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除了‘他’,还能是谁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34 字数:3951 阅读进度:71/355

做我的女人……人……

沐子言瞪眼看着君洛姬,她没有听错吧?她是幻听了吗?对着她这样一张脸,君洛姬这话竟然能够说的出口!

见君洛姬安然坐在那里,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沐子言呐呐开口“主子刚刚说什么,梓言没听清。(www.upu.cc棉、花‘糖’小‘说’)”希望真的是她没有听清,听错了啊!

毫不介意沐子言满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君洛姬眼皮微掀,扫了她一眼“我说,做我的女人,这次可有听清?”

“……”沐子言默了。

‘做我的女人’他就那样神情悠然的坐在书案后,就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仿若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语究竟有多大的震撼力。

他不知道,可是她知道啊!沐子言无语,她只是想报仇,只是想做一个称职的武器,可不愿做君洛姬的女人,若是君洛姬是为药离筠如此,可实在是为难他了。

沐子言这样想着,便开了口“没兴趣!”

没兴趣?君洛姬挑眉,这的确不是个让人满意的答案!

合上手中的文案,他有些好笑地看着沐子言“我只是在告诉你,我的决定,而并不是在问你是否感兴趣!”

言罢也不管完全陷入呆愣状态的沐子言,拿着玉佩起身往书房门外走去,行至门口,当身影就要消失时却是脚步微顿“一个称职的武器是不会怀疑她的主人,这便是你的第一个任务。”

沐子言扭头看着君洛姬那消失在门口的紫色衣袂,顿时有种难得的抓狂之感。

第一个任务便是做他的女人?沐子言欲哭无泪,他们才刚认识好吗?可是,她并没有拒绝的权力……

想到君洛姬的那句‘称职的武器’,沐子言不由沉默。称职的武器是不会怀疑她的主人,不会质疑主子所做的任何决定,所要做的只有执行,是她疏忽了!

抿了抿唇,眸中划过一丝坚定,沐子言再次带上人皮面具转身往外走去,无论药离筠此举是为了药离筠还是仅仅是为了告诉她一个合格的武器应当做的事,她都不可否认,只有这样,她离开药离筠的身边来这里才不会引起药离筠的怀疑。UPU小说网WWW.upu.cc

总之,君洛姬给了她一个很好的借口……

出了书房,并未看见君洛姬的身影,抬头看着空中已然悬起的半月,不由加快步伐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纵然是离开,她也要与药离筠说清楚,而且,药离筠现在是在为她准备药浴,应该差不多了,就如药离筠所说,只有调理好自己的身体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药离筠准备的药浴虽然解决不了她心脏的问题,却是能够很好的促进她身体的恢复,她现在的身体可是比刚出幻魔森林要好上太多……

沐子言离去,她并未注意到就在主院外面的一座小亭上,那道紫色的身影魅世无双。

君洛姬看着沐子言离去的身影,眸光幽深,直到沐子言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才开口“你不用再提防着她,以后,她便是我的女人!”

“主子是为了让药公子断了对她的念想?”君未央声音仿若从空气中出现,细看才发现君洛姬身后竟然站了一道人影,只是君未央一身黑衣几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当真是难以发现。

“并不全然!”君洛姬并未否认,虽然药离筠现在是把沐子言当做妹妹,可难以预料以后会发生什么,他这般,沐子言以他女人的身份呆在他的身边,便与呆在药离筠身边无异,不同的是,有了他的女人这一层身份,他相信药离筠不会过于沉沦的。

一切根源皆自心,纵然让沐子言远离,也断不了药离筠心中对沐子言的牵挂呵护,如此,还不如直接断了心中想念!

君未央沉默,沐子言与君洛姬的谈话,他在暗处都听的清清楚楚,若说君洛姬不是为药离筠作下此决定他是决计不会相信的。

只是,纵然是为了药离筠,君未央也还是不太理解。若真的只是想让沐子言离开药离筠,其他办法多的是,怎样君未央也想不到君洛姬会选择如此,君洛姬的心中一直有着一个人,他可是清楚的知道!

沉默一会,君未央再次开口“属下还有一事不解,那梓言口中的‘尊主’是何人?”

“呵呵~”听到君未央此问,君洛姬不由轻笑起来“除了‘他’,你认为还能是何人?”

“是……”君未央满眸震惊,终是未曾将心中的那人说出口。(WWW.upu.cc好看的小说震惊过后却是皱了眉心“可是那梓言没了心,主子又该如何为她续命?”

君洛姬没有回答,却是递与他一物,折叠起的薄薄纸张,正是在书房中他所拿起的那文案似的东西,也正是这东西让他做下了让沐子言做他的女人的决定。

心中早已被那个人占满,又如何再容得下别人?让沐子言做他的女人,一为药离筠,二却是为了他自己,他就是要以此举告诉‘他’,受人摆布不是他君洛姬的作风,他不愿意的事,任谁也不能左右,即使那个人不是别人,而是‘他’!

