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傀儡术

小说: 邪魅魔尊的复仇妻 作者: 顾七 更新时间:2018-09-30 18:12:32 字数:3385 阅读进度:67/355

静静站在窗前,银色发丝不时被微风掠起,丝丝缠绕着思绪,那谪仙般的容颜被夕阳陇上一层圣洁的光辉,朦胧若仙……

夕阳渐下,那遥远的山头只剩下一半的红日将落未落,丫鬟进来,收拾了碗筷,又悄无声息的出去,不远处,似有花香飘来。(wwW.upu.cc无弹窗广告)

花香沁入心田,药离筠心中却是前所未有的杂乱,素来平静的心湖被突如其来的石块砸起了浪花,他不知所措。

药离筠不语,沐子言也随他一起站在那,任思绪飞扬,留恋的不过是身畔这一抹纯白,皎洁如月光,温润朗朗……

风,吹起发丝缠绕,静立窗前,仿若在镌刻一种守望。

他,守望着她的欢喜,只愿一世无忧。

她,守望着他的相伴,只愿在他身边。

然,他们都清楚的知道,一切守望不过奢望。

她,心念仇恨,放不下,忘不了,又如何能够欢喜无忧?

他,明朗如月,不沾尘埃,处于地狱之中的她又如何能够相伴?

心缠绕着疼痛,思绪纷飞,有太多的迫不得已,恩怨情仇,纷纷攘攘,他们所守的不过是一颗本心。

亦如,她要复仇,虽然,不舍他。

亦如,护她安然,虽然,抉择着。

日光倾洒,落日缓缓而下,剩下的只有漫天红云,唯美如画。

……

有声音传来,却是消失许久的离风。

“公子,属下回来晚了!”声音是从门外传来,离风并未进来。

思绪被打断,眸如水色,温润如初,唇角浅勾,转身向门外走去,沐子言亦紧跟其后。

打开房门,看着立于门口的离风,踏步于走廊之上,药离筠薄唇轻启“如何?”

离风摇头“公子之前所查出的线索全部被掐断,毫无头绪!”

对于离风所说的结果药离筠无丝毫意外,这是他早就预料到的,再意识到那人并非普通之人时他便知道离风他们会无功而返了。[www.upu.cc超多好看小说]

眸光轻扫“羽未与你一起回来?”那日本是让离风去保护君洛姬的,可是君洛姬却有意躲着他们,离风便随着他一起查询那些少女失心事件,后他回来便让离风离羽两人一起查探,现怎只有一人回来。

“我们在回来时发现一个可疑之人,羽的轻功比我好,便去追了。”

“这几****也累了,先下去吧,等羽回来让他去我房间找我。”

“是!”离风正转身下了走廊,正走到院子打算回自己房间休息片刻,抬头却见君洛姬与君未央进了院子,而君未央的手中正提着一个人。

当看清那人的瞬间,离风不动了,只是,他还未来及表示出心中的想法,便见一不明物体向自己飞来。

下意识的接住,低头一看,不正是刚刚君未央手中提着的人吗?

“他,他怎么会在你手中?”提着手中已经昏迷的人,离风满腹疑惑的看着君未央,这不是离羽去追的人吗?怎么现在到了君未央手中,离羽人呢?

“回来路上见离羽在追这人,便顺手把他带回来了!”君未央神色冰冷,古井无波。

“那离羽人呢?”离风不解,既然人抓回来了,为什么离羽没有回来?

“不知道,”顿了顿,扫了一眼离风手中的人,继续不带情感开口“应该还在找你手中的人。”

“……”离风愕然,这是什么情况?

在离风羽君未央对话间,药离筠与沐子言已经一起抬步下了走廊进入院子中,看着君洛姬,沐子言心中自然是高兴,药离筠却是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UPU小说网www.upu.cc

当看到君洛姬的瞬间,药离筠的第一反应便是去看沐子言,当发觉沐子言并无异样是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心中却是无奈,在这两人为何会是仇人!

