只要他们一踏足,便会深陷。

心思闪动不过片刻之间,君洛姬沉着脸‘色’,揽在沐子言腰上的手不由加重,沙尘暴,不是不可以应对,但是他怕自己与沐子言会分离,沐子言从未有过应对这些的经验,若是他们再分开,可以想象会是多么的糟糕。

感受到君洛姬加重的力度,此时沐子言也看到了身后的沙尘暴,不由微抿了‘唇’角“放开我!”担心君洛姬不放手,沐子言立即追加一句“我有办法把这些蛇赶走!”

可是,听到沐子言的话,君洛姬仍然没有放手“用我的!”

如今他们两人身上都流着让这赤‘玉’金冠蛇畏惧的血液,他自然不会再让沐子言流血。

可是……

“用你的什么!”沐子言没好气的开口,用血液,这些蛇可是不怕死的!

直接强行掰开腰上君洛姬的手,然后‘抽’出腰间刚刚君洛姬给她的链鞭。

鞭随心动,握在手上的瞬间,便化成了一丈多长,没有丝毫迟疑的往眼前的赤‘玉’金冠蛇群挥去。

当长鞭鞭还未触及蛇群,那些蛇便瞬间全部消失,不仅仅是她所挥的地方,而是整片天空的赤‘玉’金冠蛇斗殴全部消失。

群蛇一消失,沐子言握着链鞭,还未开口,君洛姬已经反映过来再次揽住她的腰,带着她急速往前冲去。

跑了好一段距离,确定已经避开了那沙尘暴席卷的范围,才停下来。

回身,却见那沙尘暴竟然正停留在他们之前所站的地方,君洛姬不由变了脸‘色’“不是沙尘暴!”

不用君洛姬说,沐子言也看到了那被卷起的狂沙中巨大的黑影,而且,若是沙尘暴,只会往前不停地席卷而去,直到消散,而绝对不会停留!

在君洛姬话落,那停下的‘沙尘暴’突然转身,往他们的方向而来。upu.cc[UPU小说网]

两人没有再逃离,既然不是沙尘暴,而是有生命的东西,即使他们再逃,它也仍然会在身后紧追。

两人的眸子都牢牢锁在那黄沙弥漫中的巨大黑影上,随着它的不断靠近,面目也逐渐清晰。

当看清了那是何物后,沐子言‘唇’角突然翘起“是蛇王,赤‘玉’金冠蛇之王!”看来就是这东西之前控制命令着那些小赤‘玉’金冠蛇攻击他们的。

这条蛇王相比于那些不过手臂长短,拇指粗细的普通赤‘玉’金冠蛇来说,简直就是庞然大物,那巨大的蛇身竟是宛若成了‘精’的蟒蛇一般,通体鲜红宛若滴血,五彩斑斓的倒三角形蛇头上顶着一个巨大的金‘色’王冠,看起来可怖,却也美丽。

而之前他们以为的‘沙尘暴’不过是因为这蛇王体型过于庞大在移动间带起的沙尘。

看了那蛇王一眼,沐子言素手扬起,仍然握在手中的链鞭笔直往高空‘射’去,这次一直延伸到两仗左右长。

沐子言松开了握着鞭柄的手,而后那链鞭突然有了生命一般,在半空中如蛇身一般弯曲着,而且,原本拇指般粗细的链鞭瞬间变成了手腕粗细。

此时链鞭看起来与一条活着的巨蛇无异!

“它停下来了!”在沐子言控制着链鞭时,君洛姬一直注意着那沙尘之中的赤‘玉’金冠蛇王。

沐子言微挑着‘唇’角“自然,链蛇在蛇族中地位定是前三,远远要高于这赤‘玉’金冠蛇,即使是在普通的链蛇面前,这赤‘玉’金冠蛇王也要避让!”

