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凤凰血出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44 字数:4785 阅读进度:169/355

绑好丝带后,沐子言便坐在那里笑看着自己怀中的君洛姬。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更新好快。说

感觉着自己体内血液的急剧流失,心却是前所未有的平静,这一刻,她仿若忘了仇恨,忘了所有,眼中,只有怀中这个人。

他的容颜,他的气息,第一眼看见便觉得亲切,就仿若在千万年前他们就已经相识一般,就算是刻骨的仇恨也无法泯灭这丝熟悉。

沐子言轻笑,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在他的身边死去,着对于她来说或许是最好的死法了吧。

她没有心脏,她身上的伤口能够瞬间复原,她一直以为自己不过一个活死人,除了将她粉身碎骨,是杀不死的!但是,她知道了,若是她流尽了身上的血,也是会死亡了,毕竟没有真正的不死之身的。

或许,面对这些蛇群,她不会死,但是,她无法护住君洛姬了,只有将自己的血液给了君洛姬,他才有那么一丝丝微乎其微的生存希望,为了那一丝的希望,纵然付出‘性’命她亦无悔。

就仿若,为他,无论做什么都是应该的。

头脑愈发的沉重,沐子言渐渐趴在了君洛姬的身上。

她想,就要死了吗?这一世,不觉遗憾,虽然十年囚禁十年痛苦,虽然,还未曾报仇,虽然,还未找到哥哥未曾与爹爹相认,虽然,她还有答应凝泪的事情没有做到,没有相护于那个拥有鸳鸯配的另外一块‘玉’佩的人,可是,她仍然不觉得遗憾。

这一刻,沐子言觉得,她的这一生只为这一刻,只为君洛姬,就算死了,至少她为君洛姬做了最后的努力,不遗憾……

思绪停滞,趴在君洛姬身上,沐子言浅笑着阖上了双眸,在这最后一刻,她明白了,有某种守护,比仇恨还要重要……

对君洛姬,不是爱情友情亲情中的任何一种情感,那种感觉,就仿若是前世欠下的债,这一世来偿,无怨无悔。

茫茫人海,那样一个人,一眼遇见,连灵魂都在颤抖,莫名其妙却莫名的兴奋,就仿若等待千年,兜兜转转终于寻得了他。

就仿若飘零的心突然安定,就仿若生生世世跨越光年,所等待的不过是那最初的一眼。

就那一眼,心便安定,无所恐惧。

他,带来的是安然,是浅笑,是温暖,不是亲人,不是爱人,不是友人,却是胜于任何一种。

因为,那种‘交’流,存在于灵魂,在灵魂中,他是亲人,是爱人,是友人,是唯一,那唯一的寻觅与稳定。

不明白这种情感,却始终小心翼翼的珍藏着……

一个血‘色’的圆圈中,那一袭紫袍的男子躺在红衣‘女’子的怀中,而‘女’子坐着伏倒在男子身上,紫袍映衬着红衣,美丽而妖娆……

两人伸出的手,被一根红‘色’丝带紧绑着,就仿若生生世世的要将这两人绑在一起,永不分离。

在那血‘色’圆圈之外,成千上万的有着血‘色’身子,五彩头的蛇一‘波’‘波’向血圈之内冲去,却是在触碰到血圈时都化作了沙尘。

只是,那血圈越来越暗淡,就快阻挡不住那些蛇群了……

突然,那寂静的荒漠上传来一声尖锐刺耳的响声,然后,那些拼命向血圈内冲去的群蛇便瞬间如‘潮’水般退去,钻进了沙漠,消失不见。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一望无际的荒漠上,只剩下那一红一紫两个身影,画面唯美却凄凉。

时光悄然流逝着,在这属于自然的幻阵之中,没有白天黑夜之分。

“凝泪……”一声呓语般的呼唤突然在这空旷寂静的荒漠中响起。

君洛姬容颜不知何时已经恢复了正常,那俊逸中带着丝丝邪魅的容颜,依旧是带着蛊‘惑’人心的俊美。薄‘唇’恢复樱‘花’般淡淡的‘色’泽,健康的‘色’泽,不再有一丝中毒的迹象。

