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玉佩为心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08 字数:3416 阅读进度:116/355

君洛姬看着沐子言的面色越来越红,想到沐子言此时可是带着人皮面具,如此可以想象到此时的沐子言体内的温度有多高!仿若也意识到了他的血液用多了这个问题,眉头微微皱起。[UPU小说网upu.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凝眉静看了沐子言片刻,仿若突然没了耐心,就那般任沐子言自身自灭一般收回了视线,不再看沐子言。

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玉佩,在灯光下经晶莹剔透,泛着紫色幽光,分外好看,眉宇间染上一抹思索之色。

“为何会认主?”再次扭头看了沐子言一眼,转瞬目光又回到紫色玉佩身上,对于玉佩会认沐子言为主他似乎很是不解。

闭上眼,想要将神思沉入玉佩之中,查探个究竟,可是,他却发现自己进不去。

纵然这玉佩是他亲手打造,可是已然认了主,不再受他的控制,而他如今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强行解除这玉佩与沐子言的关系。

为何,他明明已经将这玉佩送了那人,早已认主,为何会再次认别人为主?这个丫头身上明明有那里的气息,可是却又不似,她究竟是何人?

当初拿出这玉佩,只是因为觉得好认又便于携带,并未想太多,却是不想会惹出这等事情,这玉佩……君洛姬眉头拧起,眉眼间带了一丝柔色却又浸染一丝戾气。

凝视手中玉佩良久,仿若是在思索关于这块玉佩的人和事,直到沐子言噗嗤一声吐出大口鲜血来才打断了他的思绪。

心下不由一阵抽痛,垂眸看了沐子言一眼,见她正痛苦的捂着胸口的地方,眉眼不由一厉“继续!”

君洛姬这一声厉喝,震的沐子言突然一个激灵,咬了咬呀,强忍着疼痛,再次闭上眼继续控制体内的力量。(wwW.upu.cc无弹窗广告)

见沐子言继续,君洛姬再次看着自己手中的玉佩,现在是他在掌控着这身子,为何还是会受影响?

君洛姬觉得仿若有许多的事情在渐渐脱离了他的控制,到底问题出在了哪里?

思索一番,仍是无果,终是放弃,细细观察沐子言片刻,突然走至沐子言身后跟着盘膝坐下。

左手抬起贴着沐子言的后背,君洛姬跟着闭上了眸,细细感受着沐子言体内的动静,发现那些不受控制的能量胡冲乱撞,眉头几不可见的一挑,是他疏忽了,想到了她会是那里的人,而自己的血与那里是不相容的!

不再多想,急忙调动自己体内的力量开始协助沐子言。

只不过,他的力量是魔力……

沐子言正苦苦的压制着体内的力量,当真是手忙脚乱,苦不堪言!一开始君洛姬的血液入体只是灼热之感,可是很快却化作了一种莫名力量,她不曾接触过的力量,在她体内胡冲乱撞,根本不受她的控制,任她如何努力都无济于事。

正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从后背涌进了一股力量,当那力量进入体内的瞬间,便觉得那些前一刻还在体内胡冲乱撞的力量,竟似迷路的孩子突然找到了母亲一般簇拥着往后背那股力量涌去。

知晓是君洛姬在帮她,心神跟随那力量而移动,从后背一路移到胸口位置,然后她便感觉到那股力量很是乖巧的分布在她胸口心脏周围的那些经脉之中。

只是,心脏之处并无心脏,就如前进的道路上突然遇到悬崖,前进,自是不得,后退,沐子言感觉到有君洛姬的阻止。

此刻那力量微聚在胸前,虽然是被君洛姬控制着,可是沐子言也不能有丝毫分神,她必须得控制着自己体力的灵力不能乱动,免得冲散了那股好不容易被君洛姬控制住的能量。(www.upu.cc棉、花‘糖’小‘说’)

体内两种力量都被控制住,再无之前那般的痛苦,可是,沐子言却是不知君洛姬要做什么,她能做的只有等。

控制住沐子言体内的力量,君洛姬却是睁开了眼,左手还贴在沐子言的后背上,右手却是伸开露出了躺在手心的玉佩。

或许有着那么一瞬的迟疑,最终还是伸手往上一抛,玉佩便悬空浮在他右手的上方。

指尖血珠凝出,以指为笔,以血为墨,在虚空中画出一个个生诲难懂的字符,字符在半空中宛若实质化,泛着血红色光芒。

每画完一个血色字符后,血色字符便会缩小,迅速进入悬浮在半空泛着紫色幽光的玉佩中。

君洛姬手指舞动的速度越来越快,血色字符越来越多,渐渐的,原本泛着纯粹紫光的玉佩开始沾染了血红色,紫中泛红,红中透紫,幽幽光泽,更是好看。

终于,君洛姬停下了动作,面色也有了丝丝不正常的苍白,毕竟每一个字符都是他用血液写出,再加上之前沐子言喝下的半杯,一下子耗费如此多鲜血,他的面色只是微微泛白已是难得!要知道今夜月圆,虽不至于以往那般痛苦,疼痛却是依然存在的,原本君洛姬的面色就是十分苍白,现在失去了如此多的鲜血,也幸亏是这躯体里换了另一个人。

