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爹爹别走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39 字数:3497 阅读进度:158/355

整个餐桌都很安静,君洛姬喂着沐子言吃饭,自己却是从始至终都不曾尝过一口。[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爹爹,饱了!嗝……咯咯……”当君洛姬再次将一勺饭送到沐子言嘴边时,沐子言却是闭着眼睛说饱了,紧接着便是为了要应证她的话一般,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然后,自己傻傻的扯着唇咯咯笑了起来。

笑着沐子言伸手如孩童一般拽着君洛姬胸前的衣襟,蜷缩着身体,靠在他的胸前,再次谁去。睡前还不忘来句“爹爹,睡!”

“……”君洛姬有着无奈的看着怀中瞬间又沉沉睡去的人,刚刚吃的这么饱,这丫头也能睡着!

摇头宠溺一笑,就这般抱着沐子言,君洛姬开始自己用餐。

对面,药离筠看着君洛姬那一抹笑容,不由挑起了唇角。

以前,能看到君洛姬如此温柔的模样,只有在君洛姬忆起自己心中的那个女子时。

虽然,后来君洛姬曾告诉他,已经找到了那个女子,而那个女子就是丫头。可是,药离筠总是觉得有什么地方是不对的。

可具体是哪里不对又说不清,直到现在药离筠才明白,那份不对劲在于,君洛姬虽然对沐子言很好,可是面对沐子言时眉目间总是少了一丝以前忆起她时的那抹温情宠溺。

而此时,药离筠再次从君洛姬的眉眼间看到了那抹温情,那是独属于他心中那个人的温情宠溺。

药离筠扑捉到了君洛姬这不经意流露出的情感,然而君洛姬自己却是不知道,因为,在君洛姬心中,沐子言并非是那个‘她’,他只是因为药离筠才会对沐子言好。

而就算君洛姬真的发现了这丝不同,怕也要归咎与他与沐子言的那两块玉佩的关联了。[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君洛姬始终坚信不疑地认为自己的心中只有那一个身影,那个早在十年前便住进他心中的身影,任何人都再能攻破那道防线。

餐后君洛姬抱着沐子言将她送回房间,而药离筠与秦宇很自觉地自己去找房间了。

用君洛姬的话来说,这宫殿如此之大,随便他们想住哪里,只要不来烦他都行。

当将沐子言轻轻地放在床上,君洛姬正打算起身离开时,沐子言突然一把抓住他的衣袖“爹爹,别走,言儿怕!”

回眸,见沐子言虽然抓着他的衣袖,可仍然是闭着眸睡着,只是小脸上涌现了丝丝不安。

犹豫了片刻,终是回身坐在床边,垂眸看着沐子言的睡颜。

仿若即使在睡梦中也感觉到了那令她安心的气息的靠近,小脸上渐渐出现了一丝恬静的笑容,再次放松了身体,只是抓着君洛姬衣袖的手始终不曾放开。

看着沐子言抓着自己衣袖的手,君洛姬眸内神色变换莫测,最终化作了一抹怜惜。

君洛姬能够感觉到沐子言对她爹爹的依赖,从这份依赖中不难看出她的爹爹定是十分的宠爱她的。

可是,有着一个如此宠爱她的爹爹,她应当是快乐幸福的,为何如今的她会满身伤痕,满心仇恨?她,究竟遭遇了什么?

再一次,对沐子言的身份仇恨起了好奇。

君洛姬突然想起沐子言刚刚所说的‘言儿怕’,不由微眯了眸,君洛姬清楚的知道‘梓言’这个名字是曾经‘他’给她的,并非是她的真名,而沐子言在睡梦的无意识中自称的应当是自己的本名了。(wwW.upu.cc无弹窗广告)

言儿?君洛姬看着沐子言的目光不由深邃起来了。

言儿,这个称呼对他来说是有着不一样的意义的。

若非是因为沐府小姐叫做‘沐子言’,名字中有个‘言’字,他又怎会一度将那个‘沐子言’错认为‘她’?

――

“真笨,走个路也能摔跤!”小小的男孩看着摔倒在自己面的粉嫩女孩,有些嫌弃地开口,却是伸出了手。

“嘻嘻……”摔倒的粉色女孩原本因男孩的话咬唇正难过呢,却在看到男孩伸出的手时笑的开怀“言儿想要抱!”

