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洛姬爹爹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40 字数:4547 阅读进度:160/355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君洛姬只觉心突然被撕裂,那中疼痛从心脏开始蔓延,一点点的传入奇经八脉,传遍身体的每一个角落。(WWW.upu.cc好看的小说

这疼痛来的猛烈而茫然,君洛姬只能下意识的抱着沐子言轻唤“言儿……”

言儿……

一遍又一遍,君洛姬也不知自己在唤着谁,不知是在唤着怀中的丫头还是自己心中的‘她’。

无论是唤着谁,这声音却是有着安抚人心的奇异力量,前一刻还是满面痛苦于不甘的沐子言突然安静了下来,渐渐舒缓了容颜,眉头舒展,唇角轻轻勾起一抹恬静的笑容。

“爹爹……”呓语般的呢喃,沐子言扯着君洛姬胸前的衣襟,往君洛姬怀中拱了拱。

看着沐子言的变化,君洛姬拧眉,转瞬却是轻叹。

原来,在这丫头的心中,她的爹爹竟是有着如此重要的地位,能够帮助她战胜一切心魔。

原来,在承受一切痛苦时,这丫头最期待的不过是爹爹的一声轻唤,这般简单而又奢侈的期望。

“言儿……”再次轻唤,若是知晓如此,他早该将这一声唤叫出口,那般丫头也不会再凭白遭受一次痛苦。

“呜呜,爹爹,你终于来了!”拼命往君洛姬怀中拱着,沐子言的声音里充满了委屈,“爹爹,言儿好痛,好怕……”

君洛姬微微犹豫,抬手安抚地拍着沐子言的肩膀“不怕,我在!”

这一刻,君洛姬脸上的温情毫不掩饰。

不怕,我在!有我在,再也不会让你遭受曾经的痛苦。

“爹爹真好!”伸手环着君洛姬精壮的腰身,沐子言满足地开口“有爹爹在,言儿什么都不怕!”

有爹爹在,就算天塌了也不怕,因为爹爹在,爹爹会保护她的。

知晓沐子言此刻将自己当作了她的爹爹,君洛姬眸光微闪,有些犹豫的开口“言儿,是谁伤了你?”

“是……”沐子言突然再次皱了眉,看的君洛姬不由心下一惊,该不会是他的询问再次让她记起了那个噩梦吧!不由有些懊恼……

并没有出现君洛姬所担心的状况,沐子言轻轻嘟囔着两句什么君洛姬没有听见,但是最后那一句‘所以言儿也不知道是谁!’他却是听的清清楚楚。

她明明唤那人为姐姐,又怎会不知道?

他原本想要问出她口中姐姐的名字的,现在看来是不行了。[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怜惜地看着沐子言,君洛姬轻叹“言儿,傻丫头……”

“爹爹坏,不许说言儿傻!”一直闭着眸,沐子言却是在睡梦的世界中与君洛姬交流着。

“呵呵……”君洛姬突然被沐子言如此模样给逗乐了,点了点她的鼻尖,宠溺开口“好了,言儿不傻,快睡觉吧!”

说着君洛姬将沐子言放回床上,沐子言此时已然恢复,他也无需再担心,他也该回去休息了,明日还要去‘火岩’。

君洛姬正起身,突然又被沐子言给扯住了衣角“爹爹,不要走!”

君洛姬看着紧紧拽着自己衣角的小手很是无奈,可是当眸光扫到沐子言脸上的惊恐时不由轻叹,再次坐回了床边。

这是不让他休息了吗?君洛姬无奈,其实他直接离开也没什么的,即使她害怕,但泪笛的影响已经差不多消失了,不会再出现什么问题,可是,他狠不下心。

他也不知自己冷硬的心肠为何在这丫头面前会一再心软。

或许,这个丫头的确惹人怜惜吧。君洛姬想。

遍体鳞伤,满心仇恨,恨不得将那人挫骨扬灰,可是,当面对爹爹的询问时却是即刻选择了隐瞒。

只因,那个人是姐姐,她不想爹爹伤心,毕竟那是爹爹的女儿。

这个傻丫头,即使是仇恨也泯灭不了她的善良,这样的丫头又怎能让人不怜惜?

