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学习泪曲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23 字数:3353 阅读进度:139/355

??沐子言看着手中的音谱书,原本看着平淡无奇,甚至有些破旧的书此时却是变的金光闪闪了。[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沐子言张了张嘴,很是惊讶。

可是,虽然变得金光闪闪仍然是一个字都没有啊!

就在沐子言打算再次询问君洛姬怎么回事时,手中泛着金光的音谱突然直接化作了一道金光,没入沐子言的额际,消失了。

瞬间,沐子言便觉得自己脑海中多了什么。

笑看着沐子言,君洛姬抚了抚她的发丝“你在这里好好记下这音谱,我就在外面!”

说完君洛姬转身便出去了,被沐子言喷了一脸的茶水,他自然需要去洗漱一番,这第二峰有天然温泉,他也许久不曾去过了。

至于院长口中的快要来了的风长老,君洛姬妖娆一笑,什么事都等他泡完温泉再说!

君洛姬离开了,不过沐子言此时却没功夫关心他去哪里,她所有的注意力都被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东西给吸引了。

到一边的冰玉床上盘膝而坐,沐子言闭了双眸,心神渐渐全部沉浸到意识海之中。

当沐子言进入意识海,看着自己头顶上泛着金光的几个大字,瞬间心涌澎湃。

泪曲!

音控天下,以爱驭杀。

泪曲!应当是这音谱的曲名了。

而下面一行字中,前四字,从字面意思上不难理解是说以声音掌控天下。后四个字,以爱驭杀却是有些难理解了,爱与杀怎能相连?

只是,沐子言的激动并非是因为这几个字所传达出来的意思。而是,当她在看到这几个字的瞬间,仿若灵魂都在叫嚣着,喜悦着,兴奋着,那种情感,几乎要将她泯灭。

有些奇怪这种突如其来的,不受自己所控制的澎湃,沐子言并未多想,因为她很快就被那出现的越来越多的字符给吸引。(wwW.upu.cc无弹窗广告)

那种字符,并非是现在她所见过的通用文字,看起来非常的生晦难懂,就仿若是某种上古文字。

不过,沐子言却并未注意到,因为,她清楚滴认识其中的每一个字符,理解其中的意思,甚至连每一个字符中每一笔画的长短在心中都有计较。

看字符,不成问题。

理解其中的意思,自然也非难事。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泪曲》

音控天下,以爱驭杀!

世间万物,莫不以爱为根。

七情六欲,莫不以爱为始。

心中有爱,以爱化音,一支泪笛,一曲泪音。

爱为曲,泪为音……

……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沐子言的心神完全沉浸在《泪曲》之中,意识海中得她闭着双眸,一个小小的金色小人在一片小小的海洋中起伏。

而在那金色小人的四周,一个个金色字符围绕她旋转着,然后进入她的身体,与其融合为一体,有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此时沐子言在密室之中,君洛姬跑去泡温泉了,却是当真忘了药离筠还在外面呢!

君洛姬的身边有哪些人,药离筠不说是一清二楚吧,至少在这第二峰上有哪些人他是知道的。

所以,当药离筠出了门发现了秦宇并不是他熟悉的人时,便立即放弃了下山去看那些人的打算。

他心中想着,现在学院中那么多人,院长,师傅,执法长老……都在,怎么样也轮不到他出面啊!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事,也是与他无关的,所以他有何必没事找事?

这般想着,药离筠便在外面叫住了秦宇,这个人之前竟然不把他的话放在耳中,他可没有忘记!有时候,他也是挺记仇的。[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药离筠看着秦宇,神色恢复一片温润淡雅,谪仙般俊美的容颜上噙着浅淡的笑容,看的秦宇害羞般低了头,这般天人般的容颜,如此高洁雅岸的模样仿佛多看一眼都是一种亵渎。

“你叫秦宇?”药离筠声音浅浅的,很是好听,秦宇恍惚间听到从天界传来的天籁一般。

秦宇点头,却是害怕开口一般,微垂着头,并未说话。

“之前怎么未曾在第二峰上看到你?”药离筠开始询问人家来历了,这一定是学院内之人,之前却是不属于第二峰,此时来此他倒是想知道君洛姬的意图,君洛姬并不是看到随便一个人就会将其带到第二峰之人。

“我之前是属于执法队的,今日刚刚跟随君座来这第二峰,所以三师兄未曾见过我。”秦宇却是并非真的害羞,他也不睡腼腆之人,只是今日一次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学院中传说中的人物,心中难免激动。要知道学院中排名前十的师兄师姐们可不是谁想见就能轻易见到的吧。

秦宇忍不住想,也只有跟在君洛姬身边才能大饱眼福,时常看到天人一般俊美的三师兄了吧,毕竟传说中君座身边大部分都会有三师兄的影子的,用其他人的话来说,这两人就是形影不离,如胶似漆了!

