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你不是人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37 字数:4472 阅读进度:154/355

对沐子言此话,骆紫清并未表现出太多情绪,甚至连神色都不曾动一下,只是宁静安然一笑“没事就好,如此我们便开始学习了!”

暗自打量了骆紫清一眼,沐子言心中疑惑,就这般就真的放下了?不愧是有着如此安静气息的人,果真是拿得起放得下啊!

沐子言心下感叹一番,却是开始与骆紫清很认真的学习。(wwW.upu.cc无弹窗广告)

当骆紫清开始教沐子言吹笛子,然后,骆紫清便开始郁闷了,而沐子言则开始欣喜了……

――――――――

“你真的从不会吹笛?”这已经是不知道骆紫清第几次开口询问沐子言了。

一曲尽,收了手中玉笛,沐子言笑嘻嘻的看着骆紫清“不会啊,在今天之前,我都不曾接触过笛子,更是不知道如何去吹了。”

“既然以前不会,你手中怎会有如此好的玉笛?”骆紫清仍然不相信,若非是精通喜爱玉笛之人刻意收集,怎会有这般好的玉笛?沐子言手中的泪笛,是她都从未见过的精品。

最主要的是,刚刚才学习玉笛之人能够吹的如此之好?若非是有些音符不曾记住,掌控不当,沐子言此时吹的几乎要比她还要好!要知道她可是从小就开始学习玉笛,可谓十多年来一直浸淫其中,而沐子言不过学习了一个时辰而已……她怎么也无法相信。

可是,最初她刚刚开始教时,沐子言什么都不懂,也的确不像是装的,若真的是装的,只能说沐子言的演技太好了!

当她将吹笛的技巧与沐子言讲解之后,最初沐子言还是生疏的,经常出错,可是,渐渐的沐子言仿若沉浸其中,越来越熟练,那进步的速度让骆紫清不由目瞪口呆。

所以,虽然觉得沐子言确实不曾学过吹笛,骆紫清还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询问,而沐子言也是不厌其烦的回答。

此刻听到骆紫清询问自己手中的泪笛,沐子言抿了抿唇,她觉得还是不要说出是院长给的好,毕竟院长身份不一般,于是开口“这个是君洛姬给我的,可是我不会吹,所以他就让我学!”看着手中的玉笛,沐子言爱不释手,第一次,她才知道自己竟是如此的喜欢吹笛。

看这沐子言手中的泪笛,想着竟是君洛姬送的,骆紫清瞬间竟是有种将其抢过来的冲动。

不过毕竟不是真的丧失了理智,抿了抿红唇,骆紫清将眸光转向别处“既然你已经学会了,我便先离开了。[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骆紫清可没有忘记君洛姬说过让她在明早之前离开第二峰,虽然现在还很早,可是她并不想在这看着君洛姬与沐子言恩爱,与其呆在这里受折磨,倒不如回去问问家族的消息。

“嗯,谢谢紫清姐姐了!”沐子言点头,并未阻拦骆紫清的离开,如今她已经学会了吹笛子,她有点迫不及待的去学习泪曲了。

骆紫清咬了咬唇,犹豫一下,还是开了口“不知洛姬师兄现在在何处?紫清想与洛姬师兄告辞。”

沐子言愣了一下,看了一眼骆紫清,难道她猜错了,骆紫清并未放下?还是如沐子晴一般会隐藏?

“梓言,你别误会,我只是想与洛姬师兄告别而已!”见沐子言不说,骆紫清急忙开口,心中却是万分憋屈,见自己未来的相公一面,却还要怕别人误会,这是什么事!

沐子晴轻笑“紫清姐姐,我并不曾误会什么,我只是在想君洛姬现在会在哪里,他之前只让我与你学习,也不曾告诉我他去了哪里。而我今日刚刚到达这里,所以抱歉。”

无论骆紫清如何,是否对君洛姬还抱有别样的心思,其实都是与她无关的?她只需在君洛姬需要的时候出来做下挡箭牌便好。

听到沐子言此话,骆紫清微微有些失望,却也没再说什么,只与沐子言道了声告辞便离开了。

看着骆紫清离开的背影,沐子言不由撇嘴,为了一个心中有着别的女子的男人伤心,何必呢?