想了想,君洛姬转头看向房外,轻声开口“秦宇,这边没什么事了,回去休息吧!”

话落君洛姬便挥手息了灯,和衣躺在了沐子言的身边。

刚刚躺下,沐子言便如八爪鱼一样的趴在了他身上“爹爹,枕头……”

看着自觉拉过自己手臂当枕头,而后侧身,手脚都压在他胸前腿上的沐子言,君洛姬身体僵了僵,转瞬却是哭笑不得,这丫头……

不过君洛姬终是没有推开她,也就这样闭上了眸……

门外,一直静等着的秦宇听到君洛姬的声音不由轻松了一口气,他一直等在这里,就是怕君洛姬万一有什么需要一时又抽不开身,他在这里虽然帮不上什么,了总有个备用的人。

秦宇轻声离开,心中却是暗自思量着,之前餐桌上他便觉得这个叫做梓言的女子与君座之间有着不同的关系,现在看到君洛姬就这样就寝在沐子言房间中,心下暗暗有了答案。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不过,秦宇也知道,君洛姬此次留下,并非是出自别的原因,只是因为君洛姬不放心沐子言。

秦宇想,那个女子究竟曾经遭受过什么?他在房外听着就万分揪心,君座守在她的身边一定是心疼不已吧。

这一次,秦宇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外界都传闻君座冰冷无情,不易近人,可是,他在这里却感受到了在执法队不曾体会的温情。

在这里,他才体会到了人间真情,而不是执法队那里的勾心斗角,攀比互斥。他喜欢上了这里。

夜已渐深,明月高悬,夜色静美,月光从窗户调皮地跃进了房间,照亮了床上那紧紧相拥的两人,温馨而美好……

这边已经安静,另一边药离筠本是离开第二峰回到自己所在的东峰想要克制住自己心中的杂念歇息的,毕竟他也受了泪笛影响较久,有些困顿了,却是不想在他的房间中另有其人在等着他。

看着自己房间的人,药离筠下意识的皱了眉。

一般他很少皱眉,可是,只要看到这个人就忍不住的想要头疼皱眉了。

“这么晚了,你不在自己房里跑我这里来干什么?”药离筠看着正立于窗前背对他的女子皱眉开口,即使只是一个背影,他却明确知道来人是谁。

那女子一袭浅蓝色的纱裙,即使在夜色下仍然明媚动人的色泽,仅仅是你看到这一袭裙纱,药离筠就忍不住想到了素日里女子明媚张扬的容颜,那沐浴在阳光下的容颜,宛若天使一般有着惊心动魄的美。

听到药离筠的话,女子转过身来,先是不着声色的将药离筠打量了一番,然后仰着明媚的小脸看着他“来你房间与在我自己的房间有区别?”少女的声音很是轻快,带着仿若不知人间疾苦的清灵,俏皮可爱。

不过一句话,药离筠顿时黑了脸,不再看女子,走到一边的桌子旁坐下,抬手轻揉着眉宇,舒缓着疲惫“说吧,找我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少女跟着到药离筠身边坐下,一双明媚的大眼睛在药离筠身上滴溜溜地转着,仿若是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不能!”毫不犹豫,药离筠扭头看着女子“你也不小了,别总到处乱跑让院长担心!”

少女撇嘴“他才不会为我担心呢!”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伸手戳了戳药离筠的手背,饶有兴致地看着他“喂,我说你这么晚不回来去哪里了?我怎么嗅到了女子的体香味?”

“……”揉着额头的动作不由一顿,药离筠嘴角抽搐地看着女子“知道晚了还不回去,有事就说,没事就离开,男女授受不亲!”直接忽视那什么女子的体香味,他身上哪里来的女子的体香味,完全是乱说一通!

