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不可参与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45 字数:3386 阅读进度:86/355

折腾了近一天,还好都是修者,并不是特别疲惫,吃了一顿饭休息一会,一个个都恢复了正常,药离筠更是修为大进。upu.cc[UPU小说网]

只是,这恢复正常的人中并不包括君洛姬,那家伙还在床上躺着呢。

吃完饭,离羽与离风离开了,药离筠却是去了君洛姬的房间,沐子言也跟去了。

对于沐子言的行动,药离筠并未觉得有任何不妥,相反他还未沐子言能够如此关心君洛姬而感到高兴,在他看来,他的丫头,终于有了仇恨之外的情感!

从今以后,他的丫头便由他与缺德鬼两个人守护,无论她是要报仇还是要如何,他们都是站在她的身边。

药离筠想的很是美好,可是,天知道,沐子言跟他来看君洛姬只是为尽一个下属,一个武器的职责,如今君未央刚离开君洛姬就出事,她这留在身边的唯一下属又岂能不多用点心?更何况她还等着君洛姬为她续命呢,自然不能让君洛姬出事!

若是让君洛姬与沐子言知道药离筠此时心中的想法,不知该作何感想了。

君洛姬让沐子言做她的女人,完全就是想让药离筠远离充满仇恨的沐子言的,沐子言亦是如此,知晓自己放不下仇恨,便选择远离,却是不想,药离筠竟是如此想法……

到了君洛姬的房间,药离筠再次查探了一番昏迷之中的君洛姬,却还是查不出个所以然。

“药离筠,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陪着他!”看着药离筠好看眉宇间流露的一缕忧色,想到药离筠之前毕竟受了伤,沐子言如是开口。

回眸看了沐子言一眼,水色的眸中划过一丝笑意“丫头,如今还不打算与我说吗?”

“啊?”沐子言愣了一下,不明白药离筠所说何意,可是,当触及到药离筠带着笑意的眸,终于反应过来。[UPU小说网upu.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咬了咬唇,沐子言微垂着头“我……”他终于问了,可是她不知该如何开口,怎会突然就有了君洛姬的女人的身份了呢?

“呵呵,”抬手揉了揉沐子言的发丝,药离筠轻笑“我的丫头长大了!”显然,药离筠误以为沐子言的垂头不语是在害羞。

闻言,沐子言龇牙,她成了君洛姬的女人就是长大了啊?她更想做他身边长不大的小丫头,怎么办?

“丫头,缺德鬼他已经找了你近十年,好好陪陪他吧!”看了一眼安睡一般的君洛姬,药离筠转身离去。

回眸看着药离筠离去的背影,沐子言还沉浸在他最后那一句话中不能回神。

什么叫找了她近十年?不可否认,在这句话刚刚落入耳中时,沐子言恍惚间有一种错觉,错觉好似真的有那么一个人,找了她近十年。

可是,可能吗?

整整十年囚禁,她也期盼着有谁能够找她,也曾想过,她还有爹爹,爹爹一定会找她的。可是,当从沐子晴口中得知,沐子晴已经以她的身份生活,得知爹爹已经将沐子晴当做了她,已经不再寻找,所有的期盼化作了绝望。

连爹爹都不再找她了,还有谁会找她?

她,沐子言,早已死了,死在了那阴暗的地牢中,没人会找她,也找不到她……

活着的,只是一把为复仇而生的武器,叫做梓言!

幽寂的眸光转向躺在床上的君洛姬,沐子言不解,他是与药离筠说了什么,十年寻找又是从何而来?若只是随意说的,又怎能欺骗的过药离筠?

坐在床边看着君洛姬,沐子言若有所思,或许等君洛姬醒来她需要问清楚,若是什么都不知道,总会在药离筠面前露出破绽的。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

坐在那里,脑海中却是不期然闪现了小鱼的模样,那空洞洞的胸膛……

抬手抚着自己胸膛心脏的地方,瞳眸化作了幽潭,她当初挖出自己的心脏时,是不是也是那般模样?不同的不过是小鱼死了,而她还活着!