沐子言话落,原本停下的赤‘玉’金冠蛇王突然被惹怒一般,发出一声刺耳的嘶鸣,巨尾一扫,顿时一片沙尘飞扬。

“它好像在说什么,”君洛姬皱眉“似乎是在反对你说的话!”看那蛇王的模样,仿若是被沐子言的话给惹怒了,但是不知是不是真的惧怕沐子言的链鞭,并未靠近。

沐子言撇嘴“它又听不懂我们说的话,又怎么会是反对我的话?它一定是想要杀我们却又惧怕带着链蛇气息的链鞭,所以焦躁了。”

“放屁!”

沐子言话落,突然一道明显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带着丝丝尖锐,却并不难听。

沐子言被这突然响起的话语惊了一下,那明显的‘女’声显然并不是君洛姬所发出的,难道这里除了他们还有别人?

沐子言扭头四处寻找着说话之人,而君洛姬却是看着那蛇王,眯起了眼“不用找了,是它在说话!”

“它?”沐子言疑‘惑’,扭头看着君洛姬,然后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当终于理解了君洛姬口中的‘它’是什么之后,沐子言的神‘色’扭曲了“它?它在说我放屁?”

“……”凉凉瞥了沐子言一眼,君洛姬又把视线转到那蛇王身上。

“噗,你这粗俗的‘女’人,开口闭口就把放屁挂在嘴上,放屁是你一个小丫头随便能说的吗?老娘说放屁那是老娘乐意,你又接着放什么屁?我说你放屁……”

这下沐子言不得不相信刚刚的话真的是这蛇王所说了,可是听着它那接连不断的,一口一个的‘放屁’,沐子言真想问一句,究竟是谁采开口闭口就把放屁挂在嘴上了?

可是,她不敢,这蛇王都已经会说人话了,保不住她万一将其惹怒了,它一怒之下也不管链蛇了,直接冲上来一口把她吞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于是,沐子言小小的郁闷了……

没有去管沐子言的小郁闷,君洛姬眯眼看着仍然在那滔滔不绝地解说着有关‘放屁’的长篇大论的赤‘玉’金冠蛇王,淡淡开口“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君洛姬可不认为这蛇王跑出来就是为了与他们理论一番的,要知道这里可是死阵,这蛇王无疑是这死阵的掌控者,现在却跑到他们面前不动手,这无疑是违背了死阵的原则!

被君洛姬打断了长篇大论,蛇王愣了一下,转身巨大的蛇头转向君洛姬,两只蛇眼瞪大看着他“你急什么急,等我先与这个丫头好好理论一番,我们再谈其他!”

“……”看着再次将蛇头转向沐子言的蛇王,君洛姬真心无语,这是什么奇葩蛇王!不过既然有条件可谈,便说明了生路可寻,他便也不急了。

“你与我理论什么?”沐子言眨眼,早就被蛇王刚刚那一篇‘放屁论’给雷的个外焦里嫩。

“这样说话真不舒服!”不理会沐子言的询问,那奇葩蛇王自言自语,然后沐子言与君洛姬便见那前一刻还在弥漫的沙尘突然尽数散去,那蛇王庞大的身形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位白衣‘女’子。

不愧为蛇身所化,那身段当真是凹凸有致,妖娆‘迷’人,那容颜更是妖娆万分,魅‘惑’绝美。

眼‘波’流转,媚态横生,一举一动,尽是妖娆蛊‘惑’……

沐子言目瞪口呆,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俏生生的美人与之前的庞然大物联系到一起,果真是美‘女’与野兽啊!

看着那蛇王化形之后,连君洛姬也诧异了下,那蛇王能够说话已经让他觉得意外了,却是不想竟然已经能够化形,这火岩中究竟还藏着什么!

