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我要你,为她葬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35 字数:3364 阅读进度:73/355

但若是那个人……是哪个人呢?君洛姬并未说,可药离筠心下已经有了计较,眸中的震惊却是再也隐藏不住。[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棉_._.花_._.糖_._.小_._.說_._.網<<<$www.upu.cc]

“你说的‘她’是梓言?”纵然心下已经肯定,药离筠还是忍不住确认一下,脸上的云淡风轻再也维持不住,震惊与不可置信完全袒露在无可挑剔的容颜上。

看到药离筠如此模样,君洛姬不由心中一禀,难道已经晚了吗?可是,无论怎样,这个满心仇恨的女子,绝对不是适合药离筠的人,长痛不如短痛,他决计不会让药离筠继续沉陷下去。

心下做了决定,君洛姬眉目间陇上一丝无奈浅殇“所以说,你坚持给亲手给她幸福,若是我亦坚持,或许我们真的要成了‘生死不论你我情了’。”

说这话的时候,君洛姬忍不住想,若是沐子言真的是那个人,他又当如何,是否可以做到放手,毕竟即便不是他,他相信药离筠也是足够给她幸福的。

可是,这么一问自己,若真的将沐子言当做了‘她’,君洛姬却是发现自己心下没有了答案。对她,早已化作了心底的执着,他是千百万个不愿放手,可是,药离筠,他亦是千百万个不愿伤害的……

这般一想,君洛姬竟是不觉深深陷入这个思绪之中难以自拔,恍然间,他又看到了那个明明凝泪却对他浅笑的女子,那一袭红衣仿若敛尽了世间风华,却是灼痛了他的双眼。

衣袖下的拳头下意识的握紧,青筋爆出却掩不了心底的痛。

凝泪,若有来生,我一定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是谁,曾在风雪中伫立,泣血般发下难以实现的誓言……

墨色瞳孔中弥漫的是刻骨的悲伤,那种欲要毁天灭地绝望清楚地透过瞳眸传递给药离筠,却是惊的他心头一颤。[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那般的目光,透尽了沧桑绝望,就仿若一种沧海桑田的守望突然化作了虚无,心痛过后便是无尽的茫然与无助……那般的目光,让见者几乎都要忍不住为他心酸落泪。

他没有流泪,可是,透过那瞳眸,药离筠觉得他仿若看到了君洛姬的灵魂早已蜷缩在角落无助的悲鸣哭泣着……

心中颤动,药离筠醒悟过来却是立觉不对,这不是君洛姬!纵然君洛姬是真的以为他喜欢梓言而放弃,纵然君洛姬早已对那个‘她’爱到骨髓,也是决计不会露出这样的目光。

这种目光只有是在经历了生死离别,经历了万载沧桑才会沉寂下来的悲凉绝望,君洛姬不可能会有这般的目光。

“你是谁!”神色瞬间凌厉,眸中温润不复,涌现的是绝对的杀意,银色发丝无风而动,谪仙般的容颜淡漠冷峻,这一刻的药离筠仿若突然化作了从天而降的神祗。

药离筠心中气恼,明明早上君未央离开时还让他注意着保护君洛姬,毕竟如今的君洛姬没有丝毫修为是事实,现在他却是不曾注意,何方妖孽不知竟何时上了君洛姬的身,控了君洛姬的心智。

气恼的同时亦是心惊,君洛姬是何许人,他再了解不过,纵然没有修为,那心智也不是谁能轻易控制的,至少他是没有那个能力,而君洛姬的转变竟然一点挣扎的征兆都没有,这让他不得不提防,同时更加有心君洛姬此时的状况。

一声厉喝,并未得到任何回应,君洛姬仍然是静静立在那里,眸中的情感变化多端,可终究不变的还是那一抹伤痛悲凉,沁了入髓的绝望……

强行压下心底因那目光触动而产生的异样之感,药离筠周身凝聚了寒意,冷眸迸发凌厉“出来!”

开口的同时,手中浓郁的蓝光凝聚,可是转而又消散,他不敢,这终究是君洛姬的身体,没有灵力庇护,君洛姬受不了他的一击。(wwW.upu.cc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薄唇抿出冷厉的弧度,药离筠正想着要怎样才能将君洛姬身体中的入侵者给逼出,君洛姬带着沉痛的目光竟是转向了他。

那目光沉痛依旧,药离筠却发现君洛姬原本墨色的瞳孔中竟隐现紫光,不由心下一禀,紫色是天阶修为的象征……

“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给你丝毫机会!”君洛姬一字一顿,刻尽森寒,杀意如潮水涌动。显然,药离筠的话语虽然没有惊动他,流露的杀意却是被感知到……

