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他生气了?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06 字数:3285 阅读进度:111/355

看着沐子言一脸关心自己的模样,沐子晴唇角挑起,宛若仙子般踏着水波一步步走了上来,很是温柔的看着沐子言“我没事,刚刚我不是故意的,你伤的中不中?”刚刚挥向沐子言一掌之后,她满脑子都是沐子言临死前含恨瞪着她的双眸,一时忘了反应,不然纵然是做作样子,她也会把沐子言捞上来而不会让君洛姬他们看见。(www.upu.ccUPU小说网)

沐子晴笑的温婉,与沐子言一副亲昵的模样,看的沐聆轩与药离筠都傻了眼,这两人之前在他们面前不还是针锋相对吗?不由心下感叹,果真是女人心思变化让人难以捉摸。

而沐子晴面上与沐子言亲昵,心中却是恨不得立即将沐子言毙于掌下,看到君洛姬对沐子言担忧在乎的模样,她真的恨死了沐子言,可是,无论再恨,她不仅不能动手,反而还不能表现出来,甚至还要这般装作与沐子言十分亲昵的模样。

那‘鬼’是否真的存在,她不知道,可是,她却是能够确定眼前这丫头口中描述那个‘她’是已经早已死在她手中的‘沐子言’无疑,这便确定这丫头一定是见过沐子言的。

沐子晴没有忘掉那句‘我若死她便自由’的话,沐子晴知道,无论那‘鬼’是否真的存在,这句话表达的只有一个意思,若是她对这丫头动手了,那‘鬼’一自由,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便很有可能被抖落出来,所以在查清楚之前,她必须要与这丫头搞好关系,从而了解更多,才能采取应对措施。关于沐子言的事情,关系到她的一切,她必须要保证是万无一失!

沐子晴假装着与沐子言亲昵,沐子言又何尝不是如此?

扯唇一笑,沐子言调皮吐舌“我没事呀,你刚刚是因为被……”

“你没事就好,不然我就于心难安了!”被沐子晴这般急忙打断话语,看着沐子晴微微僵硬的笑容,沐子言眨了眨眼“嘿嘿,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就不说了,反正我们都没有什么事。[UPU小说网upu.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心下冷笑,她如何不明白沐子晴急急忙忙打断她话语的意思?怕是担忧她在君洛姬他们面前说漏了嘴,把那‘鬼’给说了出来吧。

心下松了口气,沐子晴却是有了疑惑,她刚刚虽然一时失控,却也记得自己那一掌没有尽全力也是使了八分力气,可是看眼前这丫头除了最初吐了一口血,便好似并无大碍……

沐子晴又哪里知道她眼前的丫头就是沐子言,若是知道,便能理解了,毕竟沐子言的特殊体质,那瞬间恢复的能力她可是知晓的。

看着沐子晴对自己的亲昵的模样,沐子言心下暗自点头,虽然君洛姬他们突然闯了进来,她的目的看来也仍然达到了。

想到君洛姬,沐子言不由一阵头皮发麻,她可没有忘记自己刚刚的所做所为……

用眼角瞥了瞥君洛姬,却是忍不住一个瑟缩,因为那脸色实在太可怕了,难怪她刚刚与沐子晴说话时感觉身后阴风阵阵呢,原来都是这家伙散发出来的……虽然衣服全湿,被风一吹有冷的感觉,但绝对没有某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冰冷……

――――――

阴沉着面容,君洛姬低头看着自己突然被甩开的手,想着刚刚沐子言对她的怒吼责怪,眸光暗沉无比,还从未有人敢如此与他说话!而且,这个人严格意义上讲还是他的属下。(WWW.upu.cc好看的小说UPU

心下一声冷哼,君洛姬一句话不说,也不去看沐子言,直接转身离去。既然这女人不辨是非,他又何必要多管闲事,她是死是活与他无关,他也懒得管!

“娘娘腔,再不走就别回去了!”走了几步,见药离筠还站在那,不由冷声道。

“那我便留下了!”看着如落汤鸡般的君洛姬,药离筠强忍着笑意回答,若是可以,他倒是真的想留下,不过……他不能!

“殿下,殿下先找个房间换件干净的衣服再回去如何?”一直没有说话的沐聆轩此时开了口,之前他一直都在旁边看着并不插手几人之间的事情,因为他想到了以后在云天学院,这几人怕也还是会多有纠缠,他们年轻人的事情便是他们自己解决,实在不是该他插足的,虽然其中有他的女儿。

正被药离筠一句‘留下了’给噎住的君洛姬听到沐聆轩的话,这才注意到自己紧紧贴在身上全湿的衣服,眉头瞬间紧皱“带路!”

