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若有来生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45 字数:3498 阅读进度:170/355

看着悬浮于空的沐子言,君洛姬的心一直紧提着,直到沐子言身上的凤凰虚影消失,直到感觉到沐子言的生命气息不仅恢复,还更加强盛了,君洛姬才上前将其抱在了怀中。(wwW.upu.cc无弹窗广告)。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щw.。

抱在怀中,再仔细查探一遍,当确认沐子言已经无碍,只是睡着了时,才真正放下了心。

放了心,君洛姬才再次注意到自己手腕上传来的阵阵疼痛。

此时才开始看自己手腕上的伤势。

当看到自己手腕上的伤势时,君洛姬不由嘴角‘抽’了‘抽’,这丫头要不要这么狠!难怪如此痛了……

一条长长的口子横在手腕上,皮‘肉’外翻,血液已经凝固,君洛姬想,沐子言若是再用力一些,他手上的经脉都要被切断了!

不过,看着自己怀中面容已经恢复红润,原本惨白的菱‘唇’又化作了朱红,心中再次轻叹。

这傻丫头当时一定是极为虚弱了,所以才会控制不住力道吧!

他能想象到,或许她自己手上的伤口比他的还要深,只是她独特的体质让她的伤口已经恢复了。

他没有沐子言那样的体质,所以君洛姬只能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上好的疗伤‘药’品为自己上‘药’,包扎好伤口。由于‘药’离筠的原因,他走到哪里都不用担心伤‘药’。

包扎好伤口,君洛姬便坐在那里小心翼翼的抱着沐子言放任她睡着,眸中溢满宠溺之‘色’。

他昏‘迷’之后,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却也能想象到她的艰难。

虽然那些蛇群无法伤害她,可是,缺能够伤他,这个傻丫头为了让群蛇无法伤到他,自然是艰难的。

目光再次扫过周围的那一圈血液凝结的圆圈,虽然已经浅淡,却仍能够看出最初的模样。

只是,‘药’离筠有些疑‘惑’一一

他自然能看出那个血液是某种阻拦与守护,但是,丫头只是身体的自愈能力能让她免除赤‘玉’金冠蛇的伤害,她的血液又如何能够阻止它们?

还有,他体内的蛇毒是如何解的?难道也是因为她的血液还是她做了其他什么?

那赤‘玉’金冠蛇又如何消失了?他能感觉到这死阵并未破,以阵法标准来说,他们既然还活着,那些蛇群应当是不死不休才是,又如何会退去?

君洛姬想,这些疑‘惑’或许只能等丫头醒来才能得到解答。(WWW.upu.cc好看的小说

这死阵还未破解,他也不敢轻举妄动,一不小心也许又不知会触发什么,所以,他还是先守着丫头,让丫头好好休息一番,养‘精’蓄锐之后再做打算。

而此时,沐子言在睡梦中又看到了那个红衣‘女’子,莫凝泪,那即使是最后一丝残念也在‘玉’佩中消散的莫凝泪。

莫凝泪,一生莫凝泪,她却又看到了莫凝泪流出了散发五彩光芒的泪水,那用生命凝结出的泪水,倾注了她对魔尊君墨一生的亏欠以及最后衍生的爱恋,以‘女’神之誓言,续他之命。

莫凝泪,在身形消散的最后一刻,心中是浓浓的牵挂与不舍。

虽然为他续命,但未曾亲眼看到他安然,又如何放心,怎能不牵挂?

对他一生的亏欠,那幡然醒悟的爱恋,那声喜欢尚未来及说出口,她如何舍得?

若有来生,我愿倾一生时光守你、护你、陪你、伴你!我不愿再做什么‘女’神,只愿做你身边的一个守护者,只愿护你无忧。

若有来生,我宁愿无心无情,这样,我便不会再错爱他人,只愿一生伴你。无心无情,亦不会爱你,但是,如今的爱恋已经被我刻进灵魂,生生世世惟你而已。可是,我却不希望你再次爱上我,只愿你能找到一个不会给你带来伤害的‘女’子,相爱相伴一生。

若有来生,我只愿守护你一生的幸福,宁静,安然。

若有来生,我以‘女’神之名义起誓……

若有来生……可是我没有来生……所以,君墨,我只能在这最后一刻以‘女’神之名义起誓,只愿你能早日寻得真正能够伴你一生,白首不相离的良人,我以‘女’神之名送你这最后的祝福……忘了我……

……

忘了我,我爱你,却不能伴你,所以,只愿你能忘了我……

沐子言不知为何,自从上次在‘玉’佩中见到莫凝泪之后,这次再在梦中见她,她的容颜都不再是模糊,那么的清晰,连带着她也能够清晰的知道她每一刻的想法,那些最后一刻没有说出的话都在她心中出现。

