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十年回归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49 字数:3425 阅读进度:94/355

听到此话,君洛姬不由愣了一下,转瞬噗嗤笑出声来“修炼魔族功法?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要将我拉入魔族阵营?”

“我只提供功法,练不练你自己决定!”

“练,为什么不练?”君洛姬挑眉“入魔又如何?是他们废了我的修为,阻了我的道路,既然有另一条路,我为何不走?”在君洛姬眼中,入魔族与现在并没有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便是他又可以再次修炼了。(www.upu.ccUPU小说)

君洛姬的回答并未有丝毫意外,因为,这世间没有任何一人会比‘他’更加了解君洛姬,了解他的每一个想法“你只需知道,你,只属于魔族,也只能属于魔族!”

慵懒地掀了一下眼皮,君洛姬没有回答,他属于哪里,由他自己决定,即使修炼了魔族功法,也不代表他一定就属于魔族了。

“现在我不该与你说这些的!”似有些懊恼自己的多言,那声音有着瞬间的寂静。

“我先走了,你好生修养!”并非是关心,他只是想让‘他’早日恢复,那么他便能够早日再次修炼了。

“时间快到了,我为你寻的人可来?”在君洛姬离开前,那声音却再次出现。

“你是说梓言?”君洛姬顿了步伐“为何寻她?”

“她会成为你最得力的助手!”

“你是看重她的仇恨吧?”君洛姬很清楚这点。

“仇恨是让人成长最好的方式!”坦然承认,若非是看重沐子言的仇恨,他又岂会浪费时间在幻魔森林守着她,还让君洛姬知道他曾占用了身体。

“可是,”君洛姬勾唇“我却想要抹除她的仇恨。”

“为何?”对君洛姬此举显然很是不解。

“她现在是我的女人!”他需要的并不是什么武器,若是能为药离筠留下没有仇恨的沐子言,他自然会尽力去做,但是在做到之前,他会让沐子言远离药离筠。[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为何?”仍是疑问,仍然不解君洛姬此举目的。

“你为何不认为我是喜欢上了她?”唇角扯出一抹略带玩味的笑意,不知为何,他时常会有种‘他’甚至比他自己还要了解的感觉。

“你不会!”肯定万分的语气,不容置疑“除了她,你不会喜欢任何一个人!”也不能喜欢任何一个人!

听到这话,君洛姬脸色顿沉,正要开口,那声音却是再次出现“我累了,你回去吧,我会尽快为你打通经脉的!”

――――――――

再睁眼,君洛姬已经回了房间之中,只是那眸中却翻涌着丝丝怒气。

他刚刚要责问‘他’为何私自探测他的内心的,因为他根本就不曾与他说过他心中的‘她’的,可是那人竟是不给他任何开口的机会,直接将他给送了出来。

此时,君洛姬甚至有种直接再冲回去的欲望,可惜,那里他一个月只能进去一次,想要再进去,只能等到下个月了。

薄唇抿出一抹冷意,君洛姬让守在外面的沐子言回去休息,自己收拾一番便也睡了,因为,明天还要去沐府……

君洛姬睡了,他并不知道那句他并未问出口的话让他错过了什么。因为,他与那人都不知他们彼此口中的那个‘她’并非是同一人,若是让那人知道了这点,不知会怎样呢,而以君洛姬的智商,也定是能够发现其中的异常,那般也就不会错过那么久……

可惜,他们都不知道……

――――――――

天,湛蓝如明镜,高大辉煌的沐府前却站了一派人。

“四殿下,请!”沐府的管家一脸恭敬的迎了出来,并且让一旁的下人去通知老爷小姐。[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抬手让管家不要出声,君洛姬转头勾唇看着立于他身旁,温润的眸看着眼前沐府药离筠,并不催促。

药离筠离家近二十年,如今要再次踏入这个与他来说已经不是家的家,的确是有些困难的,至少一时心头涌现的情绪需要时间来化解。

君洛姬不知的是,要踏入眼前大门,心头情绪澎湃的不止药离筠一人,还有那安静立在他们身旁,垂眸乖巧的沐子言。

药离筠双眸淡漠,丝丝按压着眸底翻涌的情绪,这个家,他曾期盼了多少年,又失望了多少年,如今,他找到了,回来了,可是,却早已没有了曾经所期盼的那份激动与温情。

这个家,他曾经有爹爹,有娘亲。在这里,他有过欢笑,却也有过致命的疼痛;这里,有他的亲人,却也有他的仇人;这里,想念过,放弃过,如今,剩下的又还有什么呢……

唇畔溢出无声叹息,转眸看着君洛姬点头。

知道药离筠已经理好了情绪,君洛姬这才转向一旁的管家,带路。

步伐踏出,沐子言藏在衣袖下的拳头不由紧握。

再次,回来了!