“凝泪……”剑眉紧皱,他轻唤,却带着丝丝焦急,仿若是对某种东西求而不得。

五指张开,仿若是想要抓住着什么,那般的焦急恐慌……

“凝泪……”一声惊叫,君洛姬突然睁开了眸。

睁开眸,躺在地上,双眸定定的看着头顶灰‘色’的天空,还遗留着睡梦中不曾散去的恐慌……

他,站在一片‘花’海中,那‘花’,血红的‘色’泽,美丽而妖娆,更美的却是‘花’海中翩翩起舞的红衣‘女’子。

那绝世倾舞,让他忍不住的想要靠近,可是,无论他怎样追逐,总是无法靠近那‘女’子分毫,看不清她的容颜,眸中倒映的只有那倾世的一舞,一遍一遍,她舞的不觉疲惫,他看的如痴如醉。

可是,突然,‘花’海中独舞的‘女’子消失,连带着整片‘花’海都消失了,出现的是一望无垠的荒漠,还有那向他涌来的铺天盖地的血‘色’……他一惊,睁开眼,便看见了头顶属于荒漠的灰‘色’天空。

眸子转了转,看着头顶的天空,想到那追逐他的蛇群,立即就要起身,可是这一动,才发觉自己身上压着什么。

抬头一看,却是一个漆黑的脑袋,虽然只是一个脑袋,却是让君洛姬眸中仍然存留的那一丝‘迷’茫瞬间消失殆尽。

“丫头!”君洛姬轻唤,他终于意识到,那片‘花’海,那个翩翩起舞的红衣‘女’子只不过是一个梦,只有那一片荒漠,那汹涌而来的蛇群才是真的。

唤了一声,沐子言却没有任何动静,君洛姬心中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急忙坐起身,想要看看沐子言怎么了,可是手腕却传来一阵刺痛。

转眸,只见自己的手与沐子言的手背一条红丝带紧紧绑在一起。

感觉到手腕上不断传来的刺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起另一只完好的手急忙解开了丝带。

丝带解开,两人相连的手分离,君洛姬顾并不去看自己的手腕如何,而是小心拉起了沐子言的手。

当手刚触到沐子言的皮肤上,那冰凉的触感让他的心突兀的一沉。

看着沐子言的手臂,并未发现什么伤口,但手腕上却有着丝丝血迹。

没去管自己手腕的疼痛,君洛姬急忙将趴在自己身上的沐子言扶起来靠在自己怀中,当看到那毫无血‘色’的容颜菱‘唇’时,心脏顿时‘抽’痛。

抬手抚着沐子言的小脸,触手冰凉,在沐子言身上,他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生命‘波’动了。

君洛姬满眸心痛,这个傻丫头做了什么。

他记得他是被那赤‘玉’金冠蛇咬了中毒昏‘迷’了的,他昏‘迷’是察觉到已经钻入蛇堆中的她并无什么大碍,那瞬间想到她的特殊体质,那瞬间恢复的能力,心放下,他想她应该是没事的。

可是,为何在他再次醒来时,却是他一切无恙,而她却通体冰凉,了无生息?

将沐子言按在自己的‘胸’口,沐子言轻喃“傻丫头……”怎么就这么傻,怎么就把自己的血液给了他?

君洛姬并不笨,相反很聪明,有些事他只看一眼便明白了所有经过,当感觉到自己手腕上的刺痛,看着两人相绑的手是心中已然猜测到了什么。

已经了解了沐子言的体质,所以不查探也知道沐子言身上不会有什么伤口,看着她沾了血迹却完好的手腕便知晓了。

眸光扫过两人周围已经浅淡的血圈时,君洛姬已经猜测到了大概。

这傻丫头,真是不要命了!若是丢下他,她一定可以等到别人来救她的,可是,她却是为了他几乎耗尽自己的血液。

感受着怀中身体的冰凉,君洛姬知道这是失血过多所致,虽然感觉不到沐子言的丝毫生命‘波’动,虽然心疼,君洛姬却并不是十分担心。

两块‘玉’佩相连,沐子言的那块‘玉’佩化作她的心脏维持着她的生命,所以此刻通过‘玉’佩,君洛姬清楚地感觉到沐子言虽然微弱,但仍然存在的生命‘波’动。

现在,只要给她补充足够的血液,除了会有些虚弱,并无什么大碍。

此时再将君洛姬体内的血液回输到沐子言的体内自然是行不通的,毕竟这血液也不是随便就输来输去的。

不过这次清醒的人是君洛姬,他自然不会似沐子言那般的束手无策,只能采取极端的方法。

君洛姬身上其他东西不多,但是有样东西是不少的,那便是‘药’材。

由于‘药’离筠的原因,他总喜欢收集一些名贵的‘药’材带在身上,只为不时的逗逗‘药’离筠。

不过现下他收集的‘药’材却是派上了用场。

抬手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个小瓶子,晶莹剔透的瓶子,一眼就能看出里面装的东西。