沐子言想,骆紫清最初被叫来第二峰一定是满心欢喜的吧,毕竟可以见到自己所喜欢的人,可是,被喜欢的男人叫来却是要教他的女人吹笛子,她的心中一定是难过的吧,也难得骆紫清还能够心平气和的与她说话,教她吹笛……

沐子言此刻庆幸,她不会为男人心动,更不会为男人心疼,她有的只有仇恨,至于爱上某个人,于她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拿着泪笛,沐子言正要去学习泪曲,却见君洛姬从外面踏步走进来,顿时无语地看着他。

沐子言相信,君洛姬一定听到了骆紫清想要见他的话,可是他却故意不出来。

只是忽视沐子言的眼神,君洛姬有些诧异的挑眉“这么快就学会了?”他原以为一晚上的时间还会有些紧张呢,却不想只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棉花糖小说网 Www.upu.cc 提供Txt免费下载)

“我天资聪颖!”沐子言咧嘴,一个时辰就学会,她也十分的意外,可是当开始接触玉笛,知道如何吹之后,每当将玉笛送至唇畔,都会觉得分外的熟悉,就仿若她曾经早已做过了千万次这样的动作,十分的熟稔。

听了沐子言的话,君洛姬轻笑,他想,或许连丫头自己都不曾察觉到自己的变化,她一直以为自己无心无情,满心仇恨,而事实上她已经不知不觉中融入了他们的生活,已经有了仇恨之外的感情,至少在药离筠倒下的那一刻,他察觉到了她的难过……

“丫头,想不想去看娘娘腔?”君洛姬思虑着这药离筠埋着的时间也差不多了,也够他反省好多事情了,此时又无事,倒不如与丫头一起去看看。

听到君洛姬提到药离筠,沐子言前一刻还带着喜悦的面庞染上悲色。

药离筠,就算有着那么多的疑点,药离筠却是实实在在的在他们眼前倒下,不会再醒来。

此刻的沐子言与之前的君洛姬有着同样的想法。

见沐子言沉默,看到她脸上的悲伤,君洛姬勾唇一笑,上前牵着她的手“跟我来!”

被君洛姬牵着往前走,沐子言却仍然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之前虽然看到药离筠倒下,可是始终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眼看见了,心却是在拒绝着。

所以,她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的说笑,学着吹笛,心中以为药离筠还会回来,还会充满宠溺的唤她丫头。

可是现在,被君洛姬再次提起,药离筠倒下的场面再次出现在脑海,这是却是再也无法欺骗自己。

药离筠,那般风华绝代的男子真的被老天收走了,再也不会出现……

“丫头,看那是谁!”耳边突然传来君洛姬的声音,沐子言只是无意识的扭头顺着君洛姬所指的方向看去。

可是,看去又哪里有什么人?目光呆滞地看着前方,并未询问君洛姬让她看什么,她现在脑海中全是药离筠的身影,他宠溺她的模样,他在她眼前倒下的模样……

“丫头,是看地面,那个坑里,你仔细看看有什么。”沐子言的伤悲君洛姬不是没有察觉到,不过他并未打算直接告诉沐子言药离筠还活着,因为此刻沐子言已经认定了自己所见,就如他之前一般,无论别人说什么都不会相信,所以,倒是不如让沐子言直接看到药离筠的好,只有眼睛看见了,才有足够的说服力。

目光随着君洛姬所指而移动,当看到那个大坑,沐子言目光微滞,眨了眨眼,那地面上是什么?怎么像是人头?还在动?

由于距离太远,看得并不清楚,心中只是疑惑一下下,便又收回了视线,此刻她满脑海都是药离筠,什么都无法吸引她的注意力,就算有一个活人被埋在地下也无法吸引她。

当然,如果被埋的那个人是药离筠肯定是例外的。可是,沐子言知道,若是药离筠被埋了,是不会是活人的。

见沐子言如此反应,君洛姬微微挑眉,勾着唇,不多说什么,拉着沐子言继续前进。

“缺德鬼,你该放我出去了!”远远看到君洛姬他们走来,药离筠很是平静的出声,虽然被埋着,他并无怨言,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君洛姬会用这种方式来报复他,当真是有些郁闷,若是被别人看到了,他还要不要出去了?