在君洛姬开口的瞬间,这片天地竟是风云涌动,原本晴朗的天空竟是瞬间乌云密布。

不远处的沐子言惊讶地看着变色的天空,看着药离筠与君洛姬,咬了咬唇,还是决定上前,她终究都是要面对的,由君洛姬说还是不如她亲口说的好。

只是,沐子言刚踏步,药离筠便察觉到了她的动作,立即扭头看向她,俊美的容颜上挂着与往常无异的温润浅笑“丫头,我突然想起有件事没有告诉风,你与羽一起去把他叫回来。”声音很轻,并未可以加到,这一次却是很清晰的传入沐子言的耳中。

前进的脚步顿下,看清药离筠脸上的笑容,犹豫片刻,终是转身出去。

由于君洛姬背对着她的方向,所以沐子言并未察觉到君洛姬的变化,她自然也不会认为药离筠只是单纯地让她去找离风,沐子言只道药离筠此刻在还未与君洛姬说清楚之前让她先不要参与其中。

抱着如此想法,沐子言离开了,只是,在她身影消失在视野中的瞬间,药离筠脸上的温润如云烟散去,化作了苍白。

没了顾忌,毫不犹豫的后退,衣袂翻飞间药离筠已然离了君洛姬一段距离,此时脸上的苍白才渐淡,紧绷的神经微微放松。

刚刚在君洛姬开口的瞬间,他竟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迫,那股威压竟是引得天地变色,那一刻若不是顾忌到沐子言在这,苦苦坚持着,他早就瞬息离开君洛姬身边了。

只是,君洛姬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什么机会?

此时不是多想的时候,药离筠甩去脑海中的思绪,眸含骇然的看着目光虽他而动的君洛姬,谪仙般的容颜上涌现的是浓郁的担忧,此刻君洛姬展现的力量越强大,君洛姬本身就越危险。

抬头看着愈加昏沉的天空,虽然清楚的知晓,自己根本不是此时君洛姬的对手,可是瞳眸没有一丝的退却,有的只是坚定。

纵然知晓留下或许会危险万分,可他不会再退让半步,只因,还有一个人比他更加危险,只因,那个人是缺德鬼。

“强占他人身躯,你枉为强者!”狂风吹动衣袍烈烈作响,他立于半空,一袭白衣不沾尘埃,眉目冷凝。

药离筠清楚的自己这句话无异于一种挑衅,将会使他处于极为不利的地位,可是,他就是要这种挑衅,此时他想不出其他方法将‘人’逼出君洛姬的身体,只有将其惹怒或许会露出破绽,会有那么一丝的机会。

只是,药离筠的话好似从始至终都不曾入君洛姬的耳,他闪烁紫色幽光的眸落在药离筠的身上,唇角勾起,那邪佞至极的笑容瞬间让天地失色,魅惑妖娆,纵然是药离筠无人能比的美丽容颜在这一笑面前仿若也失了色泽。

“我要你,为她葬!”一个字,一惊雷,狰狞的闪电仿若要撕裂天幕,君洛姬缓缓抬起了手掌。

看着君洛姬的动作,药离筠不由凝了眉,天地间的威压更甚了,即使拉开了距离,他还是觉得呼吸有些困难,这压迫根本不是此时的他能够抗拒的。

心头疑惑,这般强大的存在即使在云天学院也不曾见过,怎会在这天启出现?‘我要你,为她葬’,‘她’又是何人?此时药离筠心头不由涌现一丝苦涩,看来他是被当作替罪羔羊了,他可不会认为自己就是那个‘你’。

联系到君洛姬前后吐露的两句话‘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给你丝毫机会!’‘我要你,为她葬。’,药离筠终于大致明白了是什么意思,顿下了然,一定是他与君洛姬的谈话触动了这个存在。

自己亲手送出的才是真正的幸福,不然留下的只会是悔与痛,最痛莫过于‘她’的香消玉损!

纵然想明白了也是无可奈何,药离筠已经看出了此时的君洛姬根本不在状态,听不进任何话,此时能做的只是开打了。

开打,药离筠立于上方,本该是有优势的,可是来自下方君洛姬身上传出的威压让他的行动竟是都变得困难起来。

银色发丝空中飘逸,泛着幽幽光泽,手掌抬起,浓郁的蓝光再次凝聚,灵力拢聚于掌心,不再犹豫推送而出,药离筠告诉自己,眼前站着的并不是君洛姬。

风起云涌,惊雷轰响,药离筠看着自己发出的攻击向君洛姬而去,然后,眼睁睁的开着它在半途中莫名消散。

惊愕的看着君洛姬,却见他唇角的笑容带了一丝讽色,缓缓抬起的手掌终于放于胸前,一个晶莹剔透的水晶球竟是凭空出现?

空中墨云翻涌,闪电惊雷不断,豆大的雨点突然落下,粒粒砸在身上,药离筠却是只盯着那分外美丽的水晶。

那里,有让他心悸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