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真药离筠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33 字数:4562 阅读进度:148/355

君未清虽然也察觉到了空气中的那丝不正常的氛围,可是他此时更加担心自己的哥哥,正所谓关心则乱,君未央此时好端端站在那里,又怎么会有事?

他急忙向君未央走去,想要查探君未央是否有事,却是不知他这突然一动,让落倾雪与君未央的心瞬间提起,两人谨慎的看着那黑衣人,心中暗自提防着,害怕君未清的动作惹怒那黑衣人,怕那黑衣会突然对君未清出手。[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_._.花_._.糖_._.小_._.說_._.網<<<$www.upu.cc]

直到君未清安然走到君未央面前,而那黑衣人仍然是沉着脸一动也不动,两人才暗自舒了一口气。

这人的气场太强大了,只是修为这般强大的人,怎会突然破墙以如此狼狈进来,难道说这里还有一个比这黑衣人更加强大的存在?

这般想着,君未央与落倾雪一同将目光转向那被出一个人性大洞的墙壁,在这个洞的另一方,有一个比眼前黑衣人更加强大的存在。

在场没有一人开口,黑衣人从出现便站在那里面目阴狠地盯着那被他撞出来的大洞,而君未央与落倾雪却是忌惮着这黑衣人,他们自己倒是不用担心什么,可是现在君未清也在,君未清身体虚弱,并无什么修为,他们不得不小心。

君未央看着那大洞,想着这隔壁的房间就是天字一号房了,之前他进来时便察觉那房中有着强大的气息,此时却不想出现了这般状况。

在这边房间的寂静中,对面传来轻轻浅浅的脚步声,显然是有人正在向着那大洞靠近,想要走进这房间。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那洞口,心都暗自再次提起,落倾雪虽然有着傲气,也是十分的狂傲,却也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逞强,而眼前并不是他逞强的时候,尤其他还要顾及着君未清,所以,他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气,盯着那墙壁上的大洞,等着对面那人走过来。

“呵呵~”人未至,清浅悦耳的笑声已经响起“离魂,你输了!”

当听到这声音的瞬间,君未央不由瞪大了双眸,这声音他自然是识得的,因为这世间也仅有那一人有着这般悦耳干净透明的声音,柔和的宛若春风拂过心田。

“哼,输了便输了!你要的还魂丹明日自己来取!”冷冷丢下这么一句话,那黑衣人一个闪身,从窗户跃了出去,身形瞬间消失。[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在那黑衣人身形消失的瞬间,隔壁的人终于越过墙壁上的大洞,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药公子,真的是你!”君未央惊喜,果然他没有听错,那声音是药离筠独有的。

那一袭不沾尘埃的白袍,长至脚踝的银色发丝,宛若谪仙般的容颜,温润如月光一般的眸光,不是药离筠又是谁?

听到君未央的声音,药离筠扭头看他“未央?你怎会在这里?”

“我……”君未央正要回答,却是突然想到了君洛姬身边行为怪异的药离筠,顿时神色一变,眼前的药离筠给他的感觉确实是真的,若是这个是真的,那主子那里?

想到这里,君未央顿时出声“不好,主子有危险!”

看到君未央滕然变色,听到他的声音,药离筠微微拧眉“怎么了?”

“药公子,主子身边现在还有个你,我怕那个假的会对主子有威胁!”君未央急急出声,脸上的冷静不再,只想着快点回去相助于君洛姬,可是,他只有将真正的药离筠带回去主子才会相信,所以,他只能急急忙忙解释。

“假的?”药离筠眉心微动,偏头看着君未央“你既然看到了两个我,又如何知晓你现在看到的我是真的呢?”

“难道你也是假的?”君未央微愣,问出了这个傻傻的问题,若是眼前这个是假的,药离筠会告诉他自己是假的吗?问了岂不是白问?

对于君洛姬的担忧已经让君未央反应有些迟钝了,想到在君洛姬身边的药离筠,他之前也感觉是真的,并未发现一丝的破绽,那眼前这个,他是不是感觉也出错了呢?