同时,秦宇也是激动,不仅如此近距离的看到了三师兄,而且还能与三师兄说话,怎么不兴奋?

“执法队?”药离筠唇角扬起,原来是缺德鬼挖来的墙角,想到之前秦宇竟然没有得到君洛姬命令是纵然是他开口,这秦宇也不给面子,不由心中起了一丝玩味之意,的确是有趣之人,在这云天学院敢如此不将他话放在耳中的师弟,他今日还是第一次见到。

扫了一眼秦宇身上,秦宇此时所穿的是普通的衣服,并非是执法队特有服装“缺德鬼让你脱离了执法队?”

“是的!秦宇以后只愿跟随君座!”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君洛姬,虽然外界传闻君座没有丝毫修为,但是,当跟随君洛姬踏上这第二峰开始,他便告诉自己,他以后只属于这第二峰,属于君座,此次,绝不后悔!

“你执法队服装已经收回?”药离筠眉头急不可见的微挑,以他对君洛姬的了解,既然要从执法队带走人,可不会走正常程序。正常的脱离执法队的方式是经过执法长老批准后上交执法队的一切物品,尤其是执法队的令牌与服装。

“服装,”秦宇的脸出现了微红“烧了!”想到他们到了第二峰的第一件事,君座便是让他换下执法队的衣服,连同着令牌一起烧了,秦宇忍不住就红了脸,他不明白君座为何要如此。

“噗!”药离筠突然笑了心中想着这才是缺德鬼的作风嘛“他能让你穿到这第二峰才烧已经算是他法外开恩了!”他敢肯定,以那缺德鬼心中真正的想法,这执法长老所指定的执法队服装与令牌,君洛姬决计不会让它出现在第二峰上的。

秦宇有些憨厚的抬手挠挠头,不太懂药离筠的意思,不过他也没有询问的打算,他知道君洛姬与药离筠的关系很是亲厚,他们能够理解彼此的做法,这并不是他能够参与的,他需要的只是服从命令便够了。

“你是何时遇到他的?”轻笑过后,药离筠继续询问,他总觉得他好似错过了什么,可是从他们回来到现在,也不过一个时辰多,那缺德鬼应当也是分别后直接回了这第二峰,又怎会遇到第二峰的人?

药离筠之前去找自己的师傅逸老,处于东峰,距离西峰有些远,所以,他并不知道君洛姬与执法队在半空中所发生的事情。

听到药离筠此问,秦宇便没有丝毫保留的将自己等人在吴群的带领下阻拦了君座,而后晴空师兄出面的事情告诉的药离筠,甚至将最后离开时君洛姬让风长老来第二峰找他的话都一丝不留的告诉了药离筠,即使他不说,药离筠也早晚会知道,而且,秦宇认为这些事也不是什么需要隐瞒的事情。

听到秦宇的叙述,药离筠唇角急不可见的抽搐,面容上行仍旧是一片的云淡风轻,心中却是暗暗鄙视着君洛姬。

以君洛姬的狡猾,又岂会不知执法队近期的出事作风?君洛姬离开学院三年,新一批的执法人员自是不认识他,他突然在空中飞行,又是生面孔,那批心高气傲的执法队师弟们怎么会放弃这么一个建功出头的机会?所以自然会去找君洛姬的麻烦,结果得罪君座,却是在给执法队或者说执法长老找麻烦。

药离筠笑,君洛姬这是打算一回来就要与执法长老撕破脸啊!不然也不会最后离开时来一句让执法长老来第二峰找他!在第二峰,君洛姬可是代表着一切权威,即使是执法长老来了也只能服从与君洛姬的淫威之下了。

虽然秦宇说,君洛姬是让执法长老来第二峰,但是药离筠敢肯定,君洛姬最后叫执法长老来口中唤的绝对‘风鸣’两字,在君座面前,除了面对院长,他无需对任何人尊敬!

不得不说,药离筠对君洛姬了解的很是透彻啊!

了解了自己所知道的,药离筠便让秦宇自己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他打算离开去找一个人,回来后还没去看那个人呢!

只是,药离筠还未离开呢,就看到那应召姗姗来迟的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