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可曾后悔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46 字数:3328 阅读进度:88/355

“小鱼确为普通人,不曾有丝毫修为!”离风开口,至少这点他还是能够确定的,想了想,离风继续开口“不过至于她的父母我们却是不知。[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哦!为何?”药离筠轻挑细致的眉,很是不解。

离风将从村民口中听的的关于小鱼的身世说与药离筠听,当听到小鱼是被秦奶奶收养的时,微敛了眸“如此说来,无人知道小鱼的父母究竟是谁?”

“是的,以那村民所说,刚出生不久的小鱼仿若从天而降一般出现在他们村口,村内不曾有人丢孩子,村外,他们村子较为偏僻,一般是不会有人经过的。”

“也就是说,这个孩子来历莫名?”药离筠垂眸看着自己修长好看的手指,笑容浅淡绝美。

离风不再开口,在回来之前,他并未认真去往小鱼的父母身上想什么。

“那挖小鱼之心的人会不会是她父母的仇人?毕竟小鱼只是村庄中生活的一个普通人,那下手之人怎会无故找到她身上?”离羽也开始动脑,那心脏中所蕴含的可怖力量让他们开始探寻小鱼的身世。

“不,”药离筠摇头“从你们口中之前所言,那小鱼应当也是极美的,这符合了之前所有遇害少女的特征。”转眸看着了眼外面已经暗下的天空,药离筠继续开口“而小鱼怕也正是由于这一特征而遇害,至于小鱼的父母,只有从这心脏中才能得知一二,下手之人未必事先知晓。”

唇角微微翘起,好看的眸子中闪过一丝华光“风,小鱼的心脏你好生保存,日后许能用到。”

“是!”离风没有任何迟疑点头,一旁的离羽却是龇牙,还好不是让他保存,不然成天跑哪儿都带着一个心脏,他才不干呢!不过若是允许他随时研究,想想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离羽在那天马行空想象着,药离筠却再次出声“至于小鱼的身体,”眉宇间沾了一抹思虑之色“暂时先留着,等下你俩去处理下。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离羽与离风对视一眼,均是不解药离筠怎么突然对小鱼的身体感兴趣了,不过,这对他们来说,并非难事,他们只需照做便是。

犹豫了一下,离风询问“那我们是否还需要继续追查天启连续少女被挖心之事?”他刚刚的这个问题被药离筠跳过一直都不曾给肯定答复。

略一沉呤,药离筠给出答复“此事等缺德鬼醒来再下决定,毕竟事发天启,属于他的地盘,你们先去处理好小鱼的尸体。”他当初插手此事也只是因为君洛姬,眼下情况来看,离风分析的十分正确,他们的确不适合再追查下去,但是,真正的决定权还掌握在君洛姬手中。

得到答复。离风离羽两人立即便要出去回到村庄找小鱼的尸体,他们怕晚了会出什么意外,可是,离开的步伐却被药离筠止住。

“你们先别急着去,有些事我还需与你们交代一番。”

“公子请讲!”两人驻足回身看着药离筠。

没有立即说自己所要将的是何事,药离筠反是感叹似的询问“从师父把你们带到我面前,至今,已经是五年有余了吧?”

“已有五年零十个月二十一天!”

药离筠微愣一下,转瞬笑看着离风“你倒是记得如此清楚!”

“当初我们遵家族之命去云天学院寻找逸老,却是遇见公子浑身浴血被逸老带回,从那时起,我们便听从逸老之命跟随在公子身边。(www.upu.cc$>>>棉、花‘糖’小‘說’)”两人不明白药离筠为何会突然有此问,可还是清楚的回答。

“我记得,那时你们并不愿意,却又迫于师傅的命令不得不留下,”药离筠轻笑“如今,可还后悔?”

离风与离羽两人对视一眼,却是同时单膝跪下“曾经,我们在家族中虽然不是最出众的存在,却也是家族重点培养的对象,享有着家族无尽的修炼资源,拥有着公子的特权,那时,若非因为逸老,云天学院我们都不曾放在眼中。”

离风顿了顿“所以,当逸老让我们以随从的身份跟在公子身边保护公子时,我们自是万分不愿的,但,逸老的话我们没有反驳的权力!”