看着君未央,药离筠摇头轻笑,神色浅淡如仙“我自是真的,只是缺德鬼身边的也是我,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

君未央皱眉,这是什么意思?正要出声询问,药离筠已经再次开口“你放心,我自是不会伤害缺德鬼的!”

这话君未央倒是认同,若说连药离筠也会伤害君洛姬,那君洛姬也就没有活在世上的必要了。若是连药离筠都对君洛姬不是真心,只能说君洛姬做人太失败了,可以去死了……

只是,君未央还是不放心,虽然相信药离筠,可是药离筠那句说他自己是真的,却又说君洛姬身边的也是他,这究竟是什么意思?

“未央,你若疑惑,我稍后与你解释,只是这两位是?”药离筠淡淡的含着笑意的目光落在落倾雪与君未清身上,这两人他之前并未见过,可是于君未央打交道的人,应当都与君洛姬脱不了关系的。upu.cc[UPU小说网]

听到药离筠的询问,君未央暂且放下心中的疑惑,指着落倾雪开口“这是南越的太子殿下,落倾雪!”然后君未央又转向落倾雪“这位是……”

“娘娘腔?”君未央话还未说完,落倾雪却是自己开了口,很是玩味地打量着药离筠,自从药离筠出现,落倾雪的目光便没有从药离筠身上移开过。

对于落倾雪的打量,药离筠丝毫不在意,神色如初,浅淡温润,只是,当听到落倾雪的那声‘娘娘腔’时,眉头微微挑起“你若愿意这般称呼,也未尝不可!药离筠!”

“哈哈,药公子果然是与众不同,有着天人之姿,不过这专属于别人的称呼,可不能乱用,我还是老实一点的好,免得惹火烧身了!”

药离筠勾唇一笑,并未多说什么,显然,君洛姬曾在落倾雪面前提起过他,不然又何来‘娘娘腔’这一唤?这世间能如此唤他的也只有那一人了。

“你真的好美!”惊叹般的声音响在众人耳中,药离筠眸中漾起一丝笑意,君未央唇角微微抽搐,落倾雪却是瞬间黑了脸。

黑着脸转向一旁从药离筠出现便开始发花痴,知道现在才清醒过来的君未清,落倾雪悠悠开口“有我美吗?”

看着落倾雪的容颜,再看看药离筠,君未央微偏着头,煞有其事的进行对比,最终,虽然觉得落倾雪的语气很吓人,他还是不能昧着良心说话,所以“你没有他美!”

“……”落倾雪咬牙,虽然他也承认自己没有药离筠美,可是,他想在他的小清儿眼中他是最美的啊!

“咳咳,药公子,这是我的弟弟,君未清,之前也是跟在主子身边,不过如今被落倾雪抢了去!”

“抢了去?”药离筠勾唇,眸光在落倾雪身上轻轻扫过“是因为缺德鬼的修为不如他?”

不知为何,听到药离筠如此云淡风轻的询问,落倾雪没由来的觉得心中一凸,突然想起之前的黑衣人,想起了药离筠的修为可能比之前那个黑衣人还要强大,顿时,一种名叫不安的感觉萦绕心间。

君未央点头,心中想着,当初确实是主子修为不如落倾雪,所以才被落倾雪将未清抢了去,他并未扭曲事实。

“竟然抢到了缺德鬼的身上!”药离筠看着君未清,眸光轻漾“属于他的,无论是人还是物,除非是他愿意,不然,谁也休想抢去!”

这意思是要帮君洛姬将君未清抢回去?这次连君未清都听懂了药离筠话语中的意思,不由下意识的走到落倾雪身后“主子说过让我留在雪的身边的。”

原本落倾雪还因为药离筠的话瞬间警惕,心中涌现浓烈的不安,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若是药离筠真的要强行带了君未清,他无法阻拦,可是,当看到君未清的动作,听着君未清的话语,心突然定了下来,无论是谁,都休想把他的小清儿抢走!