在药离筠心中还在为君洛姬与沐子言的事情而忧时,君未央与离风的对话却是引起了他的注意,终于暂时在心中放下了这件让他无可奈何的事情。

“这是何人?”看着离风手中昏迷的人,药离筠询问,至于离羽,药离筠并不担心,在这天启,以离羽的修为能够威胁到他的并不多,只要找不到人离羽自会回来。

没有回答药离筠的问题,只见君未央抬手往那人身上一点,那人便幽幽转醒。

“娘娘腔,人交给你了,剩下的你负责。”狭长的眸子微勾,眼角翘起,展现一派魅慵妖娆,优雅转身,紫袍潋滟风华,踏着清浅的步伐,便转身朝院外走去。他来,只是给药离筠送人的。

“这好像是你天启的事情!”月白锦袍随风轻扬,药离筠看着君洛姬的身影,挑起了眉。

未曾回头,离开的步伐未曾有丝毫停顿,清越魅慵的声音却是传来“离开前总有些事情是要处理的,我在书房。”

既然君洛姬都这么说了,药离筠自然是不好再说什么。君洛姬是天启的四殿下,而且如今是天启实际上的主要理事人,既然马上要离开去云天学院,总归是有许多事情要处理的。

任君洛姬离去,药离筠淡淡的眸光落在那已然转醒却仍然被离风压制的人身上,话语淡漠“杀了他吧!”

药离筠此话一出,不光离风,就连一直有些不明状况的沐子言都不解了,既然抓回来了,为何什么都不问就杀掉?

不解,离风却是毫不犹豫的执行命令,抬手间浓郁的红光闪烁,那人刚刚睁开的眸便再次合上,这次却是再也睁不开。

“这,这是怎么回事?”离风看着自己脚下,瞪大了双眸。在那人闭上眼的瞬间,竟是直接化作了一滩血水。

前一刻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下一刻便出了一滩血水什么都不剩,纵然跟着药离筠这么多年,也了解了不少非常理之事,可眼下的情况却是不曾见过,当真一时有些骇然。

“这是一种傀儡术,与其接触过多,意志力薄弱之人,一不小心便会中招。”药离筠解释,虽然这等傀儡术还迷惑不了他们几人,可是这庄园内还有不少丝毫修为也无的下人,所以还是毁了干净。

药离筠的解释沐子言与离风两人虽不能完全明白,却也懂了大致意思,顿时心下骇然,世上竟还有如此术法,幸而只对意志力薄弱之人有用,眼下只要有少许修为之人意志力自是不会太弱的。

“这只是最低级的傀偶,若是炼偶之人修为高,纵然是意志再强大也会中招,你们日后要多加注意。”知晓离风羽沐子言此时的想法一般,药离筠严肃提醒,他也没有料到会在天启见到只有史书上才记载的傀儡术,看来缺德鬼交给他的这件事不是‘棘手’两字就可以形容的!

“药离筠,你是在查什么事情?”看着药离筠微微皱起的眉头,沐子言忍不住开口询问,从离风出现开始,他们的交谈她都不太了解,现在又出现了这个听都不曾听过的傀儡术!

离开药离筠的身边前,沐子言希望能帮他做一些事情,她不喜看他皱眉。

“丫头……”

“公子!”

药离筠正打算说让沐子言别管此时,离羽的声音突然出现,看着走进院内的离羽,沐子言忍不住撇嘴,这之前都不见一个个往她院子中跑,现在一个个回来的第一件事竟然都是跑她这里!

当然,沐子言知道,没一个是找她的,院子第一次这么热闹,还得感谢着谪仙般的美人啊!

“回来了便别再出去了,以后你便负责丫头的安全!”眼下药离筠最担忧的事其实还是沐子言与君洛姬的事情,他一直以为沐子言是把君洛姬当做了仇人。

“是,”对于药离筠的命令,他们从来不会问为什么,需要做的只是执行,只是……

离羽苦着眉头,有些不甘的开口“公子,属下办事不利,让那人逃了!”那是他们断了所有线索后好不容易出现的一条线索,竟然没抓住,他实在不甘!

听到离羽此话,沐子言与离风下意识的去看地面上那一滩血水,心中默念,跑了,跑到你脚下了……

“为何?你的轻功在我之上!”药离筠神色不变,并未如沐子言他们般去看那滩血水,浅淡的眸落在离羽身上,似有不满。

离羽低着头,不去为自己辩解,失了手便是失了手,他犯了错公子不满是应该的。

“你可是尽了全力?”这是第一次药离筠问离羽此话,让他不由慌了,公子是不信任他了吗?他不怕责罚,可是公子此话却是让他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能力,怕被公子驱逐,离羽急忙开口“属下知晓这是得之不易的线索,便是尽了全力一刻不停的追踪着,可是不想还是没追上……”

想继续解释,最终还是住了口,没追上还是他能力不够,若是公子真的不要他了,也是他自己的问题,眸光瞬间黯然,埋首胸前,如霜打的茄子,恹恹的。

看着离羽如此模样,药离筠眸中划过笑意“我不是怀疑你没尽全力,就是你尽了全力才没有追上!”

嘎!这话时什么意思?在场三人都不解了,尽全力没追上,难道不尽全力就能够追上?