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做我的女人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34 字数:3552 阅读进度:70/355

回去吧……沐子言怎么也没想到君洛姬会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

不适合做他的手下?前一刻不是还说让她先回去君未央会安排她的任务,不是已经认可了她吗?为何这一刻会反悔?

做不做君洛姬的属下,沐子言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要让君洛姬为她续命,在意的是要让自己有命去报仇。[棉花糖小说网www.Mianhuatang.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她从幻魔森林到这里,只为听从尊主的话找四皇子君洛姬,只为续命,只想安静的做自己的武器,只想有一天能够报仇。

沐子言甚至想过君洛姬不能够为她续命,可是她从未想过,君洛姬明明能够为她续命,却是给了她一句‘回去吧。’

回去吧……沐子言咬着泛白的菱唇,坚定看着君洛姬“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吗?”

她不怕死,她只怕不能报仇。大仇未报,若是就这般死去,她如何甘心?

看出沐子言的忐忑,君洛姬唇角扬起“你放心,纵然不是我的属下,我也会为你续命,只要你愿意放下仇恨,安心呆在娘娘腔身边。”

只要沐子言愿意放下仇恨,安心呆在药离筠身边,他自是愿意不求回报的为她续命。

因为,通过沐子言的诉说,君洛姬早已认清了沐子言对于药离筠的重要性。那个人,从来不说,他又岂能不知,对亲情的期盼年复一年,从渴望到淡漠,不是无情,是早已被伤透,对亲情早已不抱希望。[UPU小说网upu.cc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无弹窗,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这么多年,他没有一日不渴望有一天自己的亲人能够来寻找自己,可是,没有,从来都没有,纵然再暖的心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冷却,药离筠早已封了自己的心,那份属于亲情的情感,早已尘封。

可是,从沐子言的叙述中感知到药离筠无理由的对她好,想起药离筠在亭中所说的那句‘我只把她当妹妹’,君洛姬便知晓了,药离筠那被尘封的情感已经属性,那份曾经渴求不到的亲情便被他毫无保留的转移给了这个突然闯入他生命中的丫头,如此,他又如何能够让沐子言成为他的属下,活在仇恨之中。

君洛姬做着自己的打算,的确是为沐子言与药离筠两人好,可是,沐子言却未必就能接受这份好意。

的确,最初她是被君洛姬这句话给惊到了,她以为君洛姬让她回去,不让她做他的属下,亦是不会再为她续命,却是不想,君洛姬竟是作这般打算。

她什么都不用做君洛姬就帮她,不用多想,沐子言也知道是因为药离筠。

只是,放下仇恨,她又何尝没想过?若是可能,她现在又怎会来找君洛姬?

“能够轻易放下的又岂能叫仇恨?”沐子言勾唇,却是笑容苦涩“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知道该舍弃什么。”她不会再去打扰药离筠了,就让那份曾经的温暖留在记忆深处吧。

“你需要知道,有些东西并不是说舍弃就能舍弃的!”君洛姬沉了眸,他所为的只是药离筠,此刻他为药离筠感到不值,若是让药离筠知道自己倾心呵护的丫头就这般轻易的将他给舍弃了,又当作何感想。[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有些东西原本就不是属于自己的!”沐子言不解,既然君洛姬是为药离筠好,那就该明白,如她这般满心仇恨的人,离药离筠越远越好,为何他却这般?

沐子言觉得她真的不理解药离筠与君洛姬两人的想法。药离筠明明宠爱她,却是让她离君洛姬远点。君洛姬明明知晓她的一切仇恨,知晓她的危险,却是让她不要离开药离筠。当真是让人费解。

“好一个不属于自己,你却是有自知之明!”君洛姬凝眉看着沐子言,他如何都不解药离筠为何会选中这样一个丫头,‘他’选她做武器,是看中了她心中的仇恨,这他能够理解,可是药离筠又是为何,他认识的娘娘腔可不是爱心泛滥之人!

无论药离筠是为何,君洛姬清楚的知道药离筠在意这个丫头是事实,所以“你当明白,选择做武器,你能报仇却只能一生在黑暗中度过,但你若选择安心在娘娘腔身边,便是与天堂无异。”

这当真是君洛姬前所未有的耐心,若不是为了药离筠,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说这些话的。

垂眸掩去眸中的酸涩,沐子言淡声开口“在与尊主作下约定时,我便知道自己以后的人生会如何。”

