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仅此一次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48 字数:3330 阅读进度:93/355

房间内,君洛姬唇角再次抑制不住的溢出丝丝鲜血,一声闷哼从染血的唇瓣溢出,俊美的面庞是一片渗人的惨白。(wwW.upu.cc无弹窗广告)

眉头一皱,面庞上闪过一丝隐忍的痛苦,却是紧咬牙关,不再让自己闷哼出声。

额头上开始出现细密的汗珠,整个人出现极致孱弱的状态。

就在这时,君洛姬身上竟是渐渐出现了一层浅淡的白色光晕,随着这光晕的出现,他的面色也渐渐恢复,眉头舒展,身体的痛苦渐渐消失。

当那光晕消失时,身上的痛苦也完全消失,就如之前的疼痛根本不存在一般。

下了床,换下身上带着血迹的衣服,瞥了眼门外,好似在确定沐子言的存在“丫头!”不知何时起,君洛姬竟也跟着药离筠叫起了丫头。

“请主子吩咐!”清脆却不含情感的声音传入。

“一会无论房间有什么动静都不允许任何人进来,”微皱了一下眉“以后你不必称呼沃为主子,既然是我的女人,你知道该怎么做。”

外面有着瞬间沉默,转瞬柔软了几许的声音传入“我知道了…”好似有仍有那么一瞬的迟疑,却终是叫出了口“君洛姬…”

听到想要的,眉眼舒展,往床上走去。

既然她是药离筠要护的人,他会给她除了感情之外的一切,在他真正找到“她”之前,她都会是他唯一的女人。

或许是不够自信吧,所以,他找了个人帮‘她’占了这个位置,除了‘她’,谁也抢不去!

君洛姬从来都不担心沐子言会对它动感情,没有心脏,便是无心无情的纵然她现在还存在着部分感情,但再过不到半个月,当他第一次为她续命之时,便是她所有的情感泯灭之时……只希望到时她别把药离筠忘的过于彻底……

置于自己是否会因为过多的接触爱上沐子言,他从未想过这个心,因为,他只有一颗心,一份爱,给出了,就再也没有了!

到了床上,君洛姬双腿盘膝而坐,他被废了修为,无法修炼,此时却是做出了修炼的姿势!

伸手从怀中拿出一块玉佩,乍然一看,还以为是他刚刚再次给了沐子言的那块呢,因为这块玉佩的文理形状都与那块无二。[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UPU小说网www.upu.cc]

不过,若是细看便能发现丝丝不同,虽然两块玉佩一样,可是上面流转的韵味却不同。

药离筠手中拿的这块带着一种沉稳大气的气息,一如男子的磅礴霸气。而沐子言那块却是轻盈婉转,就如女子的轻巧灵动。

不难看出,这两块玉佩原本就是一对的。

此时,君洛姬拿着那块玉佩,将指尖血滴一滴进入那玉佩,血滴落在玉佩上便瞬间消失不见,同时,玉佩上开始散发出温润的光泽,光泽蔓延,渐渐笼罩君洛姬全身。

眸,渐渐合上,君洛姬盘膝坐在床上,宛若睡着一般。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君洛姬一袭华贵紫袍,面庞俊美无涛,双眸幽深如潭,行动间紫袍晃动,墨发张扬,尽显张狂。

此时从他面上再无丝毫素日的苍白之色,刀削俊美的面容上一派沉稳,薄唇微抿,透着一丝浅淡的冷聚寒意。

墨染般漆黑的瞳眸漠然的扫视着四周茫茫白雾,脸上的冷意便又多了一分――这是他第二次进入这里!

“你当知道我为什么而来!”带着丝丝冷意的话语散在这茫茫白雾中,没有激起丝毫涟漪,整个空间一片安静。(WWW.upu.cc好看的小说

见此,君洛姬眸光遽沉“若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就滚出我的身体!”‘他’以为不回答他就没有办法了吗?纵然修为不如‘他’,他也并非全无办法,再强大‘他’也终究不过一缕魂魄,若非是因为‘他’对他有用,他又怎会容忍‘他’寄居在他的身体里?

“唉……”一声轻叹乍然响起,整片空间的苍茫白雾瞬时出现丝丝波动“我不知道!”

