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那是爹爹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50 字数:3573 阅读进度:95/355

沐子言笑的纯真而无辜,却又带着丝丝无奈“我只是突然觉得我似乎不该来这里的。(www.upu.cc棉、花‘糖’小‘说’)”

沐子言的话语引得药离筠心中一颤,他的丫头啊,纵然是心中有着仇恨,却仍是这般的善良,让他如何不怜惜,不宠着!

药离筠以为沐子言是在那日学院选拔中知道了沐子晴对君洛姬的情感,所以觉得此刻身为君洛姬女人的她不适合来爱慕君洛姬的女人的家里。

而事实上,沐子言要表达的也差不多正是这个意思,她是在告诉君洛姬,她并不真的是他的女人,所以不该来这里阻了他的桃花……虽然,她早已知晓君洛姬对沐子晴没有丝毫兴趣,不过这样才能达到她的目的不是吗?

“为何不该!你只需跟在我身边便是!”没有让沐子言失望,君洛姬说出了她想听的话语,不过,这牵着她的手是怎么回事?这是君洛姬第一次牵她的手,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微微愣神之后,却是低头害羞一般的笑了,无论君洛姬是为何如此,却都是帮了她,看沐子晴此时的脸色就知道了,那狰狞扭曲的的面容当真让人心情愉悦……不过,那狰狞着的原本是她的脸啊!沐子言心情瞬间又不愉悦了。

牵着沐子言的手,君洛姬率先抬步往沐府内走去,药离筠紧跟其后,却是一旁的管家见自家小姐垂着头伤心的模样,不由轻叹“小姐,进去吧,老爷等着呢!”在管家眼中,自家小姐素来懂事乖巧,做什么事都有分寸,可独独是对四殿下,一颗芳心交付,总会乱了分寸,小姐此时一定是很难过的。

一口银牙几乎咬碎在口中,沐子晴抬头对着管家展颜一笑“嗯,我们进去吧。”她如此这般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模样让管家更加的心疼她……

几人往里走去,却是远远看到一人从大厅内迎了出来。[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那人年约三十多岁,一袭藏蓝色青衫衬着他修长身姿,温文儒雅,虽至中年,却面容俊逸不减,更添了迷人韵味,他噙着一抹浅笑,似有几分洒脱,几分风流。

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他那满头白发,不似药离筠的银色发丝,他的发丝白色的,就是人至老年发丝转变的颜色,童颜白发,当是如此。

当目光触及那发丝,药离筠与沐子言的身躯同时一颤。

那人,是爹爹。

淡漠的眸中漾起的不再是涟漪,药离筠愣愣看着那记忆中的面庞,他不会认错,那是他的爹爹,沐家家主,沐聆轩,近二十年,这容颜依稀能辨,却是青丝成白发。

药离筠从未想过再次见到爹爹会是这般,对这个家绝望,可是,爹爹又有什么错呢?他只是一个爱他如命的父亲啊,那发生的一切父亲都是不知道的啊。

记忆翻涌,那夜,他发高烧,是爹爹等不及大夫的到来,急冲冲背着他去找大夫,大雨磅礴,爹爹衣袍如洗,他却是滴水未沾。

那次,他毒入骨髓,名医难解,滴落在稚嫩面庞上的是爹爹的泪水,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爹爹流泪。他看到爹爹英俊面容上的疲惫与自责,因为他体内的毒,爹爹已经连续几日不曾合眼……

那日毒发,他吐血昏迷,再次醒来,他被爹爹紧紧拥在怀中,而爹爹,从不向人弯腰的爹爹曲了,膝盖,跪倒在地,只求,只求那经过天启的强者能够救他性命……

……往事一幕幕浮现,药离筠身躯微颤,宽大衣袍下的手掌成拳,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直线,想要抬步上前,却是脚步定在了原地,他不能!

药离筠停了步伐,君洛姬自然是跟着停下,看着药离筠的模样,君洛姬一声轻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他知道药离筠在担忧什么,可他却无能为力。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点了点头,强行压下眸底的情绪,再次抬步。

沐子晴有些疑惑的看了药离筠一眼,却是很快又被君洛姬吸引了注意,有君洛姬在,她的目光中容不下其他人。

几人上前迎上沐聆轩,却是无人注意到沐子言低垂着的头下面容上的表情。

那是爹爹,她等了十年,却一直等不到的爹爹。

十年折磨,许多记忆早已模糊,她甚至忘了爹爹的容貌,可是,那满头的白发却是永远也忘不掉。最初亲近药离筠,因为他有着银色的发丝,那是与爹爹发丝相近的颜色。

沐子言以为,以为再次回来,即使面对爹爹,她也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因为她只为仇恨而来。

可是,当那一头白发映入眼帘,她却控制不住难受,甚至有种扑上前去,扑进那个温暖厚实的怀抱中大哭一场的冲动。

可是,她天生无泪,她不会哭。

可是,她心中有仇,她不能认。

爹爹,就算忘掉所有,又怎么能忘掉这个爹爹。

她记起了,她调皮爬树时,爹爹站在树下担忧又宠溺无奈的模样。

她记起了,她一人孤单时,爹爹将她放在肩头旋转飘荡的欢快笑声。

她记起了,她摔跤摔伤了,爹爹满脸心疼自责宛若呵护至宝一般将她抱在怀中的小心翼翼……

她记起了……记起了,爹爹青丝成白雪,一夜之间……他们说是因为她的出生,娘亲难产而死,爹爹吐血之后一念成殇,朝如青丝暮成雪!