君未央接过纸张,虽是夜色浓郁,借着淡淡月光君未央还是清楚地看到了纸张上的字迹,他万分熟悉的字迹,上面的内容却是让他心惊。

“毁了!”见君未央看完,君洛姬抬头看着头顶那轮弯月,淡淡出声。

压下心惊,手中浅淡的蓝色光芒闪烁,纸张瞬间化成碎屑,君未央有些着急的看着君洛姬“主子,你如今的身体……”

“无碍!”抬手打断君未央的话,感受到夜风袭面的清凉,君洛姬微抿了薄唇“一点血还要不了我的命!”

“可……”张了张嘴,君未央终是未曾将口中的话说出来。

君未央知道,若只是这纸张上的要求,他若坚持,主子或许会放弃为那个梓言续命。可是,当这其中牵涉到了药离筠,不为其他,只为药离筠,主子纵然是拼了命也会为梓言续命的,知道说了也是白说,倒不如不说。

一切,不过是因为药离筠的在乎,君未央看的清楚明白,沐子言却不知道,若不是遇到药离筠,即使她找到了君洛姬,也不一定能够得到续命的机会!那尊主,也并非是能够左右所有人的想法的……

对于君未央的沉默,君洛姬很是满意,有许多话他不必说,君未央都能够理解,这才是他留他在身边的真正原因。

“风长老何时回去?”君洛姬突然转变了话题,君未央微愣了一下,转瞬却是眸光渐冷“他不敢离开学院太久,三日后就回去。”

“他认出了你?”

“未曾,虽然怀疑,但没有证据,他更多的是担心我是未清。”君未央面无表情,眸中却是森寒的杀意。

未曾察觉君未央的杀意一般,君洛姬唇含浅笑“一个月后的‘血狱’选拔,你就能见到未清了。”

想到还有一个月就要见到弟弟,君未央眸中的杀意终于退却,沾了点点暖意“他们应该快到云海域了吧!”

“这样吧,你先风长老一步回学院去,看看他在学院有什么动作,查清楚他此次来天启的原因!”垂眸理了理被风吹的微乱的锦袍,君洛姬如是开口。

“不行,现在未清他们都不在,我不会离开!”君洛姬话刚落,君未央就立即反对,如今君洛姬没有修为,他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的。

好笑地看着君未央“你如今也学会了不听命令了!”

扭头看向一旁,君未央有些生硬的开口“总之我不会留主子一人在这!”

“现在这里有娘娘腔在,而且风长老也回去了,你认为还有谁能够威胁到我?还是说你认为娘娘腔不如你?”君洛姬挑眉,似笑非笑地看着君未央,很是耐心的开导,若非必要,他又怎会让君未央离开?

“主子,别忘了天启帝还在时刻找机会对你下手!”见君洛姬坚持让他离开,君未央也不再顾忌,不听命令就不听,什么都没有主子的安全来的重要。

看君未央赌气一般的模样,君洛姬唇角的笑容扩大“就他也值得你去提防?你当真以为我没有修为便任人宰割了?”

“可是……”君未央还想说什么却是被君洛姬给打断“你记住,我们接下来的路程是在学院,学院内最大的敌人是谁你比我更清楚!我让你先回去是自有用意,别忘了还有‘他’在,我会有事?”

君未央沉默,若是君洛姬之前的话没有打动他,可是君洛姬口中的那个‘他’却是让他有些动摇了,有‘他’在,主子的安全是肯定有保障的,可是,离开终究是不放心的……

看出君未央的动摇,君洛姬不由乘热打铁“另外我让你回去是还有其他任务给你,等未清他们到时,你告诉他们,‘血狱’选拔时遇到梓言要让着点,毕竟以后是他们的女主子,总要跟我回学院才是。”

君洛姬故意放松了语气,心下却是无奈,他何时竟需要如此了,素来有的只是命令与执行,所有下属中也只有君未央敢这般与他讨价论价,反是让他无奈的了。

“主子,你,你让那丫头去参加‘血狱’?”君未央瞠目结舌,他知道他再说什么也是无用了,主子一定会让他回去的,只是却没有想到听到这个消息。

“选拔已经结束,你认为除了‘血狱’她还能怎么进去?难道真的让她以我的女人的身份进去,你认为老家伙真的会破例?我想若真的如此,到时不单单是她,就连我一辈子也没有回去的机会了。”君洛姬笑着开口,总有那么几个人让他能够不自觉地放松了心情……

听到君洛姬这么说,君洛姬抽搐着唇角却是认同,若是君洛姬真的直接把人带回去,绝对是会被轰出来!

只是,让他去传消息,他一定会被骂的啊!那个无赖不敢说主子重色轻友,一定会把怨气发在他的身上的!

看出君未央的想法一般,君洛姬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落倾雪若是敢为难你,你就告诉他我打算把未清调回来。”

君未央继续抽搐着唇角,僵硬的开口“谢过主子的体量!”

“不用谢,再教你一招,只要拿捏好你那个弟弟,落倾雪就任你摆布了!”收回拍在君未央肩膀的手,君洛姬转身往亭外走去,俊美的面容在月光映衬下愈加邪魅迷人,只是那唇角的笑容仿若带了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似若幸灾乐祸,天知道君洛姬此时心中恨铁不成钢的无力之感,自己最得力的下属总是被落倾雪那妖孽给欺负,他怎么乐的起来?让他更无力的是明明多次教了君未央应对的最好的方法,可是这个榆木疙瘩总是学不会,他也没有办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