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她没有输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3:00 字数:3253 阅读进度:105/355

沐子晴惨白着脸看着君洛姬,笑的惨然“我知道,我知道殿下心中一直有一个人,我比不得那人!我不与她比,我只想守着殿下,陪在殿下身边而已!就算,就算殿下心中无我,但只要殿下心中的女子一天没回来,我便能多陪殿下一天,我只望殿下有一天能够注意到我的存在,那便够了,”

泪水顺着绝美的面庞滑落,这一刻,沐子晴抛弃一切女子矜持,她早已可以为眼前之人抛弃一切,她爱他,爱到可以忘掉自己!这一次,她不再保留,要将自己所有的情,所有的意,都告诉他,她再也不要只是傻傻等待了,她要的,她会自己去争取!

“殿下只言她,为何就不能回头看一眼?哪怕一眼,殿下便能够看到,在你的身后,有一个人,她将她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你!你便会发现,有一个人,她早已把你奉作了生命的全部!”泪落不停,绝艳的面庞上滴滴泪水让人怜惜,盈水的眸子中满满都是深情,每一句话,每一个字中都蕴含着不可忽视的爱意。(WWW.upu.cc好看的小说

面对这般的美人诉爱,纵然是铁般的心肠怕也是会被打动吧!可是,君洛姬只是一直都站在那里,除了唇角那若有若无的笑容,没有任何表示,仿若只是在听与他毫不相关的事情!

看着这般的君洛姬,沐子晴眸中的黯然愈发的浓郁,她都如此了,他难道当真是如此无情吗?还是说,他只是对她无情?所以,他愿意接受一个野丫头也不愿意接受她?

其实,这次沐子晴当真是误会了,若对她真的是无情,在割断衣袖那刻,君洛姬早已经抬步便走了,又哪里会站在这里听她说这么多?

在云天学院,这样的事他并不是没有做过,而且还不是一次两次,此刻他能留下来不走已经算是一种特例了。[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当然,对于这种特例,并不是说君洛姬对沐子晴有情,他所有的让步与容忍只为他在意的人,当然,他在意的人也并非是沐子晴,而是药离筠。

至少,在君洛姬眼中,此刻沐子晴还耽得一个药离筠妹妹的名头,若是没有这一名头,就凭刚刚沐子晴竟敢伸手拉他衣袖这一点,他伤的就绝对不会仅仅是沐子晴的手背了,而是要剁掉那只手了!不是因为药离筠,更枉论他会站在这听沐子晴的‘深情告白’了!毕竟这般的告白与他来说,早已习以为常。

沐子晴以为自己的深情能够打动君洛姬,却是不知道这世上深情的人远远不止她一个,在云天学院,曾作为当之无愧的第一人,对君洛姬情根深种的女子早已数不过来了,若是每一个对他告白的人都能打动他,他早就后宫成群了!

若是知道君洛姬对自己的这份特例,沐子晴或许就不会现在这般的难过,可是她不知道,所以,这一刻深受打击的她第一次对着君洛姬完全失了控“最初,你一次次的忽视我,我只怪自己没有先于你心中那个人遇到你,让她先一步得到你的心,我不甘,却无可奈何!所以我能做的只有追逐与等待,追逐你的步伐,等待你能够看到我的存在!”

风,吹干了面颊上的泪水,唇角扬起,她又恢复成那个高傲的沐子晴!她给了深情,他不要,那她又何须再苦求那一丝怜悯?这个男人,早在那一眼之后,她早已预定,谁也抢不去!

“我等着,也曾想过有一天你心中那个人会出现,可是,你终究也没有我想的那般深情!”唇角冷艳的弧度是那般的迷人“如今,你不也抛弃了心中那个人喜欢了别人?这般,我只会开心,原来,那你也并不是非她不可,所以,我相信我也还是有机会的,我不会放弃!”

这一刻开始,那份纯粹的爱情开始转变成了一种执着,在沐子晴眼中,从小到大,她想要的,无论是属于她的,还是不属于她的,最终都属于了她,而这般拒绝她的君洛姬,总有一天也会属于她!

沐子晴的变化君洛姬看在眼中,却从不曾放在心中。[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_._.花_._.糖_._.小_._.說_._.網<<<$www.upu.cc]能做的他已经做了,是沐子晴要执迷不悟,他也不会在多说什么,纵然此刻药离筠在这,他还是会这般,因为,他心中那个人始终都不曾变过。

当听到沐子晴说的他并没有那般的深情,喜欢了别人,唇角高高扬起,他喜欢的是谁,又是否是深情,他自己知道就好,又何须别人来评价?