小鱼,你此刻一定也是与我一般的心中充满恨意吧?唇角扯出一抹嗜血的笑容,沐子言低声轻喃:或许,我们有着相同的敌人呢……

沐子晴,你终于开始露出马脚了吗?别忘了,我的心脏可是我复仇的第一步呢!那你可别过于轻易的被抓住啊,那样就不好玩了,我的复仇还未真正开始呢……

眸内幽光闪烁,唇角笑容莫名,这一刻的沐子言,虽然修为仍旧不高,但周身却散发出了一股让人心悸的黑暗气息。

――――――

药离筠离开了君洛姬的房间便去了大厅,那里,离风与离羽正在等着他。

“公子,君座他怎样了?”药离筠走进大厅,离羽便迫不及待的询问,君洛姬于他们而言地位与药离筠相差无几,自是万分担心。

“无碍!他醒来应该就没事了!”虽然仍然无法确切查探出君洛姬的身体状况,但是,他也并未在君洛姬体内发现任何灵力修为,那魔族之人应当已经退去,也正是如此,他才会放心沐子言一人守着君洛姬。

“究竟发生了什么,君座他怎么会被魔族入体?”离风皱眉,很是不解。

附身不比其他,是属于逆天行为,少有发生。纵然有附身,大多也都是附身在死人身上,因为死人是没有抵抗意识的,才能够成功。但凡是活人,只要有着一定的意志力,附身且不说成功与否,那风险也是极大的。

君洛姬纵然如今没有修为,有曾经强大修为奠定的基础在,那意志力自然是不弱的,纵然那魔族之人修为十分强大,也不当如此轻易就被附身啊!

这同样也是药离筠十分不解的地方,前一刻他还在与君洛姬说着话,下一刻便发觉了君洛姬已经不是君洛姬,快的连给他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关于缺德鬼的事情等他醒来问他便可!”轻缓踏步行至一旁的座椅上坐下,为自己倒了杯茶水,轻抿一口,这才看向离风两人“倒是你们,可是查出什么?为何回来如此之早?”

药离筠让沐子言去找离风,就是知道离风出去查事情不会过早回来,可是却不想,他们竟如此快都回来了。

听药离筠问道此事,离风离羽两人立即收了其他思绪,神色变得慎重起来。

“公子,今日又有一位女子遇害,”说着离风将白玉盒子从储物空间中拿出“这是她的心脏。”

伸手接过白玉盒子,药离筠的神色也多了一丝凝重,这是第一次,他们带回了遇害者的心脏,以前,等他们赶到时,行凶者早已带着心脏离去。

打开白玉盒盖,上好的寒玉打造的盒子中正躺着一颗鲜红欲滴的心脏,那人摘心脏的手法快很准,这心脏没有丝毫的损伤。

药离筠凝眸看着盒内的心脏,看着,眉头却渐渐锁起,淡色的眸子划过一丝历芒“这是普通人的心脏!”

“遇害者是一个普通村庄的女子!”对于药离筠能够看出那心脏是普通人的,离风一点都不意外,普通人的心脏没有修者的强大,而且修者的心脏中流转的会有灵力。

“是什么人做的?可查到什么线索?”药离筠脸色微沉,对普通人动手,那人好大的胆子!

“是傀偶!”离羽此话一出,药离筠薄唇瞬时抿紧,即是傀偶,根本就查不出任何线索,傀偶不能留,也留不住,只要傀偶一死,除了一滩血水什么都不剩。

皱眉看着白玉盒中的心脏,药离筠思索,收集如此多的少女心脏究竟有何用处呢?可是,任他如何思索也无法猜明,挖人心脏的手段过于残忍,在此之前根本就不曾听说过。

“公子,此事我们不能再参与了!”离风皱着眉,这才是他拿着心脏赶紧回来的原因。

“对,我也认为此事不用我们再参与了,只要我们将此事告诉学院或者公诸于世,自会有人出来收拾,竟然敢对普通人动手,这不是自己找死吗?”离羽出声应和,却是惹来了离风的反对。

“我认为不可!”离风看着药离筠,说的坚定。

“喂,离风,是你刚刚说我们不用再参与的,怎么在我说了后就不可了,你是不是在跟我作对!”离羽瞪眼,咬牙切齿的看着离风,原本慎重的氛围在他这一声吼下顿时烟消云散。

“离羽,你出门是不是没带脑子!若是没带就回家族去找!”离风云淡风轻,对付离羽,他有的是办法。

果然,离风话落,离羽顿时焉了,可怜兮兮的看向药离筠“公子……”呜呜,为什么每次都要拿家族来压他……

“咳咳,好了,别再闹了,风,你说说看为什么不可?”药离筠轻笑,心头微弱的一丝阴霾被两人这么一折腾,顿时烟消云散。

“我哪有闹,明明就是他故意欺负我,公子总是偏心……”离羽低声咕哝着,很是笑声却也清晰的传入在场两人耳中。

药离筠与离风眸中同时划过一抹笑意,却也懒得再理会离羽,以以往经验来看,若此时再搭理他,他们一定会离原本的话题越来越远!

正了神色,离风开始说明他说的‘不可’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