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人工呼吸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47 字数:3384 阅读进度:91/355

“哦!”听到药离筠此言,君洛姬不由挑起了眉,坐直了身子,显然这个消息让他很是意外“难道还有人能够超过你?”

“等你回学院就知道了,”药离筠顿了顿“我,比不得她!”

“我还想着回学院等你这第一人罩着呢,如今看来却是无望了啊!”君洛姬叹息般的说着,心底却是暗暗吃惊,这些年虽不在学院,可对云天学院的关注却从未断却,竟是还有人是他不知道的!君洛姬自是不会怀疑药离筠话语的可信度。[UPU小说网www.upu.cc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对于君洛姬此话,药离筠不置可否。以他对君洛姬的了解,若真是需要人罩着的,就不是君洛姬了!

“无论你对魔族看法如何,如今那人在你身上是属实,难不成就这般不管不问?”其他事暂且不论,这才是药离筠目前最忧心的事。对于魔族,有的只是传闻与史书记载,他们根本不了解,也就无从下手。

“这个,你但不用忧心,今日这般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看着药离筠瞬间纠结的面容,君洛姬不由轻笑“而我,你就更不用担忧了,毕竟我才是这身体的主人,若我不愿意,他伤不得我分毫的!”

“伤不得你分毫!那之前吐血昏迷的又是谁?”

唇角的笑意加深,君洛姬瞥了一眼正不满看着他的药离筠“你当真是辜负了外界对你的评价!”在外人眼中,药离筠俨然成了只能远观不可亵玩之人的榜首,他淡雅绝尘,或者说是淡漠无情,任何事情都激不起他的任何情绪波动,可是,只有他们这些熟悉的人才真正知道,那淡漠的外表下涌动的是怎样灼热的情感!

“公子,若是无事我们便先去处理小鱼的尸体了。upu.cc[UPU小说]”离风突然开口,现在外面天已经黑了,月夜风高,正是移尸时!

自动忽视君洛姬的话,对着离风颔首“你与羽一起,另外,记住我之前与你们说的,不要再与以往一般!”

“谨遵公子教诲!”离风唇角上翘,冰冷的容颜柔和起来,那素来平静的心湖不再是以往的一滩死水,就仿若岸边突然抽了新芽,出了翠柳,柔风吹过,会有涟漪轻漾……

离羽却是并未说话,眼珠咕噜噜的转着,不知在想着什么与离风一起出去了。

待两人出去,收回看着他们背影的目光,君洛姬挑眉看着药离筠“你与他们说了什么?竟能让他们心态有如此大的抓变,尤其是离风,有时间你去开导开导未央,那冰块脸,有时当真不适应。”

“莫泽羽变成君未央你都能接受了,冰块脸你又如何会不适应?将执法长老的弟子收作下属,而且还是学院修为前五的弟子,”药离筠有些无奈摇头“这次你回去想不引人注目都不行!”

“为什么要不引人注目?”君洛姬眯眼“你不会不知道,我这次回去的目的是什么!”

“你回去就是找麻烦的!”药离筠苦笑,他如何不知,能够欺负他君洛姬的人又岂能轻易逃得他的报复,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虽然如今不过三年,虽然如今的君洛姬看起来与三年前相比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但是,药离筠就是相信,君洛姬既然开口回去了,有些人的好日子定是要到头了,学院的平静日子也要结束了。不过,学院又何时平静过呢?

“有麻烦找才不至于生活无趣嘛!”君洛姬浑不在意,俊美的面庞上一片妖冶之色,瞳眸着划过一道幽光,他找的,可不止麻烦这么简单!不过还是先不要告诉娘娘腔的好,免得吓坏了他!

“你会把丫头带坏的!”药离筠无语,其实这才是他当初让沐子言远离君洛姬的原因,他知道在君洛姬身边将要遭受什么,而他只想他的丫头什么都不懂,安然快乐,不过如今,那些想法早已不存在,有些事,不是他能够阻止的了的。[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_._.花_._.糖_._.小_._.說_._.網<<<$www.upu.cc]

“我会,”君洛姬扭头看着一直安静站在一旁的沐子言“把你带坏?”

“不会!”急忙摇头,沐子言忍着抽搐唇角的冲动,就让她当个透明人不就好了,干嘛把她扯出来?到现在她还不知在药离筠面前怎样与君洛姬相处呢?

