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陷入绝境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43 字数:4589 阅读进度:166/355

看着站在自己身前的君洛姬,沐子言紧咬着泛白的红唇。[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她的修为比君洛姬高,却是需要君洛姬来保护她,而且,她才是下属,现在却是要自己的主子站在自己前面为自己遮风挡雨。

越过君洛姬,看向那已经开始攻击的赤玉金冠蛇,沐子言闭了闭,再睁开,却是一片坚定。

她不能这样,这样只让君洛姬护着她,她已经成了他的累赘!

而且,对蛇的恐惧是因为沐子晴,既然想要找沐子晴报仇,她首先要克制住沐子晴带给她的恐惧!

眼下的情况,他们早已被蛇群围攻,逃避根本不可能的!

踏前一步,越过君洛姬的保护范围,与他并肩而立,素手扬起,大量灵力涌出,瞬间扫落一片带着翅膀的赤玉金冠蛇。

有了沐子言的加入,君洛姬却仍然不曾觉得轻松,因为,这些蛇的力量实在太多,就如杀不尽一般,在沐子言恍惚恐惧这些蛇的时间里,他已经耗费了太多魔力,也幸得体内储存的有魔力,能够及时补充。

虽然面对蛇群的压力并未减轻,但是君洛姬的心下却是不由松了一口气,从沐子言发现蛇群之后,他便一直忧心着沐子言,现在见沐子言终于克服了,他也终于能够全身心的对抗蛇群了。

两人联手,所杀死的蛇群越来越多,可是面对这数量庞大,杀不尽一般的蛇群,两人心底渐渐也涌现了无力。

在对抗蛇群的过程中,沐子言发现,她虽然修为比君洛姬高,但实战能力远远不及君洛姬,她发出的攻击对蛇群造成的破坏,甚至不及君洛姬的一半!

期间,有许多次,她差点都被蛇咬到,却都被君洛姬及时的化解。

在应对蛇群蛇群,惊险万分间,君洛姬始终不忘留一份注意力在沐子言身上。

心,仿若被什么触动,可是,她却是无心的!所以,那只不过是一种错觉罢了……

抿了抿唇,全身的灵力没有丝毫保留的涌出,她不想成为君洛姬的拖累!

发出攻击侧身垂眸间,沐子言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也就是这一惊,动作微缓,那赤玉金冠蛇却是瞬间抓住了这一漏洞向她涌来。

君洛姬也没有想到沐子言会突然间停滞,一时不备,根本来不及出手。

千钧一发间,君洛姬突然也收了攻击,直接扭身将沐子言抱在了怀中,用自己的后背对着那汹涌而来的赤玉金冠蛇。

当沐子言一声惊呼之后便察觉到自己的失误了,当耳边响起君洛姬压抑的闷哼,沐子言滕然变色。

急忙要扭转身去看君洛姬的情况,却是被君洛姬紧紧抱在怀中“别动!”

听着君洛姬话语间的压抑的痛苦,沐子言也不不管君洛姬的阻止了,挣脱他的怀抱,回身,却看到了让她目眦欲裂的一幕。

“君洛姬……”沐子言的声音带了丝丝颤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君洛姬俊逸的面容上此时青紫交加,唇色紫黑,明显是中了剧毒。

而此时,君洛姬的背后便是黑压压的蛇群,甚至有几条蛇爬在他的后背吐着蛇信,可是,从君洛姬的后背延伸,淡淡的薄薄的光圈完全将那些蛇群阻挡在身后。

已经来不及了,所以他便以他的后背作遁,临时凝结出一个结界,给她一片安宁的天地。

“丫头……”君洛姬轻叹,青紫交加的面容此时看起来十分恐怖,可是他心中却是轻叹,他们怕是走不出去了,他真的不该带丫头来这里的,是他高估了自己……

“君洛姬……”沐子言喃喃自语,似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般。

突然,她发疯了一般往君洛姬背后冲去,君洛姬想阻拦,却已经来不及。

直接冲出君洛姬所凝结的那脆弱的结界,完全就是整个人冲进了蛇堆中,可是这一刻,她仿若完全忘记了自己对蛇的恐惧,不顾那几乎瞬间便要将她掩埋的蛇群,手忙脚乱的将在君洛姬后背上游走的蛇给拽了下来。