看着对自己伸出双手笑的没心没肺的小丫头,男孩皱眉,抿了抿唇,看着蜿蜒曲折,不知何处才是尽头的山路,终是蹲在了女孩面前。

他也不过比女孩大几岁而已,根本不好抱,只能背了。

――

“爹爹不哭,言儿找哥哥!”沐子言皱了皱小脸,安抚似的扯了扯君洛姬的衣袖,却是瞬间惊醒了陷入回忆的君洛姬。

言儿,如记忆中的一样,每当称自己为‘言儿’时,尾音都微微上挑,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会是她吗?君洛姬此时的心神都这一声‘言儿’给吸引,并没有注意到沐子言话语中的意思,若是他注意到了沐子言的‘找哥哥’,或许他就会开始怀疑,毕竟名字中拥有‘言’字,而又丢了哥哥的,在他所知道的范围内,只有沐府,沐子言。

可是,君洛姬此时只想着知道眼前这个人儿是不是记忆中的那个她。

会是她吗?这一刻的心情是万分期待却又十分忐忑。是她吗?若是不是呢?

俊脸上带着惊疑不定之色,最近,抿了抿唇,眸中闪过坚定。

抬手轻轻扯开沐子言的衣襟,眸光毫不避讳的往沐子言的胸口处看去。

当看到那白如凝脂,没有一丝瑕疵的肌肤,君洛姬眸中涌现失望之色。

不是!‘她’的胸前有着一个泪滴状的印记,十分美丽,那是他们坠落山谷时,她的衣衫被划破,他不小心看见的,却是记在了心底,也是这么多年他寻找她,验证她的唯一依据。

这一刻,清楚的知道眼前的沐子言并非是他要寻找的‘她’,这一次,不知为何,心中涌现的是不同于以往的浓浓失落。

君洛姬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这么多年,多少次期待过,却失望过,早已习惯。可是这一次为何却觉得那么的不同,他在期待着沐子言就是‘她’,这是不同于以往的期待,期待只是因为这个人。

抬手再次合上沐子言的衣襟,看了一眼沐子言又恢复平静的睡颜,轻轻拿开她扯着自己衣袖的手,君洛姬起身就要离开。

这个丫头,并不是他的那个笨丫头,那个连走路也会摔跤的笨丫头,那个明知危险却毫不犹豫的跟着他跳下山谷的笨丫头,那个让他思念寻找却求之不得的笨丫头……

君洛姬想要离开,刚走至房门,身后的沐子言却是一声惊叫,满是惊恐的叫声响起的瞬间,没有丝毫犹豫的,君洛姬瞬间便回到了沐子言的床边。

此时,沐子言原本平静的睡颜不再,她紧咬着泛着苍白之色的菱唇,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脸色苍白骇人。

看着这样的沐子言,君洛姬不由心中一抽,急忙俯身去叫沐子言,他以为沐子言是做噩梦了,想将她唤醒。

然而,叫了两声沐子言并无丝毫反应,脸上的惊恐之色加剧,浑身颤抖。

紧皱着眉头,伸手正要去碰沐子言,手刚碰到她的脸,沐子言却是突然又一声惊叫,胡乱的挥手打开了他的手,身子颤抖着不断往床角移动着,蜷缩着。

“不要,不要碰我!”沐子言大叫着,她又看到了那个侩子手拿着刀,带着狰狞的笑容向她走来。

被沐子言突然的大叫惊了一下,君洛姬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转身不顾沐子言的反抗强行将人拉到他的怀中,大声唤着她,想要将她唤醒。

可是,沐子言却只是拼命的想要挣脱他的怀抱,想要闪躲着。

“姐姐救我,不要……”

“姐姐,言儿怕……”

“姐姐,姐姐,不要,不要这样对我,言儿痛……”

“不要啊,姐姐,言儿很乖的,言儿不会不听话,别让她过来啊……”

“啊!走开,你走开……”

……

沐子言大叫着,扑腾着,君洛姬几乎要抱不住她。

听着沐子言口中凌乱却十分清晰的话语,君洛姬眸中宛若有暴风雨凝聚,他终于明白,沐子言此刻正沉浸在自己曾经遭受过的痛苦中。

此时,他叫不醒沐子言,也不能将其打晕让她安静下来,若是沐子言此刻昏迷,一定会沉浸在那一刻的痛苦之中不会再醒来。

所以,他此刻能做的只有紧紧抱着她,不让她乱动伤到自己。

这边的动静终于惊动了正要休息的药离筠与秦宇,药离筠走了进来,秦宇却是留在了门外。

药离筠一进来看到沐子言的模样,顿时快步上前,眉头瞬间皱起“丫头怎么了?”

君洛姬面色冷凝,眸中宛凝寒冰“是泪笛,泪笛唤醒了她的记忆。”

在君洛姬与药离筠对话间,沐子言仍然在扑腾着,抗拒着,满脸的惊恐痛苦之色,浑身痉挛着,仿若是在承受着人体难以承担的痛苦。

发丝已经被汗水****,薄薄的红色纱裙此时却如水洗一般,仍然在奋力挣扎着,却是气若游丝的模样。

“为什么,为什么,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是你的妹妹啊!”

“好痛,好痛,停下了好不好,好不好……”

……

一声声泣血般的话语如质问,似祈求,听的她身边的两人心中都是一阵阵的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