她不怕在黑暗中行走,因为一直都是在那里,她怕的是黑暗的世界里突然降临了光明,明知触不得,却万分渴望着。药离筠就是她的天堂,她如何不知,可是,她要不起。

“尊主?他不经我同意便妄自做主把你送来,与他的约定你便当作废!”君洛姬坐直了身体,眉眼间是蔑视一切的孤傲,显然是不将沐子言口中的‘尊主’放在眼中。

瞥了沐子言一眼,拧眉想了想,继续开口“我只要你安心呆在娘娘腔身边,我续你性命,护你安然,并且,为你报仇。”他只想为药离筠守护这份心中的亲情,纵然是放在了错误的人身上,他也只想尽力去为他守护,因为,这是他欠药离筠的。

沐子言原本还为君洛姬那不将尊主放在眼中的姿态而诧异,此刻却是被君洛姬的话给惊到。

她实在没有想到君洛姬会为药离筠至此,他做了一切,只是让她呆在药离筠的身边,她如何不知,君洛姬仅仅是为了让药离筠开心。

她又何尝不与君洛姬一般希望药离筠开心无忧,所以,一身是忧的她才必须要离开药离筠的身边啊!因为,她说服不了让自己放下仇恨,所以,她不能站在药离筠的身边,不能的。

她离开,让她开心的却是药离筠还有一个如此为他的君洛姬,而且,她在君洛姬的身边,即使看不到他,只要知道离他很近,这便够了。

这般想着,沐子言抬手撕掉了脸上的人皮面具,指着自己凹凸不平万分可怖的容颜“这里,被人生生的扒掉整张面皮!”

转向自己的胸膛“这里,曾经被人生生挖掉一根骨!”

抚着自己心口的位置,沐子言平静开口“为了不让她得到这颗心,我便自己将手伸进胸膛,摘了这颗心,捏碎!”

说到这,沐子言却是轻轻笑出声来,笑着,那眸中又哪里有半分笑意?有的只是一片幽深冷寂!

定定看着君洛姬瞬间有些僵硬的身躯,沐子言继续开口“地牢十年,暗无天日的囚禁,若是我说我能够放下这一切的仇恨,我愿意安心呆在药离筠身边,你信吗?”

墨色瞳孔牢牢锁定沐子言的瞳眸,在沐子言话落后,君洛姬有着瞬间沉默,转而却是高高勾起了唇角,妖娆绝世,魅慵惑心“不信!”

沐子言唇角扬起,那眸光却是如淬了毒药般森寒“若是你为我续了命,帮我复了仇,并且护我安然,我说我能做到只是安心在药离筠身边,什么都不做,你信吗?”

唇畔笑容扩大,薄唇微掀“不信!”

“如此,我是否还需要呆在药离筠的身边?”敛眉隐去眸中的森寒,沐子言询问般的开口,心中却是已经知道君洛姬的答案,如此一来,她是真正的封锁了自己回到了药离筠身边的道路。

原本,她是不想说这些的,以为只要提出尊主君洛姬便会退却,她以为纵然君洛姬不是尊主的下属也定当不会违背尊主的意愿的,却是不想君洛姬执着起来根本就不讲尊主放在眼中。

只是,这般,君洛姬真切了解了她的仇恨,以他对药离筠的在意程度,一定不会再让她接触药离筠了吧!

果不其然……

君洛姬把玩着手中的玉佩,神色恢复成沐子言刚进来时的魅慵随性“你需要做的是远离他的心,越远越好。”

沐子言抿唇不语,既然选择了如此,她自然知道怎么做。

沐子言不说话,君洛姬也不在意,左手食指与中指有节奏的敲打着桌案,眸光落在沐子言身上,好似在思索着什么。

视线在沐子言的面庞上略作停留,看着那被毁的面目全非的容颜,眸光下意识的转向她手中堪称完美的人皮面具,想到药离筠,不由在心底再次溢出一丝叹息。

哪怕有那么一丝的希望,他也愿意为药离筠去争取。或许,沐子言无心感知不到药离筠给予的与她来说是多么的珍贵!可是,他却清楚的知道,于药离筠来说,沐子言的意外出现,成了他渴求已久的温暖,难以舍弃的温暖。

只是,在仇恨中浸泡的温暖,便是浸了毒,触之不得!既然沐子言的仇恨早已刻了骨,入了髓,便如毒浸了骨髓,抹之不去,那他能做的便是将药离筠从这不该贪恋的温暖中拉离。

那个人,若是认可了,想要拉离又岂会容易?若是让他知道了沐子言的仇恨,怕是宠溺更甚以往,反是自己要为她复仇了吧!

只是,他是不该浸染仇恨的!所以,药离筠既然舍不得断,那便由他来断。

既然要断,便断的彻底!

起身抬手从桌上拿过一份文案似的纸张,眸子从上面轻轻扫过,唇角笑容不变,眸中却是多了不易察觉的冷意。他做事又何须听从别人的指挥?既然把人送到他面前了,是做武器还是其他,是他说的算!

薄唇微掀,狭长的眸闪着魅惑的幽光,冷清却不容置疑的话语吐露而出“做我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