在这两人,一诧异一目瞪口呆中,那蛇王所化的美‘女’突然抬眸,直直看向沐子言,红‘唇’一掀,便又开始滔滔不绝了。

“你这放屁‘女’娃娃当真是不知好歹!我停下不过是不想伤你们,你这狗屁‘女’娃娃却说我怕你手中那已经被你们炼化魂魄早不知归往何处的小蛇!什么狗屁蛇族等级它排前三,你这讨打小娃娃对蛇族又了解多少,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大放厥词!别说是这两条死蛇了,就算是它们的王来了也得给老娘乖乖的盘着,你这‘混’账小娃娃当真以为我的那些小蛇消失是因为怕你那破鞭子?没有我的命令,它们早就把你们吃的骨头都不剩了!现在你这小破娃娃竟然还不知好歹……”

呱唧……呱唧……

头顶一群乌鸦飞过,沐子言面容扭曲了,郁闷的看着君洛姬,苦着脸闷闷开口“我是放屁‘女’娃娃?”

君洛姬:“……”薄‘唇’动了动,不说话。

“我是狗屁‘女’娃娃?”继续询问。

“……”嘴角‘抽’了‘抽’,不说话。

“我是讨打小娃娃?”‘欲’哭无泪。

“……”面皮‘抽’了‘抽’,不说话。

“我是‘混’账小娃娃?”有气无力。

“……”额头青筋跳了跳,不说话。

“我是小破娃娃?”她想把自己埋坑了……

“……”

……

“我是……”

终于受不了了“你只记住你是小娃娃就对了,她说的其他的你就当放屁就行!”对面那‘女’人气都不喘一下在滔滔不绝,身边这个还在一句一句的重复着,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不过两个他都受不了了,有种耳朵被强‘奸’的感觉……

“君洛姬,你也放屁了……”沐子言被那蛇王给批判的体无完肤,有气无力,听了君洛姬的话,凉凉瞥了他一眼,幽幽开口。

“还有,我不是小娃娃,你又放屁了……”

君洛姬:“……”他也想把自己埋坑了,只不过,还不等他付诸行动,那蛇王的滔滔不绝突然停下,然后等着美眸,怒目看着君洛姬“我说了这么久,这么累,你竟然敢说我放屁!你才放屁,你一个大男人放屁……”

又开始她的放屁论了,君洛姬瞬间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此刻他真心觉得这蛇王就是故意来折磨他们的,什么谈条件,这是死阵,她就是想用她的‘放屁论’来折磨死他们……如果真的是这样,他宁愿来打一架,打一架就算是死了也是死的干脆,面对一个已经能够化形的蛇王,不死的干脆还能怎么样?

而一边的沐子言见那蛇王终于将矛头指向了君洛姬,而不是自己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转眸看着君洛姬吃了大便一般的脸‘色’,沐子言顿时极为没良心的乐了。

终于,找到平衡了……

呱唧……呱唧……

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沐子言与君洛姬之前表情还能各种变幻,现在却是已经麻木了,两人心有灵犀的想到,若是蛇王是打算用这种方法来折磨死他们,她的目的快达到了……

“哎呀……”突然,那蛇王所化的白衣‘女’子终于停了下来,转着眸子看着他们,一脸的惊讶“怎么都是我说啊,你们怎么都不说话?”

“……”两人默,你给我们‘插’话的余地了吗?

见两人不理自己,白衣‘女’子撇了撇嘴“真没意思!还想着你们至少抵兑我一两句,这样我才有理由继续骂下去,最好能够骂个十天半个月的!”

沐子言与君洛姬顿时一个趔趄,满面惊恐的看着白衣‘女’子,心中却是暗自庆幸,还好,还好他们都没有开口……

“嘻嘻,我只是开玩笑的,看把你们吓的,”‘女’子眉眼洋溢着纯粹的开心“好久没有今日这般放纵过了,还是有人说话的感觉好!”开心,话语间却流‘露’丝丝难以忽略的寂寞。

沐子言与君洛姬对视一眼,难怪说着就停不下来了,也是,呆在这里,不知多少年才会有一个活人经过,又没人说话,所以如今逮住他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开口说话的好机会……只是苦了他们……的耳朵与神经了……

“好啦,现在我们开始谈条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