“丫头,这么快就这般维护他了?”药离筠轻笑,抬手抚着沐子言的发丝,他好似喜欢上了这个动作。

沐子言抿唇不说话,她知道药离筠是什么意思,可是,君洛姬神色却有些怪异起来。

看着君洛姬微僵的神色,药离筠勾唇“缺德鬼,将丫头交给你,我很放心。”

君洛姬抿唇不语,神色莫名,谁也不知他此时在想着什么。

“若是别人,我不一定会放心,但是在你身边,丫头也就还在我身边,与我来说,并无什么影响!”药离筠以为君洛姬误会了他对沐子言的感情,所以才加上这么一句,殊不知他这一句加上了,不光君洛姬神色怪异了,就连沐子言都怪异起来了。

沐子言可没有忘记,君洛姬让她做他的女人的初衷是什么,只不过是想让充满仇恨的她远离药离筠,不影响药离筠罢了,可是,现在药离筠却说没有影响……沐子言忐忑了,这下君洛姬不会打算把她赶走吧,赶的远远的药离筠见不到的地方……

在沐子言忐忑时,君洛姬却是突然笑了,是那种如释重负,很坦然的笑容“是我误会了,丫头,这玉佩下次可别再轻易拿出来了。”从床里面拿出玉佩,是沐子言给他,他昏迷中紧握着玉佩,那是一种身份的象征,象征着君洛姬的女人。

沐子言知道,在药离筠的注视下,沐子言抬手接过玉佩,贝齿下意识的咬着红唇,却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她咬到了嘴唇上的伤口了!

听到沐子言轻声呼痛的声音,君洛姬抬眸看到她唇角的伤痕,抚着自己唇角的伤痕,眸,瞬间幽深,而一旁的药离筠看着两人唇上分外相似的伤口,忍不住笑出声来。

“缺德鬼,你昏迷时丫头可是担心的紧呢,你这近十年的寻找终于有了结果。”

听到药离筠此言,眸中幽深化去,君洛姬看着沐子言“过来!”语气不容置疑。

不明白君洛姬是何意,沐子言诺诺往他身边移,站在了床边。

突然,君洛姬抬手拉了她一下,一个不稳,沐子言坐在了床上。

强势用手扳过沐子言的头,让她对着自己,君洛姬看着她唇瓣上的伤口“疼吗?”

沐子言愣愣的摇头,她不知道君洛姬这突然是怎么了。

看到沐子言摇头,君洛姬大掌拍小狗般的拍着她的头,语气可怖“蠢丫头你该不会是以为我死了,想用人工呼吸,却把我们都弄伤了,还是说你趁我昏迷偷吻我?”

“我没有!”沐子言委屈,小声辩驳着,没事她干嘛吻他?还不是因为他太重了!而且吻他就算是弄伤了他的唇也不会把自己弄伤啊……

“咳咳……”药离筠忍住笑意“这还有个人呢!”

“我关心我女人,别说还有个人,就算还有个鬼又如何?”

“……”药离筠被噎住了,转瞬上前拉着沐子言的手将她从君洛姬身边拉过来“在我面前就欺负丫头,背后还不知怎样呢!丫头,我们走,别理他!”药离筠自然能够轻易看出君洛姬故作凶狠的话语后的关心,不过谁让君洛姬口噎他?他就把丫头带走!

“你敢走?”没理会药离筠,君洛姬眯眼看着沐子言,极为慵懒的靠在床头,却是让沐子言心下一突。

“不敢……”完全就是一只小绵羊。

药离筠:“……”他突然发觉自己的决定是错误的,怎么丫头好像被吃的死死的?药离筠哪里知道,沐子言是真的被君洛姬给吃的死死的,毕竟人家可是她的主人!

松开沐子言的手,药离筠无奈“说正事,你究竟打算何时回学院?”

“这边事情处理完了回去!”具体何时他还没定好呢,不过肯定是在血狱之前回去,血狱,既然让丫头参加,他肯定是要做些准备的。

“关于天启今日少女被挖心事件你打算怎么做……”药离筠将挖心事件牵扯出的亏傀偶术,还有被杀害的小鱼普通人的身份,心脏中的莫名强大力量都一一详细说给君洛姬听。

听完了,君洛姬撇了撇嘴“既然父皇已经插手了,我们还管干什么,惹祸上身的事我会干?再说了,我就要离开了,哪里还管的了那么多!”

药离筠知道君洛姬为何会如此说,或许君洛姬之前还想查的,但是听到天启帝插手后,他便彻底放弃了这想法,因为天启帝插手,别说他本身不愿意了,就连天启帝也不会让他有所行动……这两人,哪里是父子,分明就是仇人!

抛掉脑海中这些,药离筠继续开口“现今魔族初现,失传已久的傀偶术也出现了,学院那边情况你也了解,还有,那里的人也一直不安静……”

“这些事暂时我们都不用管,”打断药离筠的话,君洛姬神色漫倦“眼下我们还是我们要做的就是等!”

“等,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