药离筠轻笑,却没有再开口,只是静静看着跪在他身前的两人,等待着他们接下来的话。

“我们不满,又年少轻狂,只想着回到家族,回到曾经高高在上的生活,即使守在公子身边,逸老不在是也不曾尽心。”离羽龇牙,回想起曾经的自己,他突然有种想要撞墙的冲动“但是后来跟在公子身边,与公子****相处,渐渐的我也不知怎么就变了,我不想回去了,只想留在公子身边,下属也好,侍从也罢,无论是什么身份,只要能跟随在公子身边我就满足了,家族虽好,但终究不适合我们!”离羽抬手挠着脑袋,笑的有些憨厚。

“从真心想要跟随在公子身边开始,我们便不再属于家族,我们只属于公子!”离风话语坚定,定定看着药离筠,这是这么多年来他们第一次对药离筠明确摊明心迹。他们,出自家族,却并非属于家族,相比于曾经温室中的生活,跟在药离筠身边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

是否后悔,或许曾经有过,排斥过,如今他们想要的却只有追随。

眉眼间镶着一抹温和的笑容,药离筠弯腰将两人拉起“这一次,我允许你们跪,但是,今日以后,你们不能再向任何一人下跪,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们是修者,你们并不属于任何人,不属于你们的家族,也不属于我,你们,只属于你们自己。”

“你们跟在我身边五载,对你们的性格也已经了解,既然你们还愿意继续跟在我身边,那我今日便明确告诉你们,以后你们的道路,只能自己走。”

两人都疑惑的看着药离筠,不明白他为何突出此话,什么叫他们的道理只能自己走?

看到两人眸中的疑惑,药离筠神色浅淡,谪仙般的面容上如笼罩了一层细碎光辉,眩人眼目“羽,你性子较为醇和,思考事情过于简单,时常会范一些不该犯的错误,而相比起来,风的性子却是要沉稳的多,风遇事冷静,处事细致,考虑全面……”

淡淡扫了离羽一眼,药离筠勾起唇角“羽,你现在定是又在心中埋怨我过于偏心,总是偏向于风了吧?”

“咳咳……”离羽顿时满脸通红,尴尬的咳嗽着,有些别扭的转过头去。他心底的想法刚冒出来就被公子给识破了……

没理会离羽的尴尬,药离筠转向离风“风,你一定是在向自己做的是否有我说的那般好,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也曾没有做到位,做的不尽人意!”

离风没有说话,但平静的眸漾起的涟漪说明了药离筠所说并非虚言,他是在如此想着。

“你们两人,一个鲁莽,一个沉着,一个是修者,一个是药者,互补互助,若是达到默契定是完美组合!”说到这,药离筠唇角的笑容淡去,如仙的面容上多了一丝严肃“但,羽,你说是鲁莽倒不如说是太懒,懒得动脑子,你那脑子再不用就该要生锈了!还有风,你虽沉着,可是你对自己的要求总是太过严厉,完全就是吹毛求疵,你认为世上真的有完美之人的存在?还是说你想要打破先例做那第一人?”

“你们两做事别总是依着自己的想法思路走,多问问对方的想法意见,就如之前那心脏,羽能够看出心脏的异常,风你却发现不了,而风你能够去查探那莫名力量,羽却做不到,你两只有相互配合才能更好的做好事情,共同进步。”

“羽,你以后可以继续想着我偏心了,风,你也可以继续苛求着自己的完美,我绝对不会再在中间调和,若是有天你们打起来,我一定会赏脸给你们当裁判,看输赢!”

离羽:“……”

离风:“……”

呜呜,这还是他们云淡风轻的公子吗?公子难道也如君座一般被附了身?

“你究竟是谁,快从公子的身体里出来!”离羽眉色皆厉,瞪着药离筠,他们公子才不会说这样的话。

“额……”药离筠神色一僵,如仙的容颜上神色一阵变幻,突然不知该用何种表情来诠释自己此时的心情,更枉论话语来叙述。

却是离风抽搐着唇角,转过身定定看了离羽一眼,转瞬冰山溶解一般扑哧笑出声来“离羽,公子的确被附身了,我们快点把附身公子身上的可恶之人赶出来吧!”

药离筠:“……”

良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谪仙般的面容上云淡风轻早已破碎不堪“你确定要将我从身体里赶出去?”话语里有了咬牙切齿的意味。

“哼,你这魔族当真是猖狂,显示附身君座,现君座受伤又跑到我家公子身上,当真以为我们怕你了不成?”离风这说话语气与以往完全是天差地别,这一刻,离风倒是更像附身了!

“离羽,还不动手!”离风一声清喝,身上渐渐开始出现了一股凌厉气息,灵力已经开始拢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