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嘴被压伤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44 字数:3471 阅读进度:85/355

吐出大口鲜血,君洛姬身体颤了颤,竟是在众人的重视中,高大的身躯缓缓倒下,那妖冶的紫眸也已经闭上。[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在君洛姬倒下的瞬间,沐子言慌忙上前扶住他,却是不想君洛姬看起来并不强壮的身躯竟是不轻,再加上是在半空失重,竟是一个不备,被他带着往地下倒去。

噗通……

尘土飞扬,沐子言瞪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紧闭着眸的放大版面孔,愣愣的不知该如何反应。

她只是是一时情急慌忙上前,扶不住便急忙抱着他的腰,可是,现在是什么状况?

为毛是他压在她的身上,她真的成了免费的人肉垫子了……浑身疼啊!

身上的疼还不当紧,他们这额头抵着额头,鼻子抵着鼻子,嘴,额、嘴唇贴着嘴唇又是怎么个状况?

更关键的是,她好像觉得她流鼻血了,沐子言悲催的想,明明容貌已经很丑陋了,她的鼻子不会又被压塌了吧?好疼啊!

松开抱着某人腰上的手,没了力量支撑,君洛姬瞬时往一边滚去,可是,却仍然压在沐子言的身上。

抬手推了推,推不动,又不敢使用灵力,毕竟现在君洛姬还不知是什么状况,若是她一使用灵力,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可不好!

费力的扭头看着不远处已经傻了的三人,沐子言龇牙“你们过来帮忙啊!”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竟是发觉嘴唇也是火辣辣的疼。upu.cc[UPU小说]

沐子言欲哭无泪,从半空摔下,可真是摔的实在,这嘴唇也被磨破皮了吧……

听到唤声,药离筠与离风离羽三人终于清醒过来,一声轻咳,药离筠一个闪身,已经到了两人身边,俯身将药离筠从沐子言身上扶起,唇角挂着一抹温润浅笑,却带着莫名味道。

沐子言可没功夫去注意药离筠怪异的笑,君洛姬一离开她的身体,她便立即从地下爬起来。

嘶,好疼!

急忙缩回自己摸着嘴唇的手,沐子言欲哭无泪,果然流血了。一会抬手揉着塌了般的鼻尖,一会伸手揉揉疼痛的屁股,沐子言龇牙咧嘴,觉得自己当真是遇到了飞来横祸。

君洛姬魔性大发时,她只是被一道雷劈晕,醒来什么感觉都没有,可是现在,在君洛姬昏迷后,竟是,竟是把她给压受伤了!

沐子言满心愤懑,抬眸想要瞪君洛姬一眼,却又生生忍住了,毕竟那是她的主子不是,而且如今还是她名义上的夫君,虽然夫君这两字对她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沐子言却是不知她的一番表情完完全全落在了另外另外三个男人的眼中,原本只是愤懑的表情,落在那三个男人眼中却是变了意味。

“噗嗤!”离羽终是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笑什么笑,看到我被压了也不来帮忙!”不能等君洛姬,沐子言便转向了离羽,谁让他自己往窗口上装呢。

沐子言本想发泄心中的不满的,却哪知,她不开口还好,这一开口,不光离羽笑喷了,连药离筠与离风都忍不住抽搐着唇角笑了起来。

被压了……她也说的出口。

“你们还笑!”沐子言郁闷,看到她受伤很开心吗?这君洛姬可还昏迷着呢,都不关心竟是一个个都将目光凝聚在她的身上!

“咳咳!”药离筠一声轻咳,缓缓移开视线,只是那唇角仍然高高翘起。upu.cc[UPU小说网]

药离筠的暗示,离风与离羽自然懂得,离风同样移开了视线,可是。离羽有时却显然并不是那么听话的主……

离羽盯着沐子言破了一个口子的嘴唇,咧着嘴笑“我说你这嘴唇没有两三天的时间也好不了了,要不要我帮你配点药抹抹?”那唇角的笑容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

不过沐子言却是并未注意到离羽笑容里的异常,就怕是注意到了也不会多想。

听到离羽的话,她再次下意识的抬手抚着自己的嘴唇,不由再次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嘴唇受伤可真疼!

不由心底再次升起了委屈“都怪他,晕了不就晕了,干嘛还压在我身上,还把我嘴唇都弄伤!”反正君洛姬也是昏迷着的,瞪就瞪,沐子言也懒得顾忌了。

“哈哈……”看着沐子言的模样,离羽再次忍不住笑出声来,沐子言此时没有带面具,明明是面容可怖的,可是为什么他却是看出了可爱的韵味?

“很好笑?”沐子言眯着眼看着离羽,其实嘴唇在痛,她很不想说话,可是,心中的不满实在需要发泄,更何况离羽还一直在笑!

