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血很好喝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08 字数:3450 阅读进度:115/355

月中十五,一轮圆月缓缓升起,夜已渐深。upu.cc[UPU小说网]

四日时间眨眼之间便过去了,期间有两日沐子言是在昏迷中度过,而今日今夜,便是君洛姬要为她续命的时刻。

晚饭过后,君洛姬与沐子言一起回了房,而药离筠与离羽离风三人一直坐在庭院中守着,君洛姬说为沐子言疗伤,不能有人打扰,所以并未让他们跟随,这庄园虽然一般是不会有人打扰的,可是为了以防万一,他们还是守在了外面。

房间内,沐子言静静站在君洛姬身后,抿了抿红唇,却是无言语。

进了房间开始,君洛姬便一直站在窗前看着那轮圆月渐渐升起,再无其他动作。

不知道君洛姬此般为何,不知君洛姬会如何为她续命,但是,沐子言却觉得她一点都不急,在这般站在君洛姬的身边,她只觉得很是平静,她莫名的就相信,君洛姬在,她便不会有事。

沐子言并未注意到,随着月亮的升起,君洛姬原本就带着微微苍白的脸色在月光的映照下愈发的苍白了。

每至月圆,受月光牵引,他因修为被废引发的各种伤痛便会侵袭而来,可是今夜,为何他虽然感受到了痛苦,却不曾似以往那般的撕心裂肺,让他陷入昏迷连自己的身体被被人占用也不知。

若是以往这般,他自是开心,可是今晚,今晚他必须要那人来占用他的身体为丫头续命。

沐子言没有心脏,为她续命,不是现在的君洛姬能够做到的,他所依仗的也只不过玉佩中那个魂魄,所以才会等到月圆之夜,等到那人占据他的身体为丫头续命,但现在他虽觉不适,却并不严重,那人又该如何占用他的身体?

“我想要占用你的身体随时都可以,又何须等到月圆之夜,有何必等到你必须痛苦到昏迷?”脑海中那声音突然想起“只是每占用一次你的身体,我的魂魄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若非必要,我岂会随便占用你的身体!”

听到这话,君洛姬乍然想起,‘他’曾说过,每至十五月圆,‘他’若不是占据他的身体,他很难捱过去。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为何我今日不再如以前那般?”已经快到午夜了,可是他却并未觉得十分的痛苦。

“我刚刚也疑惑,所以查探了一下你的身体,却发现你所有的魔修经脉完全被打通,而且经脉中还残留着大量的魔力,所以体内的那些伤势暂时被压制住了。”

“魔修经脉?魔力?”君洛姬愕然,他知道‘他’所说必然不会是假,可是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他怎么一点都不曾感觉到。

“我想应当是那次我突然失控掌控了你的身体所致,因为我的功法是魔修,所以用你的身体使用时便强行打通了你的魔修经脉,并且在运用魔力时又突然退出你的身体,所以才让大量魔力留在你的体内!”

君洛姬挑起唇角“这么说我是该谢谢你了?”看来他已经可以修炼了啊,只不过修炼的是魔族的功法而已。

那声音有着片刻沉默,顾忌是想到了他失控那次所做的事情。

“谢我倒是不必,不过你若是再不管你身后这丫头,我可就管不了了!”

“嗯?”君洛姬转身看着一直安静站在他身后的沐子言,并未发现沐子言有什么异样。

“今日已经是她最后的期限,你若不管,到了明早可就是回天乏术了!”

“我管?”君洛姬皱眉,他如何去管,不是说这家伙附于他身为这丫头续命吗?怎么现在‘他’似乎并没有要附身的打算啊。[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算这丫头命不该绝,竟能让那块紫玉认她为主,不然恐怕谁也救不了她了!”

“什么意思?”君洛姬满头黑线,难道说若是那玉佩没有认丫头为主,他便不能为丫头续命了?可是那‘他’之前又为何说自己能够为她续命?

“我之前并没有注意到她是属于那里的,若是事先知晓,绝对不会让她来找你!”

又是那地方,究竟是什么地方?君洛姬没有问,既然第一次问得不到答案,第二次问也是一样的结果,那又何必再浪费口舌。

仿若是意识到自己又说漏嘴了,或者说扯远了,那声音继续将话题转到沐子言身上“虽然你现在体内有魔力,可是毕竟还没有真正使用过,还是我来吧!”