看着泛着紫红色光芒的空中玉佩,君洛姬右手一挥,原本悬浮着的玉佩便瞬间化作了一道光芒冲进了沐子言的胸口。

没有丝毫阻碍,玉佩畅通无阻的进入沐子言体内,停留在她胸口处原本属于心脏的位置上。

玉佩一进入体内,那原本被控制住的力量瞬间玉佩拢去,君洛姬也不阻止,反而是将右手也贴在沐子言的后背上,源源不断的力量被输入她的体内,然后都被玉佩吸纳。

“放弃对你体内灵力的控制!”一直注意着自己体内状况,见那玉佩冲入体内有着瞬间震惊,却是并无丝毫反抗,沐子言只是尽力配合着君洛姬,不过此时听到君洛姬的要求,却是微愣。

她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灵力与君洛姬输送入她体内的力量是相斥的,现在若是她放弃了对体内灵力的控制,那灵力一定会立即将君洛姬输送进来的力量排挤出去,而且两种力量突然相撞,她必会首当其冲。他是要干什么?

抿了抿唇,沐子言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放弃了对体内灵力的控制。

当将体内所有的控制权都交给君洛姬后,沐子言却是发现她之前所想的事情并没有出现!虽然没有她的控制,可是她体内的灵力却是十分的乖巧,根本不曾靠近那玉佩半分。

畏惧!沐子言震惊,她竟然感觉到了自己灵力的惧怕,是对君洛姬输入的力量的惧怕!

这是怎么回事?现在根本不需要她做什么,所以沐子言可以分神去其他的。这般一想却是愕然,君洛姬没有修为,可是现在输入她体内的力量却是让她的灵力都惧怕,而且,刚刚君洛姬划伤手腕时并未借助他物,伤势恢复也只是瞬间,这根本不是一个丝毫修为没有之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这人,不是君洛姬!心中再次冒出了这个想法,可是不是君洛姬又怎会帮他?沐子言突然发现自己这个‘主人’,或者说‘夫君’身上当真是迷雾重重。

不过,不论这个主人如何,她只需记得仇恨,听从命令便好!

“接下来会很痛苦,你要坚持住!”君洛姬突然的声音打断了沐子言的思绪,红唇紧抿,很痛苦吗?为了复仇,再痛苦她都会坚持住!

再次将心神放在自己体内,沐子言发现自己体内的灵力就在她走神这片刻竟是已经与君洛姬输入进来的力量相融合了!明明是两种相互排斥的力量,他是怎么做到的?

正在沐子言疑惑期间,却是发觉君洛姬控制着她体内融合后的力量在胸口处的玉佩周围化作了一道道筋脉!

原本心脏被挖出,体内与心脏相连的筋脉全部断裂,可是君洛姬却是以玉佩作心,以那融合后的力量作经脉,将其全部相连!

这是?沐子言此时心下已经了解了,君洛姬是想要以这玉佩代替她的心脏!

可是,这怎么可能!这玉佩毕竟是不能跳动的死物,怎能代替心脏?

没有留给沐子言过多思索的时间,君洛姬一声厉喝“抱守灵台!”

“啊!”一声抑制不住的痛苦大叫,耳边还传响着君洛姬的厉喝,沐子言却是觉得自己瞬间被人用斧子劈成了两半!

疼痛,已经不足以来形容自己此时的感觉!冷汗瞬间布满了额头。沐子言只觉得从胸口突然传出的疼痛几乎将她撕裂,即使君洛姬事先有提醒,还是难以接纳。

那是怎样的疼痛?甚至比曾经沐子晴生生扒下她脸上的皮,剔除她胸中的骨,甚至比她亲自徒手挖出自己的心脏还要痛!

那一瞬间,她甚至想到了死,就算曾经再痛再落难,经历过那些之后她都不曾想过死,现在却是有了这般的想法!

“记住,不能晕过去!”君洛姬的厉喝暴响在脑海深处,沐子言一个机灵,混沌的神思出现点点清明。

咬牙丝丝抱守灵台,保持着这最后一丝清明,她一定要坚持住,她的仇还未报,她还未看到沐子晴的凄惨下场,她绝对部门让自己在此时倒下,绝对不能!

牙关紧咬,汗水****了头发,滴滴滑落,她却是不再让自己痛苦出声,她要记住,这一切的痛苦都是拜沐子晴所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