看着君洛姬迫不及待去换衣服的模样,药离筠唇角高高扬起,让一个有严重洁癖的缺德鬼想都不想跳入水中,而且一直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是的衣服全湿,看来缺德鬼对丫头的在意程度比他所想的还多,有缺德鬼在,对丫头,他真的放心了。

“他生气了?”沐子言诺诺看向药离筠,她刚刚一时想着要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也没想太多,此时却是忍不住后怕,她真的,真的那般吼了君洛姬了?那可是她的主子啊……

“你应该去问他!”药离筠唇角扬起,心情愉悦,他自然知晓君洛姬没有生气,能让君洛姬动气之人他真的还未见过,他只见过有惹怒君洛姬之人的凄惨下次。

应该不会这般小气吧,沐子言心中嘀咕着,不过既然惹了也已经惹了,只能回去再说了。

见沐子言愣愣站在那里,药离筠轻笑“丫头,你若一直这一身的湿衣服,等那家伙来了,我可就难保证他是否会真的生气了。”

“言儿,你带梓言丫头去换件干净衣服,今日出来时间过久,我该回去看看你娘亲了!”沐聆轩交代了沐子晴一声,与药离筠打了招呼,便转身离去,经这么一闹,他也没有什么兴致了,素日里他只是住在亦晨陵墓旁的竹屋里,今日却是离开了一日,是该回去了。

沐聆轩走了,沐子晴带沐子言去换衣服,药离筠自然去找君洛姬了。

――――――――

君洛姬跟着下人进了房间,换下储物戒中随身携带的衣服,在房中看着自己换下的湿衣服,君洛姬紧皱的眉头不仅没有放松反而皱的更紧了。他又洁癖,他自己自然清楚,不然也不会在沐子晴碰了他的衣袖之后会毫不犹豫将衣袖给斩断。

可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为何他对那丫头没有排斥的感觉?他牵着那丫头的手,甚至她趴在他的怀中,他都没有丝毫的排斥,而且之前看到她掉在水中,想都没想的跳了下去,之后便是气恼她的行为,甚至忘了自己的衣服全湿……这还是他吗?

为何,为何他的情绪会受那个丫头影响,会这般的不受控制?留这丫头不是只是为了药离筠吗,现在他这般又是为何?

眸光暗沉,薄唇抿成冷硬的弧度,打开房门,君洛姬走了出去,对沐子言,他自认无情,这感觉来的莫名其妙,他一定要查清楚!

――――――――――

这边沐子言一脸愉悦的与沐子晴一起进了房间,她没有药离筠君洛姬他们那般的可是随身携带装物品的储物空间的东西,所以只能是沐子晴帮她找衣服了。

可是,沐子言并没有换下身上衣服的打算,沐子晴用过的衣服她才懒得要,至于跟沐子晴进来,自然是有事。

进了房间,沐子言直接坐下,皱着眉头看着沐子晴“回去后君洛姬一定会问我怎么回事,我该怎么回答啊,要不要告诉他关于那个‘鬼’的事情呢?”

沐子言皱着眉好似苦苦思索,却是一句话把沐子晴给吓的不轻,稳下心绪,一脸亲和的看着沐子言“你若是与殿下说了‘鬼’,你认为殿下可会信?若是不信,殿下可是最讨厌有人骗他了。”

“唔,那怎么办啊?”沐子言苦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

“你真的确定你所看到的是鬼?”沐子晴真的难以接受这‘鬼神’之说,可是沐子言又真的是她亲手杀死的,在她杀死沐子言之前,沐子言一直都在地牢之中,决计不会有任何人见过,可为何这丫头却是会知道呢?

“不是鬼是什么?”沐子言撇嘴“她自己说的,而且,若不是鬼那你为何看不到她?其实,我觉得她应该更喜欢你,更应该跟着你的,以前她都不出来的,可是自从我见到你,她总是跟在你的身边,好像对你的身体很感兴趣。”

“那关于这个鬼除了我,你有没有与其他人说过,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没有啊,谁会相信这世上有鬼,我怕他们当我是疯子,跟你说还是因为那鬼总是说你害了她,我想为她报仇呢,可是却是不想竟是她骗了我,让我误会了你!”说到这,沐子言又生气了起来,气鼓鼓的瞪着沐子晴身旁的空旷位置。

看着沐子言的动作,沐子言僵硬着侧了侧身子,离沐子言所看的地方远一点,心下却是暗自思量着该如何在沐子言那里套出更多的话,事关此事,她不得不重视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