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回去吧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33 字数:3497 阅读进度:69/355

找君洛姬很简单,到了主院,还未及沐子言去找人,君未央已经如一尊神落在了她的面前。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看来,沐子言看着沐子晴时的骇人目光当真是让君未央印象深刻啊,心中时刻提防着!

对于君未央的提防,沐子言并未放在心上,只是让君未央带她去找君洛姬。

虽然提防,却并不会因此就为难沐子言,君洛姬带着她直接就到了君洛姬的书房外。

不过,他只负责带人,主子见不见就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了!

“主子,梓言小姐找你。”言毕等了一会房内却并无任何动静传出,君未央眉头不动,转向沐子言,正要开口让她离开,君洛姬带着慵懒语气的话语却是响起“进来!”

听到君洛姬的声音,君未央不含情感的看了沐子言一眼,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

沐子言知道君未央一定是隐藏在暗处时刻关注着君洛姬的安危,也不管他的去向,只是上前轻轻推开了房门。

进了书房往里走,沐子言并未故意去打量四周摆放的各种书籍,她的目标只是那书案后的身影。

往前走,屋内点了灯,昏黄的烛光为整个屋子镀上一层暖色,借着那微弱的烛光,沐子言终于看清了那书案后的人影。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绝世妖娆的面庞,精致的五官如白玉般无暇,完美到无可挑剔。他着一袭降紫锦缎软袍,裹着修长身姿,随意地斜靠在座椅上,未束腰带,锦袍微散,侧身间露出白皙却肌理分明的胸膛,一份细致的慵懒随意便如潮水一般扩散开来,弥漫了整个房间。

此时,他那极尽狭长魅惑的眸正转向刚刚进来的沐子言,墨玉一般的漆黑瞳孔宛若一汪幽潭,诉说着无尽的神秘与蛊惑。眼波婉转,魅惑张扬,顾盼间仿若有着蛊惑众生的力量,让人不由沉沦……

樱花般的薄唇带着浅浅的粉色,悠悠划起婉转的弧度,却是沾着三分笑意七分邪魅,让人不敢鄙视。UPU小说网www.upu.cc

只看了一眼,沐子言便立即垂了眸,不敢再直视,这样的君洛姬是与白日里完全不同的,昏黄的烛光恰到好处地隐去面容上那一抹苍白,却是将那份深藏骨子里的邪魅肆意张扬,让他整个人气息瞬变,带着十足的神秘与引力。一眼沉沦,他有那个能力,沐子言庆幸自己是没有心脏的,不然,她不敢保证自己是否会被这样的君洛姬给吸引!

看着缓步靠近的沐子言,君洛姬唇角的弧度不由加深,剑眉微微扬起,看来黑夜的确是让人更容易袒露自己最真实的一面啊!

还是白日那粉嘟嘟的可爱面庞,可是,此时的她少了一份属于白日里的俏皮灵动,多了几许深沉与稳重,这才是真正的她吧!

“何事?”简洁的话语从那微微掀起的薄唇中吐露,轻轻浅浅,还带着丝丝慵懒的味道,沐子言却是顿觉一丝不可忽视的压迫迎面而来,心神恍惚的瞬间竟是忍不住想要臣服。

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了那石块上遗世独立般的身影,睥睨世间万物,墨袍翻飞间彰显霸气斐然……

“嗯?”一声轻哼,却是仿若有惊雷砰然炸响在心间,沐子言心神一震,立即甩去脑海中的身影,快步上前,拿出尊主给他的玉佩“尊主说你看了这块玉佩便明白了。”

接过玉佩,当看看到烛光下玉佩上栩栩如生的花纹时,瞬间坐直了身子,慵懒散尽,双眸锐利如剑直指沐子言“你果然是那个没有心脏的女孩!”

“是!”暗暗心惊于君洛姬眸中闪现的历芒,沐子言这次却是毫不退缩,回视着他的视线,没有一丝的怯弱。最新章节全文阅读www.upu.cc

“他,可与你说过什么?”仿佛是意识到自己的失控,缓缓靠回椅子上,恢复慵懒散漫,手指细细描摹着玉佩上的花纹,神情若有所思。

“尊主说,你能帮我续命,而我成为他的武器。”沐子言毫无隐瞒,心中却是略有疑惑,看君洛姬看到玉佩时的反应,尊主应当是事先与他打过招呼了,此时又问她又是为何,难道尊主未与他说清?

“尊主?”眸中幽色加深,眉间凝一抹沉思,似有不解“你可见过他容颜?”

沐子言摇头“尊主带着银色面具。”有几次她忍不住就要怀疑君洛姬就是那尊主了,可是尊主身上的压迫气息比君洛姬胜上太多,君洛姬的确是丝毫修为也无,这点她已经从药离筠那里确认,而尊主的修为却是早已高深莫测,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纵然还有怀疑,此刻看着君洛姬的反应,沐子言是彻底的打消了自己的这一想法,看来君洛姬对尊主也是有颇多疑惑的,好似并不相熟。可是,不相熟尊主又为何让她凭一块玉佩就找君洛姬,就肯定君洛姬会出手为她续命?