我爱你,但却只愿你能忘了我,因为,我无力给你幸福。

我爱你,但只愿你能找到所爱,只愿,你一生幸福无忧。

我爱你,但明白爱情不是占有,所以,你的幸福我的爱。

我爱你……却要离开你……不能陪伴你……

若非是太爱,莫凝泪又怎会即使魂飞魄散了也仍留一丝残念,即使过了千万年,她只愿看一眼他,看一眼她最后未曾来及看的的,他的无恙,他的安然……一缕残念,万年等待,只为那一眼。

只是,沐子言不解的是,已经等待了万年,为何在上次她进入‘玉’佩之后却突然放弃,放弃了等待与执著。

残念散,从此世间再无莫凝泪,但是,沐子言知道,那份执着,那份爱恋,却并未随残念而散去,那镌刻了生生世世的爱恋,就算她不再,也仍然会长存世间。

沐子言相信,虽然莫凝泪希望魔尊君墨忘了她,但是,君墨绝对不会忘记她的。

莫凝泪为了这份爱,执着了万年等待,但君墨,那般爱她的男人,他的爱,相对于莫凝泪只会多不会少,他的等待也只会长,不会短。

莫凝泪,这个时长入她梦中,一见便觉得亲近的‘女’子,这个风华绝代,‘艳’及‘药’离筠的‘女’子,这个一生为情追逐的‘女’子……

莫凝泪,虽然不知你为何会在最后一刻选择消散,但是,我愿为你去看一眼魔尊君墨,让你亲眼看到他的安然。

自然,答应你的守护那个拥有另一块‘玉’佩的人,我也一定会做到。

因为,我没有死!

……

沐子言睁开眼,却是正对上君洛姬的目光,心,没由来的一颤,转瞬却是扯出一抹轻笑。

“君洛姬,我们还活着……”在那两滴凤凰血在她体内活动时,她的灵识便已经苏醒,所以她‘看到了’君洛姬的无恙,也察觉到了自己体内的状况。

看到君洛姬醒来,是惊喜,察觉自己无碍,是惊讶。

无论如何,他们该活着,这便够了。

一直紧绷的神经突然放松,所以才会在两滴凤凰血恢复了她的身体时,瞬间便难以抗拒的陷入深度睡眠……然后又见到了莫凝泪……那个说,即使消散了也会一直陪着她的‘女’子,她在陪着她,她感受到了。

“嗯,我们还活着……”见沐子言醒来,君洛姬眸中漾出温暖的笑意,那最后一丝担忧也散去。

得到君洛姬的应答,沐子言仍然靠在他的怀中,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温度与安然,突然间感动。

还能这样靠在他的怀中,还能这样与他说话,真的很好!

她真的,真的贪恋着这份来自于他的安心,可是,她不能再贪恋了,她不想再给他带来伤害。

她既是无心无情,就不该贪恋任何不属于她的温暖……呵呵,凝泪,你愿的来生无心无情,我帮你实现,你要护他守他,若是我能找到他,我便为你实现。

想到这里,沐子言缓缓起了身,离开这个让她贪恋的怀抱,‘唇’角的笑容开始隐藏。

“那些蛇群退去了!”看着那个虽然暗淡却仍然存在的血圈,沐子言惊愕,她昏‘迷’时见那蛇群疯狂的模样,还以为它们不冲入血圈便不放弃呢,不想却退去了。

“嗯,我醒来时它们就不在了!”君洛姬回答,看着沐子言脸上消失的笑容,以为她是在担心那些蛇群还会再出现,这也是他所担心的。

就算他体内如今有沐子言的血液,却不一定代表他也能如沐子言般无惧蛇群,他怕自己再次成为她的累赘。

听到君洛姬说他醒来,沐子言这才想起“你的蛇毒是怎么解开的?”且不说他体内原本就有赤‘玉’金冠蛇毒,就算是她输送给他的血液中也有着更加霸道的链蛇蛇毒,君洛姬又怎么会醒来呢?

看着沐子言脸上的不解,君洛姬也疑‘惑’了,难道不是她?他也曾怀疑过是‘玉’佩中的存在,可是唤了几声,并没有回应,显然‘他’还在沉睡,并不是‘他’。

看出君洛姬同样的不解,沐子言不由想到了一个词“以毒攻毒?”说完沐子言又不解,这赤‘玉’金冠蛇的蛇毒与链蛇的蛇毒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当,这样只有毒上加毒,又怎么会以毒攻毒呢!

“以毒攻毒?”听到沐子言的话,君洛姬偏头看着她,以毒攻毒确实是一种解毒方法,但是一个不慎便是毒上加毒,所以一般很少人用,难道这丫头是没有办法了所以就采取了这种极端的不是办法的办法?

若真如此,他的命可真是大,这种方法若非专业人士使用,绝对是十用九死,他可不认为这丫头是专业的研毒之人,所以他便幸运的是那九死一生中的一生的。

只是,这丫头还随身带着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