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小鱼之死(二)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38 字数:3449 阅读进度:78/355

看着两人,沐子言再次开口“首先,我想那傀偶事先预定的一定不是在拜堂之时下手,众目睽睽之下,纵然是面对一群普通人,那时下手,显然也是被逼迫而为!被谁逼迫?”

“是小鱼!”离风突然借口,他面目微沉“在夫妻对拜时早已熟悉王跃的小鱼发现了不对劲,所以,她才会在喜堂上做出异常举动,她当时拿下盖头在人群中寻找的就是王跃,而在秦奶奶到她面前,她说的那句‘他不是……’正是要指出自己面前的王跃是假的,那傀偶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识破,所以情急之下只有提前行动。upu.cc[UPU小说网]”

“嗯,与我想的一致!”沐子言点头,面上却出现了丝丝不解之色“小鱼不过是一个普通人,她是如何能够知道王跃已经被偷梁换柱了呢?”这是她怎么也思索不明白的地方。

“这还用问?”这次是离羽迫不及待接了口“肯定是因为小鱼十分爱王跃,十分的了解王跃,所以在夫妻对拜时两人靠近,瞬间就发觉了不对劲!爱,让小鱼识破了那傀偶的伪装!”

“爱?”沐子言更加疑惑了“什么是爱?”

离羽被噎了一下,转瞬抬手讪讪摸着鼻尖,笑了起来“你还小,还不懂这些!”

沐子言听言,偏头想了那么一下下,便将这个问题扔在了一边,却是离风若有所思的看了沐子言一眼,他总觉得沐子言所问与离羽所理解的并不相同,可哪里不同他一时也解不开。

三人都没想到,无心无情,又如何会知道什么是爱?连沐子言自己都没有发觉,潜移默化中,她一直在往距离无心无情的方向前进着……

这个问题很快被三人忽视,三人的注意力又集中在小鱼的身上了。

“由于被小鱼识破,那傀偶不得不提前动手,便凭借神速,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瞬间摘下小鱼的心脏,没了心脏,小鱼便立即倒下!”沐子言勾唇,她甚至能够想象到那一刻的场景。(wwW.upu.cc无弹窗广告)

“在小鱼倒下的瞬间,所有村民的目光都被小鱼给吸引,这也就给力傀偶隐藏心脏的机会。”离风皱眉“可我已经将整个喜堂给查找了一遍,并未找出什么啊!”

“不对,还有一个地方你没有找!”离羽伸手往上指了指。

“你是说房顶?”离风恍然,那上面还真的被他给忽视了。

沐子言轻笑“你忘了小鱼脸上的震惊了?在她倒下的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她给吸引,都随着她的倒下转向地面,而这时,唯有小鱼一人时面朝上方的!她是看到了那傀偶的动作才会出现震惊之色!”说到这,沐子言轻叹“想来那傀偶对着心脏也是宝贝的很,存放时一定是极为小心翼翼,所以动作才会缓慢下来让小鱼看到了他!”

沐子言话落,三人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房顶的横梁。

“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离羽一个璇身,话落已然到了房顶“我看到了!”

高兴的开口,离羽已经抱着一个小木盒子落下。

离羽兴高采烈,在沐子言与离风的注视下正要抬手打开木盒子,可是,刚触到盒盖的手却停了下来。

怎么了?沐子言离风不解的目光同时转向他。

撇了撇嘴,离羽突然直接把木盒子推到离风的怀中“你打开!”

抱着木盒子,离风愣了愣,转瞬抿紧了薄唇,冷峻的面容上更多了一丝冷意。

将木盒子微微推离怀抱,看了一眼,离风果断抬手。

“算了,还是我来吧!”沐子言一把夺过木盒子,她当然明白两人的想法,这两人杀过人她不会怀疑,可是,这般活生生人体里摘除的完整心脏怕是从未见过,此时不是害怕,只是一时难以接受……

离羽“……”

离风“……”

两人愣愣看着沐子言的动作,一时有些不明白状况,难道不是该作为女孩子的沐子言更加害怕吗?

没等两人完全回过神,沐子言已经抱着木盒子将其打开。最新章节全文阅读upu.cc

当看清木盒子里的东西,沐子言撇嘴,离风神色怪异,离羽目瞪口呆。

“难道那傀偶不仅要人的心脏,还要偷金子?”离羽的声音微微变了调,他实在是被吓到了,金子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极为宝贵的东西,可是对于他们修者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那制作傀偶的人究竟是在想什么?