一句话说完,君洛姬还没表达自己的意愿呢,可是他已经无法发声了。

同时,一直安静站在君洛姬身边的沐子言滕然抬头,她不知君洛姬为何一直站着,她只是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冰冷,却是除了冰冷之外也无其他异常,而此时,她却觉得自己眼前所站的人放如突然换了一个人。

“怎么了?”沐子言询问,她觉得他的气息不对了。

圆月高悬,已然是午夜了。

夜风从窗口吹入,吹起了君洛姬墨色发丝,他薄唇微抿,眉眼冷厉却带邪魅,一言不发,直接转身往房间中的桌子走去。

拿起桌子上一个空杯子,空手往自己手腕上一划,血液涌出,很快便流了半杯,将杯子放在桌子上,随手一抹,手腕上的伤口瞬间愈合。

转身看着正盯着桌子上装着他血液的杯子的沐子言,清冷的话语吐露“喝了!”话语不含情感,似若命令,自带一种属于上位者的威严,让人难以抗拒。

上前,端起杯子,沐子言万分讶异,为她续命,为何让她喝他的血?

端着杯子,沐子言并未喝,只是疑惑地看着君洛姬,她怎么会觉得此刻她眼前的人并非君洛姬?这人一举一动之间都彰显着无尽的霸气,仿若四周的空气都在为他沉浮,在他面前,想要大声说话都不敢一般!虽然君洛姬平日身上亦是有着不可忽视的贵气,可是却没有此刻表现的浓烈,差别太大,瞬间便能区分。

这一刻,沐子言想起了之前君洛姬被魔族附身之事,可是那时君洛姬被附身完全疯了一般,处于失控状态,可是此时的君洛姬显然很是清醒。

附身?沐子言心中暗暗否定了这一想法,可是,若不是附身为何会突然有这种变化?

而且……沐子言眸中疑惑更甚了,而且,而且此刻君洛姬给她的感觉有种异常模糊的熟悉,就仿若她曾经见过这么一个人似的。

皱眉思索,脑海中突然闪现一道身影,巨大石块上,那人负手而立,墨色衣袍随风翻飞,银色面具遮掩了容颜,周身气息……气息……对了就是这种气息。

眸突然亮了,沐子言直直盯着君洛姬,突然叫出了声“尊主!”

沐子言这么一叫,让此时的君洛姬也愣了一下,转瞬却是唇角勾起,侵染邪魅之色“若不想续命就出去!”明明是笑着的,话语中的确带着冰雪一般的冷意,让沐子言忍不住心底出现瑟缩之意。

“用你的血给我续命?”叫出那声尊主后沐子言自己也觉得非常吃惊,她一直都觉得君洛姬身上总是若有若无的存在着尊主的影子,可是此刻那种感觉最为强烈,不知觉便唤出了口。

没有回答沐子言的话,君洛姬双手负于身后,再次踱步到了窗前,看着头顶那轮明月,不知在想些什么,那神色间却是有着一丝的迷茫与怀念。

沐子言再次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并没有多说什么的打断,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半杯君洛姬的血液,咬了咬牙,仰头喝了下去。

喝完了,沐子言拿着杯子眨眼看着君洛姬,伸出舌头舔了舔染了血液的红唇“真好喝!”

她原本是想要秉着呼吸喝下去的,却是不想着血液就如饮料一般甘甜般带着清香,甚至比饮料还要好喝,若不是亲眼看到是从君洛姬手腕中流出,她都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喝的是血液。

沐子言三个字完全是感慨,却是让君洛姬的面色瞬间黑了下来,喝了他的血,竟然给了他‘真好喝’三个字,这一瞬间他竟是有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坐下引导你体内的灵力走向你胸口周围的经脉!”收回看向月亮的目光,君洛姬转身看着沐子言,眉头之间有了些许凝重。

没有疑问,立即盘膝坐下,不用君洛姬多说,她也知道该怎么做了,因为,君洛姬的血液不知有什么怪异之处,当那血液入胃之后竟是立即往她身体各处钻去,瞬间便流遍了她的奇经八脉,全身经脉仿若着了火一般,灼热起来。

正要闭着眼用心去引导自己灵力流转于经脉消除灼热,驱除着那血液往胸口心脏周围的经脉走去,君洛姬的身影却是再次响起。

“玉佩给我!”

玉佩?体内的灼热让沐子言分外难耐,快速从怀中拿出玉佩递给君洛姬便迫不及待的去关注自己的体内了。

用灵力引导着君洛姬的血液,可是,随着那灼热感越来越强烈,沐子言心下忍不住想着她如今的修为太弱,君洛姬的血液不知有何功效,她不会是喝多了控制不住吧?

不管是否能够控制的住,沐子言此时已经没有精力去想其他的了,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去引导着体内的血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