手捏着冰凉的蛇身,她的心却是在颤抖,不是惧怕手中拿滑腻的触感,而是害怕眼前这如山般的身影会倒下。

恐慌,惧怕,焦急……沐子言突然趴在君洛姬的后背上,脸贴着他的后背“君洛姬,对不起……”是她的错,若非是她的疏忽,君洛姬又怎会为了救她这般,是她,就如君洛姬所说,她一点实战经验也没有,所以,遇到一点事情就惊慌,就乱了阵脚,所以才连累了君洛姬,将君洛姬拉入这万劫不复的境地中……

听到沐子言的声音,君洛姬僵硬地勾起一个笑容,可怖,却带着暖意“傻丫头……”

他没有回头,却也能想象到沐子言此时的状况,傻丫头,她不是很怕蛇吗?怎么就这么毫不犹豫的冲入蛇堆中了呢?现在不是该害怕吗,怎么就与他说对不起了呢!

睁着已经看不太清的眸看着自己的脚下,他怎会怪丫头呢?就算是他看到脚下的情况也已经会如她一般惊呼,乱了方寸了。

他们在半空作战便忘了脚下,地面上的那些蛇群,一层层,堆叠起来,一点点的靠近他们。

若非是感觉有蛇缠住了脚腕,丫头又怎会惊呼?惊呼间甩掉脚腕上的蛇,自然是来不及应对半空中的蛇群了。

错怎会在她呢?这死阵,有死无生,是他带她进来的,该说对不起的是他啊!

神思已经恍惚了,君洛姬一个趔趄,已经无法在半空站立,沐子言急忙抱紧了他。

完全忽视缠绕在自己身上的蛇,抱着君洛姬飞的更高一些,离地面上的蛇群更远点,抬手不停地拨开一条条想要靠近君洛姬的蛇。

她不要,不要再有蛇咬他,他已经很痛了!

沐子言想要哭,可是她仿若注定永远尝不到眼泪的滋味一般,怎么也流不出泪水。

只是觉得有种抽搐的疼痛仿若从灵魂传来,脑海一片空白,只想护好这个被自己抱住的人,不再让他受到任何伤害……

她才是下属啊!该是她保护他的,可是,为何他就那么傻,竟然用身体来为她挡下蛇群。

她不需要啊!她只是一个为了复仇而生的行尸走肉罢了,而他却是不同,他是高高在上的君座,他是院长的弟子,他有着那么多出色女子的喜欢,他以后的人生注定精彩辉煌的,她不需要他为她牺牲的。

“君洛姬!”沐子言轻唤着,想要唤醒被自己是抱着的人,已经垂了头,不知反应的人。

双手环着君洛姬精装的腰身,沐子言将全身的灵力都围聚在他的周围,阻隔着赤玉金冠蛇再次靠近他。

蓝光闪烁,被光芒包裹的君洛姬紧闭着双眸,脸上青紫交加,唇色紫黑。

赤玉金冠蛇的毒性排名在蛇类中位居前十,若不及时找到解药,根本不可能坚持下去。

沐子言的身上被蛇咬出一个个伤口,有鲜血流出,她却是不知痛一般,只是紧紧抱着君洛姬。

唇角扯出一抹艰难的笑容,沐子言轻言“我以为,自己的人生早已毁尽,以为,自己生活在地狱之中,以为,除了复仇,活着便没有任何意义,可是,现在我明白了,是你们,让我的人生开始再次出现了阳光,照进地狱的阳光是那么美丽……”

“可是,我却将这美丽的阳光拉入了地狱之中,君洛姬,对不起,我明白的太晚了……”

