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胡言乱语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47 字数:3336 阅读进度:90/355

这一次,沐子言的话终于起了效用,无论是否收的住,药离筠与离羽两人都立即收了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离羽抬手擦了擦由于刚刚药离筠紧追而被压迫出来的汗水,向沐子言投去感激的目光,被公子追在屁股后面打的滋味真不好受!

相对于离羽的放松,药离筠却是眸光微沉的看着沐子言,好看的眉头微蹙“缺德鬼?”他该想到的,丫头本是守着君洛姬的,既然丫头来找他,一定是君洛姬那里出了问题。

“对啊!你快去看看他吧!”没有说君洛姬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沐子言语气中的急迫任谁都能感受得到。

没再询问,药离筠转身往君洛姬的房间而去,直接用飞的!

身后,离风与离羽对视一眼,二话没说,也立即跟上。

却是沐子言看着半空中飞过的三人,撇了撇嘴,这三人都是在炫耀吗?炫耀自己修为高吗?竟然在庄园内也用飞的,不就几步路的距离!

沐子言没有飞,转身往君洛姬的房间走去,她却是不知,她语气中的急迫让药离筠他们误以为君洛姬出了什么大事,自然不敢再有片刻耽误。

当沐子言回到君洛姬的房间,却是见到君洛姬靠坐在床上,俊美的面容上带着丝丝苍白之色却仍旧不失邪魅,此时,他正微垂着眸,极为安静的坐在那里不知在看着什么,或者想着什么。

却是一旁站着的药离筠三人神色间各有怪异。

“咦,你醒了啊?刚刚我怎么叫都叫不醒你!”

“刚刚?”君洛姬掀起眼皮看着刚刚进屋的她,语气慵懒。

“梓言,你刚刚说君座出了事,现在怎么回事?”离羽叫嚷,他们急急忙忙跑来,却见君洛姬已经醒了,安然坐在那里。upu.cc[UPU小说]

“我什么时候说他出事了?我只是让你们来看看他,他好像是快醒了!”沐子言瞪了离羽一眼,然后继续开口“而且,刚刚他昏迷着胡言乱语,怎么叫都叫不醒,所以我只有去找你们了!”

“……”离羽被噎住了。

不再理会离羽,沐子言将目光转向君洛姬“你没事了吧?”这仅仅是作为下属对主子的关心。

没理会沐子言的询问,君洛姬从沐子言进来时扫了她一眼视线便未曾落在她的身上,垂着眸开口“你说我昏迷时胡言乱语,可是说了什么让你难以接受的话?”

药离筠三人都将目光转向沐子言,想知道君洛姬在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说了什么话。

既然君洛姬让她说,沐子言自然不会违背“其实也不是什么胡言乱语,只是我听的不太懂。”

沐子言斟酌一下用词,继续开口:“你刚刚昏迷时只是一直在叫一个人的名字,好像叫凝泪,而且,你还说着一定要把她送到谁的身边,那人是谁我听的不太清楚。你还说你会让谁去陪她,甚至说让所有人都去陪她……”

“停!”君洛姬突然打断她的话,扭头看着药离筠“娘娘腔,凝泪是谁?”

“……”在场几人都一脸怪异的看着他,明明是从他自己口中出现的名字,他却是问别人是谁?

看到几人的表情,君洛姬也很快便意识到了自己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不过,他没有丝毫尴尬“既然都不知道那便是无关紧要的人,果真是胡言论语,我还以为自己在不知道的情况下透露了不该透露的东西呢!”说这话时,君洛姬眸内闪过一道幽光,只是由于他垂着眸子,无人看见。(WWW.upu.cc好看的小说UPU

“缺德鬼,你有什么不该透露的没有告诉我?”药离筠眉头微挑,斜看这君洛姬。

“都说了是不该透露的,你还问,娘娘腔,你的脑子往离羽身上发展了!”唇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虽是面容苍白,却仍旧不失妖娆,尤其那慵懒的气息仿若是从骨子中渗透而出。

药离筠:“……”他大人有大量,不跟缺德鬼计较!

离羽:“……”关他什么事?他什么话都没说好不好?君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意思啊!什么叫公子的脑子往他身上长啊!

“不对,凝泪不是君座之前发狂时叫的名字吗?”正委屈呢,离羽突然想到这一点。

“我发狂?”君洛姬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离羽,明明君洛姬是坐在床上,明明他是没有丝毫修为,却是让离羽突然心中狂跳,有了不好的预感!