她记起了,她问爹爹是否怪她害死了娘亲,爹爹却说她是娘亲留给他的最好的宝贝……

她记起了……爹爹……

原以为早已忘却,原来不过是记忆深埋。触不及,摸不到,便伤不了。

爹爹,那是她的爹爹,可是,她只能看着爹爹宠爱着自己的仇恨,无能为力……

对沐子晴的恨这一刻让她红了眼,是沐子晴,沐子晴抢走了她的爹爹,沐子晴抢走的一切,她都要,都要一一夺回来!

紧紧回握着君洛姬的手,感受到身旁传来的温度,突然觉得安定。有君洛姬在,沐子言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复仇,纵然他丝毫修为也无,可是他的身后有尊主,还有君未央那般的出众拥护他的人……

————————

君洛姬此时还只是皇子,而沐府身为天启第一家族,以沐聆轩家主的身份根本不用出门迎接君洛姬,不仅如此,按理君洛姬看到沐聆轩还需要行礼拜见。

可是,此时沐聆轩却直接从待客大厅中迎了出来,并且先行开口“沐家沐聆轩拜见四殿下!”

虽未行礼下跪,却已经足以让跟在一旁的沐子晴与其他下人动容,因为,纵然是天启帝见了沐家主也是要先声问好的。实力至尊,纵然是帝王也不能违背!

“嗯!”更让人不可置信的却是君洛姬的态度,他竟是只微微颔首,算是应了沐聆轩的问候。

“殿下里面请!”对于君洛姬的态度没有丝毫不满,沐耹轩笑着伸手,做出请的姿态,姿态洒脱。

牵着沐子言,君洛姬微微扫了药离筠一眼,见他并无异样才抬步随沐耹轩一同往大厅内走去。

到了大厅内,众人依次落座,按理说沐耹轩作为主人自然是坐在主位上,可是,此时那主位却是悬空,他坐在了君洛姬对面的位置上,而沐子晴坐在他的下方。

这足以看出沐耹轩对君洛姬的看重,至少,他是将君洛姬放在与自己同等的位置。

沐子言与药离筠依次坐在君洛姬的下方,两人从进了房间便同时垂了眸不知在想什么,而沐子晴一双美眸却是黏在了君洛姬身上。

“听小女说殿下打算回到云天学院,不知殿下打算何日动身?”待下人为大家都上好茶水退了出去,沐耹轩才开口。

没有回答沐耹轩的问题,君洛姬慵懒的掀起眼皮“沐家主这是迫不及待让本殿离开了吗?”

“不瞒殿下,我确有此意!”沐耹轩坦然承认“殿下回来不过数月,然如今整个天启上下莫不在殿下掌控之中,一山容不下二虎,殿下终究是要离开天启的,既然如此,为何不早日离开?天启的状况如何,殿下不是不知道,它经不起动荡,如今陛下的行动殿下应当亦是清楚!”

“他的行动又不是今日才有,”君洛姬懒懒地靠在椅子上,轻抿一口茶水“沐家主今日找我来就是为了此事?”

沐聆轩摇头“今日请殿下前来,主要是有一事相求。”

“何事?”目光淡淡从沐子晴身上扫过,君洛姬微蹙了下没,转身端起茶水递给沐子言“丫头,渴吗?”

收了心底的思绪,沐子言抬头接过茶水,对着君洛姬展颜一笑“谢谢你,君洛姬!”

长臂越过茶几,伸手拍了拍沐子言的额头“丫头,喝慢点,别呛着了!”话语温柔,任谁都能感觉到其中的宠溺之意。

“咳咳……”悲催的,沐子言真的被呛到了。

“你看你,不是让你慢点吗?”轻轻地拍着沐子言的后背,君洛姬此时仿若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沐子言身上,完全忘记了沐聆轩一般。

好一会顺了气,沐子言眸光含泪的看着君洛姬“咳咳……你……”

“好好好,是我的错,我不该让你呛到的。”没等沐子言将话说出来,君洛姬便接了口,一脸温柔。

一旁的药离筠嘴角抽啊抽,看着对面就快要爆发的沐子晴,默不作声,原本心情还有些沉重的,被君洛姬这么一折腾,啥情绪都没有了,沐子言亦是如此。

而此时,沐聆轩才恍然发现,从始至终,他好似都不曾询问过君洛姬身边这两人的身份,这两人与他来说是陌生面孔……那日云天学院选拔,由于他守在沐子言娘亲的陵墓,并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