体内的灵力已经完全输出,沐子言已经没有力气再带着君洛姬立于半空中了。

不曾低头去看,沐子言却清楚的知晓自己脚下是什么,只要他们一掉下去,便会立即被蛇群淹没,最后连骨头都不会身下。

唇角微微翘起,君洛姬,至少,它们会先吃我的……

脑海中不自觉的开始回想开始遇到君洛姬时的一切……

其实,那天学院选拔时,她刚刚进入那里她便注意到了他。

他一袭紫袍尊贵无双,俊美的面容上带着邪魅的笑容,单手支头,修长的手指握着碧玉酒杯,美丽而妖娆。

看到他的瞬间,却冲忙别开了眼,不敢再多看。因为,看到他,不知为何,总有一种灵魂要脱体而出的感觉,那一瞬间,就仿若她已经被他勾了魂,不再是她了。

冲忙别开了眼,再回眸,那种感觉却是已经消失,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现了错觉。

想找沐子晴的麻烦,她莽莽撞撞就冲上了高台,当风长老要找她麻烦时,那个黑衣人,君未央,看到君未央的瞬间,她便知道,是他。

因为,她之前看到了君未央站在他的身后,是他的下属。

她不知他为何会帮她,但是她却是莫名的觉得欣喜,那种感觉过于陌生,所以她死死地将其压制,刻意去忽视。她只为复仇而生,怎能被一个不熟悉的陌生人给影响了情绪?

当后来,药离筠出现,他步步走向高台,看着她,她又止不住的觉得忐忑,那种感觉就仿若看着他是在朝自己走来一般。她不由握紧了药离筠的手,药离筠却是以为她在害怕。

他在高台上,与风长老争锋相对,面容冷厉而张狂,她从他们的对话中知晓了他没有修为,不由觉得心疼……

她惊觉,自己被这个人影响的情绪实在太多了,所以之后便一直垂着眸,安静跟在药离筠身后,不敢再去看他。

后来,当知道他就是天启的四皇子君洛姬的时候,她不知自己是怎样的心情,惊喜,却也忐忑。

惊喜,他便是她所找的那个为她续命之人,忐忑,却是怕让他知道自己是生活在黑暗世界之中的人……

找了他,为了续命,但是,她却知道,还有一个藏的很深的原因是,她想呆在他的身边……

他为主,她为仆,这边足够!

无论是什么身份,在她眼中,做他的女人与做他的仆人是无异的,因为,她想要的,只是在他的身边而已。

因为,只要在他身边,便会莫名的心安。

从他出现,便再也不曾做那些地牢中日复一日的噩梦,她喜欢他带来的安稳。

跟在他的身边,他真的很好,对她呵护至极,虽然知晓这一切都是因为药离筠,她却是莫名的觉得满足,若非有着刻骨仇恨,她会选择一辈子呆在他身边,就这样安然。

他带来的温暖一直被她小心翼翼的藏着,她不知道这份温暖来自何处,不知道这份安心为何而起,她只是,贪念着这份不期而遇的安心。

……

君洛姬,我贪念着你所给予的一切,却从未想过自己会将你毁灭,若是人生能够重来,我会选择远离……

属于黑暗的人,注定得不到温暖,我求得一时安心,却害的你一世长眠。

一声轻叹,终于最后一丝力气也用尽,沐子言缓缓闭上了眸,抱着君洛姬,死死的抱着,不想松手,她不想落下,她怕那些蛇群会把他们分开……

浑身已经麻木,没有了任何知觉,或许,此时她的身上已经缠满了那冰冷的蛇吧……

以前,对这些软体蛇类由于沐子晴而留下了畏惧的心里阴影,如今,心中却是无一丝惧怕,有的只是无尽的仇视!

若是可是,她想要杀光这里的蛇,只因,它们伤了君洛姬。

它们要伤的是她,是她害了君洛姬,若非是她,君洛姬就不会现在这般……

闭上眸,沐子言想,等下落入了蛇堆之中,她便是很快一点感觉也无了吧,连思考也无……

就这样死在了这里吗?她还未报仇,自是有着万分不甘。

可是,她有着什么理由去不甘?她害死了君洛姬,她死在了这里,却要拉着君洛姬与她一起。

若是可以,她宁愿永远都不曾触碰到这一份安心,若是她远离了他,是否他就会安然。

用我安心,换你安然,此生所愿……

此生所愿,可是她的此生已经要结束了,却是用我安心,拉你长眠……

君洛姬,所有来生,我仍愿遇到你,我仍为仆你为主,那时,我绝对不会再为我有一丝损伤,那时,我护你无忧。

记得她曾说过,有一天,她会强大,她会一人护尊主无忧……可是,尊主让君洛姬做了她的主子,她食言了,她不仅没有做到护他无忧,反是让他丢了性命。

君洛姬,对不起……

心底响起最后一道轻喃,再也无法坚持,两人一起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