没理会离羽的话,沐子言抽搐着嘴角,极为无语的看着自己手中装满了黄灿灿金子的盒子。

一盒子金子的重量和一颗心脏的重量是等同的吗?他们三人轮流抱了一圈的盒子,竟是没一个人发现……

无语凝噎,沐子言默默抬手,正要将盒子给盖上,然……

“啊!快来人啊,家里遭贼了啊!女贼,还我金子!”伴随着杀猪般吼声响起的同时,沐子言便觉得有一庞然大物向她扑来。

想都没想,一个璇身直接避开了去,刚刚再次站定,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噗通’声,声音响起的瞬间,沐子言觉得这喜堂好似都有了一丝抖动。

“啊……我的屁股……啊……我的金子……啊……”听着这再次杀猪一般的声音,沐子言额头忍不住滑下几条黑线,快速合上手中的盒子,往身后扔去。

噗通~“啊……我的宝贝金子……你终于回来了……哎呦……我的屁股……疼啊……我的金子……”

忍住塞上耳朵的冲动,沐子言僵着身体回头,看到同样满脸黑线的离风离羽,嘴角再次抽啊抽,才缓缓将目光转向地上那一团猪、哦,不,一个人身上。

肥头大耳的王员外王地主此时正躺在地上,短胖的手臂费力地将装着金子的木盒子抱着固定在圆滚滚的肚子上……

听着王地主不停地喘息着哀嚎,额头忍不住又多了几条黑线,默默扭过了头去。她敢肯定,这王员外哀嚎不起来,绝对不仅仅是因为摔疼了屁股,而实在是因为他真的起不来,没办法,谁让他太圆了呢……

三人实在不忍直视此时的画面,都默默抬头看着房顶,眼观鼻,鼻观心,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终于,在沐子言他们要受不了这哀嚎时,那被沐子言弄昏迷的其他几人都陆续起来,七八个人立即上前,七手八脚的抬起了那个大肉球,将他放在了喜堂上那个巨大的椅子上……

王员外坐在椅子上,紧紧的将木盒子抱在胸前,喘息了好一会儿才颤巍巍的抬手指着沐子言他们“你们究竟何方盗贼,竟敢来到我王元宝的金子,是……”

“噗嗤!”别怪离羽打断王员外的话,他实在是忍不住了,王元宝,为什么不叫金元宝?难怪如此宝贝那一小盒子金子了,原来在于名字啊!

沐子言与离风两人极为无奈的瞥了离羽一眼,也就这家伙这时还能笑的出来,两人对视一眼,觉得还是早点离开的好。

“你还敢笑!你……你……”王员外的翘起的花兰指颤抖的更加厉害了,也不知是被离羽给气的还是说多了话喘不过气了!总之竟是一句话也冒不出开在椅子上大口呼吸着。

见他如此模样,围在他身边的众人又是一阵手忙脚乱,端茶的端茶,顺气的顺气……

沐子言皱了皱眉,正想着出手呢,却听离羽突然极为不满的出声“好烦!”

然后,沐子言便看到一阵粉末飞出,再然后,耳边清净了!那些人仍然是手忙脚乱的围着王员外,王员外也是仍然艰难的长着最喘息着,却是一点都声音也发不出了!

极为无语的看着王员外直到此时还时都不松开抱着的木盒子,沐子言再次默默抬头看向房顶上正在仔细查找的离风,心底却是忍不住微离羽拍手叫好。

离羽拍了拍手,傲娇的一甩头,看着离风“你找到没?”

上方离风凝眸思索片刻,指尖点点浅蓝色光芒凝聚,往前凭空一化,沐子言竟然发现空气中漾起了丝丝涟漪。

“这该死的傀偶,竟然将东西藏在了结界中,难怪我会拿出了!”看着离风的动作,离羽忍不住叫起来。

无视离羽的声音,沐子言看到离风伸手往前而去,触在空荡的房梁上,然而,当收回时手中已经多了一个白玉盒子。

落回地面,离风这次没有迟疑,抬手就要打开盒子。沐子言都敢,他还有什么好畏惧的!

只是,当离风的手刚触到盒子盖上,异样的声音再次响起。

“咿~呀~咿~呀~”这儿何时冒出了个牙牙学语的小孩?

三人一起疑惑转头,却是看到王员外伸着手仍然顽固的指着他们,嘴不停的张合着……

“他怎么还能发出声音?”离羽惊讶了,他那药粉虽然是没事练来玩的,可也不至于这般不顶用吧!

沐子言抽着唇角,转身夺过离风手中的白玉盒子,扔到王员外的肚子上“这是你的是吧?那你就打开给我们看看证明下!你若不敢打开这就是我们的!”

离羽“……”

离风“……”

没错的话,这个白玉盒子里装的应该真的是小鱼的心脏了,沐子言这是要干什么……

才不管他们怎么想,沐子言看着眼冒绿光的抱着白玉盒子,瞬间手也不颤了,腿也不抖了,气也顺了的王员外,唇角的笑意愈发冷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