“咦!”女子突然惊疑“你竟然知道男女授受不亲了!”突然移着板凳靠近药离筠“快老实交代,在外面养了谁?”哼,想逃避话题?她知道药离筠素来不喜女子过于靠近,所以当有女子靠近了药离筠,他身上浅淡的气息很容易就被侵染,她确实在药离筠身上嗅到了异样了味道,而且那味道……女子垂眸,眼了眸底的情绪,抬眼间又是笑的明媚。

“你到底走不走!”药离筠发现,只要是在这个女人面前,他的耐心几乎为零。

“不走!”女子坚定的摇头“我今晚就住这儿了,你把床让给我一点,”看着药离筠仿若已经处于爆发的边缘,女子嘻嘻笑着“你被跟我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也知道,我从来都没把你当男的,谁让你长的这么,”女子抬手轻挑地勾着药离筠的下巴,眉眼弯弯“漂亮呢!”

“时!夕!年!”抬手一把打掉女子的纤纤玉手,药离筠咬牙,一字一顿地念着眼前人的名字,仿若恨不得将这名字的主人碎尸万段!若非是修为不如她,他一定一定会立即马上将这人打晕扔出去!

女子,也就是时夕年看着自己被打掉的小手,有些委屈的瘪了瘪嘴“月,你越来越不温柔了,在再这样下去谁敢娶你!”

药离筠:“……”他不要和这个女人说话,坚决不要!

“月,你怎么不说话了?难道是在担心我说的话?”女子展颜一笑,抬手俏皮地拍了拍药离筠的肩膀“月,你不用担心了,若真是没有要你,大不了我收了你呗!”

直接忽视女子那些不着调的话语,药离筠一次一次地压抑住爆发的冲动,抬眸轻轻扫了女子一眼“我不叫月!”

女子退回凳子上坐下,双手托腮看着药离筠“不要再跟我讨论名字的问题,我说你是月就是月,谁让我看到你的第一感觉就是见到了月亮呢!”

药离筠不说话了,他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这样或许还能得到片刻的清静。

“月,其实你安静的时候挺好看的,明明长得这么好看,脾气怎么就这般暴躁呢?真是可惜了老天给你的这张脸!”时夕年眨着眼睛,问出自己很是疑惑的问题。

药离筠:“……”他脾气暴躁?也就她敢说了,若非是她一次次逼他,他愿意暴躁吗?

药离筠深深觉得,若是多让时夕年在他身边呆些时间,他早晚会被气死,现在看到她就皱眉,几乎已经成了他的自然反应了!

时夕年可不管药离筠在想什么,仍然盯着他的脸看着“唔,我突然想起来了,就算没人要你,我也收不了你了,我已经看上别人了,怎么办呀!”

继续沉默,药离筠告诉自己,他什么都没听到!他也没想时夕年收了他,在他看到,谁被时夕年看上,谁就该自认倒霉。

“听说君座回来了,月,你知道吗?在还没看到他人,只听着大家讲他的事迹时我就已经被他折服了,现在我发觉我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他了,月,他长的有没有你好看?”时夕年作捧心状,眉眼弯弯,仿若看到了传说中君座的无上风姿。

这次,药离筠难以保持沉默了“时夕年,我警告你,别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不为其他,只为缺德鬼是他的丫头的,谁也休想抢,就算那个人是时夕年也不行!

时夕年骄傲的一扬头“月,你认为我会怕你的警告?哼!我决定了,我要追君座,不追到手,誓不罢休!”

察觉到时夕年难得的坚定与认真,药离筠没由来的心中一凸,有种怪异的感觉划过心田,那种感觉搅的他心烦意乱,顿时一丝耐心也无,谪仙般的容颜上涌现冷意,双眸无情地看着时夕年“滚!这样的话别再让我听到第二次!”

从未想过药离筠会这般对自己说话,时夕年愣了愣,红了眼眶,不过却是倔强的笑着“你又不是我什么人,我喜欢谁还需要你的允许吗?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他是我爷爷的徒弟,就算爷爷也会支持我!”

即使是觉得委屈,时夕年的笑容仍然很是灿烂,充满阳光的味道,倔强而美丽。

看到时夕年这般的笑容,药离筠有些不自然的扭过了头,他是不是太过分了?时夕年再如何调皮也不过是个小女孩,不知为何,看着那红红的眼眶,他隐隐生了自责。

连院长都说,时夕年的笑容是世间最美的笑容,有着让人忘掉一切烦恼的功效,看着她的笑容,就会忘记自己所在的时间空间一般,就如淌漾在时光的河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