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风鸣之怒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27 字数:3268 阅读进度:142/355

听到秦宇的话,一旁的药离筠第一反应便是挑眉,饶有意味地看着秦宇,似是不曾想到秦宇会对着风长老说出这般的话。UPU小说网www.upu.cc

而反观于风长老,此时早已面色阴沉的吓人,他倒是不知一个随随便便的学员便敢如此对他说话了,那话语间字字句句都是在讽刺他与执法队。

怒气不可遏制,眸中闪烁着凶光,纵然是在第二峰又如何,纵然脱离了执法队又如何,他身为执法长老,惩罚了一个普通学员而已,纵然是君座不能将他如何!

察觉到风长老的杀意,药离筠便暗自提防,这秦宇已经引起了他的兴趣,他可不能让秦宇就这样在他面前被风长老给解决了,而且,这秦宇既然是君洛姬带回来的人,那人的护短程度他可是一直很清楚,若是知晓他再次而不相助秦宇,他绝对又会倒霉。

所以,思前想后,药离筠觉得,这秦宇,他保了,有他在,风长老就休想伤害到秦宇。

而且,在秦宇已经感知到风长老的杀意后仍然一片的坦然自若,没有丝毫的畏惧时,药离筠更是坚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从秦宇话落到风长老动杀意,药离筠下决定,心思流转,不过眨眼之间。

而就在这眨眼之间,一道声音接着秦宇的话语响起“说得好,宁求一世安稳,也要问心无愧!可是,秦宇啊,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也该体谅体谅有些人强大的野心啊,问心无愧,这世上有太多的人根本就不知愧疚究竟是什么东西!”

听到声音,即使没有抬头去看,在场三位都知道来者是谁。

君洛姬一袭紫袍,携着一份刻入骨子中的慵懒邪魅从门口踏步进入。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抬眸看着风长老看到他是僵硬的笑容,君洛姬不由加深了唇角的弧度,愈发的邪魅。

风长老何时到达的第二峰,他自是知晓,不过他并不急,舒舒服服的泡完温泉,不急不缓的来了这里,原本以为只有风长老一个人的,却是不想药离筠与秦宇也在这里,更是不想听到了秦宇这样一番话,与其说是如药离筠一般的震惊,倒不如说更多的是惊喜,他确实没有看错秦宇这个人。

“君洛、座,你,不知君座之前去往何处?”见到君洛姬的瞬间,风长老便暂时将秦宇抛到了一边,在风长老眼中,秦宇这般的小角色怎能与君洛姬相比,这个人即使被废了修为,也仍然是他的心头大患。三年前逼着君洛姬离开了云天学院,却从未曾想过君洛姬还会回来,有着君座与院长亲传而且是唯一弟子的身份,没有修为又如何,照样可以在云天学院为所欲为,尤其是与他作对!

“君落、座?”君洛姬微偏着头,似好笑的看着风长老“执法长老是在请本座落座吗?不过,这里好似是本座的地盘,执法长老莫非年纪大了有些主次不分了?所以才会教出一群能够代表执法长老惩罚本座的执法人员?”

走到主位上坐下,目光从药离筠与秦宇身上淡淡扫过,然后才再次落在风长老身上“至于执法长老所问,本座之前去往何处,难不成本座的去向还要向执法长老报备?”

对于君洛姬这一连串的问题,风长老并未有丝毫的意外,之前早已详细了解了事情的始末,所以也猜测到了君洛姬会有此话,心中也早已想好了应对的答案,只是,他不满的是君洛姬的态度,在他眼中,君洛姬一直只不过是一个小辈,而此时在他面前却是以一副上位者的姿态来对他,问他,如何不恼?

纵然恼,却也不敢表现,所以他只能强忍着沉着脸回答君洛姬的问题“老夫虽然是年纪大了,却也不至于糊涂,今日发生之事老夫已经略有耳闻,君座离开学院近三载,在这三载中学院又招收了多少新弟子?那些新弟子并不曾见过君座容颜,不知君座身份,所以,在看到君座在空中飞行时才会误会君座是违反规定的学员,这只是一个意外,执法队也只是尽责而已!”这个问题纵然是闹到院长那里他也无惧,因为新学员却是是不知君洛姬身份,若是知晓,执法队又岂敢去阻拦?