感受到君洛姬周身遽然冷下来的气息,那声音继续说到“那段时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你昏迷时我才清醒过来!”那声音透着丝丝难以忽视疲倦,似乎若非君洛姬逼的紧了,他就会直接睡去一般。

似乎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君洛姬愣了一下,转瞬却是坦然!若非如此,‘他’不会无故攻击药离筠的,因为,‘他’清楚的知晓药离筠与他而言是何等意义!况且,不经他同意强行占据他的身体,对他身体造成巨大伤害,于‘他;也不是好事,不然他刚刚也不会耗费元力为他疗伤了。

刚刚身上的白色光圈,伤痛的身体瞬间复原,君洛姬自然是知道为什么的。

沉默一会,君洛姬再度开口“仅此一次!”

这次,还好并未酿成什么太大的过错,幸亏‘他’还知道在庄园布下结界,不然绝对会引起巨大的轰动。

只是,君洛姬的话并未得到回应,‘仅此一次’,若是能够受控制,这一次又如何会出现呢?

君洛姬也自是明白这个道理,薄唇挑起一抹邪魅的弧度“是因为那个叫做‘凝泪’的女子吧!”感受到周围空间白雾的瞬间波动,唇角邪魅更甚“你留下的这一缕残魂也是为她吧!”

这次回应他的是彻底的沉默,君洛姬也不并未想要‘他’的回答,自顾道“三年前我命垂一线,你突然出现在我的体内,救了我,我自是感激。但是,你从不出现在我的面前,也不曾告诉我你是谁,也不说你要做什么……”君洛姬顿了顿“让我曾经一度怀疑你根本是不存在的。”

仍是没有回声,君洛姬轻笑“可是,只道你留给我那个字条,我才知道在每月的月圆之夜,我最虚弱的时候,竟然都是你在掌控着我的身体,若非是因为梓言,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

这次,君洛姬没有在开口,静静等着答案。

“过早知道太多,与你没有任何好处。”话语中的疲倦仿佛有了那么一丝的缓和,慵懒的话语带着丝丝警告。

对于这丝警告,君洛姬丝毫不放在心上“你可以不告诉我你的身份,但我可不想有一天被人莫名其妙的当作了魔族来追杀!”、

“你也与那些愚蠢的人一般憎恨排斥着魔族!”那声音突然略有提高,带着丝丝异样。

君洛姬勾唇“你可以当我愚蠢!”若是如那些人异样憎恨排斥魔族,他也就不会与药离筠说那么一番话了,不过,他并没有与眼前这个魔族之人解释的义务。

“呵呵……”听到君洛姬如此回答,那声音居然笑了起来,轻轻浅浅,不知何处传出,却带着莫名的意味。

听着那笑声,君洛姬不由皱了眉“你是魔族,而且身份还应当不低,我不管你是出于何种目的,只要你不招惹我,纵然你能率领魔界大军入侵也与我无关。”

“呵呵……”那声音继续轻笑“你放心,我纵然会伤害任何人也不会伤害你分毫的,”话语微顿“自然也包括你在意的人。”

“当然,无论你对魔族态度如何,有些东西,属于你的,你是推卸不掉的,我拥有的一切也都将属于你。”

“你是说你魔族的身份?”君洛姬挑眉“既然是属于我的我又为何不要?只不过,若是你的身份太低我可看不上!”君洛姬说这话时并未放在心上,体内的这缕魂魄不知存在了多少万年了,纵然他曾经在魔族有着什么身份,如今怕也早被遗忘了吧!

只是,君洛姬却是不知道,有些人,就算过了千万年,那独属于他的身份地位仍然是属于他的,无人能够夺去。

或许是没有想到君洛姬会这般回答,那声音顿了顿,再次开口竟是带了丝莫名真诚的笑意“放心,保证能让你满意!只要,只要我解决了此间事情……”

听着那话语最后的叹息,君洛姬心头微动“你若是找人,我或许可以帮你。”说这话时君洛姬是真诚的,不为其他,‘他’也曾多次相救于他,就算是在月圆之夜占据他的身体,也是为了帮他减轻痛苦,没有‘他’,他或许坚持不到现在。

似乎并不意外君洛姬会主动开口帮他,那人回应“到时候我自会让你帮忙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虽然看不到,君洛姬却觉得他仿若感觉到了那摇头时的无奈,唇角的苦涩,紫眸中流转的思念……

“等你修为突破天阶,我会告诉你一切的!”那人甩出来这么一句话让君洛姬僵了脸色,这人故意耍他吗?

修为突破天阶?天地玄黄,天阶为最,在天阶之上难道还有等级吗?而且,就算有等级,以现在的他来说,修炼都是困难,更枉论突破天阶了!不要告诉他,他也不一定要知道,可也不用这般……

“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仿若感知到君洛姬心中的想法,那声音再次响起“你的修为废了并非坏事!等我恢复为你再次打通经脉,你便可以修炼我魔族独有的功法!到时的你将会更加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