“不好笑!”离羽忍着笑摇头,心中却是在想,若是让君座醒来知道自己亲了这丫头,又该是何等精彩的表情!他跟在药离筠身边,可是知道君洛姬身边有一个人的。

“哼!”一声冷很,沐子言扭过了头看着被药离筠扶着着君洛姬,虽然气恼他,可是他这样吐血昏迷又是怎么回事?

正要开口询问,却是眼尖的发现君洛姬如樱花般带着浅浅粉色的好看薄唇上竟也有了一道口子,同样流血了。

顿时,沐子言顿时圆满,忍不住笑了“哈哈,他也受伤了,不止我一人!”

听到沐子言此话,三人顿时将目光移到君洛姬的唇上,看着那如沐子言唇上十分吻合的伤口,再看着沐子言眼角翘起的笑意,顿时一头黑线。

“咳咳……我不笑了,药离筠,他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吐血昏迷?”忍住笑意,沐子言询问,她真的只是想用药离筠对那玉佩深沉的记忆唤醒他,可千万被弄巧成拙啊!

想到玉佩,沐子言急忙转眸往君洛姬手中看去,当看到君洛姬手掌紧握,隐隐露出玉佩的流苏,不由放心,还好没丢,万一丢了碎了,君洛姬醒来找她要,她可变不出来!

沐子言目光的移动均落在药离筠的眼中,随着她看到君洛姬手中紧握的玉佩,唇角勾起一抹绝艳的笑容“他没事,睡一觉醒来便好!”

说这话时药离筠心中很是安慰,在之前与君洛姬的谈话中他便已经确定了沐子言就是君洛姬所找的那个人,药离筠心中还在忧心沐子言会对君洛姬是何种感情,如今看来,是他多虑了。

从在沐子言手中看到那块象征着君洛姬的玉佩时,他便知晓。如今听到沐子言对君洛姬的关心,见沐子言并未因被君洛姬吻而过于恼怒,心下更是确定,不由放了心。

他是由衷的为这两个人感到高兴,君洛姬找心中的那个人找了近十年,其中有多少苦,他都清楚的看在眼中。而他的丫头曾经遭受的苦痛他虽不知晓,但她脸上身上的伤痕已经说明了一切,如今,这两个与他来说十分重要的人走在一起,他真的觉得高兴。

虽然,曾经有告诉过沐子言,让沐子言离君洛姬远点,可是,那时他并不知这两人间有这样一层关系,如今,曾经那些思虑都已经作废。

“丫头,我先带缺德鬼回房间!”抚着君洛姬,药离筠眸扫过沐子言受伤的唇“你唇上的伤不好用药,吃饭时注意点。”

说完药离筠便带着君洛姬离开了,其实,与沐子言说的无碍,只是为了让她放心,君洛姬如今的状况如何,他也不知道,他不知道那个魔族之人是否还在君洛姬的体内。所以他要回房间仔细为君洛姬查案一番,却也不知以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够查探出来,心中想着,看来他们回学院的日程该提前了……

――――――

药离筠走后,离风二话不说,立即转身离去,而离羽却是讪讪摸着鼻尖看着沐子言“你这唇上的伤的确不适合用药,不过我看也不用用药,让君座醒来知道他做的好事岂不更好!”说着离羽便忍不住再次笑起来,他是实在想看到君座那时的表情会是何等的精彩!

沐子言挑眉看着他“不就是被咬伤了,本小姐这点痛还受的了,也没有那么小气!”等君洛姬醒来找他算账,她会那么蠢?有武器找主子算账的吗?

看着沐子言浑不在意的表情,离羽愣了愣,转瞬神色却是怪异起来“你刚刚只是因为被咬痛了才生气?”

“不然你以为呢?”沐子言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嘴唇上火辣辣的疼,真是不舒服,明明连鼻子都不流血了,她身体的复原能力自是不用说,怎么着嘴上的伤还没有好呢?若是沐子言知道她嘴唇上的伤真的是三日后才好,现在肯定无法维持淡定。

“嗷呜,我们都错了……”离羽一声哀嚎“你还这么小,怎么懂那些!”离羽欲哭无泪,他们,连着他们英明的主子都理解错了沐子言的意思,这丫头根本就不懂害羞什么的感情,被吻了嘴唇,完全就是与被咬了一下没什么区别啊!转瞬离羽又是纳闷,这丫头虽然身板看着小,可是年纪也不小了,是该懂****了啊……

不懂离羽郁闷的小心思,沐子言瞪着他“你才小呢!我问你,药离筠说我嘴唇上的伤不好用药,你为什么之前还说要给我药?说,你打的是什么主意?”

离羽:“……”再次抬手摸摸鼻尖,扭头不语,他刚刚只是开玩笑的,可是哪想到自家公子临走前还故意戳穿他!

公子偏心!离羽心中无限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