“至于任何人都能代表老夫向君座执法又该从何说起?君座权威在执法之上,我纵然身为执法长老也无权对君座执法,相反,就是今日君座一道诏令,纵然我身在远离学院的万里之外也要马不停蹄的赶回来,纵然君座一直不出现,我也只能在此一直等下去!因此,我又怎敢管君座是去往何处?”吴群的那句说自己代表执法长老的话,没有人敢告诉他,都怕他暴怒自己遭殃,所以,他不太理解君洛姬这句话是何意,可这并不妨碍他暗杀射应的传达自己对君洛姬让他等了这么时间的行为的不满。UPU小说网upu.cc

这是在抱怨他了?君洛姬挑眉,确实,在风长老眼中他这个废物君座就该等在这里,等着他执法长老什么时候想起来了,什么时候有时间了来应付一下他的传召。

“敢不敢并不能决定做不做,风鸣,你执法队吴群今日可代替你执法,明日是不是就可以代替本座坐在这里?后日是不是就该代替本尊的师傅成为院长?属于你执法队的人,该如何处理我并不过问。但是,从今日起,秦宇已经属于我第二峰之人,完全脱离你执法队,他日若是让我发现你执法队对他作出何事,就别管本座无情!”

“君座,我尊你为座,你休要得寸进尺!”风鸣怒,就算是逸老也会尊他一声执法长老,这学院中唯有院长一人能唤他为风鸣,现在君洛姬竟然如此大胆,他如何不怒!看来那为风长老传话之人也隐瞒了君洛姬传他时口中所称并非是‘执法长老’而是‘风鸣’之事了,这点风长老现在不知道。

但是,风长老却是已经意识到了那传话之人隐瞒了吴群那句胆大包天之话的事实,此时更是怒上加怒“至于秦宇,虽然之前属于执法队,但是君座拥有调动任何人员的权力,别说要一个秦宇了,就算是将整个执法队纳入这第二峰范围,我又能够反对?既然秦宇如今已经属于第二峰,与我执法队便再无瓜葛,若是他不做违法之事,我执法队自然不会无故找人麻烦!君座与其担忧我执法队如何,倒不如好好管教自己第二峰人员!”

看着愤怒的风长老,君洛姬不由眯眼,眸中泛起冷光,他原本还以为在至少在第二峰风长老会有所收敛呢,看来是他想多了!

“看来执法长老对本座很是不满呢!”散去眸中的冷光,君洛姬勾唇看着执法长老,眉眼间却是冷凝。

“哼!”一声冷哼,风长老扭过头,他是不满又如何,一直以来他都认为是院长在滥用私权,让君洛姬这样一个废物来当君座,这个君座的职位在君洛姬出现之前根本就不存在,一存在便是仅仅次于院长,高于他们所有人,他早就不服,只是一直顾忌着院长的实力而假装服从,可是君洛姬这般一再挑衅于他,他又何必再虚以伪蛇?

看着风长老的姿态,君洛姬明白了,勾唇点头,坐在主位上五指无意识的敲打这座椅。

一时间大厅陷入了寂静,没人说话,药离筠只是在一旁看戏,秦宇此时自然不会开口,而君洛姬与风长老……

突然,一声闷哼在大厅中响起,君洛姬唇角笑容扩大,而药离筠与秦宇却瞬间震惊的将眸光转向风长老。

因为,这声闷哼并不是出自别人口中,而是出自在座修为最强大的风长老口中。

那声闷哼并不似痛苦所发,而像是某种坚持与抵抗。

两人看向风长老,却发现风长老的腿好似在打颤,面色亦是泛白,额头出现了一滴滴豆大的汗珠。

这是怎么回事?下意识的转向君洛姬,当看到君洛姬唇角的笑容时,两人不由心中一凸,他们怎么会觉得风长老之所以会如此是君洛姬所为呢?他们明明没有看到君洛姬有任何的动作啊!而且就算君洛姬真的做了什么,也不该将风长老的逼到如此,风长老天阶中级乃至高级的修为可是没有丝毫掺假!

“你做了什么!”风长老猛然抬头,双眸通红怒视着君洛姬,问出了药离筠与秦宇此时心中的问题。

“没有做什么啊!”君洛姬很是无辜“只是既然执法长老已经对本座不满了,所以本座也不介意让执法长老的不满更多一点!”

“你……”风长老咬牙,头上汗水流的更多了,小腿打颤的程度更是加剧,甚至连背都微微弯起,说话开始吃力了。

“执法长老这是对本座还有什么意见?不过,无论什么意见,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在此处说的好,毕竟,这第二峰可是我的地盘!”

地盘……地盘……两字在大厅中不断传响,然后,便是噗通一声,风长老竟是直接对着君洛姬的方向跪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