垂眸似笑非笑的看着沐子晴,唇角的笑容一如既往的邪魅“那你有没有想过,丫头就是我一直寻找的那个人呢!”

言罢便不再管沐子晴反应如何,转身离去,这最后一句话他本可以不说的,可是,想到药离筠,他还是说了。

该说的都说了,他只希望沐子晴能够死心,若是沐子晴仍然继续下去,伤的只会是她自己,而他,绝对不会为任何原因违背自己的心,别说只是是娘娘腔的妹妹,就算是娘娘腔本人,也无法让他去做背离本心之事!

在君洛姬眼中,别人爱他与否,终究是别人的事,与他无关。他所想所思所念的,只有心底那个人。可是,他却是没有意识到,有些人的爱,是触碰不得的,一不小心便会化作了一生的魔障!

————————

君洛姬转身离去,没有丝毫的停顿,步履从容,从始至终不曾看身后的女子一眼。

泪落无声,沐子晴咬着唇,泪眼迷蒙,她以为她不会再哭了,以为自己已经认清了他的绝情,不会再因他的绝情而难过流泪,可是,当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话,还是忍不住泪水。

她,从来都不是喜欢哭泣的,眼泪,是属于弱者的,她不需要!可是,在爱情里,先爱上的永远都是弱者,在爱情里,女人永远是流泪最多的那方,更何况,这只是她一个人的爱情!

原来,她输给的一直都是同一个人!

不,她没有输,她不会输!拭去脸颊上的泪水,沐子晴高傲的扬起头。

的确,她没有想过‘梓言’就是在君洛姬心中一直藏着的那个人,如今想来却又坦然。她沐子晴看上的男人又岂是薄情之人?这样来说,君洛姬会对‘梓言’万般宠爱,也只是因为她就是那个人了?

沐子晴笑了,她没有输,既然是他心中那个人,她早就知道的人,那个只是比她快一步遇到君洛姬的人,她又有什么好伤心的?原来,并非是一个不知从哪冒出的野丫头就轻易打败了她这么多年的等待!

在君洛姬心中藏着的人,呵呵,她没去寻找,竟是自己跑出来了!眸中闪过森冷,这个人,在她的心中早已是一个死人,她又何必着急与一个死人争什么?

扯唇一笑,沐子言转身离去,姿态傲然,与之前在君洛姬面前流泪哭泣之人完全是两个人一般。

不过,沐子晴的思维也当真奇怪,在她以为沐子言只是与君洛姬相识不久的人时,心中有着万分愤怒,万分不甘,迫不及待的去表明自己的真心。而在知道沐子言就是君洛姬心中那个人时,却是很快就接受了,瞬间便又恢复了斗志!若是让君洛姬知道她会这般想,或许根本不会加上最后那句话。

————————

君洛姬离转身离去,自然是寻找沐子言,当然,他也并非是听沐子言之前的话,在与沐子晴谈完之后去找她,而是,他还记着心中的那个疑惑。

他身为天启皇子尚且不知这天启第一家族后院有个大花园,而沐子言怎会知道?他可没忘记在药离筠口中,沐子言根本不是帝都之人!

其实君洛姬也知道,沐子言能够知道花园之事或许也只是在外面听别人说过,这是个根本就不值得重视的问题。可是,不知为何,他突然间就执着起来,万分想听到沐子言亲口的解释,因为,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具体是什么不对劲他也说不出。

君洛姬想找沐子言,可是偌大一个花园,还是他不熟悉的花园,想找到早已不知跑到哪去的沐子言自然也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找人过程中,君洛姬不由考虑,是否要与他与君未央那般,与沐子言之间保留一种特殊的联系方式?

心底正生出这种想法时,他突然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左手方向,为何,他会觉得那丫头此刻就在这个方向?为何会有这种感觉?

抿了抿薄唇,君洛姬便跨步往左手方向走去,他要去看看这种莫名的想法是否是真的。

往前走,君洛姬并未注意到他怀中那块紫色的玉佩上一闪而过的光芒,很淡,很快,让人难以发觉。

这一刻,君洛姬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他很少对什么事情上心的,可是不知为何,对于这个充满仇恨的小丫头,他总觉的她的身上有太多的疑惑,总是忍不住想要一一去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