药离筠此时只庆幸这第二峰的特殊性,庆幸这第二峰并没有其他人来。

不过在目光扫过君洛姬身边的沐子言时,微微黑了脸,竟然让丫头看到他如此狼狈模样……这缺德鬼绝对是故意带丫头过来笑话他的!药离筠那个怨念啊……

跟着君洛姬无意识的走着,沐子言突然停了下来,震惊地瞪大双眸。

“怎么了?”君洛姬疑惑。

“你,”沐子言咬了咬唇,开口有些小心翼翼,带着丝丝不确定“你有没有听到药离筠的声音?”沐子言好怕君洛姬摇头,怕只是自己的错觉。

在沐子言忐忑的注视下,君洛姬笑着点头“我听到了,他让我放他出去。”

“他在……”沐子言正要询问,却是突然想到君洛姬刚刚让她看的坑中被埋的活人。

当下甩开君洛姬的手,快步向前跑去,当距离那个坑越近,沐子言却是慢下了步伐,并不敢靠近。

已经看清了那熟悉的容颜,可是,她却是害怕这只是自己出现的幻觉,睁着眼睛,眨也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一闭眼药离筠就消失了。

“丫头!”药离筠原本还担忧沐子言看到他如此模样会如何,可是当看到沐子言那小心翼翼不敢靠近的模样,不由心中有着抽搐般的疼痛,是他吓到丫头了。

听到那熟悉的唤声,沐子言终于不再犹豫,跑向前,蹲在药离筠前面,双眸激动,却仍然带着一丝忐忑的看着他“药离筠,真的是你?”

察觉到沐子言的恐慌,药离筠心中自责更甚,这一刻甚至恨不得让君洛姬多埋自己一刻,扯出一抹带着安抚的笑容,温润的眸带着宠溺“丫头,是我,我没事!”

“真的是你!”看着那温润眸中熟悉的宠溺,沐子言终于笑了,笑着却是想哭,想哭却是哭不出来,所以,她只能无意识的呢喃着“你没事,真好呢!”

看着沐子言,药离筠觉得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如一根针刺在他的心间,麻麻的疼痛。是他做错了,丫头一定担心极了他。

“现在可觉得我埋你埋的正确?”不知何时,君洛姬已经走了过来,居高临下地看着药离筠眸中的自责,心中冷哼,他现在还没消气呢!竟然敢如此吓他们,该罚!

“正确!”没有由于的开口,此刻看着沐子言,药离筠觉得他真的是该埋,他忽视了他们对他的担忧。

终于确定了药离筠是活的,此刻听到药离筠与君洛姬的对话,看着在地面上只露出一个头的药离筠,沐子言抬头看着君洛姬“君洛姬,你还真的将药离筠给埋了啊!”

之前君洛姬告诉她,他将药离筠埋了,她还不信呢!

“是我埋的!”药离筠承认,只要他不撤出药离筠身上的重力,药离筠就休想出来。

沐子言眨眼,想着之前看着药离筠倒下,现在却是好好的,难道是因为被君洛姬埋的原因?

想着便询问“你埋他是让他活过来的方法吗?”

听到沐子言此问,药离筠哭笑不得,他根本就没有死,又哪来的活过来?

不过君洛姬听了沐子言的话却是点头,眸中闪烁着异样光彩“娘娘腔跟我们不一样,他是长在土地里的,他若是死了,埋在土地里,等他吸收够了土地里的养分,用不了多久就会活过来。”

“这样啊!”沐子言眸光定格在药离筠容颜上“原来药离筠不是人啊,难怪长着这么美。”虽然怀疑君洛姬话语的可信度,可是这世间怪异之事本就多,就如她没了心脏还能存活,若说药离筠是某种东西修炼化形的也不是不可能。

最主要的是,除了此种说话,沐子言想不出药离筠明明没了气息又活过来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