瓶子中装着四滴悬浮着的血液般的红‘色’液体,那液体‘色’红如火,若是不仔细看,很容易会将其误认为四团小小的燃烧着的红‘色’火焰。

君洛姬看着手中的瓶子,这凤凰血当初拿来与‘药’离筠‘交’换还魂丹,幸亏没有给出去。

打开瓶塞,顿时一阵嘹亮的嘶鸣传响于空,紧接着一只火红‘色’凤凰的虚影从出现在两人上空,展翅‘欲’飞,周身跳跃着簇簇火焰。

没有去管那火凤凰,君洛姬引出瓶中的两滴凤凰血滴落在沐子言的眉心。

看着那落下后瞬间便没入沐子言眉心的两滴凤凰血,君洛姬不由轻舒了一口气,这才盖上瓶塞,同时那上空的凤凰虚影也随着消失。

两滴凤凰血进入体内,沐子言顿时一阵‘抽’搐,原本冰凉的皮肤顿时如着了火一般,烫的惊人。

双眸一直紧紧盯着沐子言的变化,不敢有丝毫放松,凤凰血极为珍贵,‘药’力十分强大,一般情况下一滴已经足够,但是沐子言失血实在是太多了,只有两滴才能够弥补她的损失。

但是,看着沐子言瞬间的反应便如此之大,他不由有些担心会不会‘药’力太过猛烈,沐子言如今脆弱的身体会不会承受不住。

君洛姬毕竟不是‘药’者,对‘药’力的掌控程度并不是十分的‘精’准。

不得不说,也算沐子言命大,就算只是一滴凤凰血,一般人使用也是经过提炼稀释再稀释后分为好多份好多人使用,可是现在君洛姬不知道情况直接给了她两滴最为‘精’纯的,那程度莫过于将足够一百个人吸收的‘药’力全部集中在她一人身上。

这么多的‘药’力可不是说吸收就吸收的,若是正常人,在这两滴凤凰血进入体内的瞬间绝对会被烧成灰。

那可是火凤凰的‘精’血,或许连灰都不剩,直接会被蒸发了!

但是,不知是沐子言运气好还是如何,那两滴凤凰血进入她体内后,除了刚刚进去时十分暴虐,差点把她烧着了,之后却是瞬间温顺下来,极为轻缓的在她体内游走,竟似十分小心翼翼的衍生着她体内的血液。

在她的体内,那两滴凤凰血有了灵‘性’一般,分工合作,一滴在衍生着她的血液,一滴却是钻进了她的经脉之中,在那灵力几近枯竭的经脉中活跃起来,在恢复着她的灵力的同时竟然还在不断扩展着她的经脉。

两滴血液,每一步都走的小心翼翼,就好像害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会对沐子言造成什么损伤……

这两滴凤凰血,若是进入了她的体内后只用作一个用途,沐子言绝对是乘纳不了,有损而无益,但是这样的分工合作却是很好的化解了‘药’力过甚的危机!

不仅如此,在沐子言的身上竟是渐渐浮现了一个凤凰虚影。

在那凤凰虚影出现的瞬间,沐子言的身体脱离君洛姬的怀抱,沐子言悬浮于空,所处位置正是那凤凰虚影的心脏位置。

看那凤凰虚影的模样,竟仿若是某种守护!

一直都盯着沐子言,通过‘玉’佩小心翼翼感觉着她的身体状况。

当沐子言身体脱离他怀抱的瞬间不由惊,可是在感知中沐子言的生命气息却是越来越强盛,所以,他便按耐着在地面上看着沐子言,只要一察觉到异样,他便会立即冲上去。

无论如何,他绝对不会让沐子言出事的,就算这凤凰血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就算沐子言真的死在了他的面前,他也绝对不会让她真正的死去。

经历这一回,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身体去为她阻挡蛇群,他已经认识到了这个本为他下属的丫头对他的重要‘性’。

上次要为‘药’离筠做而没做成的事情,他也可以为这个丫头做,牺牲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而此时的沐子言却是觉得自己处于眸中享受中,闭着眼眸,她却是觉得自己仿若淌洋在爱的海洋中,周身被一种很舒服的温暖包围着。

那种感觉,就仿若回到了母体中一般,整个人都万分的放松惬意,好想就在这熟悉的温暖中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