“君座,重点不是我的用词,是凝泪啊!凝泪!”离羽欲哭无泪,极力想要把君洛姬的思维往正确的方向上引。

“嗯,是凝泪!”君洛姬细细唨嚼着这个名字,面上的神色无任何波动,可是,恍惚间心底有种涩涩的疼痛划过。

忽视那抹不该出现的疼痛,君洛姬抬眸看着药离筠“说说吧,怎么回事?”说话间君洛姬下意识的抬手抚着自己唇瓣上的伤口。

看着君洛姬的动作,沐子言下意识的低了头,那伤口,那伤口是怪她保护不力,没有扶住他所致……

没人注意到沐子言细微的动作,药离筠开始与君洛姬说明在他发现君洛姬的转变之后的事情。

在药离筠诉说的过程中,君洛姬往后靠在床上,一直静静的听着,没有其他的表示,直到药离筠说完,他才如刚刚睡醒一般晴晴掀开眼帘。

“可惜!”薄唇微掀,吐出这么两个字。

这是什么意思?沐子言离羽都有些不解,却是药离筠顿时黑了脸“与其有时间去想那些,你倒不如想想该怎么办吧,我觉得那魔族应该还潜藏在你的体内。”药离筠知道君洛姬的‘可惜’是在可惜没有清醒着看着他狼狈的模样!

“你都没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君洛姬漫不经心,好似说的不是他自己的事情一般“而且,如你所说,他既然那般的强大,日后我的安全岂不又多了层保障?既然住在我的体内,总要保证我的安全才是!”

“我并非是在与你开玩笑!”药离筠额头跳动“那不是一般人,是魔族之人!”

“魔族之人又如何?”君洛姬斜眼看他“魔族之人难道就不是人?就如国家分国度,他们出生于魔族的国度自己有选择的权力?在这世道又分什么种族?强者生存,才是根本,魔族,只是我们给他们的定义,或许,在他们眼中我们才是真正的魔族!”

这样一番话不假思索的就出了口,就连君洛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自是知晓世人都对魔族有排次心理,也是知晓原因,可是,在他看来魔族之人与他们每个人都是没有区别的。

君洛姬话落,房间一片寂静,离羽与离风都一脸震惊的看着君洛姬,似是很不解他的想法,连药离筠都神色有些怪异。

或许谁都不曾像到君洛姬会有这般想法吧,或许这也是那魔族之人选择他,而且能够附身成功的原因……

“你们怎么了?难道是觉得君洛姬说的不对吗?”却是沐子言开了口,看着离羽他们表情很明显便能猜到他们想的是什么。

“难道你觉得对吗?”离羽呐呐开口,不敢大声,他怕惹了君洛姬,君座……他惹不起啊!

“我觉得?”唇角浮现一抹与那粉嫩面具不容的冷笑“我觉得他说的对。魔族又如何?你们排斥不过是因为他们曾经入侵过人类,不过是因为他们伤害过人类!可是,人类是什么?别忘了,我们自称人类,其实他们也是人,只不过是被我们这些自称的‘人类’排斥的人,我们不认同他们的身份,可事实上,在我们这些‘正义’的人中,又有多少连他们也不如!”

沐子言不知为何觉得心中有些微恼,魔族,是十恶不赦的象征,可是,在沐子言眼中,却没有什么是对与错。就如君洛姬之前所说,这是一个强者生存的世界,一切不过是为了生存,若论十恶不赦,那沐子晴对她做的事情又该怎么算?被沐子晴那般对待,是她太弱,所以,此番为报仇归来,她早已选择了不择手段,只为报仇,若要论魔,她亦早已入了魔!

在沐子言话落后,离羽与离风两人神色更加震惊了,就连君洛姬此时也是略有震惊的看着她,却是药离筠突然笑了起来“你们当真……”药离筠摇头“我竟是被你们说的动摇了!”他本想用魔族的十恶不赦来反驳君洛姬他们的,可是,转而一想,他们并未说错啊!又有谁是生来就是坏人呢?一切不过都是各种外力所致……

“纵然是魔族,人家又没真的把你怎么样,况且还让你修为大进,唔,天阶中级,如今你也当之无愧是学院第一人了吧!”君洛姬淡淡吐出这么一句话,学院第一人……这曾经好像是他的专有称呼啊!

药离筠神色僵了下,还叫没把他怎么样?突然他有种让君洛姬也尝试一下让雷电劈一次的冲动,如今,他的确有那个能力,虽然是以巨大代价换来的。

只是,这种冲动被药离筠狠狠的压了下来,好看的眸中划过一道流光,他看着君洛姬,薄唇勾起“第一人,未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