“药公子!虽然自认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若想从我身边抢走小清儿,除非是踏着我的尸体!”落倾雪万分坚定,手指与君未清十指相扣。

“嗯?”药离筠看着落倾雪,仿若不明白他突然此话是何意,转而想到自己刚刚的话,不由苦笑地抬手揉了揉眉心“我想你是误会我的话了,即使缺德鬼丝毫修为也无,属于他的,也并不是任何人想抢走就能抢走的,所以,现在你可明白我的意思了?”

抬步走到桌前的板凳上坐下,药离筠单手支着额头,心中苦笑,这连续几日与离魂纠缠不曾休息,他也有些支持不住了,不过,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

扭头看着君未央“你何时多了个弟弟?”君未央的底细如何他自认是清楚的,却是不知君未央还有个弟弟,难道这学院排行第十的学员突然成了君洛姬的属下,就是与这个弟弟有关?

听到药离筠此问,君未央瞬间冷了脸,眸中迸发骇人的杀意“我与弟弟失散多年,这些年一直在寻找!”

“嗯!”药离筠点头,不想再说话,真的是有些乏了,看到君未央眸中的杀意时,他便猜到了什么,不过,他并不想多问,该知道时自会知晓。

“果然如君洛姬所说,这世间最了解他的人莫过于娘娘腔,曾经我还不服,以为自己对他的了解能够胜过你,如今看来却是我错了!”落倾雪从药离筠之前的话语中回过神,牵着君未清也走到桌边坐下,看着药离筠开口。

一直以来他当真以为那时是自己强行从君洛姬身边将君未清抢来了,如今经药离筠一提点,才猛然发现,是他错了。以君洛姬的性格,若不是他愿意,又有谁能从他手中抢东西?纵然是毁了,君洛姬也决计不会便宜了别人的!

所以,君未清并非是他从君洛姬身边抢来的,而是君洛姬原本就想留在他身边的。

“呵呵~缺德鬼是这般说的?”药离筠轻笑“这世间最了解他的人莫过于娘娘腔,而这世间最了解娘娘腔的人也莫过于缺德鬼了!”

落倾雪点头,虽然并不了解两人之间的故事,他却能从两人之间提及彼此的话语中窥探到其中的情谊,那份生死相托,不是兄弟却胜似于亲兄弟的情谊,这是足以让人动容的情感。

“药公子,主子那里真的没事?”君未央此时再次询问起来,想到君洛姬身边还呆着一个假的药离筠,他就止不住的担忧,因为他知道主子会对任何一个人提防,却是唯独不会对药离筠提防。纵然心中起疑,却仍然在不万分确定的情况下对药离筠有丝毫的伤害。

“无碍!”食指揉着微痛的额头,药离筠起了身“我先休息片刻,之后便去找缺德鬼,他既然让你跟在他们身边,你便不用回去了,那边有我在!”

药离筠往里间走去,天字号房间中备的有休息的地方,天字一号已经被他与离婚毁了,所以他还是先借用下这天字二号吧。

看着药离筠离的背影,君未央还想问着什么,却止住了,他也看出了药离筠的疲惫。

想到刚刚那黑衣人的强大气势,君未央突然想起药离筠有唤过那人为‘离魂’。

离魂,是他!君未央震惊了,冷酷的面容上泛起丝丝涟漪,想着那黑衣人满含怒气的面容,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种情况下看到那人的面容,要知道传言中见到那人面容的人都化作了白骨了!

君未央忍不住想,他们不会下一刻也会变成白骨吧!不过那人之前并未看他们一眼,显然不曾将他们放在眼中,或者说是那人眼中完完全全只有药离筠一个人,直接忽视了他们的存在了。

希望是真的忽视了他们的存在!这般想着,君未央立即想落倾雪他们开口“我们先回客栈吧,让药公子在此好好休息。”

对于君未央此话,落倾雪并未再反驳,显然,药离筠的出现让他改变了先前不让君未央与他们一起的主意。

三人一起离开‘红尘醉’,不过君未央离开之前先通知人不要进房间去打扰药离筠,只是当药离筠醒来,酒楼的人发现墙破了洞后会如何,就不是他该考虑的范围了,在这酒楼掌柜面前,至少药离筠的面子要比他大的多,只是这大的多的面子在掌柜的面前是否有用,他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