十年前,她从后门带着欢笑的离去;十年后,她从正门带着满腔仇恨归来。

十年前,这里的家,温暖而美好;十年后,这里住着她镌刻骨血的仇敌,不灭难安!

垂下的冷眸中迸发骇人的历芒,沐子言唇角高高翘起,突然默不作声的往君洛姬靠近了几步。

对于沐子言的动作,君洛姬与药离筠自然察觉到了,不过在药离筠眼中,这再正常不过,毕竟沐子言如今可是君洛姬女人的身份。而君洛姬眸中闪过一道幽光,并未表示什么,反而微微放缓了步伐,让沐子言与他更加靠近。

沐子言抬眸,瞥见沐府大门拐角处刚刚露出白色裙纱的一角,不由扬起了粉嫩的小脸,挂着明媚的笑容,极为轻软的开口“君洛姬……”

她的声音不大,却很是清脆,带着一丝依恋,一丝不安,仿若含着莫名情绪。

听到沐子言的呼唤,君洛姬与药离筠同时低头看着她,不明白她这突然是怎么了,因而,两人并未看到大门口那一袭白纱宛若仙子一般的女子脸上无懈可击的笑容有着片刻僵硬,转而清澈如水的眸子中涌现愤怒。

“大胆!”一声娇喝“你竟然敢直呼殿下名讳!”

开口间白影闪过,沐子晴竟是瞬间便到了三人面前。

“你干什么?”捏住沐子晴扬起手掌的手腕,药离筠眸中闪过一丝冷意,她竟然想要打丫头,纵然这人是他血亲的妹妹,他也不会容忍。

手腕被抓住,沐子晴愣了愣,好似突然反应过来自己过于鲁莽了,不由轻垂了眸子,长长的睫毛在莹玉般眼帘上投下一片暗影,绝美的小脸上溢出一丝委屈“子言,子言只是听到她称殿下名讳,一时,一时……”

松开沐子晴的手,药离筠瞥了君洛姬一眼,将沐子言拉到一边,不语,此时,不是他该出手的时候。对这个妹妹,或许之前还有着一些怜惜的,但在她想要对他的丫头动手那刻,那丝怜惜便烟消云散。

“殿下,子言只是为了殿下!”被松开手腕,沐子晴娇躯晃了晃,另一只手握着被药离筠捏过的手腕,贝齿咬着娇嫩的下唇,委屈更甚。

双眸落在沐子晴身上,君洛姬轻轻抬起眼皮,慵懒的开口“哦,你是为了我?”

小心翼翼抬眸看了君洛姬一眼,沐子晴瞬间便红了面颊,心脏狂跳不止,君洛姬那慵懒邪魅的模样让她移不开视线了“是的,子言只是一心为殿下!”

“一心为我?我刚刚有说什么吗?有让你对丫头出手吗?还是说,”狭长的眸微微眯起,话语一如既往的慵懒“你是想越俎代庖,想为本殿做决定?”

“子言,子言不敢!”沐子晴急忙低了头,在听到君洛姬唤沐子言为丫头时她便知道她错了,只是听到别的从别的女人口中叫出这个让她痴恋,却从来不敢光明正大叫出口的名字,她便别刺激的丧失了理智。

“嗯,”淡淡应了一声,君洛姬转眸看着沐子言“丫头,过来。”

沐子言依言走到了君洛姬身边,却是从始至终都没有抬眸看沐子晴一眼,这中姿态落在不同人眼中却是有了不同的意味。

在药离筠看来,沐子言是被沐子晴之前的举动给吓到了,当真是所谓的关心则乱,沐子言是那么容易被吓住的人吗?

在沐子言看来,沐子言却是在向她示威,是根本不将她放在眼中,是在向她炫耀君洛姬对她的不同,是不屑于看她。所以说,女人啊,在爱情中假想敌是无处不在,不过,她这次的假想并没有出错。

至于君洛姬,在他看来,这满心仇恨的沐子言,除了药离筠和仇恨能激起她的情绪波动,她是对一切都没有兴趣的,所以不看沐子晴实属正常。

抬手拍了拍沐子言的后脑“丫头,你刚刚叫我有事?”从昨晚拍了一次后他好像就喜欢了这个动作,沐子言站在他身边,他就喜欢这样。

明明是一副拍小狗的动作,落在其他人眼中却是变了味,完全是情意绵绵,万分宠溺的姿态。

沐子晴当下就红了眼,不过她却是很好的掩去,只是,在她掩去的前一刻那涌现的仇恨杀意已被沐子言的余光尽收眼底。

沐子言唇角扯出一抹嗜血的笑容,抬眸却已经化作了无辜明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