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甩,甩远了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33 字数:2569 阅读进度:68/355

三人都一头雾水的看着药离筠,尤其是离羽,不明白药离筠话中何意,便更加为自己的失手而自责。(wwW.upu.cc无弹窗广告)

“羽,可知你错在哪里?”药离筠好似并未打算轻易放过离羽。

“属下……”离羽低头,不知该如何回答,原本他以为是他能力不够,技不如人,可是刚刚公子又说他过于尽力……

“你错就错在过于看重此条线索,所以不仅尽了全力,怕还是超长发挥了吧?你的速度太快,所以,你不是没有追上他,反是将他甩远了!"药离筠很是耐心的解释。

甩……甩远了?

沐子言与离风目瞪口呆,这追人还能追到把人给甩远了?药离筠没有开玩笑吧!

相对于那沐子言与离风的凌乱,离羽却是愣了一下后转眸沉思,当初那人速度太快,他使尽平生所学才能勉强追在那人身后,后来抛掉一切杂念,一心只为追上那人,的确是有些超长发挥了,公子并未猜错。

可是,离羽想了想,难道他真的是把那人甩远了?若是,是在何处甩的呢?

看着陷入沉思的离羽,药离筠眸含浅笑,转向震惊不解的沐子言与离风“傀偶有个突出的特点,那便是速度如风,一般人难以追上,然,他的缺点便是后力不足,当速度提升到极点之后便会迅速变慢,与普通人的正常奔跑无异。(www.upu.cc$>>>棉、花‘糖’小‘說’)”

所以呢?沐子言眨眼,她觉得她好像有点明白药离筠的意思了,可是,又觉得好像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离风憋着笑看着脸色怪异的离羽“离羽,你追人不会是当成了与别人比试谁跑的更快了吧?”

“傀偶?”没理会离风的取笑,离羽抓住了药离筠的一个词汇,眸含不解。

回想他追人的过程,的确,他一心往前追时,在发现前面人跟丢时,目光曾扫视到下方有一人在行走,却并未放在心上,如今想来,那人背影的确是他所追之人十分相似。

虽然,追人追到把别人甩远了这件事让他觉得万分尴尬,可是他没有忽视药离筠口中的‘傀偶’两字,傀偶是什么,他并未听说过,他追的是人啊,怎会是傀偶?

“关于傀儡术这里有详细记载,既然遇到了你们便多加了解,小心防范,拿去吧!”

看着药离筠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份卷抽交给了离羽,沐子言就忍不住一阵眼红,空间戒指啊,她还是第一次注意到药离筠有这好东西,找机会她也要去弄一个,有了空间戒指就相当于有了一个可以随身携带的移动空间啊,多么方便!

沐子言的注意力被那空间戒指给吸引,离羽却是拿着卷轴,一时有些不明状况“遇到傀儡术?我追的那人难道真的是什么傀偶?”

先是傀偶,又是傀儡术,他是错过了什么吗?难道是他追的人的问题?他并未发现什么异常啊!

“你觉得公子在骗你?你速度快,快到追人却跑到人家前面去,离羽,我看你还是先回去训练两年再出来,然后就直接去与敌人赛跑算了!”离风平日话并不多,此时却是实在忍不住打趣离羽了,只要一想到离羽追人却把人家给甩远了,他就忍不住想笑,要知道离羽平日里可没少在速度上挖苦他。(棉花糖小说网 Www.upu.cc 提供Txt免费下载)

苦恼的瞪了离风一眼,离羽知晓他是乘机报复自己,也懒得与他计较,只是信誓旦旦的看着药离筠“公子,既然那什么傀偶是被我甩在了后面,我这就去把他抓回来!”

“不必了,你们先了解这傀儡术,以免日后再出现这种情况,风,以后此事就由你继续去查探,羽,你的任务就是保证丫头的安全。”药离筠眉目浅淡如画,从始至终,他最放在心上的还是沐子言的事情,在他眼中,什么都没有他的丫头的安全来的重要。

如今,药离筠插手天启之事,不知会引起什么麻烦,跟在他身边的沐子言也会有危险,而对沐子言与君洛姬之间的误解更是无时无刻不让他担忧,所以,他不得不多加提防。

“药离筠,我不用离羽保护!”药离筠心中念着沐子言,为着她好,可是,沐子言却并不想领这份情谊,虽然不知他们所做何事,纵然不能帮忙,她也不愿拖后腿,况且,她本就不需要保护的。

“你们先下去吧,风,将这傀儡术了解清楚之后再去查探,此事不急于一时!”仿若未曾听到沐子言的话一般,药离筠只是看着离风羽离羽两人开口。

“药离筠!”看着离风离羽两人离开,沐子言忍不住咬牙,这人当真是没听到她的话?

“丫头,你刚刚醒来不久需要多加休息,我去为你准备下药浴好好调养一下。”唇含浅笑,俊美的容颜温润如仙,水色的眸嵌着一抹暖色,如陈年美酒般让人心醉,沐子言不由看呆了。

呆了的沐子言愣愣看着药离筠迈着清浅的步伐,缓缓踏出了她的小院……

出了沐子言的院子,药离筠唇畔宠溺的笑容却是有增无减,想到刚刚他的丫头呆愣愣的模样,他就忍不住的心情愉悦,果然还是这粉嫩可爱的面具适合他的丫头。

不用离羽保护?他如何会没有听到丫头的话,不过听到了亦是不曾听到,他的丫头,他不保护着又干什么?

墨莲,虽说与君洛姬说了给沐子言当药浴的主药,却并非打算此刻用,而是要留作以后为她恢复容颜而用,可是现在,在沐子言昏迷之后,知晓了沐子言胸口的伤势,药离筠决定今晚的药浴便为她用上墨莲。

天色渐暗,暮色降临,药离筠一袭白衣,银色发丝泛着温润的光泽,踏着夜色宛若要乘风而去,仙姿斐然……

药离筠离开,沐子言愣愣站在院子中,直到一阵风吹来,突觉凉意,才惊醒过来。

看着空旷的院子,沐子言忍不住懊恼地拍着自己的额头,怎么就看药离筠看呆了呢?她不是花痴啊!

不过,药离筠长的这般的美,她看呆了也不怪她,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沐子言如此安慰着自己,只是刻意告诉自己,她并不是在贪念药离筠眸中的温暖与宠溺,她舍不的宠溺……

花痴了,忘了自己原本的拒绝,就让离羽再保护她一次,就让她再享受一次药离筠所给的宠溺,她珍藏不舍的宠溺呵护……

唇角含笑,转身往外走去,纵然再不舍,也是要离开的,她的仇恨不允许她沉溺。

沐子言并没有忘了要去找君洛姬,药离筠去为她准备药浴,正好关于她的仇恨以及尊主之事她并未打算让药离筠知道。

只是,君洛姬说他在书房,书房在哪里呢?她在这住了这些日子好像并未看到书房啊?

对了,君洛姬是住在主院的……想着,沐子言便加快了步伐往主院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