“我会为你续命,你把见到他时发生的一切都,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一字不落的与我说一遍。”手掌轻握,将玉佩拢于掌心,君洛姬靠在椅子上,看起来漫不经心,那墨色瞳孔却是深若幽潭,刻一抹凝重。

听到君洛姬说会为她续命,便放下了心,想到既然靠君洛姬续命,也无需隐瞒,便将自己在幻魔森林醒来见到尊主之后的事情一丝不漏的说给他听。

说完,沐子言便静静站在那,并不去打扰仿若陷入某中思绪的君洛姬,只是心中疑惑更甚。

为什么君洛姬看起来似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尊主,就仿若是想要从别人口中详尽的了解一个陌生人,难道他与尊主只是知道彼此的存在,却是从未相见过?

摇了摇头,甩去脑海中的想法,其实无论君洛姬与尊主之间有何关系都与她无关,她所为只为报仇,所做,只是武器,其他不该牵扯之事还是不要参与的好。

听完沐子言的话,君洛姬静默,眉头稍稍拧起,神色莫名,好一会才抬眸看着她“既然他选中了你,从今以后我便是你的主子,我在你报仇之前护你安然,但不会插手你的仇恨,你需要无条件的听从我的命令,是否能够做到?”

沐子言点头,这正是她当初与尊主的约定,君洛姬会成为她的主子,她早就预料到,她知道,在她还未成长起来之前,是没有资格真的做尊主的武器的。

“如此你就先下去吧,稍后未央会去通知你关于对你的安排。”收回看着沐子言的目光,继续看着手中的玉佩,好似对这块玉佩有着万分的不解。

“梓言想求主子一件事,还望主子能够答应。”既然认了主,叫起来没有丝毫的犹豫,只要能报仇其他一切都无所谓。只是,纵然告诉自己只为仇恨而生,有些不觉而生的羁绊一时还是难以放下。

再次抬眸看着沐子言,君洛姬并未开口,只是那姿态已经表明了他在听。

“梓言求主子不要将我的事情告诉药离筠。”咬了咬唇,沐子言的的神色不负刚进来时的深沉,眉眼间多了几许灵气与忧愁,只要想到药离筠,她被仇恨凝结的心湖便会不可抑制的被瞬间融化,属于人类该有的情感便瞬间回归。

“娘娘腔?”君洛姬挑起了眉头,神色间有着毫不掩饰的讶异“你既无心脏,本该无情,可是在提到娘娘腔时,却是有情的,这是为何?”

眸中有着丝丝迷茫,沐子言摇了摇头“我,我也不知道。”

她只知自己是无情的,可是,对药离筠是有情的吗?她不知道,她只是不想让药离筠沾染了她的仇恨,不想让药离筠为她忧心,仅此而已。

不知道?眉头稍拧却是转瞬展开,君洛姬忍不住在心中嘲笑自己多想,没有心又哪来的情?那瞬间以为有情的感知,怕是因为娘娘腔制作的这张人皮面具给他的错觉吧!

想到人皮面具,君洛姬脸上的漫不经心维持不住了,看着又恢复沉寂的沐子言,眸中快速划过一丝懊恼,他怎么忘了娘娘腔,忘了娘娘腔对这丫头的宠溺呵护?

他可是知道娘娘腔把这丫头当宝一样宠着,现在倒好,这丫头成了他的属下,娘娘腔若是知道了,还不找他拼命啊!

“为何不告诉他?你与他又是如何认识的?”有些苦恼地揉着额头,君洛姬询问,明明很简单的事情,为何娘娘腔牵扯进来后他就忍不住头疼了呢!

没有丝毫隐瞒,沐子言将自己与药离筠的相识告诉你君洛姬,说给君洛姬听,脑海中却是回放起与药离筠从相识至今的一幕幕,每一副相处的画面,他的温柔,他的宠溺,他的呵护,都是那般的让她沉迷。

狠狠抛掉脑海中的画面,沐子言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再留恋了,小脸上一片冰冷,拒人于千里之外一般“我不会再去干扰他!”

听完沐子言的讲诉,君洛姬忍不住更加头疼了,心中忍不住开始埋怨起‘他’了,既然让人来找他,为什么不直接带回来,让人家自己找,这下好了,不光找到了他,还先一步找到了娘娘腔,若是别人也就算了,可是娘娘腔……

君洛姬轻叹,看着沐子言“回去吧,你并不适合做我的手下!”

若是其他任何一个人,他都可以做到无动于衷,可是,唯独娘娘腔不行,他是真的不想为了这么一个满心仇恨的小丫头让娘娘腔跟他拼命……

君洛姬只是不想与药离筠为难,不想做任何于药离筠不利的事,却是不知道他的一句轻描淡写的‘回去吧’却是让沐子言瞬间方寸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